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山中日月

第六百二十六章 山中日月

虽然马凌风的目的就是让我主动提出离开紫阳观,但是当我提出请他以掌教的身份将我和金刚炮逐出师门的时候,他还是流露出了些许的愧疚神情。这些许的愧疚神情令我对他的厌恶减轻了少许,他这么处理这件事情并不过分,也是人之常情,人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他也一样。

  回到山洞向金刚炮转述了和马凌风的谈话结果,金刚炮倒是大大咧咧不以为意,我们本来就不属于这里,离开是早晚的事情。

  次日清晨,紫阳观仅余的几十人出了早课,早课完毕,马掌教宣布了他的第一道掌教谕令‘紫阳观十六代四弟子溯风子,九弟子乘风子,行止偏颇,不容山门,消籍离山,不复再入。’

  这段话马凌风也是经过斟酌的,尽量说的婉转客气,并没有说我和金刚炮有什么具体的罪行,只是以一句行止偏颇笼统带过,他也怕说的重了我和金刚炮承受不了。

  马凌风肯定是事先和龙鹜风与慕容追风通过气的,二人上前摘除了我和金刚炮的道冠,并派遣门人下山通知各教同道。

  “黄施主,于施主,好生珍重。”马凌风三人稽首道别。

  “三位道长珍重。”“你仨好自为之吧。”我和金刚炮稽首回礼。虽然紫阳观将我们驱逐,但是我们仍然以道士自居,形式上的变化影响不了我们多年养成的习惯。

  二人是空手下山的,没带任何的行李,那万两黄金也留给了紫阳观。

  “现在去哪儿?”金刚炮出言问道。他是比较想的开的,因为再有一年时间他就回去了,回去以后他仍然是紫阳观的弟子。

  “先冷上一段时间,等他们放松警惕之后咱再动手。”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现在那些道门中人和佛教僧人正处于提心吊胆的阶段,大部分离家躲难去了,此时根本就找不到人。至于那几个大的门派我和金刚炮也不摸对方底细,贸然前往胜败大有变数。

  “去哪儿?”金刚炮追问去处。

  “去昆仑山。”我开口说道。

  “去个新地方逛逛吧,咋老往昆仑山跑?”金刚炮皱眉说道。

  “第一,昆仑山我们熟悉。第二,昆仑山有阴阳并处的福地可以供我们潜心修行。第三,那里距离紫气古城相对较近,你日后回去还需要逆天神器,我们从那里可以随时观察古城和秦始皇陵的异动。”我逐一分析。

  “成,听你的。”金刚炮点头同意。

  打定主意,二人立刻西行赶赴昆仑山,我们此时在东魏地界,想前往昆仑山就要经过西魏的大片领土,二人一路上昼伏夜出隐藏行踪,悄然赶到了昆仑山外围。在镇子上采购了大量的日用之物之后,二人来到了兕鼠所居住的黄庭洞府。

  兕鼠是认得我们的,对于我们两个不速之客占据了它的洞府也并没有任何的异议,事实上它还是有异议的,尤其是金刚炮的鼾声总是令得它警觉的惊醒并竖起耳朵。

  二人来到这里算是真正的过上了一段深山苦修的生活,黄庭洞府是难得的阴阳并处所在,先前的观星道士死后埋葬在这里都会被阴阳二气激化的生出异变,由此可见这里的灵气是多么充盈。

  我和金刚炮每天耗费大量的时间打坐练气,其他时间用来睡觉和进食,金刚炮还吃荤腥,但是我已经绝了那些东西,而今只是以黄精,松子,首乌,莲子等带有灵气的植物类食物果腹,吃饭也越来越没有规律,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地仙升为天仙是有着本质区别的,前者是元神受封,后者是肉身飞升,肉身飞升的前提就是将体内的诸多浑浊之物排除,五脏六腑的浊气是最容易排除的,但是血肉皮骨里的俗气却较难清除,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俗人与生俱来的,精血相遇十月怀胎,一股浊气已然深入骨髓,洗髓净体难比登天。

  平静的生活持续了半年多,这期间我和金刚炮的修为都有一定程度的提升,金刚炮的紫气巅峰逐渐进入了聚气入境的阶段,金刚炮生性顽劣,一见一年之后地仙有望,再也耐不住寂寞了,打坐练气的时间越来越少,成天骑着兕鼠在山中四处乱窜,杀鸡撵狗,寻幽探奇。

  与金刚炮的安于现状不同,我的修行十分的刻苦,自己有重任在身,丝毫不敢延误耽搁,这处阴阳并处的福地令我受益匪浅,灵气逐渐充盈,不时内视观摩,对于灵气的提升也是大感欣慰,不过自始至终都有一个难题在困扰着我,那就是体内的浊气始终无法清除,只要体内有一丝浊气就无法肉身飞升。

  某日,金刚炮再度离开黄庭洞府外出游玩,照旧将我一人撇在了洞中,正打坐练气,忽闻洞外有人说话求见,气归气海之后直身站起外出查看,发现洞外站着一个手持鹤杖的白发老者。此人没有任何的人体气息,也没有兽类气息,同样没有魂气。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俗世之物,手中承托了一个枣木木盘,里面放着几枚红色的果子。

  “真人鹤驾至此已有半载,老朽身为地主不曾相迎,今山中红莓初熟,特来拜会真人。”白发老翁率先开口。

  如果说先前我还不能确定此人身份,那他这一席话便可以算是自报了家门,此人很可能是一方土地。

  “上仙驾到,乘风子稽首恭迎,请入内稍歇。”我稽首为礼开口迎客,土地都是地仙应位之后得以分封的,确切的说二人目前在一个品级,对方如此客气令我感觉到疑惑。

  “末微小吏,担不得一个上字,真人胸怀鸿鹄,日后定然飞升及第。”老土地伸手请我先行。

  对方如此客气,我自然不能居大,几番推辞过后,二人同行。

  在世俗眼中,土地灶王一类的低级神仙都是老年人的形象,其实这一点基本正确。因为这类神仙都是在老年得道而受封应职的,如果很年轻就到了地仙修为,大多数人都会暂时留在凡间再修上一段时间,如果成功就飞升为天仙,如果到了肉身阳寿终了还无法证得更高一级的仙位,那也只能当个低级小吏了。而土地这个官职在世间有很多,比凡间官场上的七品末吏还要多上数倍,所以地位相当的低下。

  我与仙人打交道不是头一次了,不过如此近距离的正面接触之前还没有过,土地虽然仙位低下,但是无论如何也可以算是正式仙人,对于仙界的人事结构和各种规矩还是有所了解的,我正好可以借机探听一下关于仙家的一些事情。不过他既然现身相见自然是有事的,我还是先问问他现身相见的动机吧……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六章 山中日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