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万株千枚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万株千枚

“让追风知道了咋整?”金刚炮面露思考状,这话一出口就表明他的确有做贼之心。

  “你还真准备当新郎啊?”我皱眉打量着金刚炮。

  “不当,你给我想个招儿吧。”金刚炮讪讪的说道。

  “又是关之琳又是杨采妮的,你能不想?”我挑眉问道。

  “说实话我想,可我也知道现在不是干那事儿的时候,我要从这边留种儿了,我是回去还是不回去?”金刚炮还算有理智。

  “等明天看看吧,我来想办法。”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成,那我先睡了。”金刚炮见有人给他擦屁股顿时如释重负,没过多久就响起了鼾声。

  这家伙心事一了呼呼大睡,反而轮到我睡不着了,我得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处理掉。

  我们截教修行的不是金丹法术,所以我们并不擅长炼精化气之法,也就是说我们仍然有着正常人的七情六欲,金刚炮有色心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如果换做平常时期我一定不会阻止他从这里有个女人,这家伙胸无大志,地仙之境就心满意足,而地仙之境无需童子之身。

  可是现在我们的情况根本不允许我们这么做,用不了多长时间外面就会闹的腥风血雨,我们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回山与师傅和众位师兄弟一起抵御外敌,两个半月的时间已经非常紧张了,哪里还有时间参与这里的战事。

  想及此处,暗暗打定主意,明日无论如何也要告辞离开,如果换做平时,我肯定会仗义出手锄强扶弱,但是此刻我是标准的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由于心中有事,因而下半夜我并没有睡着,凌晨时分刚刚有了点睡意,却被门外杂乱的人声给惊醒了。

  屋外传来的都是女声,说的也都是蛮语,我虽然听不懂她们在说着什么,却能听出她们言语之中夹杂的欢喜。

  “起来吧,看新郎的来了。”我站起身冲金刚炮说道。

  “这可咋整?你想的招儿呢?”金刚炮的屁股被烫伤了,下半夜也没睡好,此刻早就醒了。

  “装糊涂吧,一装到底。”我皱眉说道。而今的情形只能装楞充傻,不然抹不开这个脸。

  “成。”金刚炮站起来收拾着行李,面袋子背上,酒坛子挂上,片刻之后二人打开门走了出来。

  门外果然聚集了大量的女子,各个年龄段的都设有,其中大多是来看热闹的已婚妇女,也有不少年轻的女子,这些女子个个面带淡妆,见我出来不停的冲我暗送秋波,不问可知,金刚炮昨天把我也出卖了。

  我和金刚炮犹如做贼一般低着头走过了人群,被这么多女人瞧着令我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最主要的是她们身上的女人气息令我也心生旖念,平心而论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不过与金刚炮不同的是我能控制的住自己。

  快步走过人群,发现金刚炮没了。

  转头一看,金刚炮还在人群中迈着四方步,这家伙屁股上的伤势很严重,走不快。

  “道长起的这般早啊?”放我们进城的吕震岳冲我们走了过来。

  “卯时了,不早了,吕族长而今何在,我们要与之辞行。”我冲吕震岳稽首为礼。

  “家父还在族医那里,我带二位过去。”吕震岳疑惑的看了金刚炮一眼,面色变的不太自然了。

  我和金刚炮佯装没有看到他的表情,背着行李跟随在吕震岳的身后,他们的这种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

  “他女儿。”金刚炮鬼鬼祟祟的嘀咕了一句。

  金刚炮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他说的是那个十八岁的“关之琳”,这个吕震岳先前很可能在等着当泰山,见我和金刚炮竟然要走,自然会感觉惊愕和失望。

  父子连心,血浓于水,吕平川从草屋走出来的时候双眼都是血丝,显然是一夜未眠。

  “二位小道长,这是要前往哪里?”吕平川也是微显愕然。

  “吕族长,我们二人有要事在身,这便要离去了,感谢您赠衣留宿。”我出言说道。这句话在无形之中将金刚炮身上的衣服和靴子算到了吕平川头上,也间接的表达了我们并不知道他们红族的规矩,当然了这也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这……”吕平川先前并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因而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应答。

  “师兄,你去将吕公子唤醒,以灵气为其强续一炷香的寿命。”我转头看向身后的金刚炮。这家伙现在羞愧的无地自容,我必须给他解围。

  “不急于一时,二位小道长,吃过早饭再行施法也不迟。”吕平川反应了过来,侧身挡住了金刚炮。

  “那就冒昧叨扰了。”我沉吟片刻勉强同意。而今已经把话说开了,没必要急于离开。

  吕平川见我点头,急忙吩咐吕震岳安排早饭。

  早饭很丰盛,荤素搭配,主副皆全,还有几坛素酒。

  “吕族长,贫道师兄昨日被温泉青石烫伤了后尻,可有软垫?”落座之时我出言说道。我这句话有两个用意,第一是给金刚炮要个软垫,第二是顺势解释一下金刚炮昨天站着吃饭的原因。此外这个“尻”字的古语原意是指屁股,是个名词而不是动词。

