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零二章 师门召唤

第六百零二章 师门召唤

静然的看着许霜衣盘整头发,我的心中竟然有了拥有的感觉,这种感觉与占有之后的拥有毫无二致,这种感觉的出现令我感觉到疑惑,不过细想之下便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那是因为她不会再属于其他男人。

  许霜衣是与我同床共枕了的,虽然二人并没有逾越礼数的举动,但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本身就已然是逾越了礼数,也正因为逾越了礼数,所以我才会感觉她是我的女人,因为我能够确定别的男人不会再享有我所享有的待遇。

  其实男人并不好色,或者说并没有世人形容的那么好色,他们之所以对女人欲求不满得寸进尺是因为他不相信这个女人会永远只属于他自己,他的所有举动都是为了更多的占有,免得他日失去之后留下遗憾。如果他能够确定这个女人亲吻过他之后,一生都不会去亲吻别的男人,那这一个吻就足以令他满足并铭记了。归根结底一句话,男人之所以好色并不是因为他有着迫切的生理需要,有时候只是想确定这个女人是属于自己的。

  随着修为的提升,我的思维也逐渐产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正常的,如果没有变化那才叫不正常,假如有朝一日我能够达到大罗金仙的修为,一个见了女人就脱裤子的大罗金仙将是何等的荒谬而下作。或许大多数人无法理解我现在的作法,而我也没期望他们能够了解,因为随着修为的提升,我将会离众人越来越远,作法也可能越来越不被众人所理解,但是那些了解我本性的人还是会发现其实我压根儿就没有变化,即便有变化也只是作法的变化而不是想法的变化,换言之,我的本性和思维永远不会变,变的只是我的行事风格,身边的人可能会猜到我在想什么,但是他们却无法预料到我将会做什么。

  等到许霜衣将头发盘起之后,我冲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许霜衣闻言迈步走了过来,带着些许的笑意却没有半点的羞涩。

  “闭上眼睛,不要乱动。”我抬起左手反握住了她的右手。

  许霜衣略带疑惑的看了看我拉着她的手,犹豫了片刻闭上了双眼。

  我之所以让她闭上眼睛并不是要趁机亲她,尽管亲了也无所谓,但我却并没有那么做,主要是我压根儿也没有那种想法。我之所以要牵她的手是为了试探她体内的灵气运转情况,既然她把我当做了她今生唯一的男人,那我就有必要为她留下点什么。

  许霜衣闭上了眼睛,我却没有,现在的我运行灵气并不受外界的干扰,一缕灵气由她的右手缓缓注入她的经络,上行下游,凝神感知,片刻之后皱眉松手。

  “于乘风,你要做什么?”许霜衣睁开眼睛疑惑的开口问道。

  对于她对我称呼的改变我还是略微有些不适的,她之所以改变称呼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喊名字比喊夫君更有亲近之意,另外一个深层的意思是夫君这个词她以后不会再叫出口了。

  而我之所以感觉不适是因为王艳佩一直是喊我全名的,所以我想当然的认为只有她能这么喊,而今许霜衣喊我全名让我感觉她似乎碰了原本属于王艳佩的东西。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被我压制了下去,王艳佩曾经得到过的东西许霜衣是永远得不到的,一个悲情的女人喊我一声全名我难道还要出言纠正她?

  “一握香荑还需要理由?”我转颜笑道。其实我先前之所以探索她的经脉是为了观察她的经脉是否能够冲击紫气天劫,不过一试之下大失所望,她的经络有一半是闭塞的,灵气流动到那里自动就会避开,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最大的可能就是她们的族群多年以来一直修行着半部天书,令得另外一半经络彻底闭塞根本无法运行灵气。这种情况犹如金属形成了永久性形变,根本就无法给予改变和修复。也正是因为她们的经脉有残缺,所以才会出现男人和女人施展法术各不相同的情况。

  我这句话说的挺轻薄的,许霜衣闻言微微一愣,转而抬起嘴角报以爽朗笑意,五指回握握住了我的右手,犹如朋友之间的礼节性握手。

  我点头微笑并未开口,许霜衣这个女人我更想与她交朋友,感情和友情是两码事。

  “咣当!”

