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八十六章 人与动物

第五百八十六章 人与动物

“操!”金刚炮撇嘴骂道,他自然知道我在调侃他。黄牛是票贩子,牛黄是胆结石,都不是什么好话。

  我呵呵一笑没有接话,我此时的心情很好,便不与他争口舌之利。

  “老于,这个红族咋整了这么多好东西?”金刚炮冲二楼努了努嘴。虽然已经知道红族的真实名字叫吕族,但我们仍然还是习惯性的以红族称呼它,这样不容易搞混。

  “他们擅长移山填海的法术,寻找起来相对容易,而且这么多年下来,没有点家底儿反而说不过去了。”我小声说道。吕平川虽然离去了,但是四个长老仍然耷拉着脸守在二楼入口,这些人都是些目光短浅的家伙,没有吕平川深远的卓见。

  “他们搞这些东西干啥?”金刚炮竟然也学会思考了。

  “放在祭坛里的自然是祭祀用的,灵草是传统的祭祀用品,内丹则是战争的战利品,是另外一种祭祀用品。”我轻声说道。正因为我们要动的是祭品,所以那四位长老中的三位才会如此反对,在他们眼里祭物是祖宗专用之物。

  “为啥要用灵草做祭品?”金刚炮内心有着疑惑。

  “神农尝百草的典故你不会不知道吧?”我皱眉问道。

  “哦,懂了。”金刚炮恍然大悟。但凡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神农氏就是炎帝,祭祀他自然得使用百草灵物,总不能弄几个猪头狗头摆在供桌上。

  很快的吕平川便为我们找来了助手,派来的都是些身穿红衣的半大小子,红族里的青壮年要负责警戒守城,普通蛮人无权进入祭坛,因而只能派他们过来。不过这些年轻人腿脚麻利,倒也正合我意。两个负责执笔誊抄的是昨夜的那两个女子,金刚炮见到那年纪稍长的女子顿时显得很是尴尬。

  “老牛,把背包里的灵物和酒坛里的内丹全部拿出来,行李全部放到门外去。”我冲金刚炮说道。我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避免瓜田李下之嫌。

  “于道长,如此这般我便先行忙碌族内事务,午饭我会差人送到此处。”吕平川开口说道。

  “如此便有劳了。”我出言回答。吕平川给我们送饭貌似出于关怀,实际上意在催促。

  为了让我们尽快工作,吕平川很快便离开了,临走之时怒目瞪走了那四个站在楼梯口的老年长老,我先前倒罐子清包的举动是什么用意吕平川自然看出来了,因而对那四个长老大为不满。在他看来那四个长老的举动已经得罪我了。

  吕平川走后我们立刻开始了工作,十二人分成了两组,我和金刚炮每人指挥六个,走马灯似的搬运分类,“关之琳”让我分给了金刚炮,在这方面我对金刚炮是比较宽容的,随他去吧,我是他的兄弟,不是他爹。

  有句话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话简直是狗屁不通,因为男女一旦搭配,工作效率便极为低下,嘀嘀咕咕嘻嘻哈哈的不干活,时至此刻我终于明白我们家乡俗语‘有骡子不使马’是什么意思了,骡子一辈儿货,没念想。马有想法,净发骚。

  “七天之内,分不完或者是分错了,我可不敢保证我回去以后不乱说。”无奈之下我只好施以威胁。这招儿好使,金刚炮多多少少收敛了一些。

  分类工作最累的是誊抄和鉴别,最轻松的是搬运,因为他们一次可以搬运好多种,而鉴别则需要一件一件的来,一天忙下来连身边小姑娘叫什么都不知道。

  金刚炮的收获比较大,不但知道“关之琳”叫吕江愁,“杨采妮”叫吕青水,还稍带着将那受伤青年的情况都问出来了,那是吕平川十六个孩子里最小的一个,叫吕震岚。除此之外还知道了他们红族的男子学习的是移山赶川的法术,而女子则学习翻江倒海的技能。只不过由于先祖留下的口诀不完整,导致了这些法术的威力受到了限制,已然做不到移山填海了。

