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六百零一章 同床共枕

第六百零一章 同床共枕

许霜衣闻言立刻放下了茶杯,前去提拿果酒。

  蛮荒之行不到一个月就有了收获,不但地仙之境有望,若无意外轩辕剑也应该是我囊中之物,双喜临门心情自然大好,必须要喝酒庆贺。

  果酒虽然浑浊,但是口感柔和,并没有白酒的辛辣,这让我想起了儿时喝过的果啤,加上篝火烤过的羊肉并没有那么油腻,因而很快就痛饮三杯。

  黄族人使用的酒杯其实就是粗竹截成的竹筒,一杯足有两升,当喝到第二杯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劲了,金刚炮的酒量我是知道的,一斤白酒根本没有问题,可是这家伙怎么被人抬进了屋子,想必是这酒后劲无穷。不过即便如此,我仍然没有停杯,而是与许霜衣碰杯对饮,蛮荒女子都比较豪放,见我与之对饮自然感觉很高兴,不过我在喝酒的时候一直以朋友的语气和姿态对她,她或许是感觉到了装不知道,也有可能压根儿没看出来,总之脸上是挂着笑的。

  我之前是醉过的,知道醉酒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酒醉心不醉,这时候的人是完全清醒的,想干什么想说什么自己心里都清楚,有很多男人会在这个阶段趁机借酒装疯,目的自然是第二天早上来上一句‘对不起,我喝多了。’其实狗屁吧,根本没喝多,故意的。

  第二个阶段是酒后乱性,这时候的人自制力会降低,胆子也大,平时不敢干的事情也敢干了,不敢说的话也敢说了,给他颗原子弹他敢去把白宫炸了。这个阶段的人失去的只是自制力,思维也还是清醒的,照样撒谎。所以诸位大姑娘小媳妇们要注意了,千万别上当。

  醉酒的第三个阶段就是烂醉如泥,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想着睡觉,到了这个程度浑身都是软的,基本上也就干不了什么坏事了,而我之所以要喝酒也就是冲着这个阶段来的,免得一会儿尴尬,直接喝躺下了事。

  打定主意很快就把自己喝躺下了,不过躺下归躺下,思维照样清晰,随着修为的精进,体内的灵气会自动抵御酒力保持神智的清醒,想醉都醉不了了。

  “我今天晚上睡哪里?”我无可奈何之下站了起来,神识清醒便可以御使灵气,只要有灵气的支持,我随时都可以行动自如。

  “自然是与我住在一起。”许霜衣环视左右开口说道。

  “我不能娶你。”我皱眉摇头,该面对的还得面对。

  “妾身知道。”族人散去之后许霜衣脸上的笑容也散去了,寒霜再度挂上了粉颊,虽然语气转冷,称呼却没有改变。

  “我们会是挚友。”我出言安慰。许霜衣先前的欢喜神情是为了在族人面前为自己留下些许颜面,实际上她知道我不会娶她,她也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女人。

  “我们不是朋友。”许霜衣走过来扶住了我。

  事实上我现在虽然面红耳赤,走路还算稳当,根本就无需搀扶,但是又不能搞的声色俱厉,那会令二人都下不来台。

  男人如果有幸能够进入女人的闺房,那将是了解这个女人的绝佳机会,通过闺房的布置可以清楚的看出这个女人的内心世界,到处贴满明星画报的闺房里一般住着智商不高的追星族,房间里布置的很杂乱则说明这个女人日后能把你的家搞成狗窝,房间里如果有零食的出现则表示这里住着的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小女子,鲜花零食一通乱砸很快就能领进审批中心,如果闺房里的香水味过于刺鼻,那这个女子的作风可能会有问题,当然了,也不排除她有狐臭的可能。

  前后加在一起我曾经去过三个女人的闺房,王艳佩的闺房是最有品味的,布置的简单而奢华,基本没有废物,每一样东西都是上档次的,符合她大方傲气的性格。白九妤的闺房是最雅致的,房间里的东西每一样都透着主人淡然随和的灵性。

  许霜衣的闺房无疑是最简单的,简单到除了几样简单的梳洗之物以外没有任何的女性用品,屋子倒是很大,但是里面只有一张原木床一张木桌和几把椅子,木床的床头放着几套换洗衣物和一个小包裹,包裹里放置的应该是女人的小衣服,进门右手边的墙上挂着几张青铜弓箭和大排的箭囊,每一只箭囊里存放的箭支都不一样,最长的就是我先前抓过的那种三尺长箭,最短的不过尺许,想来打猎和作战时使用的弓箭是不一样的。这种房间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果这里的主人带着包裹和弓箭离开这里,她就像从来没从这里住过一样。

