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全都跑了

第六百二十三章 全都跑了

六十四个门派分布于全国各地,我和金刚炮自然要逐一寻找,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就是我们的任务,但是这却不是我们唯一的任务,我们还需要进行灵气的修行。

  中国历来地域广大,哪怕在南北朝时期中国也是极大的,南北朝是个动荡的国家,目前这个时期的中国是三分天下,北方的东西魏和南方的梁国是这时候的三个国家,我和金刚炮此时所在的位置是东魏,东魏的皇帝叫宇文泰,是个信封道教的皇帝,因而在东魏的境内有着诸多的道观,离开无极观的第三天,我和金刚炮又找到了一处有份参与围攻紫阳观的道观,上清观。

  来到上清观,发现偌大的道观竟然只剩下了几个扫地和做饭的老棺材秧子。金刚炮恼羞成怒之下两脚踹出了实情,原来我们诛杀无极观众人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这里的道人得到消息之后都卷铺盖跑路了。

  “咋办?”金刚炮哭笑不得。

  “你说怎么办?”我苦笑摇头,人都跑了,我们总不能从这里死等。

  “端老窝!”金刚炮挑眉叫道。

  “那就端吧。”我点头同意,紫阳观成了废墟,这些道观也不能留下。

  金刚炮见我并不反对,转而将那些老道轰撵了出去,一把火将上清观烧了个干净。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和金刚炮所到的道观几乎全是空的,我和金刚炮只能烧掉道观泄愤,不过后期连道观也不能烧了,因为每座道观都在大殿上摆上了师傅三圣真人的灵位,与三清同受香火,搞的我和金刚炮犹如吃了死苍蝇,烧也不是,不烧也不是。

  “老于,你看!”金刚炮进入一座道观的大殿之后再次发现了师傅的灵位,这次还从贡桌上拿到了一封道观主人留给我们的信。

  我信手接过打看一看,发现都是些认错求饶的话。我冷笑着扔掉信笺转身离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道歉有个屁用。

  随后的几天都是大雨,我和金刚炮也并没有停歇,终于找到一座有人留守的道观,这个淡紫灵气的是个老的走不动了的老道,连棺材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我们来杀他。可是这个老道本人并没有直接参与围攻紫阳观,杀了他似乎不太好,斟酌再三废去紫气修为,放了他一马。

  “不能这么干了,咱不是出来旅游的,别找道观了,找人。”我恼羞成怒的掀翻了一座道观的正殿。这些道人可以撇下道观逃跑,但是他们却逃不过我的观气术。

  “杀错了咋整?”金刚炮皱眉问道。齐御风和慕容追风当年记录下的只是门派名称,根本就没有详细到哪一个人。

  “但凡阴德有亏的一律杀掉,宁枉勿纵。”我冷哼开口。先前我压根儿就没想到这些道士会跑,不过现在想来跑是正常的,不跑难道等着被杀。

  “成。”金刚炮点头同意。

  可惜的是找人的办法也行不通,因为周围并没有紫气的存在,这些人都知道我和金刚炮会观气术,因而全部都跑的远了。

  “走吧,吃榴莲去。”我无奈之下摇头叹气。

  “吃啥榴莲?北方哪有那玩意儿?”金刚炮大惑不解。

  “调头南下,先去龙虎山。”我出言解释,我所谓的榴莲指的是刺头儿的意思,暗指那些我和金刚炮惹不起的大门派。

  回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原路回返,而是画了个弧度,龙虎山在江西,我们要去那里就要路过江陵,也就是荆州,到达荆州之后我一瞥之间发现了萧绎所在的王宫出现了一道紫气,而且这道紫气我很熟悉,那是马凌风的气息。

  看到马凌风的气息出现在了萧绎的王宫,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惊愕,我之所以惊愕并不是因为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而是他竟然真的到了这里。马凌风前世就是萧绎的国师,今世难道他还要成为萧绎的国师。

  其实我担心的不是马凌风是不是还会做萧绎的国师,我担心的是徐昭佩会不会因此而重蹈覆辙。

  “老于,你在看啥?”金刚炮见我猛然止步,忍不住出言问道。

  “大师兄在萧绎的王宫。”我皱眉抬手遥指东南。

  “见不见?”金刚炮知道我前世和马凌风的恩怨。

  “容我想想。”我皱眉摇头。不管怎么说马凌风都是紫阳观的大弟子,我们自然不能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他,况且他还知道那些失散的同门的下落,不去见他就是对紫阳观不负责任。可是如果去见了他,自然就会见到萧绎,此人我是不想见的,原因很简单,他抢走了我的女人。

  “你倒是说话呀,见是不见?”金刚炮见我长时间没有开口,再度出言催促。

  “我从这里等你,你去见他,问问其他人的下落和他到萧绎这里来的目的。”我沉吟许久开口说道。其实让金刚炮去处理这件事情我并不放心,但是我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昔日的情敌,万一忍不住杀了他,已经有孕在身的徐昭佩怎么办?

  “成。”金刚炮点头答应,转而纵身东去。

  “好好说,别说呛了。”我不放心的叮嘱道。金刚炮和马凌风一直不太对付,二人见面都不吭声。

  金刚炮头也不回的吭了一声,加速往荆州方向掠去。

  我转头东望,目送金刚炮离去,一直看着他掠向了两百里外的荆州城与马凌风所在的紫气并于一处。

  金刚炮走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脑海之中几度翻腾,最终还是忍不住掠向了荆州城。

  进入荆州城之后我并没有进入王宫,而是率先通过观其寻宗的方法找到了只有五岁的贺徽,此时正是傍晚时分,贺徽正在院落之中玩耍,父母皆在旁侧,一个五岁的孩童我如何下得了毒手。

  沉吟片刻最终叹气离开,暨季江此时尚在襁褓,我自然还是无法杀之除患,最终来到了瑶光寺,智远和尚此时还是个小沙弥,年约十六七,长相倒是俊俏,但是淫气已成,此人万不可留!

  众目睽睽之下抽剑枭首转身离去,这三人都是日后辱及徐昭佩贞洁的男人,我的本意是要斩草除根防止他们日后为恶,但是前两人太小,我实在是难以下手。

  快速的办完这些事情赶赴原地等待金刚炮,没过多长时间金刚炮便回来了,脸上的表情怪异之极。

  “什么情况?”我皱眉问道。

  “两个消息,一个很好,一个很坏,你想听哪个?”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三章 全都跑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