  还有就是四族之中白族始终保持中立,从不参与部落争端,也没有隶属部落,性质跟瑞士差不多,黑黄两族虽然一直与红族有隙,却从没出现过两族联手的情况。

  “嗯,跟我先前料想的差不多。”金刚炮讲完之后我点头说道。

  “老于,我问你个事儿。”金刚炮从床上爬了起来。

  “什么?”我随口问道。我此刻正在思考白族为什么会保持中立,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他们是没资格保持中立的。

  “我如果回去了,他还能活着吗?”金刚炮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的意思是想问如果他的神识离开了这具身体,黄溯风是否还能活着。

  “应该可以。”我沉吟片刻出言说道。我们现在的情况是神识回归,与魂魄附身是不一样的。

  “那我就放心了。”金刚炮叹气说道。看来那个吕江愁现在已经让他愁了。

  “老于,你说我要是真干了啥,是不是有点对不起追风?”金刚炮出言追问,这家伙现在已经想着干坏事了,之所以问我,是为了给自己的犯错寻找点借口。

  “这让我怎么说呢?”我摇头苦笑。让我说他不对,那是对他过于苛刻。但是我如果怂恿他去收了“一江愁”,到时候如果让慕容追风知道了肯定会埋怨我的。

  “实话实说,我现在挺矛盾的。”金刚炮眉头紧锁。

  “自然界中有很多一夫一妻制的鸟类,大雁就是最好的例子,一只死掉了,另外一只要么殉情要么孤独终老。当然也有很多一夫多妻的野兽,例如狮子和狼都是这种情况。从生理学的角度上来说哺乳动物比鸟类更接近于人,如果按照这个理论,雄性拥有多个雌性也是正常的。”我思考着给予分析。

  “哦~!”金刚炮似有所悟。

  “你别着急哦,我刚才只是说了一半。人虽然有自然属性,但是必须以社会属性加以约束,不然的话就跟动物没什么区别,管的住自己就是人,管不住自己就是动物。”我摇头笑道。该说的话我得给他说明白了,怎么选择是他的问题。

  “男人有一辈子不干坏事的吗?”金刚炮趴回床上若有所思。他现在思考的问题应该是自己可以将自己一半的寿命转给慕容追风,为什么却不能做到对其他女人不动心。

  “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夫妻双方一辈子彼此忠诚的几率只有八千分之一。”我摇头苦笑,这是我国2004年的权威统计,说出来会打破很多人的爱情幻想。

  “你为啥不是我这样的呢?”金刚炮将话题扯到我头上了。

  “因为我拥有的是个完美的女人。”我沉吟片刻,点头笑道。

  “要是白九妤没那么完美呢,你会咋样?”金刚炮今天晚上搞的娘娘门门的。

  “别扯我,总之你记住一点,想当好男人就老实点,随心所欲的是动物。”我转了个身不再搭理他。

  次日清晨吃过早饭再度前往大殿分拣灵物,我负责的是灵物的分类,金刚炮检查的是动物内丹,经过昨天晚上的思想教育,这家伙今天的废话少了很多,不再像昨天那样磨蹭了。

  第五天,我率先有了收获,终于找到五颗五行不同互克互生的灵物,一株土属黄贝,一枚水生青枣,一颗金属震天子,木属的是蜈蚣枝,还有一颗生长在火山口的六叶胡梅。

  这五种灵物的生长年限都在一千两百年左右,而且五行契合,绝对可用。

  虽然有了巨大收获,我却没有向金刚炮透底,而是悄然将五种灵草装好放进了怀里。我这么做并不是想独自受用,而是想给金刚炮留下,这五种灵物对我作用不大,在五行的融合过程中,大部分的灵气会互相抵消,剩余的灵气并不足以令我进入地仙修为,不过帮助金刚炮晋升紫气巅峰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我之所以不立刻让他知道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现在刚刚进入紫气,在短时间内再次冲击紫气巅峰操之过急。第二个原因是我想让他有点压力,免得他心情欢喜之下再跟一江愁勾勾搭搭,一不小心当了动物。

