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如此艰难

第六百一十二章 如此艰难

离别总是令人惆怅的,但是我此刻却没感觉到如何惆怅,因为我没时间去想那些,紫阳观是凌晨时分召唤我的,不管是谁在召唤我,召唤的目的都是让我回去支援,我已经耽搁了一个白天,这十几个小时紫阳观都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正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我更加不往好的地方想,紫阳观有着八位紫气高手,如果不是众人围攻,根本不至于召我回山。

  当务之急自然是吞服内丹提升修为,不然的话我回去也没什么用,紫阳观已经有了两个紫气巅峰了,再加上一个也于事无补,紫阳观需要的是更强大的帮手。

  地点选在了先前安放齐丹云的山洞,这里僻静干燥,最主要的是隐蔽安全。

  那四颗异兽内丹的个头儿都不小,吞服起来着实费劲,这时候我开始怀念临走之前许霜衣帮我倒的那杯清水。

  内丹是吞进胃里的,胃属于六腑之一,而灵气则是在心肝脾肺肾五脏之中运行的,六腑本身并不能容纳灵气,所以需要将灵气转移到五脏,胃对应的是五脏之一的脾脏,也就是说吞食内丹所产生的灵气要经胃转脾才能进入气海经脉,胃脾五行都是属土,因而土属灵气的人吞服灵物提升修为的效果要比其他四属灵气的修道者明显。金刚炮五行属土,所以他有一定的优势,而我五行属水,所以靠吞食灵物提升修为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获取灵气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打坐练气,靠吞食灵物或内丹增加灵气属于剑走偏锋,不走寻常路自然要付出代价,现在就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四颗内丹吞服之后,我立刻便感觉到其中蕴含的灵气远超我先前的预计,首先感觉到的便是强烈的剧痛,这是内丹消融所产生的必然反应,因为这四枚内丹先前都属于凶煞之物,凶物的内丹所蕴含的灵气自然也凶煞霸道,不过这些都不是导致剧烈疼痛的根本原因,我此刻的剧痛是缘于只服食了四枚内丹,这四枚内丹五行缺了金气,因此无法自动融合抵消,所以才会剧痛无比。

  我此时能做的就是将内丹消融所产生的灵气经由脾脏导入经络,在经络之中与轩辕剑发出的金属灵气融合之后最终输入气海。

  内丹所产生的灵气进入气海之后气海也开始产生剧痛,这是本体灵气压制同化外来灵气的表现,内丹消融所产生的灵气与我本体灵气并不相溶,这个过程可不是像井冈山会师那么愉快,‘同志们我来啦’。相反的,这个过程是个厮杀制服的过程,本体灵气感受到异类灵气的入侵会竭力压制,可想而知,两股霸道的灵气在自己的气海之内翻滚缠绕互相厮杀肯定不会让我有什么如沐春风的感觉。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当中成为高手无非有两种常见的方法,一种是闭关练功,头上冒股子青烟儿就成了高手,其实不然,打坐练气不可能出现脑袋冒烟儿的情况,真要冒烟儿人早就被烧死了。另外一种是吞了什么灵物,然后一脸痛苦的蹦上几下,滚上几圈儿也就成了高手了,其实这些都是假的。因为吞食了灵物之后必须将灵物发出的灵气导入气海,如果任由它们在肺腑之中肆意乱撞,必然会导致五脏六腑的破碎,到时候成为死尸的可能性比成为高手的可能性大的多。

  正确的作法是将灵气逐渐引入气海,并利用原有的灵气给予融合降服。在这期间不但需要保持神识的清醒还不能肆意乱动,不然很容易造成气息的岔乱,气息下冲会导致下肢瘫痪,气息上冲会造成意识混乱,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走火入魔。紫阳观的练气方法虽然可以避免走火入魔,但是那也得分在什么情况下。

  剧痛从内丹消融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在四枚内丹的灵气耗完之前剧痛会一直持续,此时我所面临的是两处剧痛,一处是上腹,这是由内丹发出的凶煞灵气引起的。另外一处在小腹,这是外来灵气与本体灵气缠斗而引起的,这两处剧痛很快便令得我汗出如雨浑身颤栗。

  在剧痛之下保持不动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在剧痛之下保持清醒可就难上加难了,我虽然是修道中人,但是人体的一些无意识反应我还是不可避免,人在疼痛过度的情况下会晕厥过去,这是人体的自我保护措施,为的是避免剧痛损伤人的脑神经和人体植物性机能。但是我现在可不敢让自己晕过去,因为晕厥对我来说就意味着死亡。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尽管剧烈的疼痛令我浑身颤抖,我却仍然没有发出**声。此处偏远无人,我即便叫喊出来也没人听的到,但是我仍然咬紧牙关没有叫喊。我之所以没有叫喊并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敢。人在剧痛之下全靠意志在坚持,一旦叫喊出声,意识就会松懈,将会造成兵败如山倒一般的理智崩溃。

