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九十七章 表明心迹

第五百九十七章 表明心迹

“许族长,贫道先前实非有心冒犯,更不是无良轻薄,万望许族长大度释怀。”我急忙抬手赔礼。不管怎么说我先前是抓了人家了,赔礼道歉是应该的,至于让我负责我可不干。

  “过往琐事不提也罢,你四字几何?”黄衣女子随意的摆了摆手,再度追问我的年龄。

  “不悔之年。”我斟酌片刻出言说道,实际上我现在已经三十岁了,但是身体是十七岁,如果说我十七岁有装嫩的嫌疑,所以我就折中说了个不悔之年。古时讲究十岁不愁,二十不悔,三十而立。不悔之年就是二十岁左右的意思。

  不过这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应该装嫩的,我如果说我今年十五岁或许她就放过我了,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完了,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看来自己说话还是有欠考虑。

  “可有家室?”黄衣女子再度出言追问。黄族虽然也是伯夷之后,但是她们的作风与红族很是不同,大胆而直接。

  “哈哈……老于,我回避一下哈。”金刚炮捂嘴跑了出去。黄衣女子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连金刚炮都听懂了。

  这次我没有立刻开口回答,我得好好斟酌斟酌。我如果说没有,她肯定会就坡下驴。如果说有,那她定然会追问是谁,到时候我怎么说,我自然不能说徐昭佩,因为她是别人的老婆了。我说白九妤也不行,一来白九妤现在还是个三尾小狐狸,幻化人形之后相当于人类七八岁的孩子,二来我担心这个黄族族长会率众赶赴昆仑山把涂山一族给灭了,她这种性格的人干出那种事情也不是没可能。如果随意编造一个,恐怕很难蒙混过关,万一惹怒了她,她能命令黄族到处追扰我们,到时候我和金刚炮还怎么修行,总不能一股脑的把她们全杀了吧?

  “不曾。”再三斟酌之后我还是说出了实话。撒谎没用,直接说实话算了,总之我是不娶她的,虽然我现在身在蛮荒,但是我却从未忘记自己肩负着的使命,这里只是我目前修行和躲难的场所,我早晚是要出去的。

  “我昔日曾立下誓言,能承接我落日箭的男子便是我未来夫婿,你我虽差池春秋,却有刘陈在前,想来也无非议蜚声。”黄衣女子展颜说道。

  此时的我心中有三个念头,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冷傲的女人展颜微笑竟然如此美丽,如果她对每一个人都露出这种微笑,那我或许不会感觉珍贵,可是她对别人是冷声正色,只对我露出笑容,这令我感觉到了某种优越感。

  第二个念头就是原来她之所以要跟我纠缠并不是因为我先前抓了她一把,而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接下了她射出的利箭。怪不得我接住她利箭的时候原本叫骂不已的蛮人们停止了叫骂,我当时还以为我的举动震慑了他们,搞了半天是因为这个。通过那些蛮人的反应可以看出这个黄衣女子所说的抓住利箭就要以身相许应该不是撒谎。此外她射出的利箭的确霸道,遥隔二里,我凝神戒备御气抓握还被划破了手掌,换做其他人自然难以做到这一点,怪不得这冷艳的女子一直没能嫁出去。

  最后一个念头是比较荒谬的,那就是如果接住她弓箭的不是我,而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她会不会也嫁给他。

  她的这句话算是很直接的了,直接的不能再直接了,意思就是你抓住了我的箭我就要嫁给你,虽然年龄有差距,但是有刘彻和陈娇的典故在前,别人也不会说三道四。汉武帝刘彻比皇后陈娇要小六岁,金屋藏娇的典故指的就是汉武帝刘彻在幼年时说的一句童言‘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

  我此时的心情是矛盾而复杂的,之所以矛盾并不是因为我在斟酌要与不要,而是我在后悔自己当时不该出手抓她的箭,跑就跑了,为什么非要手贱,这下可好,被人赖上了。

  “许族长错爱,贫道惶恐之极,实不相瞒,贫道被人污蔑偷盗了四教重宝,而今四教众人皆在寻找缉捕于我,贫道现在乃是万众仇敌,此次前来西南边陲不无避难之意,如果与族长攀亲,势必连累贵族陷于万劫不复之地。”我正色说道,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推辞办法了。

  果不其然,我的话说完之后黄衣女子立刻皱眉沉默,她的神情令我既欢喜又失落,欢喜的是她终于不再纠缠我了,失落的是普天之下恐怕只有师傅三圣真人敢收留我。

  “若得君为夫,妾身当孤身离族,与君相伴同生死,携手共进退!”黄衣女子沉吟许久毅然抬头。

  黄衣女子的话令我陷入了巨大的惊愕和震撼之中,对一个萍水相逢的男子说出这番话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古人重誓,她目前对我的为人并不了解,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对自己曾经立下的誓言负责。由此也可以看出她是不会放手的,她打定主意要跟着我了。