  接下来的两天我没有任何的收获,虽然灵物众多,但是有很多都因为年代太久药力消散了,还有就是蛮荒之地比较潮湿,有很多上好之物都因为保管不善而腐败了。

  金刚炮负责检查内丹也有收获,四枚三千年的异兽内丹分属木水火土,保存完好,灵气充盈。除此之外没有发现可以取用的内丹。红族所藏的内丹大部分都是从战死的异兽身上剖取的,这些内丹大部分都上不得台面,而且有很多还都是有毒的,这要是吃了比喝敌敌畏死的还快。

  “你找着没?”金刚炮倒出了最后一点烟丝卷起了烟卷,一江愁这几天对他的抽烟动作崇拜的要死,口进鼻出,吞云吐雾。

  “找到四种,都是你用的,剩下那一种应该也不难找。”我没有跟他说实话。

  “这四颗内丹你能用不?”金刚炮指着我手里的内丹。

  “年头太长,我可能驾驭不了。”我摇头说道。金刚炮找到的这四颗内丹蕴含的灵气太过充盈,一旦吞服,我本体灵气很可能压制不住它们。此外根据鸡蛋大小的个头来看,这些内丹当年应该都是属于某种大型猛兽的,也不知道红族是如何将它们杀掉的。

  “驾驭的了也不成啊,还少一枚。”金刚炮摇头叹气。

  “世间万物的繁衍生死都有一定规律,这四枚内丹的年头几乎一致,这种情况极其少见,通常情况下还应该有一只五行属金的动物同时诞生,只要能找到它,我就拼死一试。”我皱眉说道。动物内丹蕴含的灵气毕竟不是本体修行而来,吞服之后需要加以压制融合,以我现在的修为吞服两千年左右的动物内丹是比较合适的,三千年就超过了我的承受能力,这种情况类似于以一个连的八路去收编一个团的伪军,危险极大。

  “救不救?”金刚炮指了指我的胸口,意思是问我要不要以参籽救活吕震岚。

  “我的给他。”我将内丹放进怀里,转而随手抓过几株灵物站起了身。我先前曾经说过要炼丹救他,随便抓几样做做样子吧。

  “用我的!”金刚炮的语气很坚决。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别跟我啰嗦。”我转身向外走去。

  走出大殿,吕平川等人正在焦急的等候,不过他的从人明显少了很多,最近几天黑族和黄族频频进攻红族的附属部落,族内的青壮年大部分都派出去了。

  “于道长,怎么样?”吕平川这几天的精神状态很差,内忧外患令他极为疲惫。

  “准备铜鼎,我师兄二人要起炉炼丹。”我点头笑道。

  “好!”吕平川顿时长喘了一口粗气,转身去招呼着众人准备器物。

  “老于,你知道炼丹的过程吗?”金刚炮知道我在装样子,他担心我装不像。

  “不知道,凑合着做做样子也就是了。”我无奈摇头。外丹术是伪科学,我自然不会去学那玩意儿。

  很快的吕平川便找来了诸多青铜鼎,此处居民家家户户使用的都是青铜器,铜鼎自然很容易寻找。

  “吕族长,请准备干柴和一间密室。”我挑选了一件脸盆大小的三足雄鼎,青铜鼎三足为雄,四足为雌,这一点谁都知道。

  “二位请随我来。”吕平川闻言将我们领到了一处密闭的石室,接着派人送来了大量的木柴。

  “于道长,需耗多少时日?”吕平川在我关闭房门的时候出言问道。

  “两个时辰便可。”我随口胡诌了个时间,转而关上了房门。

  “生火把铜鼎烧红。”我冲金刚炮吩咐道。

  金刚炮闻言晃着火捻子引燃了木花木柴,我随手将那几株灵草扔进了火堆,这些东西根本没用。

  预定两个时辰的炼丹时间不到两柱香我和金刚炮就迫不及待的出来了,我们忽略了密室没有门窗,二人是被熏出来的……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六章 人与动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