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九十一章 父亲是谁

第五百九十一章 父亲是谁

这些野兽在失去控制之后立刻便四散逃离了城池,那头母豹子和那女子逃走的方向是正南的丛林,而其他豹子的逃跑方向则是西南。

  “走吧,还等啥。”金刚炮见状快速的落地借力,在蛮人扔来的蛮刀匕首飞到之前借力完毕跟随着那一人一豹向南掠去。

  “你跟踪她们干什么?”我凌空之势未绝,无需重新借力,很快便追上了金刚炮。

  “不干啥,我就知道你得追着去。”金刚炮嘿嘿笑道。

  我点了点头没有开口,金刚炮是了解我的,他知道我一定会跟着那一人一豹将那女子的身份搞清楚。

  豹子和那女子逃离了城池之后奔跑了一程便停了下来做短暂的休憩。我和金刚炮站在远处的大树上遥望着这一人一豹。女子和那母豹子的感情相当深厚,母豹见女子手臂受伤,便温和的给予舔舐,这是动物之间表达亲昵的一种常见方式。而那女子则为母豹拔扯着沾在皮毛上的荆棘木刺。人豹之间的举动表明了她们在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不然的话不可能有这么深厚的感情。

  这个女子穿着的衣服虽然破旧,却明显的不是蛮人的衣服,虽然衣服相当污秽看不出本色,但是肯定不是黑色或者红色,黄色倒是有可能,但是先前的那些黄族人并不认识她,所以黄色也可以排除,因此只有白色有可能,也就是说这个女子的衣服的本色应该是白色,加上她的命气怪异,因此我猜想她应该是白族的女子,即便不是白族的族人,也应该跟白族有某种关联。

  一人一豹休息了片刻之后再度向南出发,母豹在中途与那女子配合着捕杀了一只大鴙,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子却并没有进食,只是在母豹进食的时候负责警戒,直到母豹进食完毕才再度南下。

  女子偶尔会挖取植物块茎果腹,却并不吃肉,由此可见这个女子并不是从小被豹子抚养大的,因为如果一小儿被豹子养大,她是应该吃肉的,也不可能懂得哪些植物的块茎能够食用。不过她好像只认识一种最常见的植物块茎,对于唾手可得的甜美浆果却视而不见,由此可见她离开人群的时候可能很小。

  “老于,你想跟到啥时候啊?”金刚炮有些不耐烦了。从中午一直到傍晚时分这一人一豹都在林间转悠,走走停停,也没见有什么具体的目的地。

  “晚上。”我皱眉说道。女子身上穿着的衣服虽然破旧,却表明了她穿上这件衣服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林间有着大量的荆棘和灌木,从这种环境下穿行衣服磨损的自然就快,所以我判断她应该有一个栖身落脚的地方。此外我之所以要等到晚上是因为豹子晚上有固定的栖息场所,到时候我们便可以尾随前往。

  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我和金刚炮见到了烟囱,七丈高的烟囱,一人一豹的目的地就是烟囱周围那座已经废弃了的古城。

  大烟囱我们虽然之前没有见过,但是我却听说过,孙麻杆发现白四娘的地方就是在这里。

  古城的残破程度比我先前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城中已经长满了大量的树木和杂草,最粗的一株有数抱粗细,在树木和杂草的覆盖之下,城中的建筑几乎隐不可见,城墙大多已经倒塌,只能看出大体的轮廓,根据残留的城墙轮廓来看,这座废弃的古城当年应该有不少人居住。此外根据吕平川所述,这里应该就是当年伯夷铸造青铜鼎的地方。

  接下来发生了两件令我和金刚炮大惑不解的事情,第一件是母豹子并没有跟随那个女子进入废弃的古城,而是在城外与那女子嬉戏了一会儿之后蹿进了远处的密林。第二件事情是女子在和母豹分手时说了一句很清晰的汉语,她说的是‘妈妈再见!’

  我和金刚炮跟了她们一下午也只是见过这个女子在捕猎时发出了类似于动物的咆哮声以及在挖到一块植物根茎时发出的类似于笑声的咯咯声,我们压根儿没想到她竟然会说话。

  “老牛,你马上回趟外面的镇子,买高度白酒,然后去咱们放置白四娘的地方取几滴她的血液。”我转头冲金刚炮吩咐道。这个女子如果说的是别的话也就罢了,关键她说的是‘妈妈再见’,这句话立刻就让我联想到了白四娘。

  “你要滴血认亲?”金刚炮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在古时可没有什么脱氧核糖核酸的dna鉴定,滴血认亲可以简单的辨别血型的吻合程度,有一定的误差也有一定的道理,不过滴血认亲必须使用高度白酒,不然的话血液会散掉。

  “白四娘的三魂已经没有了,无法根据气息判断出她们二人的关系,不过我怀疑这个女人是白四娘的女儿。”我正色说道。眼前的这个女子明显有着一定的语言功能,但是退化的很严重,她记忆里的那句妈妈再见应该是在儿时经常说的一句话,所以才深刻的记在了脑海里。