  “许族长,贫道有一事不明,望许族长解惑。”我再度沉吟之后出言问道。由于现在的谈话关系重大,所以二人说话之前都会经过一番思考。

  “请讲。”黄衣女子抬手请言。

  “若是垂髫童子或是白发老翁接到了族长利箭,族长当如何处之?又若接到族长利箭的是无恶不作的奸邪之徒,族长难道也要以身相许?”我皱眉问道。我的这番话说的并不客气,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黄衣女子说的理由我无法接受。换做寻常人,如果遇到类似的事情一定会为自己走了桃花运而庆幸,但是我却并不为此感到欢喜,一来我并无娶她之心,二来她的话或多或少的伤到了我的自尊心,因为她之所以要嫁给我不是因为我本身优秀,而是我运气好,我如果想要娶妻纳妾简直就是易如反掌,根本就不屑靠什么运气。

  “凤儿,你可就近寻觅果腹之物,待我召唤再来接迎。”黄衣女子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转身冲已经现出原形的金翅大鹏开了口。

  金翅大鹏闻言振翅离去,在不远处徘徊,它也知道它的主人要跟我说私密话。

  “妾身虽偏居边陲,却也读得诗书明得道理,实不相瞒,妾身属下族人大多未曾开化,所行之事令妾身深为恶之,只道与畜生无异,所谓接箭相许并非为了辨勇寻夫,实乃自静孑身之托辞,若不是与君相遇,此生定然不入俗情。”黄衣女子正色开口。

  “贫道何德何能令得许族长如此高看?”我皱眉追问,黄衣女子的那番话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此外我也没感觉到自己干了什么令她满意的事情,欺负人家的族人,脱了人家的衣服,然后还遇敌逃跑,坏事儿全让我占了。

  “那吕族之人与你并无亲故,君不辞辛劳百里相送,见义!

  扰我族人只为平息战事,并未伤我族人性命,见仁!!

  不冒然参战,而是以围魏救赵之法将我等引回,见智!!!

  妾身先前羞愧之下无视利箭挥刀相袭,君撇弃箭羽不忍相伤,见情!!!!

  为正男女之别于高危之处松手,见君子之正气……”

  那黄衣女子的话令我彻底无语了,不可否认她是个聪明细心的女人,观察到了细枝末节并能够加以推敲,但是她说的这些却并不完全正确,至少最后一样儿就不对,那时候我想松手来着,可是还没来得及松手就掉下来了。不过现在说这些没用了,因为她现在已经看我顺眼了,不管我做什么她都会看着顺眼。

  此外我先前用箭抵住她的脖子的时候她无视利箭挥刀反刺也说明了她那时候并没有要嫁给我的想法,她只是恼怒我抓住了她的利箭,那时候她还是把我当做坏人的,也就是说如果坏人抓住了她的利箭,她是不会嫁给他的,甚至有可能会同归于尽。

  我已经戒掉香烟了,但是此刻再度有了抽烟的念头,这事儿太复杂了,复杂的令我头疼。

  那黄衣女子说完这番话之后就在等待我的回答,而我此刻恰恰不知道说什么,气氛顿时显得有些尴尬。

  平心而论,我挺欣赏这个女子的性格,但是也仅仅限于欣赏,连喜欢都谈不上,况且我有王白在前,自然不会答应娶她。但是这黄衣女子明显是属王八的,认准的事情肯定是不会松口的,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就在此时,我脑海里浮现出了优柔寡断四个字,周身立刻感觉到了一股寒意,我先前就是吃亏在这四个字上了,而今坚决不能再犯类似的错误。要想让她断了念头,我只能再装一次坏人。

  “许族长垂青,贫道不甚惶恐,但贫道家境显赫,父亲位列三公,权极人臣,恐怕不会接纳蛮荒女子。”我硬下心肠正色说道。我的意思是告诉她,她配不上我。

  果不其然,我这话一出口那黄衣女子顿时显得大为惊愕,浑身微微颤栗,双唇抖动不已。

  这一刻我的心里也不好受,自己先前的那句话实在是太伤人了,连我这说话的人都感觉接受不了,更何况是她一个未嫁的女子。

  “妾身心意已决,名分不要也罢。”黄衣女子良久才将自己的情绪平息了下来并正色开口。

  她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完了,不管我干什说什么,这个女人我甩不掉了。在我的想象当中她或许会主动让出正位求居妾席,没曾想她干脆连名分都不要了,由此可见她的性格有多执拗,不但执拗还十分的坚决。不过让我接纳她,我是绝对不干的,因为与王白不同,我对她没有感情。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啊……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五百九十七章 表明心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