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一十章 神剑在手

第六百一十章 神剑在手

这架巨大的绞盘已经两千多年没有被使用过了,猛然拉动,绞盘发出了刺耳的咔嚓之声,伴随着不绝于耳的咔嚓之声,玄铁环扣开始缓缓盘卷。

  这三头巨象在剧烈疼痛的刺激之下弓背低头舍命的拖拽,即便如此绞盘转动的也极为缓慢,巨象虽然力大,但是较之先前拖拽这架绞盘的动物来说个头还是太小,能拉动绞盘已然很不容易了。

  绞盘的环扣每收紧一环,我的内心就会不由自主的为之一震,绞盘中间的玄铁支柱是盘绕铁索环扣的地方,此时已然被放空,根据绞盘的直径来判断,垂于火山口下方的铁索应该在八十到一百米,可是此刻三头巨象的拖拽速度极为缓慢,巨象每踏出一步,绞盘的环扣只能上升两到三环,如此下去且不管三头巨象能否支撑到最后,就是时间也绝对不够用。

  想及此处我急忙转头望向远处施法的黑族众人,作法下雪的十几名黑族男子是联手施为,此时并没有感觉他们有多吃力。申水寒是独自行风凝结冰雹的,所承受的压力比众人要大得多,好在他此刻只是面无表情的凝神作法,尚未流露出疲惫不支的痛苦神情。

  虽然内心急切,但是此时我能做的只有等待,这三头巨象所承受的重量极为沉重,数圈过后巨象肩膀处的皮毛就被铁索磨破,三头巨象的眼睛开发泛红,呼吸开始沉重。根据绞盘的大小和铁索发出的咔咔声来估计,这三头巨象每一头都至少承受了数十吨的重量。

  片刻之后我终于忍不住冲了上去,施展移山诀帮助其中一头力量较弱的巨象拉扯铁索,它们三个是绝对的主力,累死一个我的希望就会全盘落空,能帮上一分是一分,能减轻一点是一点。

  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是没什么时间概念的,直到许霜衣过来拦住我并伸手东指,我才发现申水寒的情况不容乐观。他虽然仍然是面无表情的念咒作法,但是嘴角处已然出现了血迹。

  “多长时间了?”我转头看向被冰雹砸乱了少妇发髻的许霜衣。

  “半个时辰。”许霜衣高声回答。

  “啊?!”许霜衣的回答令我大惊失色。绞盘上的铁索只卷起了一半,竟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申族长,你感觉如何?”我急忙晃身来到了申水寒的旁边。

  申水寒此时仍在念咒作法,自然不能出言说话,只是冲我缓缓点头,示意自己还可以坚持下去。

  此时黑族众人也发现了申水寒情势不妙,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立刻跑了过来与申水寒协同作法,如此一来申水寒压力顿减。

  我见状立刻回掠到了那头巨象身旁,再度出手帮忙拖拽。先前黑族众人之中只有一人跑过去帮助申水寒,其他人虽然着急却没有动作,这就表明申水寒目前施展的这个法术并不是每个黑族人都会的,也就是说申水寒只有这一个帮手了,两人合力能否再撑半个时辰也是个未知数。

  许霜衣见情势危急,立刻命令族人上前帮忙,黄族众人听到族长的命令顿时一哄而上,男子驱逐着自己的坐骑帮忙拖拽绞盘,女子则端着钵盂向三只巨象的身上泼洒清水,替它们消汗降温。

  虽然众人的力量有限,但是总是聊胜于无,三头巨象所承受的压力有所减轻,迈步较之先前快上了几分,铁索环扣也越来越多的被绞盘缠绕了起来。

  随着绞盘的缓慢转动,轩辕剑的气息越来越强烈,这说明轩辕剑就是被放置在铁索下方的。这条铁索的下方应该是先前垂放矿石进行冶炼的炉具,轩辕剑可能是被作为祭炉之物放在这里的,这一点与干将莫邪在冶炼宝剑的时候莫邪投身祭炉有着些许的相似。

  在铁索被拖出大半的时候,我感觉到了黄族帮忙拖拽铁索的兽群开始躁动,不再是迈步向前,而是一蹦一蹦的犹如毛驴尥蹶子。

  就在我感觉疑惑的时候猛然感觉了脚下发烫,低头一看,发现脚下已经没有了水渍,我这才注意到冰雹的数量和大小都不如之前降落的急切了。

  我疑惑之下转头看向申水寒等人,一看之下眉头大皱,申水寒等人所在的区域此刻竟然出现了二十几名白衣人,申水寒留下了一半的族人作法降温,而他自己则率领着其他人冲向了那些白衣人。

