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如此巧合

第五百八十三章 如此巧合

温泉旁边的青石也是热的,二人将身上的衣物简单清洗覆于青石之上烘干,转而开始洗澡,这处温泉范围很大,而且泉水是流动的,因而二人洗的着实痛快。

  “老于,咱们那两颗参籽……”

  “交情没深厚到那个程度。”我出言打断了金刚炮的话。二人的两颗千年参籽是留给自己保命的,绝不能随便送人。

  “老于,来俩女的。”金刚炮猛然之间发现远处走过来两个年轻的女子。

  “估计是来给咱送衣服的下人。”我冲深水处游了过去,两人现在可没穿衣服。

  “不对呀,穿红衣服的。”金刚炮的视线是向外的。

  “没事儿,穿衣服的不怕,怕的是不穿的。”我回头笑道。

  “会不会是那个族长派来勾引咱俩的?”金刚炮嘿嘿笑道。

  “绝对不可能。”我摇头笑道。

  “你为啥这么肯定?”金刚炮大惑不解。

  “不信你就等着瞧。”我刻意的卖了一个关子,这个族群的人是非常讲究礼仪的,**是非常下作的手法,他们不会那么干。

  果不其然,两位身穿红衣的绝色女子将手中的衣服放于岸边便转身离去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

  “奶奶的,还真是来送衣服的。”金刚炮的语气竟然隐约带着些许失望。

  “送衣服是假,**是真哪。”我苦笑摇头,“两个女孩的气息与吕平川有些许相似,应该是他的孙女,如果单纯的派人送衣服没必要派自己的孙女来。”

  “他为啥这么干,就为了救自己的老幺?”金刚炮疑惑的问道。老幺是北方地区的俗语,意思是最小的儿子。

  “救自己的儿子只是原因之一,最大的原因是想让咱们帮助他对付他的敌人。”我正色说道。我之所以做如此分析是有原因的,第一,寻常情况下自己的附属部落被人剿灭,儿子伤重不治,一般人的作法都是立刻出兵报仇。可是吕平川却并没有那么做,他只是派出了援兵去协助自己的附属部落防守,这就表示他在这场战争中是被动的一方。

  第二个原因是边陲小镇的客栈老板娘曾经跟我们说过整个蛮荒有大大小小的部落几十个,可是先前吕平川只派出了六队援兵,这就说明隶属于他的部落很少。其他的那些大多是另外三族的附属部落,这其中不可能有中立的,因为如果不依附于这四个大的部落,普通的部落根本就无法在这么凶险的环境下生存下去。归根结底一句话,吕平川的实力相对较弱,所以他需要帮手。

  “派俩美女来溜达一圈儿就算**啦?”金刚炮的话让我眉头大皱,在他看来**就应该是抚胸摸腿,搔首弄姿。

  “吕平川的部落算是很有素质的一个部落,他非常需要帮手却不好意思明说,也无法厚颜无耻的明着派人勾引咱们,这两个红衣女子应该是他部落里最漂亮的女人了,他让她们两个过来送衣服就是为了让我们看一看,其实已经是厚着脸皮送货上门了。”我摇头说道。人在受到威胁的时候总是会想尽办法寻求自保,吕平川身为族长,必须为自己众多族人的安全考虑,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是不会让自己的两个小孙女在陌生人面前露脸的,由此可见吕平川的内心也是挺无奈的。

  “那个十八的长的像杨采妮,你有没有发现那个十六的有点像关之琳。”金刚炮嘿嘿坏笑。由此可见我先前在使用观气寻宗确定这两个女孩身份的时候金刚炮的注意力是在大姑娘脸蛋上的。

  “明天一早我们就走,这里的事情与我们无关。”我摇头说道。

  “成。”金刚炮点头答应。他虽然浑噩却分的清轻重缓急。

  我见状也不再开口,走出温泉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衣服还没彻底干透,不过红族送来的衣服我们自然不会穿。

