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二十八章 两坛白酒

第六百二十八章 两坛白酒

金刚炮是次日傍晚回来的,带了大量的香烛和两坛白酒。

  “外面有什么消息?”我睁开眼睛出言问道。

  “没跑那么远,不知道。”金刚炮摇头说道。昆仑山外围很是萧瑟,别说道士了,就是普通居民都不多。

  “你睡吧,我去串个门儿。”我站起身拿起了金刚炮带回来的香烛。

  “去吧,去吧。”金刚炮并没有跟来的意思,他喜欢当鸡群里的鹤,不喜欢当鹤群里的鸡。

  “这个给我一坛。”我转而掕起一坛酒。

  金刚炮见状回以白眼,也没有出言阻止。

  那姓葛的土地公是有庙宇的,在距离我们所在的洞府东北三百里外的一处小山上,去到那里之后仔细寻找,终于在一颗大树下发现了那座寒酸的土地庙,庙里只有一间低矮的小石屋,里面连塑像都没有,只有一张写有字迹的木牌灵位,土地庙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由何人建下的,由于常年没有人过来祭祀上香,整个土地庙内外都长满了齐膝的杂草。

  此时已经入夜,黑暗之中走进小庙,将带来的香烛等物逐一放开,晃燃火捻子将其点燃,与此同时朗声开口“本方土地葛老受用!”

  之前我曾经说过,这个香火对于神仙和鬼魂的作用是一样的,香烛燃烧发出的气体对他们来说就如同修道中人所吸纳的灵气,神仙显灵也需要香火的支持。一处庙宇所受的香火越多,里面供奉的神仙就越灵验,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反之亦然,如果一处庙宇常年无人供奉香火,那里的神仙也一定是不显灵的。

  此外我们祭祀祖宗的时候焚烧香烛和纸钱一定要念出先祖的全名,不能光念爷爷之类的辈分,不然那些孤魂野鬼都会抢着来给你当爷爷。其实祭祀的最佳时机是入夜以后而非清晨,因为太阳一出,鬼魂是不敢出来的,大白天的你烧给谁,谁敢出来拿?

  黑天没人敢去坟地,白天祭祀又没用,所以阴间鬼魂大多处在饥饿状态,因而才有了向儿孙托梦的情况。如果你是个孝顺的子孙,那就半夜去坟地烧香祭祀吧,前提是你问心无愧,如果阴德有缺,最好还是别去了,不然它很可能会跟你回来。

  此外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有人在十字路口焚烧纸钱和香烛,这可不是祭祀亡故的亲人的,这是时运不济的时候改运的一种作法,因为十字路口通常死过人,因而阴气极重,从这里焚烧纸钱说白了就是贿赂鬼的,说不定就能遇到一两个不忍心吃白食的会报答报答你。

  焚香过后,葛老很快便现身相见。

  这座小庙只是他接受香火和供奉的地方,实际上土地公并不住在这里,因为他已经没有了身体,可以栖身地下,不过通常情况下他也不会离土地庙很远。

  “老弟,这可折煞老哥了。”葛老见我带来香烛供奉于他,大感受宠若惊。前几天两人聊了一天,这个老话唠早已经跟我称兄道弟了。

  “葛老,今夜月明,老弟来与你赏月浅酌。”我晃了晃手里的酒坛子,地仙和鬼魂都是闻嗅气味的,对我们来说闻嗅犹如隔靴搔痒,对他们来说闻嗅如同开怀痛饮。

  “这个,这个,老哥无以为报呀。”葛老眼珠子顿时亮了。看来他不但是个话唠,还是个酒鬼。

  “你我一见如故,兄弟我日后定然常来与你相聚。”我拍开泥封就要倾倒。将酒水洒于地下是正确的祭祀方法。

  “兄弟且慢!”葛老见状急忙出言阻止。

  “哦?”我疑惑的停下了动作。

  “兄弟切莫误会,我那几个老友常年居此无人之处,少见此等美酒,我想邀那几个友人一同前来受用,不知可否?”葛老出言问道。

  “老哥友人便是小弟友人,快快一起邀来,小弟洞府还有一坛,也一并取来,片刻之后定然回返。”我说着站了起来。太好了,简直是天助我也。

  葛老见状瞬时隐去,而我也将风行诀催到极致电闪而回,还好,那坛酒金刚炮还没来得及动。

  “我操,你要干啥?”金刚炮见我抓起酒坛子急忙撇下兕鼠向我扑了过来。兕鼠常年在野外奔跑,身上难免有虱子血虫,金刚炮闲暇之余就给它掐虱子拔血虫。

  “贿赂土地爷。”我转身便走。

  “土地爷有啥好贿赂的,不行,不能给我全拿走。”金刚炮瞪着眼珠子跟我急。

  “我想从他们嘴里套出王母娘娘飞升之前住在什么地方。”我出言解释。

  “你找她干啥?”金刚炮撇嘴皱眉。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我转身冲金刚炮吟出了李商隐的诗。

  “别跟我咬文嚼字,我听不懂,说王母娘娘你扯上嫦娥干啥?”金刚炮连连摇头。

  金刚炮的话瞬时让我有了对牛弹琴的感觉,“嫦娥是后羿的老婆,后羿当年从王母娘娘那里求来了一颗仙丹,二人每人吃半颗便可以长生不老永远做夫妻,可是后来那颗仙丹被嫦娥一人独吃了,结果她飞升成仙,撇下了可怜的后羿。”

  “这些我都知道,你说她为啥那么干?”金刚炮皱眉问道。

  “有人说她是怕被别人抢走才吞的,也有人说她是出于贪婪,争了好几千年了,也没个准确的说法。”我摇头回答。关于嫦娥吞服灵丹的动机,刘安的《淮南子》和张衡的《灵宪》有截然不同的说法。

  “那家伙是个二茬,我觉得独吞的面儿大。”金刚炮自以为是的分析道。他所谓的二茬就是有过婚姻的女人,很多人都不知道嫦娥其实最早是舜帝的女人,后来才跟了后羿,这也是史书有记载的,只不过后人为了美化她都不愿说起那段历史,好像一说有过婚姻就不凄美了。

  “行,我走了。”我转而拿起酒坛就要出去。

  “等等等等,我差点让你绕进去了,咱俩说的是王母娘娘,你扯了半天嫦娥。”金刚炮探手拉住了我。

  “是你岔开话题的好吧?”我无奈之下只好冲金刚炮一一解释,“王母娘娘又叫瑶池金母,她在飞升之前是金族圣女,是最会炼丹的,后羿从她那里求来的仙丹能令嫦娥飞升,足见其仙丹的神效。她飞升之前就是住在昆仑山的,我想贿赂贿赂那些土地,找到她飞升之前住过的地方,兴许还能找到几颗剩下的仙丹。”

  “喏,这里还有一瓶十年杏花红。”金刚炮一听仙丹顿时大方了,痛快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青瓷瓶子递了过来。

  “收起来吧,够了。”我摆手没接金刚炮手里的瓷瓶。

  这两坛酒能不能换出有用的线索我也没把握,那些土地公都是人老成精之辈,我得绕个大圈子,不能直接问……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八章 两坛白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