  “这事儿跟咱没啥关系吧?”金刚炮有点懒得动。此处距外面有接近千里,往返得五六个时辰。

  “你辛苦一趟,顺便买点干粮回来。”我出言催促。我们的干粮已经吃完了,随着修为的精深,我越来越不喜欢肉食了。

  “我走了你可别害怕呀。”金刚炮随口打趣。孤身一人在荒郊野外的确令人有点毛骨悚然,不过对于我们来说这种日子早就习惯了。

  “她都不怕,我还不如个娘们吗?”我推搡着催他上路。金刚炮无奈之下背着袋子望东去了。

  由于我可以随时根据那个女子的气息找到她的位置,所以金刚炮走后我并没有立刻跟随她进入废城,而是在远处远远的看着她。这个女子的主命气有一虚一实两格,虚格恰好是实格的两倍,这一点让我大感疑惑,不过最终我还是想明白了,这和倍数没什么关系,因为白四娘的主命气就是固定在十七岁的,实际上她现在远远不止那个岁数,而这个女子的命气实格也是十七岁,由此我可以判断出白族女人的主命气都会固定在十七岁上。至于三十四岁的虚格则应该是这个女人的真实年龄,因为白四娘被孙麻杆带出去是在三十年前,那时候这个女子应该还是个四五岁的孩子,那么小的孩子也只能记得一些简单的对话。

  至于这个女子的主命气有实格和虚格之分,很可能是因为她的血统不纯,因为白族修习的是长生飞升之道,他们的血统可能与常人不同,这个女子的情况应该是白四娘与外族通婚的结果。白四娘很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离开白族来到这个荒废已久的废城的,甚至是她被人打散了三魂也可极有可能跟这个混血女儿有关。

  那女子的气息移动到废城东侧不动了,那里应该是她栖身的地方,不过在她熟睡之前我并不打算过去惊扰她。

  此时天色已晚,百鸟归巢,山谷之中逐渐升起了雾气,而古城范围内却并没有雾气凝结,这一点并没有引起我的额外注意,因为这座废弃的古城虽然地势较低,但是温度却比周围的温度要高,由此可见这座古城的下方应该是一座火山,当年的伯夷应该就是利用了地下的岩浆熔炼青铜的。

  捏起凝神决,果然发现古城下方有着大量的金属气息,由于有着大量的火气干扰,我无法判断出古城下方存在的是何种金属,不过有一点倒是能够肯定,那就是这座废弃了的古城下面还有规模不小的地下建筑,想来地上的城池只是生活的地方,冶炼青铜应该在地下进行。

  古人的智慧有时候的确是挺高绝的,众所周知,在大禹治水的年代中国的冶炼技术还并不成熟,冶炼青铜需要接近一千一百度的高温,而那时候要想达到这个温度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利用岩浆就不同了,因为岩浆的温度最低也在一千六百度,用来熔炼青铜绰绰有余。

  晚上九点左右,废弃古城中的女子气息长时间的没有移动,这就表明她睡着了,我这才离开大树进入了古城。

  城中长满了树木和杂草,其中有一条模糊的小径,应该是那女子经常走动踩踏出来的。

  为了避免发出声响,我一直是悬浮前行的,废弃的古城除了树木和灌木之外还生长着大量的藤蔓植物,这些植物大量的攀附在那些已经倒塌的房屋和建筑上,令得我很难分辨那些房屋和建筑先前是干什么用的。

  小径最终分为了两条,其中一条通向了那个女子气息所在的房屋,而另外一条则通向右侧一间已经坍塌了一半的屋子,我微一犹豫便拐向了右侧。

  右侧的小径很窄,很显然这个女子并不经常到这里来。

  飘进房屋,发现地面是青石,房间分内外两间,外屋已经坍塌,地面上长满了矮草。里屋相对干燥,有一张不大的石床,床上杂乱的散放着几件女人的衣物,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东西。想来也是,那孙麻杆如果发现了这里,自然会将任何他认为值钱的东西拿走,留下的也只能是些在他看没什么用的衣服。

  离开这里之后我又来到了女子气息所在的石屋,这个屋子更小,东南角有着一处锅灶的痕迹,而那女子则以一个怪异的姿势蜷缩着躺在灶台下面。

  这一幕令我摇头长叹,三十年前这个女子的母亲带着她离开族群部落来到了这处废弃的古城,后来被人发现并前来追杀,母亲在情急之下将女孩藏在了灶台下,从那以后这个女孩就认为这处灶台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于是每天晚上都会回到这里来。

  此刻我虽然对这女子的命运感到悲伤,却并没有带她离开这里的想法,因为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而且她的智商也一直停留在孩童阶段,不然的话她就应该知道妈妈是人,而不是一只曾经照顾过她的豹子。

  悄然离开古城回到先前与金刚炮分手的大树坐了下来,下半夜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女子的父亲哪儿去了,难道这只是一场痴情女子负心汉的悲剧?

  次日凌晨时分,金刚炮回来了,手持鸣鸿刀,一身鲜血,满脸的焦急,

  “老于,出事儿了……”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九十一章 父亲是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