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九十九章 五行四相

第五百九十九章 五行四相

“许族长,贫道冒昧问一句,申水寒和你们达成了什么协议令得你们出兵助他?”我收回思绪出言问道。据吕平川先前所说,黑族和黄族的关系并不好,许霜衣刚才的话也间接证明了这一点,此外如果两族关系好的话,黄族不会向黑族的族人收什么买路钱。

  “申水寒向来与齐族交恶,而我许族也一直与吕族不合,申水寒此次以牛羊三百换我许族出兵,先取吕族再谋齐族。”许霜衣微笑回答。

  “牛羊三百?”我皱眉追问。许霜衣的回答证实了我先前的推测,但是我却没想到黄族出兵的代价竟然这么低廉。

  而许霜衣接下来的话则解开了我的疑惑。

  原来黄族虽然有着驱兽之能,却只能在动物繁衍过后狩猎四十九天,平时以放牧为生。这也是祖训,为的是防止族人利用法术滥杀无辜坏了天道,驱使野兽和奴役野兽可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正因如此,黄族的生活一直很艰苦,众所周知放牧需要草场,而蛮荒之地平坦的草场并不多,红族的族人以种植谷物为生,山区的草场大多被他们开发种植了农作物,两者之间的矛盾就是这样产生的。其实三百头牛羊本身的价值也并不高,黑族可以从西方的印度和北方的游牧民族购进,之所以贵重是难在了运输问题上,因为蛮荒之地地势险恶,驱赶三百头牛羊走上一千多里需要很长时间,其中还要护送喂养,因此这三百头牛羊就成了很重的一份礼物。

  先前我和金刚炮见到的那个被屠杀的村落是黄族和申水寒联手的杰作,目的有两个,一是红族侵占了黄族的草地牧场,黄族怀恨在心借机报复。二是申水寒当日是孤身来访,没有带有辎重,许霜衣让申水寒作法攻击红族村落的目的是以此证明他是真要与黄族合作,而不是来下套陷害她们。

  而我来到黄族捣乱的时候黑族的人马还没有到来,因此黄族众人只是在红族村落骚扰而没有急于发起大的进攻,之所以围而不攻是为了等待黑族到来,两军联手可以将损失减到最低。

  许霜衣为了表明对我的心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毫无遗漏的说了出来。对于她的作法我也并没有给予评论,因为蛮荒之地资源有限,战争必不可免,下手无情也在情理之中,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下没有点铁手腕根本就无法生存下去。

  不管怎么说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因果,黑族之所以要笼络黄族并不是单纯为了借助他们的兵力,申水寒也担心黄族会在他举兵攻打白族的时候趁虚而入端了他的老窝,花钱买帮手的同时还免去了自己的后顾之忧。

  而黄族之所以加入这场战争也并不是单纯贪图黑族的那三百头牛羊,另外一个原因是为了联合黑族的势力铲除与她们争夺资源的红族。

  可以说这两者之间达成的交易是非常公平的,许霜衣也非常聪明,在与对手合作之前还加了一个额外的条件,那就是黑族得帮助她灭掉红族,然后她才帮助对方去攻打白族。

  归根结底一句话,黑族是挑起战争的一方,黄族是从中牟利的一方,白族是罪有应得的一方,而红族则是最倒霉的一方。

  “申水寒还没有到来?”我收回思绪出言问道。

  “调动人马需要时间,三日之后当赶到先前商议的会合处。”许霜衣出言回答。

  “申族实力如何?”我再度问道,这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里我一直是发问的一方。

  “申水寒的法术修为较齐天寿略低半筹,比妾身和吕平川要略高一二。”许霜衣间接的回答了我的问题,所谓族群实力的强弱其实比的就是族长的个人修为。

  “齐天寿有何法术?”我这时候才知道白族的族长叫齐天寿。

  “此人年逾八旬,元婴之术已有大成,神出鬼没,伤人无形。”许霜衣的表情凝重了起来。她所谓的元婴与我们所说的元神类似,却又不太一样,因为元婴离体之后本人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如果元神离体那本人就只能僵直的躺着了。简单的说元婴之术与妲媚儿的分身之术也有几分类似,不同的是元婴可以离体很远,而分身则只能在本体附近。

  “许族长,你我虽然做不成夫妻,却有挚友之缘,四族纷争之事由我帮你调停,必定于许族大利。”我点头笑道。我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能够战胜其他三族族长,他们虽然只修行了半部天书法术,却都有神妙之处。我之所以敢夸下海口是因为我和金刚炮掌握着四族纷争的根源,我们不但知道齐丹云在哪里,我们还知道申水寒的女儿在哪里。

  “凡事单凭夫君做主,且不管夫君如何相待,霜衣之心绝不轻移。”许霜衣沉吟许久毅然抬头。

  “这个,这个,敢问许族长,那吕氏一族所藏贵族异兽内丹之中有四枚年限已达三千年,许族长可知先前都是何物所有?”我急忙岔开了话题,完了,完了,老公都叫上了。

  “夫君所说之物乃蛮荒四相异种,各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半数血脉,数百年前已然在兵戈之中被吕族以凝土之术挤杀了。”许霜衣‘夫君’一旦出口,就没打算再收回来。

  “可有第五只金属异兽?”我愕然发问,众所周知,青龙属木,白虎属土,朱雀属火,玄武属水。如果许霜衣说的是真的,现在四相异兽就应该齐全了,不可能有第五只五行属金的。

  “四相异兽自然只有四只,何来第五只之说。”许霜衣见我没有正面拒绝她的称呼顿时面露喜色。

  她是笑了,可我却想哭了,四相是齐全了,可是我要的是五行啊,五行不全我怎么敢吞食内丹。

  “这高山大泽之中可有年岁超过三千年的异兽存在?”我皱眉环指。

  “只此四只,其余最多不过两千年。”许霜衣摇头说道。她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自然对本地区的物种了如指掌,况且她的坐骑还是一只金翅大鹏,闲暇之余不可能不乱逛,所以她说没有那就是真没有了。

  “夫君为何要寻那三千年的异兽?”许霜衣见我面露绝望神情,急忙关切的追问。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此时我压根儿就不想说话,大战在即,我却无法提升修为出山应战,心里的绝望无以言表。

  许霜衣见我叹气不语,也不再出言打扰,转而静静的坐在我身边沉默相陪。此时众人已经酒足饭饱开始逐渐回屋,篝火也逐渐减弱缓缓熄灭,我心中的希望也如那逐渐熄灭的篝火一样开始破灭。

  “夫君所寻之物必须是活物?”就在我彻底绝望之际,许霜衣打破了沉默。

  我疑惑的转头相望,她的这句话肯定还有下半句。

  “据妾身祖籍记载,与四相异兽一同临世的还有一物,但它却并非活物……”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九十九章 五行四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