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身陷重围

第六百一十七章 身陷重围

“师傅,还有我呢,是咱三并肩战斗。”金刚炮匆忙叫嚷。

  “你这混……”三圣真人话没说完就被攻上来的数名紫气高手打断了话头。

  地仙之间的对决旁人根本无从插手,因为地仙可以调动的自然力量更为强大,气海之内的灵气也极为充盈,移动速度更快,法术威势更猛。

  同为地仙修为,没有谁会愚蠢到去轻敌,那楚万春已近天命之年,心思更为沉稳,攻守之时绝不冒进,进退之间极有章法。而且他已经怀疑到我手中的乃是轩辕剑,因而刻意的避免手中兵刃与轩辕剑的直接碰触。由于楚万春时刻在寻找我的漏洞,因而我并不敢分神去攻击那些围攻师傅和金刚炮的敌人,而楚万春也不会愚蠢到冒着被我打伤的风险去对付师傅和金刚炮。如此一来,我和楚万春之间的地仙对决从大混战中单独分离了出来。

  即便二人无法出手干扰战局,却也没有随意远离,我不敢离开这里是因为担心师傅和金刚炮的安危,而楚万春也没有将我引到别处私斗的意图,他是担心他离开之后那些人得了渔翁之利。

  师傅和金刚炮对付的是那诸多巅峰灵气的修道者,法术最为高玄的司马超群已经被我提前放倒,余下这些被金刚炮使用幻形诀削去半边脑袋斩杀了一名,被师傅三圣真人震毙了两名,余下的六人三人一伙分袭金刚炮和三圣真人,围攻之势一旦形成,战事很快便陷入了胶着。

  胶着僵持对我们很是不利,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道人和尚围了上来,其中不乏骑乘飞禽或者本身就是飞禽的道人凌空窥视,随时准备施以偷袭。

  鏖战之中抽空望向东北,发现在黄灵真人和白目真人护卫下的紫阳观众人也并没有冲出包围圈,不过好在黄灵真人现出原形之后异常骁勇,加上紫阳观众人的道法也很是扎实,因而虽然移动缓慢,却始终还是向前移动的,他们之间的战事比我们这边更为惨烈,不时都有道门中人殒命离魂。

  楚万春晋升地仙之境已经多年,对于本身的能力和法术早已经无必了解,因而不时使出一些我并未见过的法术令我疲于应付,他所用的这些法术并不是证位地仙所用的法术,只是其本身法术在其地仙灵气的催御下产生的演变和升华。

  与他相比,我晋升地仙之后只是在回程的途中简单的校试了地仙灵气与本门法术结合之后产生的威力,对于更深的一些变化我尚未来得及琢磨参悟,匆忙之间上阵应战,犯了准备不足的兵家大忌。

  此处是紫阳观的大殿所在,有很多霸道的法术我无法使用,不然这紫阳大殿和观气轩就有可能在我的举手投足之间倾覆倒塌,我身为紫阳弟子,自然不能当着师傅的面破坏道观殿宇,如此一来进招便显得碍手碍手。

  事实上楚万春此时也并没有竭尽全力,他和我一样有着投鼠忌器的顾虑,地仙灵气施展的法术一旦全部施出,将会产生巨大的破坏,难免不会伤到那些围上来的同伙儿,堂堂地仙修为,与敌斗法要是误伤了友军,他的脸皮也没地儿搁。

  地仙强悍的不止是进攻能力,抵抗力和持久力也极为骇人,即便二人斗上一天一夜也不会有人因灵气枯竭而败退。拖延时间对对方是有利的,因为他们人多,以人海战术对付三圣真人和金刚炮是最有效的方法,紫气巅峰的灵气可没有地仙灵气这么经折腾。

  与敌斗法并不是一味争勇斗狠,斗法也是需要用脑子的,三圣真人在三名巅峰高手的围攻下丝毫不落败象,不过对方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所以那三名巅峰高手时刻防备着三圣真人的封魂诀,严密的防护住了自己的三阳魁首,令得三圣真人无法在短时间内制服他们。

  金刚炮的情形就没有那么乐观了,他本身只是巅峰初期修为,灵气上根本就不占优势,靠的是鸣鸿刀发出的锐利刀气,但是以灵气冲撞兵器令兵器延出刀芒的这种作法是大耗灵气的,虽然此时他还没有流露出灵气枯竭的迹象,但是如此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他的灵气就会开始萎靡。

  这六名巅峰高手是对方的主力干将,只要将他们杀死,三圣真人和金刚炮所承受的压力就会减轻,我虽然没有机会过去一一斩杀,但是只要杀掉一人就可以扭转战局。

  心念至此,便开始思考对策,平心而论此时我并不能抽身制敌,因为自己的任何举动都有可能令楚万春抓住我的破绽出手伤我。但是无论如何我也必须帮助师傅和金刚炮杀掉一个,不然战事将越来越对我们不利。

  此时我并不需要思考怎么杀的问题,因为只要我一出手对方必然亡命,我此时想的是杀谁,如果帮金刚炮杀掉一名对手,他还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剩余两名对手放倒并过去支援三圣真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帮三圣真人去掉一名对手,到时候他便可以很快的将另外两名对手击毙并过去为金刚炮解围。

  想及此处,便开始看那围攻三圣真人的光头和尚不顺眼了,当一个人看对方不顺眼之后就会越看越不顺眼,我一开始想的是僧人不应该有贪念,等到后来连他脑袋上的戒疤都看不顺眼了,在凶险紧张的斗法过程中,我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为什么佛祖的脑袋上没有戒疤,为什么菩萨的脑袋上没有戒疤,偏偏和尚头上有戒疤,这些人难道有受虐倾向?事实上戒疤这东西本来就是错误的,国家在八十年代已经正式将戒疤废除了,和尚烫戒疤其实就跟女人裹小脚是一个性质,都属于自虐。

  确定了攻击对象之后,转而开始思考如何在短时间内摆脱楚万春,楚万春手中的长剑也不是凡品,由于他一直刻意避免与我的轩辕剑碰触,因而我始终没有机会砍断他的长剑,而今之计是必须凭借兵器之利断其长剑,一来可以令他处于劣势,二来自己在分神杀敌的时候可以避免兵器加身。

  要断楚万春的兵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露出隐秘的破绽诱他挥剑攻我,届时我便可以趁他收剑不及断他长剑。这个想法在脑海之中浮现之后我立刻便决定付诸实施,尽管我不知道他使用的是什么兵器,但是我却知道轩辕剑定然可以砍断它。

  片刻之后借故露出了一个隐秘的破绽,对于楚万春这种高手来说,露出大的破绽会令他起疑,破绽越小,他进攻的可能性就越大。

  果不其然,楚万春中计了,趁我左斜之际直刺我的右肋,而我则等到剑尖近身之时反手将他的长剑齐根砍断,与此同时抽身后退,反手削掉了那个和尚的脑袋……

  废除戒疤乃国家宗教总局规定,非作者杜撰,也无对佛教不敬之意。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七章 身陷重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