  蛮荒之地只有白族的族人是穿着白衣的,因而我立刻就想到这些人是白族人,先前我作法为齐丹云招魂的时候曾经察觉到她的三魂被人封在了什么地方,根据三魂所在的大体位置来看应该就是在白族区域,也就是说取走并封住齐丹云三魂的就是她的父亲齐天寿。至于齐天寿为什么要残忍的对待自己的女儿,我想应该是怪她与外族通婚乱了血统。

  申水寒早就有报仇之心,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暴怒之下竟然舍弃了正事儿与对方拼命去了。

  “申族长,你为贫道施法已然大耗真元,此事由贫道为你料理。”我情急之下幻形诀连闪挡住了快速前冲的申水寒。此时那些畜生已经开始蹦高了,再不降温连人也呆不住了。

  申水寒此时双眼充血,怒气冲冲的看着远处快速冲近的那群白衣人,并没有出口接我的话茬。

  片刻之后那群白衣人冲到了近前,在我们不远处停了下来,从中走出了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表情严肃,一脸的庄严。

  “申水寒,你昔日轻薄浮虚,败坏丹云清誉,老夫念你年幼不予你计较,而今你身为申族族长,竟然擅违祖训,助这野道盗取圣物,老夫特……哎呀!”

  我此时哪里有时间听他讲什么长篇大论,因而不等他说完就施展幻形诀上前直封面门,与此同时起脚踹飞了几个试图上来救援的白族族人,转而将那鼻血长流的齐天寿封住气穴扔到了申水寒脚下。

  “申族长,速速决断,众人正饱受燃眉之急。”我再度抬脚踹飞了几个冲到近前的白族族人。这些人之所以到来很可能是听到了风声要过来装国际警察,也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齐天寿发现齐丹云的魂魄被人搜走,所以要到古城一看究竟,结果意外碰上了。

  申水寒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齐天寿面色阴晴不定,他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答应过齐丹云不伤害她的父亲,可是如果放了这个害得他妻离子散的老东西,他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杳杳冥冥,阴阳同生,生则为形,亡者为气,九幽诸魂现真形,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齐天寿附魂何在?”我情急之下搜魂真言急念而出,与此同时探手抓向了齐天寿印堂泥丸,不待他有所反应便将其多年修炼而成的元婴给拖拽了出来随手剿杀。

  “贫道已然毁其元婴,申族长速速作法,起风降雪。”我抬脚将齐天寿踢向了白族众人。换做平时我绝对不会越俎代庖的替申水寒做决定,但是此时根本容不得犹豫,黄族众人和那三头巨象此刻可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申某一时震怒,险些误了道长大事。”申水寒如梦初醒,快速转身带着黑族众人回去作法降温。

  “快滚,再磨蹭,一个不留。”我冲这些白族人高喝出声。这些混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紧要关头出现,几乎坏了我的大事。

  族长都不是人一合之将,族人自然不敢再放肆,一行人快速的背起齐天寿落荒而逃。

  白族众人离开之后我闭目凝神延出灵气探寻西北方向,齐丹云的魂魄是由我亲手召回的,我自然对她的魂气很是熟悉,片刻之后感知到了她的魂气仍然属于阳魂之气便彻底放下心来。

  “申族长,你可专心作法,令正与令媛此时甚是安全。”我回到申水寒身边开口说道。申水寒最担心的就是齐天寿会找到并伤害他的妻子和女儿,先前连连向西北方向遥望就是担心这一点。

  申水寒此时已然开始念咒作法,因此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冲我连连点头表达谢意。

  在众人和那三头巨象被烫跑之前冰雹终于再度落下,温度开始降低,那三头巨象再度打起了精神奋力拖拽。

  绞盘终于缠满,绞盘缠满就意味着铁索到了尽头,经过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惊心忙碌,轩辕剑终于随着巨大的方形熔炉被拖出了火山口。

  在轩辕剑出现的一瞬间,黄族众人都跑了出去,因为轩辕剑是随着巨大的赤红熔炉一同被拖出来的,巨大的熔炉令周围的温度陡然升高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限度,那三头巨象被高温炙烤的亡命挣扎,狂窜哀嚎。

  “如何取得?”许霜衣以袖掩面抵御高温。

  我并没有回答许霜衣的话,而是快速的施展移山诀将她送了出去,转而回手延出灵气隔空抓向了那熔炉正上方的轩辕剑。

  灵气所至,裹住轩辕剑倒飞而回。轩辕剑无愧神剑之誉,竟然丝毫没有被岩浆炙热,入手之后一如常温。

  握住轩辕剑的那一瞬间我并没有多想,因为此处高温已然超出了常人所能承受的范围,三施幻形诀砍断铁索放开三头巨象之后立刻抽身疾退,倒飞而回……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一十章 神剑在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