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零五章 黑族族长

第六百零五章 黑族族长

由于齐丹云的生理机能并没有枯竭,所以黑龙内丹很快就起了作用,齐丹云身上的疤痕逐渐变淡直至隐不可见。

  “走吧,我们离开这里。”我转身走出了山洞。

  “不带走她?”许霜衣伸手指着齐丹云。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申水寒心中会有芥蒂。”我摇头说道。站在申水寒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他自然是不会希望有人知道这件事情,因此将齐丹云带回黄族不是明智之举。

  许霜衣点头同意转而走出了山洞。

  为保万无一失,我将这里的紫气屏障再度加厚,绝对不允许出现意外。

  二人乘坐大鹏腾空之后我伸手指向了废城方向,“申水寒和齐丹云还有一个女儿。”

  “女儿?”许霜衣倍感惊愕。我先前并没有将申水寒和齐丹云有个女儿的事情告诉她。

  “是的,不过此时天色已晚,不去也罢。”我说完之后就后悔了,许霜衣此时泪痕未干,再看到那女子的悲惨境遇恐怕还要落泪。

  “带我前去。”许霜衣坚持着要去。

  我见状只好带她前往了那座废弃的古城。

  到达古城时已然临近寅时,金翅大鹏在城外落下之后我以凌空之术衬托着许霜衣进入了那豹女所在的破败石屋。

  豹女仍然蜷缩着躺在锅灶下,手里还抓着一块尚未吃完的植物块茎。

  在许霜衣情绪彻底失控之前我将她带了出来,等到无人之处许霜衣方才放声而哭,那豹女的情形实在是令人唏嘘,也难怪许霜衣会如此失态。

  “确是申水寒的女儿,模样很是相似。”许久过后许霜衣止住了哭声。

  我摇头叹气没有开口,我有点后悔带她看望这对母女了,害得她哭了一个晚上。许霜衣是见过申水寒的,她的话也证实了这个豹女就是申水寒的女儿。后代的长相是像父亲还是像母亲并不是偶然的基因组合,根据我多年的观气心得,我发现父母哪一个福缘深厚,孩子的长相就会随谁,这一点有泄露天机之嫌,因而我先前从没对人说起。

  “申水寒何时到来?”我出言岔开了话题。

  “今日子时便能赶至。”许霜衣出言说道。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许霜衣所谓的子时指的是今天晚上。

  “如此甚好。”我点头说道。申水寒今天晚上就会到,等他到了以后我立刻跟他说出实情,届时他肯定会帮我取得轩辕剑,这里最要命的就是高温,少了黑族的呼风唤雨之术万万不行。而今有三族助我,轩辕剑很快就要重见天日,地仙修为也唾手可得。

  二人回返许族已然是次日凌晨,族人已经发现族内死了一个人,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什么风波,虽然他死的蹊跷却没人怀疑到我,因为我有不在场的证据。

  族内死了人许霜衣自然要去处理,不过在此之前她也没有忘记给我端来食物,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给我端来了几个火烧,想必是盗取的红族谷物,说盗取有点难听,应该是越界了被他们没收来的。

  这一刻我感觉有个女人照顾的感觉真好,心中不由有了温柔之意,这种想法令我感觉到了危险,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尽早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备不住不会日久生情。

  吃完早饭倒头便睡,昨日白天为金刚炮护法,夜间四处奔波,此时已经疲惫之极,很快便悠然睡去。

  傍晚时分,许霜衣的开门声惊醒了我。

  “申水寒到了,在正殿等候。“许霜衣正色说道。

  “带我去见他。”我翻身下床走向脸盆洗脸,申水寒比预定时间早到了几个时辰。

  “我并未向他提及齐丹云之事。”许霜衣为我递来了毛巾。

  “你就当做茫然无知,由我跟他详说。”我探手接过毛巾抱以赞许笑意,女人不多嘴也是个很大的优点。

  黄族的大殿很简陋,只是一个几百平方的大房子。大殿里整齐的站着二十几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这些男子的修为有一半是蓝色灵气,其他的也都是暗红灵气,不问可知是黑族的精锐人马。之所以没有女子是因为黑族的女子修行的都是比较柔和的法术,并不擅长攻击克敌。

  领头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消瘦男子,身高在一米八零左右,身高臂长,面容很是冷峻,下颌有寸许白须,虽然头上的头发已然花白,脸上已经出现了皱纹,但是根据他的脸型轮廓仍然能够看出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定然是个美男子。此外正如许霜衣先前所说,这个男子的长相的确与那豹女酷似。

  “申族长,这位是本族上宾,亦是我许霜衣的夫君。”许霜衣出言介绍,言语得体,不卑不亢。她是个聪明的女人,虽然报出了我的身份,却没有说出我的名字,她之所以这么做是不确定我是否想让申水寒知道我叫什么。

  “申某有礼。”申水寒双手抱拳行了个简单的江湖礼仪。

  “贫道稽首。”我稽首回礼。

  “你且回避,我有要事要与申族长密谈。”我转身冲许霜衣开口。其实许霜衣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申水寒谴走他的随从。

  “妾身去命族人为诸位整治饭食。”许霜衣冲申水寒点头为礼,转身走了出去。

  “烦劳许族长了。”申水寒抬手冲众位随从摆了摆手,后者轰然转身铿锵而出。与红族的迂腐,黄族的野蛮相比,黑族的族人更像是令行禁止的战士。

  “道长可是当日带走内人的二人之一?”申水寒的眼睛很毒,看人也是直视,这种眼神只有性格偏激霸道的人才有。此外他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在杀死镇子上的人之前肯定会逼问孙麻杆以及客栈老板娘是谁带走了齐丹云,二人不可能不向他形容我和金刚炮的样子。

  “贫道师兄弟偶然路过那里,见令正落难便将其救离并妥善安置,此事只有贫道一人知道详情,连贫道师兄也不知其中就里。”我立刻出言承认,并明确的告诉他这件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内人现在何处?”申水寒急切追问。

  “东北方向六百里处的一座山洞。”我立刻伸手东指。

  “请道长带路。”申水寒脸上写满了焦急。

  “请容贫道把话讲完再去也不迟。”我摇头说道。

  “道长但有所求,申某无有不从。”申水寒以为我要向他提条件。

  “你可知道令正而今已然失去了三魂?”我轻声开口。

  “知道。道长请带我前往。”申水寒脸上的表情显得阴冷而痛苦,先前他在杀死小镇居民的时候应该已经知道了齐丹云的具体情况。

  “贫道这就让族人准备坐骑。”我转身向外走去,是时候让他们夫妻团聚了。

  “无需调用贵族禽羽,申某可御风而行……”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五章 黑族族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