  “别磨蹭了,快穿衣服。”我穿好衣服转身催促。

  “老于,时候到了。”金刚炮的声音有些怪异。

  我闻言大感疑惑,不过微一停顿便知道他所谓的时候到了是什么意思,他这几天一直处于淡紫和紫气的临界点,此时应该是步入真正紫气的时候了。

  “穿上衣服盘坐凝气。”我皱眉说道。淡紫提升紫气相对比较容易,没有冲击紫气巅峰那么危险。

  金刚炮点头答应,快速的走出水潭拿起了青石上的衣服胡乱穿上,转而在青石之上盘坐凝神,气行周天。

  淡紫步入紫气的这个过程每个人所用的时间不等,通常情况都在半个时辰左右,这期间是不能乱动说话的,不然会导致气息的斑杂和偏差。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大的禁忌,水到渠成的事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是金刚炮的情况却并非如此,盘坐之后的前一刻钟还算正常,随后便出现了异常,面上的表情逐渐由平静转为了痛苦,身体也开始微微晃动,到得后来表情越发的痛苦,五官开始扭曲,身体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突然出现的意外情况令我微感慌乱,淡紫提升紫气并不是什么大的门槛,也没见过谁出现过偏差,金刚炮怎么会如此难过,难道是我们服食的灵物有了副作用?

  心念至此,急忙皱眉观察金刚炮的气息,发现他的气息并没有任何的异常,灵气的流走很是顺畅,并没有丝毫的岔乱偏移。

  可是金刚炮越来越恐怖的表情却表明他此刻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越来越焦急的时候金刚炮猛然睁开了眼睛,眼珠子左右乱动,明显的意有所指。

  我见状急忙左右观望,发现周围并没有人体气息,温泉里也没有什么异常,金刚炮的周围也没有小昆虫的气息,这就说明他并没有遭到叮咬。将所有可疑的情况一一排除,始终不明白金刚炮转眼珠子到底想让我干什么。

  “周围没有危险,你别乱动,万一气息偏差,以后御气就会出现阻碍。”我急忙出言安慰。

  金刚炮闻言急忙闭上了眼睛不再左右乱看,也没有再扭曲身体,不过额头上的汗珠却哗哗直流。奈何我此刻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乱转也找不到是什么令他如此痛苦。

  等等等等,我刚才想的什么来着,热锅上的蚂蚁,是的,我先前向青石上放置湿衣服的时候曾经感受过青石上的温度,金刚炮先前是穿着湿衣服坐上去的,因此初期他并没有感觉到热,等到衣服被青石彻底烘干之后他就感觉烫了,他刚才左右转动眼珠子为的就是让我给他弄到凉快的地方。

  想到此处急忙施展移山诀延出灵气将他从青石上平移到了凉爽之处,果不其然,金刚炮顿时如释重负,痛苦的神情有所减轻。

  又是一刻钟,金刚炮终于顺利步入紫气。

  “操他妈的,烫死我了。”金刚炮将灵气收归气海之后立刻叫嚷着喊痛。

  “你傻啊,往那上面坐。”我忍不住大笑出声。

  “开始不烫啊,别笑了,快来帮我看看,我咋感觉这么疼呢。”金刚炮龇牙咧嘴的叫唤着让我过去查看他的伤情。

  我要查看自然不用近距离查看,观气术一瞥不由得眉头大皱,金刚炮的烫伤着实严重。

  “走两步儿。”我皱眉说道。

  金刚炮闻言抬腿走了几步,虽然龇牙咧嘴,好孬还能行走。

  “把衣服换了吧。”我拿过红族为我们准备的衣物扔给了金刚炮。我们所穿的衣物都是麻布材质,麻线在受到高温之后会酥化,金刚炮走了几步之后屁股就透风了。

  金刚炮无奈的接过衣服给换上了,红族送给我们的衣服并不是红色的,而是白色的袍子,袍子的的衣襟领袖都有三寸左右的蓝边,而且材质也比我们的衣服要好,是蚕丝的,金刚炮穿上之后顿时英俊不少。