  “许族清苦,怠慢夫君了。”许霜衣点上烛火为我倒了一杯水。

  “你的情意我明白,但你我不能逾越礼数。”我摆手没接她递过来的铜盏。

  “妾心已定,不求于行。”许霜衣放下铜盏走向了木床。

  她的这句话让我长喘了一口气,这句话的意思是她不会强迫我干什么。

  许霜衣走向木床开始无声的整理被褥,古人一般穿的都是宽大的袍子,但是许族人穿的却有点类似于现代人的服饰,上身着短衫,下身是分腿长裤,这种服饰有利于她们骑乘飞禽,行动起来也更加方便。由于穿着的衣服相对较窄,弯拉探伸之间难免会勾勒出身材轮廓,换做以往,我可能会刻意移走视线,但是这一次我没有,因为转移视线等于对自己没有把握,我此刻对自己有着绝对的控制,看她也只是带着分析的目光。

  许霜衣的身高应该在一米七五左右,作为女人来说绝对算是很高的个子了,她的五官极为秀美,身材也甚是高挑,毫无疑问是一个优秀的女人。但是她最大的优秀却并不是五官和身材,而是我挑不出她任何的缺点,很简单,很真实,没有任何的遮掩,没有丝毫的修饰。

  众所周知,在男女相恋的初期,爱情会蒙蔽彼此的眼睛,感觉自己能够包容对方的缺点。随着爱情光环的褪去,矛盾就逐渐的显露了出来,先前感觉很小的缺点都会逐渐被扩大,由此令二人之间产生分歧。但是在许霜衣的身上绝对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因为她压根儿就没有缺点,也无需使用自己的美貌和身材去掩盖什么,这种女人是可以长期相处的对象,因为即便是再苛刻的人也挑不出她有什么毛病。

  许霜衣铺好被褥之后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就寝休息,她的这张木床很大,铺好之后完全可以容纳两个人,而且她也的确铺出了两个人的位置。

  她只是微笑却没有开口,她的微笑不是媚笑,而是一种无奈而略带挑衅的笑容,其中蕴含的意思应该是‘你敢不敢跟我同床共枕?’

  这个时候我如果来上一句‘你睡哪儿?’无疑是最最呆瓜的一句话,我不是傻瓜,所以我不问这个愚蠢的问题。

  不但没问,我还坦然的走向了木床。

  男人的思想都是很复杂的,我也不例外,我此时脑海里同时有着许多不同的声音,

  “君子不立危墙,你不要没事儿找事儿。”

  “她知道你不会娶她也不会碰她,你就给她留下一点飘渺的默契又有何妨。”

  “不要去,别忘了你肩负的使命,童子之身若破,大罗金仙定然无望。”

  “去,她挑战你呢,别让她看轻了,问心无愧怕什么?”

  “别给自己的放纵寻找借口,别太高估自己的定力。”

  脑海里的诸多声音并没有改变我的行动,坦然的脱掉外衣登塌躺卧,许霜衣也并没有任何的羞涩,脱鞋上床之后褪去了外衫和长裤在我身边躺卧了下来,二人的动作都没有刻意的回避和遮掩,甚至没有刻意去拉开二人之间的距离。

  美女在旁,能睡得着才怪,但是这时候我的脑海里却没有丝毫的旖旎念头,有的只是伤感和欣慰,之所以伤感是因为许霜衣是个冷傲的人,这种人的意志最为坚定,她打定的主意没人改变的了,也就是说即便我日后离开了这里,她也不会再寻人家,她这一生注定会是个悲剧。而我之所以欣慰是因为我做了一件我应该做的事情,我闯下了祸事就应该给予对方一定的补偿,即便此刻我什么时候都不做,我也给她留下了一段回忆,在我离开之后,她躺卧在这张床上的时候会想起我曾经在她身边躺过,往后的岁月里她可能每天晚上都会想起这一幕,这一丝飘渺的回忆将会是她漫长岁月里唯一的慰藉。

  这一刻我是想叹气的,但是我不敢,因为叹气会流露出我对她的同情,我能够管得住自己却不敢保证她也能够做到这一点,我的一声叹息有可能导致她理智的崩溃,所以我不能叹气,也不敢叹气。

  男人的自信不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自己给予的,当一夜平安度过之后我坐在木桌旁看着面带笑容的许霜衣盘挽长发的时候我的自信达到了极点,原来我真的跟别人不一样……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一章 同床共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