  时至此刻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地位越高的人越骄傲,那是因为他们付出的比别人多,承担的比别人重。经常会听到有人抱怨‘为什么他那么有钱,而我则这么穷?’这些人只看到了对方的成就却没有看到对方之前付出的艰辛和努力。所以那些身居高位的人看不起俗人也就容易理解了。“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适用于所有人,男人如果没有李刚那样的亲爹,女人如果没有王军那样的干爹,那么脚踏实地的拼斗,多于常人的付出无疑是出人头地的唯一途径。

  第一天很是顺利,所谓的顺利并不是指舒舒服服的度过,只是没有出现大的意外和风险。

  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时分,意外情况发生了。内丹发出的灵气过于充盈,气海里的本体灵气已经有了压制不住外来灵气的迹象。

  大量外来灵气的涌入令得我的本体灵气斑驳不纯,灵气的不纯导致了消融压制能力的低下,而四颗内丹此时也只是消耗掉了一半,如果继续向气海输送灵气,有可能导致气海内的外来灵气超过本体灵气,最终后果就是收编来的降卒掌握了军队的指挥权。

  如果停止灵气的输送,这四颗内丹所散发出来的灵气将无处宣泄,如果滞留上腹很快就会挤碎我的内脏。

  将轩辕剑发出的金属灵气导入胃部也不行,因为灵气出入的途径只有一条,有进自然无出,这个办法也行不通。

  而我自然也不会在这时候吐出内丹,一来自己不想功亏一篑,二来内丹入腹也根本吐不出来了。

  不同的人在遇到危险之后会有两种不同的反应,大部分人会因为慌乱而导致手足无措。还有一部分人会极力寻求解决的办法。我无疑属于后者,此刻我想到的办法是受到了一身疙瘩的金刚炮的启发,将灵气分散一部分。

  想及此处,缓慢的从盘坐姿势伸直了双腿,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因为一不留神就有可能导致气息的岔乱。

  双腿伸直之后立刻将内丹发出的大量灵气引到了左腿并放任它们自行游离,之所以放在左腿是因为我在施展风行诀的时候是以右腿借力的,我一旦冲击地仙成功立刻就得回返救援,我不希望自己的行进速度受到影响。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移向左腿的灵气却并未分散分布,而是集中在了左腿的外侧,灵气的大量聚集很快令得腿上撑起了大包。

  众所周知,人体的皮肤都是有着一定弹性的,但是这个弹性也是有着一定限度的,当皮肤的弹性被灵气撑到极限的时候便会令皮肤从所依附的肌肉组织上脱离,这种痛苦跟剥皮没什么两样,在剧烈疼痛的驱使之下我来不及多想便挥剑划破了皮肤,灵气寻得了宣泄之处立刻夹带着鲜血狂射而出。

  见此法奏效,我心中不由得大定,四枚内丹所蕴含的灵气远远超过了突破地仙所需要的灵气,因此我泄掉一部分并不影响最终结果。

  我原本以为险境已经过去了,却没曾想还会出现变故,由于气海的逐渐饱满充盈,我向外宣泄的灵气越来越多,每一次宣泄都会带出大量的鲜血,大量失血令我的神识越来越模糊。

  没有任何办法可想的情况下只能凭借意志死撑,这时候我想的都是一些能够刺激自己的事情,我首先想到了王艳佩,不管我经历多少女人,她永远是我心中最重的一个,这与她是否完美没有直接关系,只是因为她是我的第一个。可是她的魂魄现在还在阴曹地府,我如果想要救她必须迈进大罗之境,届时与菩萨平起平坐,向他讨要一个魂魄他不可能不给我,金身入阴曹,相偕共飞升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白九妤也是我的女人,神魂与授从无所求,大罗金仙是有着诸多法外化身的,届时我可以分出两道分身与她们长相厮守,也可以度她们升天应道,还有我的父母亲人,我也可以给予妥善的安置,这些并非枉法徇私,一个为国建功的将军可以带着自己的亲人住进将军楼,这些都是他应该享受到的待遇。而所有这些的前提就是我可以证那大罗之位,而眼前最紧要的则是我一定要撑下去。

  没有梦想就没有动力,美好的愿望帮我撑过了最后一夜晚上。

  第四天的午时,四枚内丹终于消耗完毕,体内积存的灵气在炼化融合之后也足以令我步入地仙之境。

  虽然成功了,我却没有任何的欢喜,这一切得来的太艰难了……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二章 如此艰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