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四字几何

第五百九十六章 四字几何

攀上鹏背,制住对手,但是随后的计划却并没有实施,因为我当不了流氓。

  “下去,不然我杀了她。”我这话是冲着黄衣女子的坐骑说的,这只金翅大鹏已然有了紫气修为,自然听得懂人话。

  “不要听从,飞至高空摔死这登徒子。”黄衣女子虽然无法动弹,说话却是能的。她所谓的登徒子指的就是流氓。

  金翅大鹏已然有了思维,经过一番思量之后还是缓慢敛翅悠悠落地。

  “莫要做那以卵击石之举。”我提着那黄衣女子离开了鹏背,转身冲那已然幻化出人形的金翅大鹏说道,金翅大鹏幻化成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半大女娃。动物幻化人形没有明确的标准和规律,通常情况下是看它们智商的高低和修为的深浅。

  “你这贼人若敢伤及姐姐,金凤绝不饶你。”那半大女娃幻化出的兵器是一只护手金钩,自然是它的利爪所化。此外它的名字也符合它的身份,众所周知大鹏和凤凰是同宗不同种的近亲。

  “把你的爪子收起来,不然我给它剁了。”金刚炮摇晃着鸣鸿刀作势恐吓。金翅大鹏的利爪坚硬无比,但是鸣鸿刀却可以轻松的砍伤它们。

  “阿凤快快离去,通知族人为我报仇。”那黄衣女子愤然开口。

  她的话一出口我就感觉到了异常,等她报仇两个字一出口我立刻就明白她要寻短见,因此急忙出手点了她嘴上的兑端穴,防止她咬舌自尽。

  “你这无耻之徒!”黄衣女子秀目圆睁,几欲喷火。兑端穴位于上嘴唇,被封点之后牙齿无法完全闭合,却不影响说话。

  “你放心,我不伤害你,先前在空中我也是无意之举。”我急忙冲她解释。近距离的观察这黄衣女子,发现她比先前看到的还要漂亮,尤其是一双眼睛十分的清澈,眼白与黑眼珠之间的界线非常的分明,这是处子所独有,一经人事,眼睛的黑白界线就会浑浊模糊,这是鉴定一个人是否为童子处子之身的一种方法。

  “你伤我族人,举止无德,究竟意欲何为?”黄衣女子挑眉怒视。挑眉这个动作有很多含义,不过通常来说女子很少会做出这个动作,因为这会令女人显得不够柔媚。

  “我兄弟二人先前醉酒误闯贵族,冲撞了贵族族人,实属酒后失德。今日之事也是我们过于鲁莽,并非出手轻薄。我们随身带有不少的盘缠,一并留于贵族,只当赔罪。”我伸手抓过金刚炮的包袱将里面的杂物取了出来,将银锭及包袱一并放在了黄衣女子面前。

  我之所以先兵后礼是有原因的,而今我已经将她拿下,占据了完全的主动,再说几句好话基本上就能将事情平息过去。

  “是啊,我们没杀你的族人,我们喝酒喝多了,银子你就收下吧。”金刚炮出言帮腔。他虽然喜欢银子,却也得分什么场合,在这荒山野岭要银子是一点用也没有,送给她们还能让她们出去买点日用之物和盐巴衣料。

  我和金刚炮的言语举动令得那黄衣女子眉头紧皱,不问可知是在内心斟酌我们言语的真实性。

  “我们已经把你抓住了都没伤害你,这就证明我们是好人哪。我们要是坏人,你和它早就完了。”金刚炮见对方久久不语,忍不住指着那半大女娃出言说道。

  “你们身边并无酒器,何来醉酒一说,你们二人巧舌如簧,到底是何居心?”黄衣女子侧目冷哼,并不领我们的情。

  我先前一直以为黄衣女子会趁机下台逃离我和金刚炮的控制,却没想到她竟然丝毫没有因为落到我们手中而表现出恐惧,这一点令我暗暗点头,这才够傲气。此外她还是个细心的人,看到我和金刚炮身边没有带有酒壶酒瓶,由此判断出我们先前所谓的醉酒一说是虚构的,之所以侵扰她们黄族是另有原因。

  “老牛,跟她说实话吧。”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撒谎是无法解释我们之前的那些举动的,只能跟她实话实说。此外之所以让金刚炮说出事情的经过是因为他胸无城府貌似忠良,说话可信度较高,

  “他叫于乘风,我叫牛金刚,我们是……”

  “别说没用的。”我皱眉打断了金刚炮的话,我让他说的是我们和红族的关联,不是让他做自我介绍,再不打断他的话头,接下来他就该说出户口所在地了。

  “我们二人进山寻找灵物,发现一处村子被人攻破,里面有个穿红衣服的没有死透,我们就将他送回了部落,我们不忍心看到你们自相残杀,就到你们部落捣乱,希望你们停止战争,就这么回事儿。”金刚炮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两个都是紫气高手,真要杀你们易如反掌,可是我们一个人都没杀。”

  金刚炮的这番话说的还算是清楚明了,可信度也极高,因此在他说完之后那黄衣女子脸上的神情逐渐缓和了许多。不过仍然没有开口,而是在皱眉沉吟若有所思。

  “先前之举实非本意,我和师兄是修道之人,不是无良宵小,失礼之处还望大度海涵。”我见时候差不多了便抬手解开了她身上的几处穴道,恢复了她的自由。

  那黄衣女子见我解开了她的穴道,面上的疑惑神情再度加重了许多,犹豫许久终于缓缓站起。那金翅大鹏幻化的半大女娃见状急忙现出了原形,弯身平翼准备载她离去。

  我和金刚炮也眼巴巴的盼着她赶快走,黄族的御兽之术我们算是领教过了,单是这支空军我们就难以应付,她们的陆军还没上场呢,真要这么纠缠下去我和金刚炮哪有时间去潜心修行。

  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黄衣女子沉吟过后竟然并没有离去,而是迈步向我走过来,在距我三步之外站定,目不旁视的凝视着我。

  通常情况下女人看男人都是用眼睛的余光打量,但是这黄衣女子却是个例外,两只眼睛自上而下的将我看了个仔细。我很少被女人如此仔细的观察,因而不由得被她看的有点发毛,虽然不知道她看我的动机和目的,但是我却能够肯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你是哪一教派的道人?”黄衣女子终于收回了视线。

  “通天座下。”我出口回答。她问的是教派又不是门派,我自然不会说出紫阳观来,那等于没事儿找事儿。

  “四字几何?”黄衣女子听到我是截教中人,神色再度和悦。

  黄衣女子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事儿大了,她先前问我是什么教派我还没反应过来,可是第二句的意思就非常明显了,生辰八字是一个人的出生年,月,日,时辰。所谓四字其实就是问我多大岁数.

  糟了,看来先前那一把不能白抓……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九十六章 四字几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