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四教公敌

第六百二十二章 四教公敌

二人说话之间来到了无极观的山下,无极观也能算是阐教大派,门人千余,紫气以上修为的也有八人,道观的建筑群很广,不管是亲传弟子还是普通门人都住着敞亮的屋子,山前的门楼也比紫阳观要大。

  “操他大爷的。”金刚炮见到无极观完整宏伟的道观不由得想起了紫阳观的废墟,大骂着就捏起了移山诀要掀人门楼。

  “别这样,按礼数拜山。”我冷笑着压下了金刚炮抬起的右手。

  “闲的是吧?”金刚炮皱眉斜视。

  “我自有分寸,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们。”我再度冷笑,死并不可怕,怕的是等死,我就是要让他们感受一下等死的痛苦。紫阳观众人承受了什么,他们一样儿也不能拉下。

  金刚炮闻言知道我另有打算,伸手指了指紧闭的山门,示意我出面处理。

  我见状迈步向前,叩响了无极观宏伟的山门,片刻之后迎客道人开门稽首。

  “无量天尊,请通传司马掌教,紫阳观溯风子,乘风子敬拜仙门。”我稽首笑道。金刚炮乃是四师兄,他的名号自然应该排在前面。

  我话一出口那迎客道人就面色大变,转而快速的关上大门跑进去通报去了。

  “他咋搞的像是见了鬼?”金刚炮森然的走了上来。

  “催命的不是鬼是什么?”我点头笑道。无极观的鸿鹄掠影虽然迅捷,但是以我和金刚炮而今的修为,施展风行凌空术可以轻松的追上他们,即便是四散分逃也照样追的上。

  等待的过程通常不是愉快的,但是此时我和金刚炮却感觉很是畅快,可想而知里面的司马超群此时是个什么样的心情,是后悔还是惧怕,亦或许是羞愧?

  “老于,你觉得他们会咋办?”金刚炮的冷笑一直挂在脸上。

  “不管他们干什么,后果都是一样的,我只是让他们也感受一下等死的痛苦。”我随口回答。

  “这才解气。”金刚炮密切的关注着那八道紫气,那些紫气是聚集在一起的,应该是在商讨对策。

  “他们逼迫紫阳观的时候就应该预料到有这一天。”我点头说道。我此时的心态犹如猫戏耗子,想到司马超群等人此时在里面坐立不安的情形,我就忍不住感到一丝残忍的快意。

  “司马掌教,贫道还有诸多门派需要一一造访,一炷香之后当不请自入。”我忍不住出言催促。

  半柱香之后,司马超群终于率领着门人弟子打开了道观的大门。跟随司马超群出来的这些人有两个可能是他的师弟,另外五人应该是他的亲传弟子。

  “无量天尊,司马掌教,贫道兄弟二人报恩来了。”我上前一步森然开口。

  “休说废话,划下道儿来。”司马超群拄着拐杖面黄如土。虽然我此刻已经隐去了所有的气息,但是我突破地仙修为的事情恐怕所有人都知晓了,他自然也知道此时不是我的对手了。

  “哎哟,架拐了呀,哎哟哟……”金刚炮先前在昆仑山曾经被司马超群制服的五体投地,加上灭门大仇,此时一脸的杀机。

  “两个选择,一,尔等自尽。二,贫道送你们一程。”我正色开口。

  “贫道有千余门徒,请容他们离开。”司马超群的道观里还有不少的普通道士。

  “放走他们,司马掌教要散功自爆?”我呵呵笑道,“你那紫气修为散功自爆也伤我不得,消停了吧。”

  “尔等欺人太甚,平阳子来也!”就在此时,司马超群身侧的一名五十岁上下的老道猛然抽剑跳了出来。

  “莫要说出道号名姓。”司马超群徒劳的喊道。

  “地仙之属要搜人魂魄还需知道尔等姓名?”我冷笑抬脚将那道人踹了回去。道法也好,武功也罢,一个快字足以令人占尽先机。司马超群先前就是因为比我快,而今轮到我比他们快了。此外我这句话也并没有恐吓之意,搜魂时念人名姓道号只是为了禁锢命魂,而今我灵气暴涨,只要出手必无偏差。

  “你等如此放肆,我阐教众人日后定然要围剿尔等。”司马超群也学会吓唬人了。

  “我兄弟二人已然成为四教公敌,我们的安危就不劳司马掌教担忧了。”我转头看了看天色,间接告诉他,我没什么耐性了。

  司马超群此时也没有什么好的应对计策,因而在听到我的话后便沉默了下来不再吭声。

  “司马掌教,贫道师门已然成了一片废墟,师傅驾鹤,门人散尽,你无极观难辞其咎。此仇贫道定然要报,如若你等紫气众人自刎谢罪,贫道便留你道观和一干道人。”我上前一步准备动手。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我是来报仇的,不是来屠杀的,如果连普通弟子也杀了,那六十多个门派的弟子门徒加在一起不下十万,我也杀不了那么多。

