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零六章 如梦初醒

第六百零六章 如梦初醒

按理说只有突破了紫气的修道中人才能凌空而行,但是只有深蓝灵气的申水寒却是个例外,虽然他前行的速度只能与我们紫阳观的淡紫灵气施展的风行诀相仿,但是他却无需落下借力,口诀念诵之后平地起风,申水寒背手而立随风前行,行止甚是洒脱,姿势无比飘逸。

  我先前只想到了他可以快速移动,却没想到他竟然有御风之能,这也解释了他先前往返四千多里穿梭于小镇和黑族之间为何能够如此快速。

  大禹留下的四部天书法术无疑是极为玄妙的,申水寒等人只修行了半部便有如此修为,如果整部学全将会何等恐怖,学全一部已然惊世骇俗,倘若四部全部学全,那可如何了得,福生无量天尊,祖师保佑,万万不要让那叶傲风找到那四部天书。

  六百里的路程二人耗费了一个多时辰,等我们找到齐丹云时,她仍然安稳的躺在那里。

  申水寒情急之下急冲而入,却被我的紫气屏障弹了回来,我叹气过后抬手撤走屏障放他进入。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我想象当中的嚎啕大哭却并没有出现,申水寒只是平静的看着静静的躺在那里的齐丹云,良久之后方才探手将她抱起。

  “你让我寻的好苦。”申水寒双手承托着齐丹云转身欲行。他此时的面部表情急剧变化,说明其内心极是激动,即便如此他却仍然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至失控,可见此人自制力极强。

  “申族长你莫要悲伤,贫道能够为令正招魂。”我出言说道。常言道好事做到底,送佛上西天,我既然做了好事就干脆做到底。

  “万谢道长厚意,但齐天寿所施法术无人可解。”申水寒的这句话说的咬牙切齿字字滴血。他是如何看出齐丹云是被她的父亲作法打散三魂的我并不清楚,但是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证明那个赶到废弃的古城打散齐丹云三魂的人是白族族长齐天寿,也就是齐丹云的父亲。

  “贫道可以。”我沉吟片刻正色开口。我紫阳观最擅长的就是御气作法,当日徐昭佩只余一魂我都可以为她招齐魂魄,齐丹云的这种情况自然不在话下。

  “倘若道长能够将内人还阳,申水寒的这条性命便交于你手。”申水寒郑重开口。申水寒这个人属于感情内敛的人,这种人想的多说的少,他能说出这番话就表示他一定能够做到。

  “不需如此,你且将她放下。”我摇头说道。

  申水寒闻言立刻将齐丹云平放于地,抽出右手的同时还不忘将齐丹云脖颈下方地面上的的碎石拨走。

  “避开十步,戒备周全。”我正色开口。以我而今紫气巅峰的修为要招魂寻魄已然无需五岳借气了,但是我在施法的时候还是不能受到外部的干扰。

  “道长慈悲,申某有一事相求,还望道长应允。”申水寒后退了几步便停了下来。

  “令正的遭遇贫道甚为同情,必不为外人道之。”我点头说道。我根据申水寒的神情就知道他是求我不要将之前的事情说出去,免得齐丹云以后无颜自处。

  “申某万谢!”申水寒说完便快速的退了出去。

  申水寒退开之后我立刻开始正襟抬手,凝神作法。

  “杳杳冥冥,阴阳同生,生则为形,亡者为气,九幽诸魂现真形,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齐丹云三魂何在?”观气搜魂真言念罢,紫气随之而出,这种搜魂的方法是最耗损灵气的,因为需要大量的将灵气散出去感应那些散落在外的魂魄,与完整的魂魄不同,散落的魂魄是不会自动感应前来的,只能用紫气去将它们抓回来。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搜魂进行的并不顺利,之所以说不顺利并不是因为没有搜到齐丹云的魂魄,而是搜到了却拉不回来,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齐丹云的三魂被人封在了什么地方。

  这种情况虽然出现的很是意外,却也并不足以令我束手无策,找到了魂魄的所在之后立刻将发散的灵气聚拢,全部凝聚于西南八百里外的一处所在,灵气所至,硬生生的将齐丹云的三魂拖出了封印之所,随后电闪而回,封魂真言疾念而出“阎摩罗王,令止九隍,命魂不失,气封还阳,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真言念罢,封魂诀立刻暴然疾出,将右手所控三魂径直封进了齐丹云的七窍神府。

  “此时不醒,更待何时!”封魂过后我立刻高声怒喝。这种作法可以令失魂的人快速苏醒,只要被招魂的人睁开眼,作法就算成功了。

  怒喝之后齐丹云立时坐了起来,我见她已然苏醒便快速的闪到旁侧,转而抬手示意已经被喜悦惊的手足无措的申水寒上前搀扶。

  申水寒见状急忙晃身上前抱住了齐丹云,齐丹云睁开眼睛之后发现了抱着自己的申水寒,立刻抬起双手紧紧的抓住了他,双眼目光也固定在申水寒的脸上不再移开。

  申水寒此刻也没有说话,迎对着齐丹云的目光努力的想要挤出欢喜的笑意,可惜的是他竭尽全力挤出的却不是笑容而是两行泪水。

  齐丹云此时的神情是带有疑惑的,她之所以疑惑可能是因为她不明白自己玉树临风的恋人怎么会变成一个发染白霜面堆风尘的老者,如梦初醒的她并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年。

  这一幕令我不忍旁视,悄然移步走远,让他们夫妻二人尽诉情愁,或许叫他们夫妻不太合适,因为他们的感情并没有被世俗所认可,不过有着三十年时光的认可和见证,世俗认不认可也就无所谓了。

  事实上二人之中最不幸的并不是齐丹云,因为她这三十年是没有意识和知觉的,她不知道在自己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没有遭受三十年的思念之苦,一觉醒来爱人就在身边,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是幸福的。申水寒是永远不会将这期间发生的事情告诉齐丹云的,他在隐藏了真相的同时也隐藏掉了自己这么多年遭受的苦楚,他付出了多少将永远没有人知道,除了他自己……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六章 如梦初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