  就在此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冒失的闯进来的人只能是金刚炮。

  “出什么事了?”我立刻松手站了起来,金刚炮面上的表情显得极为焦急,自然是出了变故。

  “师门召唤。”金刚炮伸手指着自己的丹田气海。

  “啊?什么时候?”我拉着金刚炮的手急切的走出了房间。我们二人下山的时候是留下了带有各自灵气的木牌的,师门如果发生变故要急召弟子回山就可以将木牌焚烧,在外的弟子自然就能够感受到师门的召唤并快速回归。

  “刚刚。”金刚炮的脸颊上还带着竹席的睡痕,不问可知是刚从床上蹦下来的。我们留下的木牌如果被焚烧会令灵气的所有者感觉到气海的剧烈疼痛,这种持续十几秒的剧痛足以将沉睡中的人唤醒。

  “怎么这么快?”我愕然皱眉。我们进入蛮荒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我先前预计三教众人前往紫阳观怎么也得三个月,没曾想一个月就发生了变故。

  “那谁知道,咱快回去吧。”金刚炮说完就要拉着我凌空。

  “等一等。”我拽住了急三火四的金刚炮。

  “你还要干啥?”金刚炮遇事儿毛躁的老毛病一直没改掉。

  “急什么,让我想一想。”我怒然回视。

  金刚炮见状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急的在原地打转,不停的哎呀哎呀。

  这么多年下来我经历过了太多的事情,早已经明白了遇事莫急,急必生乱的道理。快速的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我便开始思考可能发生的事情。

  古时交通不便,传递信息只能用快马或者鸽子,紫阳观的紫气木牌与这两者相比要快上许多,那边只要将木牌焚烧,我们这里立刻就能得感应到。但是紫气木牌也有一个缺陷,那就是我们不知道紫阳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唯一能够肯定的是金刚炮受到了师门的召唤,师门召唤自然是让他回去,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我却并没有感应到师门的召唤,紫阳观为什么不让我一同回去。

  粗心的人永远会被蒙在鼓里,细心的人却可以通过各种表面现象观察到事情的真相,一炷香的凝神沉思之后我便猜到了紫阳观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门焚烧金刚炮的紫气木牌是在巳时,古时候道门中人登门拜访大多定在这个时间,之所以定在这个时辰是因为去早了人家没起床,去晚了有蹭午饭的嫌疑。所以我判断有道门中人去了紫阳观。根据对方遵循着拜访时辰这一细节来看对方并不是杀上去的,不然不会管什么子丑寅卯的。

  有道门中人去紫阳观拜山,紫阳观召唤金刚炮,这就说明道门中人拜山这件事情与金刚炮有关。

  而金刚炮近期一直跟我在一起,只是在前几天在边陲小镇杀掉了七八个尾随而至的道人,所以我认为应该是被金刚炮杀掉的那些人的师门跑到紫阳观讨要说法。这个可能性极大。

  由于追讨逆天神器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说名不正言不顺,所以他们需要召集四教众人开会商讨。但是金刚炮把人家的弟子杀了可就是大事儿了,被害人的师门自然会气冲冲的找到紫阳观算账。金刚炮可是紫阳观入门已久的亲传弟子,道门中人大多都认识他,他杀了人,人家自然跑到紫阳观找场子,这就是通常所说的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此外我临走的时候也特意叮嘱过温啸风,如果师门出事务必要通知我,可是我却并没有感受到师门的召唤,这就说明师门暂时还没有危险,只是金刚炮惹了麻烦。

  “老牛,你闯祸了。”我收回思绪出言说道。

  “关我啥事?”金刚炮竟然一脸的无辜。

  “你先前在小镇上放走了一个活口,这个活口回去以后散播了消息,被你杀掉的那些人的师门跑到紫阳观找茬去了。”我皱眉说道。

  “你咋知道的?”金刚炮愕然发问。

  “我猜的,十有**。”我正色说道。

  “不是吧,这才几天哪,咋这么快?”金刚炮还是不信。

  “你放跑的那个人轻身法术不赖吧?”我冷哼开口。金刚炮先前追杀众人到最后跑掉了一个,由此可见那个人的移动速度很快,在逃命的情况下估计半夜就跑回中土了。

  “也不咋地。”金刚炮撇嘴说道。

  我摆了摆手没接他的话茬,正常情况下如果一个猎人要追击数个以上的猎物都会先踩死乌龟再去追兔子,这是人之常情,跑掉个兔子也不能怪他。

  “别说没用的了,你赶快给我想个招儿吧。”金刚炮有点急了。

  “没办法,对方有证人。”我沉吟许久摇头开口。

  “那咋办?”金刚炮有点害怕了。他之所以害怕不是怕别人,而是怕师傅骂他。

  “胡搅蛮缠死不承认。”我再度摇头。

  “管用吗?”金刚炮咧嘴皱眉。

  “不管用,到最后肯定还得动手。”我正色说道。死不承认是没用的,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吵到最后肯定会动手。

  “那咋办呢?”金刚炮开始哭丧脸了。

  “你不用担心,有师傅在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先回去,我会尽快赶回去。”我沉吟片刻出言说道。

  “我就这么回去啊?”金刚炮嘟囔着说道。

  “你还想带点礼物?”我皱眉反问。

  “嘿嘿嘿嘿,那个啥,你把那个给我吧。”金刚炮伸手指着我的胸脯一脸的诞笑……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二章 师门召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