  吕平川闻言急忙命族人搬来了软垫,金刚炮这才龇牙咧嘴的坐了下去。

  早饭的气氛有些尴尬,这一点令我感觉很是别扭,平心而论我们并不欠他的,能做到这一点已经不容易了,再一味纠缠就是他们不懂事了。

  “二位小道长要前往何处?”吕平川在酒席之中出言问道。

  “亦无定所。”我摇头说道。我和金刚炮的确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哪里有灵物我们就去哪里。

  “此处向北六百里有一处古城,那古城是先人冶炼之所,而今已然废弃,古城东北是许氏一族的地界,古城西北为申氏一族掌控,此二族皆是大为凶悍,二位道长千万多加小心。”吕平川好意的提醒道。

  “多谢吕族长。”我由衷的向他表示感谢。实事求是的讲,吕平川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一个长者。

  “小道长客气了,老朽有一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吕平川出言说道。

  “吕族长但问不妨。”我皱眉开口。

  “小道长先前所言入此深山是为采药炼丹,不知小道长此话是否当真?”吕平川说道。他这话令我长出一口气,在此之前我一直担心他会问我一些难以回答的问题。

  “确实如此。”我痛快的给予了回答。我和金刚炮的的确确是来寻求灵物的。

  “不知小道长所需何药?”吕平川竟然一问到底。

  “什么都可以,只要是灵物我们都要。”金刚炮插了一句嘴。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金刚炮说完之后吕平川竟然露出了欢喜的神情。

  “敢问小道长,所需多少?”吕平川出言问道。

  “多多益善。”我忽然之间想到吕平川的部落很可能藏有灵物,因为他们修习的法术是移山填海,挖取灵物简直就是探囊取物。

  “实不相瞒,我吕氏一族常年居于此地,族中所藏灵草不下万株!”吕平川脸上露出了笑意。

  “万株?”我和金刚炮异口同声的反问,与此同时二人急忙手捏凝神诀环视左右,终于在正北大殿的位置发现了微弱的灵气,气息之所以微弱并不是因为岁月日久药力消散,而是被厚厚的石层给阻隔了。

  “可有灵兽内丹?”金刚炮贪心不足的追问。

  “老朽族人与那御兽许族常有争斗,其驱使的野兽多为异种,千百年来我族剖取的异兽内丹不下千枚。”吕平川根据我和金刚炮的神情知道戳到了我们的痒处,因而不由得抬高了声调。

  “此话当真?”我急忙出言确定,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我和金刚炮算是飞来横福了。

  “当真。”吕平川郑重点头。

  “老于?”金刚炮转头看着我,他在征求我的意见。

  我皱眉沉吟没有立刻开口,此时我在脑海里计算的是从一万株灵草之中配出五行完全相生相克的灵草的几率。还有就是这一千多颗灵兽内丹挑出五颗年代相同五行互补的内丹的可能性。

  “敢问吕族长,这灵草品种是否单一,还有那异兽内丹可分几类?”我沉吟许久开口问道。我最怕的是出现某一品种大量重复的现象。

  “万种皆全,百兽俱齐。”吕平川开心的笑了。其实他知道我能够将他儿子的寿命延长到十月份,只不过我不愿耽搁时间而已。此时见到我和金刚炮竟然真的是进山采药的,而且自己手里恰恰有我们需要的东西,这就表示他的儿子有救了,不但他儿子有救了,我们在高兴之余帮助他抵御外敌也不是没有可能。

  “吕族长,灵草是何岁月?”我作着最后的确定,只要凝有内丹的动物修为都不会很低,这个没必要进行确定,而灵草则不一定,万一都是百八十年的,那对我们也没什么大的用处。

  “长短不一,寻常也有八百寒暑。”吕平川出言说道。

  “老于?”金刚炮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再度出言催促我快拿主意。

  我挑眉看了金刚炮一眼并没有说话,转而在脑海之中快速的权衡斟酌着该如何处理,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等着我做出最后的决定。

  “吕族长,请带贫道前往药室一观,如若药草齐备,贫道可开炉炼丹,救令郎性命。”我沉吟许久开口说道。我说的话有一半是假的,因为我根本不会炼丹,要救那年轻人的性命只能使用玉屋地精的千年参籽。千年参籽无异于我的备用性命,关系极其重大,我是真不敢装大方。

  “震岳,通知四位长老开启祭坛……”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万株千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