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如实相告

第六百一十一章 如实相告

退回人群之后许霜衣立刻用钵盂舀起清水为我降温,她并没有帮我擦拭,而是直接泼向了我的头脸。这个野蛮的动作不但没有令我感觉不快,还大呼痛快。有时候野蛮的动作也是一种细心的表现,因为我此刻最需要的就是这个。

  “恭喜道长执掌神兵!”申水寒从远处走了过来冲我道贺。我的目标就是拿取轩辕剑,而今得偿所愿自然值得贺喜。

  “同喜。”我反手将轩辕剑递向了申水寒。申水寒的眼神表明了他也想看看轩辕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而我之所以大方的将轩辕剑递给他观看是因为他是出过力的功臣,有权力也有资格近距离的观看这把天下第一神兵。

  “神兵择主,申某远观即可。”申水寒摆手没接轩辕剑。

  “贫道能得偿所愿,申族长与贵族族人出力甚多,请移驾许族,容贫道与族人略尽地主以示谢意。”我将轩辕剑递给了身后的许霜衣。我这个举动是为了表示对她的信任和感谢,许霜衣自然感受到了这一点,欢喜的接过轩辕剑与众人观看。

  “道长言重了,投桃报李我辈本分,道长厚恩高悬日月,申某所为弱同萤虫,怎担的起一个谢字。道长既然相邀,申某自当遵从。”申水寒现在的心情很好,话也多了起来。他之所以心情好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报答了我帮助他们一家团聚的恩情,第二个原因是我将齐天寿的元婴破掉免去了他的后顾之忧。而且他回去之后对齐丹云也可以有所交代,‘你那老不死的爹是让你的救命恩人给打伤的,我可没动手。’

  “如此甚好!”我点头笑道。转而吩咐许霜衣收拾事物回返黄族。那三头巨象是我获得轩辕剑的大功臣,不过它们可不会去喝什么庆功酒,获得自由之后早就跑的没了踪影。

  回到黄族已然是下午未时,黄族众人立刻杀牛宰羊整顿宴席,众人的心情都异常喜悦,宴席一直持续到了夜幕降临。

  散席之后申水寒执意要告辞,考虑到他的伤势没什么大碍,以及他归心似箭的心情,我便和许霜衣欣然送客。申水寒临别之时将先前答应赠送给黄族的三百头牛羊增加到了三千头,许霜衣并没有推辞,豪爽的接受了。

  送走申水寒,我和许霜衣二人进屋闭门,这时候我才有机会好好的仔细的摩挲我手中的这把轩辕剑。轩辕剑长达五尺,为金黄色,剑刃极为锋利,但是这种锋利与刃口开的很薄的剔骨刀的锋利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儿,轩辕剑的剑刃并不薄,与指甲的厚度相仿,之所以锋利并不是因为它的刃口开的薄,而是因为它的材质特殊,轩辕剑并不是由普通的青铜熔铸的,而是由铜精铸成。

  铸剑师傅和地质学家都知道铜精这种东西,铜精又叫铜根,指的是铜矿矿脉最先形成的原铜,一处矿脉只有极少量的铜精,而且通常深埋于地下,很难获取,铜精的特点是无比坚硬并带有灵性。

  轩辕剑的重量比重达六斤的干将要轻上一些,应该在五斤上下,剑脊比干将要平缓少许,剑身正面刻有日月星辰,反面刻着各种植物和草木,剑柄正反两面也刻有大量蝇头小字,记载的是畜牧农耕和治国纲要,区区一把轩辕剑包含了世间万物和天地法则。其实轩辕剑之所以被奉为第一神剑并不是单纯因为它的材质特殊,而是它里面封存有三足日乌,三足日乌是太阳的化身,蕴含着无上的乾阳正气,正因如此它才能够与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相克相制,共生共存。

  剑本来就是百兵之君,这轩辕剑更是其中魁首,剑中蕴含的灵气数倍于名剑排名第六的干将,众所周知轩辕剑是一把圣道之剑,圣道并非一味仁慈,而是奉行天意,杀伐有道。与杀戮之气严重的鸣鸿刀不同,这把剑蕴含的是无上的正气。

  “申族临近身毒,偶尔也行那月黑风高之事,三千牛羊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的。”许霜衣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她见我久久不语以为我怪她接受了申族的三千牛羊。

  “身毒不是什么善类,申族偷便偷了。申族要送,咱们收下便是。”我放下轩辕剑开口说道。印度人在五六十年代蹦跳着挑衅中国,让中国好一顿的揍,那时候的中国是非常强硬的,喊个一二三,不行就开打,不像现在,一二三四五六七……

  “而今你已得偿所愿,为何心事重重?”许霜衣从我旁边坐了下来。

  “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找寻此剑?”我抬头看向许霜衣。

  “你为奸人追扰,自然需要兵器制敌。”许霜衣提壶倒水。

  “如果我说这把轩辕剑我曾经见到过,你可相信?”我苦笑开口。拿到了轩辕剑我今天晚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相信。”许霜衣郑重点头。

  “哦?为何?”这次轮到我疑惑了。

  “你如此年轻便有此等法术修为,必然不是我辈凡人。”许霜衣将倒满水的茶杯推到了我的手边。

  “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回到这里是要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事情办完我就会回到属于我的那个世界,这把轩辕剑会帮助我尽早回去。”我正色说道。许霜衣注定只能留住一段回忆,我只希望能让她的这段回忆更真实一些,所以我要将事情的真相告诉她,让她知道我到底为什么不能娶她。此外“世界”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古代的佛经里,这个时候的人也明白世界是什么意思。

  “你的世界在哪里?”许霜衣并没有露出不信的神情,事实上我说的这些话对她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她之所以相信我的话并不是因为她能理解,而是她百分之百的相信我。

  “我来到这里就如同你回到了秦朝。”我举了一个贴切的例子。

  “我明白了。”许霜衣沉吟良久缓缓点头。

  我冲许霜衣微笑点头,赞许她的聪慧以及对我的信任。

  “我要离开这里了,外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我拿起茶杯将水喝完,转而拿起轩辕剑站了起来。紫阳观情势危急,我必须寻找一处安静的所在服食内丹冲击地仙修为,这个过程要保持绝对的安静,这里明显不是合适的场所。

  “可有相见之日?”许霜衣并没有挽留我,只是问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我。

  “若我修道有成,你我可经常相见。”我点头笑道,我非常惧怕哀愁的离别,因而力求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轻松。

  “此话当真?”许霜衣顿时转悲为喜。

  “当真!”我郑重点头。

  许霜衣闻言转身走到门口帮我打开了房门,她的这个举动并没有撵我的意思,相反的倒是有快去快回的深意。

  我见状也不再停留,迈步走出房间,回身冲她摆手道别,转而凌空东去……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一章 如实相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