  “师兄,我无极观乃阐教正统,岂能受奸人恐吓!”司马超群的两位师弟出言说道,我先前那一脚并未尽全力,因而那老道并无大碍。

  “弟子愿与师傅共进退。”五名弟子异口同声。

  “好!今日便与此贼血拼到底,以身护观。”司马超群最终打定主意要动手。

  “进正殿,拿他们的宗谱。”我见状也不迟疑,立刻欺身直上冲向了众人,与此同时冲金刚炮出声喊道。

  金刚炮闻言立刻一跃而起掠进了道观。

  搜魂诀默念,闪挪探手之间接连搜魂,以地仙灵气搜凡人魂魄自然不费吹灰之力,对于敌人也无需留情,搜魂必杀,不容残喘。

  片刻过后,司马超群等人已然倒地身亡,道观之中也不乏凶悍之人,纷纷叫嚷着冲我扑了过来,这些人都是普通道人,做做法事骗点钱粮还算拿手,上场杀敌自是不行。屏障散出,他们连身都近不得,更别说出手伤我了。不过这些人也不在我的杀戮范围之内,师傅留下的遗言是‘紫气以上,尽诛不留。’

  “给!”金刚炮已然从正殿拿到了无极观的宗谱。

  我反手接过低头翻阅,在确定司马超群所在的无极观并没有遗漏紫气高手之后,反手将宗谱扔还众人,转而和金刚炮扬长而去。

  一个门派的实力强弱全看紫气高手的多少,紫气高手死绝,这个门派就算是废掉了,因为如果没有人出手护佑,寻常人是渡不过紫劫的,如此一来与风行凌空齐名的鸿鹄掠影从此就要失传了。

  “老于,咱要一直这么杀下去吗?”金刚炮回望远处的无极观。

  “六十四个门派一个也不能少。”我正色说道。

  “成,不然对不起师傅。”金刚炮一提师傅眼圈就红,这几天总是这样。

  我黯然点头没有说话,其实所有的这一切都有可能是天意,而今四教的修道中人多如过江之鲫,不但人数众多,良莠也是不齐,有很多人入山修道都是为了一己之私欲,一旦修道有成便借道敛财,屯田据地,勾结官府欺男霸女之事也多与道门中人有关,更有甚者上进朝廷扰乱朝纲也不少见,而今已经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了。

  众所周知中国现代的道士不过十万,可是在南北朝时期僧人和尚竟然多达百万,平均几十个人就要养活一个出家人,清理道门毒瘤是其一,整治修道风气为其二,师门报仇为其三,最最重要的是第四点,那就是在报仇的这个过程中我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棘手事件,这些事情是我锻炼和掌握执法能力和尺度的一个过程,也就是说日后如果我能够步入大罗之境必然要主掌刑罚法度,何人该杀,何人该放,何人可以轻惩,何人必须重罚,什么情况下可以法外开恩,什么时候必须大胆扛上,所有的这些都必须在惩罚这六十四个门派的过程中锻炼并斟酌,说通俗一点就是,这六十四个门派是上界送给我的锻炼机会,也是一个考验我如何处理的过程,只要我将这六十四个门派逐一处理完,基本上也就到了我功德圆满升天应位的时候了。

  先前我在观看名单的时候之所以皱眉是因为这六十四个门派有很多是四教中的大派,背景和靠山都不一般,像无极观这样的只能算是人数上的大派,像道教的龙虎山,截教的三仙岛,阐教的清凉洞府,佛教的毗卢寺等等,这些都是法术修为上的大派,而且祖上还都出过过各种仙人神佛,这些教派的掌教洞主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是门人弟子也都有份攻山,我难道也要将他们教派的所有紫气高手一并灭掉?且不说我灭是不灭,单凭实力而言,这些门派之中也不乏有地仙修道者,更有甚者还有可能会有到了天仙之境而在凡间滞留的,我过去找事儿备不住就不会碰一鼻子灰,碰一鼻子灰还好说,万一惹怒了他们那些已经在上天任职的历代祖师,那我的日子就真的没法儿过了,看来上界真的扔了个刺手的大榴莲给我。

  不过好在这些实力强劲的大门派并不多,我还是老太婆吃柿子先挑那些软的捏,榴莲留到牙口好的时候再去啃吧……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二章 四教公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