  屁股上的痛感神经少,因而金刚炮虽然屁股受伤却也不太影响他行走,只是有点外八字,而外八字在古时那是官步儿,这家伙走起来反而很是有样儿。

  二人穿戴整齐走出温泉区域,吕平川已经率领众人在外面等候多时了,众人见到金刚炮换上了他们送的衣服,顿时面露喜色,热情的招呼着我们去赴宴。

  平心而论,我此刻并无胃口,十二点多了,怎么还吃的下,因而婉言拒绝了对方的邀请,众人见状也不强求,便分出一人送我前去休息,剩余的人则簇拥着饥肠辘辘的金刚炮吃晚宴去了。

  红族给我们安排的是一处位于东侧角落的房间,古时东为大,以此表达对客人的尊重。房间里有两张床,被褥很考究,空气之中弥漫着檀香的味道,这一点让我想起了我在建康的家,一想到家自然便想到了父亲母亲,因而心情一时之间有些低落。

  等了小半个时辰金刚炮还没有回返,我有些急了,金刚炮换上了红族给我们准备的衣服之后众人的欢喜神情令我起了疑心,仔细一想越来越不对劲,那两件袍子明显是新衣服,而且针脚非常细密,有些少数民族的女子会给自己未来的老公准备新衣服,红族居住在这里这么多年头了,备不住就没有这层意思在里面。

  不过好在金刚炮对慕容追风的感情极为深厚,应该不会做对不起慕容追风的事情,但是这也做不得准哪,重情之人不一定不好色啊。

  想到此处再也坐不住了,急忙从床上站了起来准备去找金刚炮。

  “老于,我回来啦。”就在此时金刚炮的声音出现在了屋外,只有他一个人的气息,并没有随行人员。

  这一幕令我心中猛然一沉,没人陪伴就表示主人没把他当客人而是当成了自己人,这可不是好事儿。

  “他们有没有说把那女子嫁给你?”我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没说,就问我有没有正室。”金刚炮摇头说道。

  这家伙的前半句让我心中一轻,后半句让我心中冰凉,对方真有招亲的想法!

  “还说什么了?”我皱眉问道。

  “也没说啥,就是些表扬我的话,我怕你担心我,站着吃了几口就回来了。”金刚炮拍了拍胸脯,“参籽我是不会给他的。”

  “你一直站着吃的?”我愕然问道。按照传统礼仪,同辈之间是可以平起平坐的,如果有一方站着那就是自认为地位或者辈分要低于对方。

  “我屁股疼的要死,哪敢坐?”金刚炮撇嘴摇头。

  “他们没送你什么东西吧?”我无可奈何的看着金刚炮,他这一站不要紧,对方可不知道他的屁股被烫了,众人会认为他有娶那女子之心,不然的话为什么先前大大咧咧的坐着,洗了个澡看见了大姑娘之后就站着了?

  “靴子算吗?”金刚炮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双脚,我这才发现这家伙穿了一双新靴子。

  我见状急忙低头细看,果然在靴子周围发现了一圈蓝边,明显的,靴子与衣服出自同一人之手。

  “恭喜你呀。”我转身走到床铺上躺了下去,内心是哭笑不得,金刚炮这么大的人了,论辈分还是我的师兄,在人多的时候我自然要给他留面子,不能干什么都跟着他,这倒好,一眨眼的功夫成了人家未婚夫了,这可让我如何收场?要知道在古时女子一般是不见生人的,这定情信物都送出来了,金刚炮算是被粘上了。

  “进入紫气是理所应该的,这有啥值得恭喜的。”金刚炮脱靴子上床,一躺之下哇的一声蹦了起来,转而换了个姿势趴那儿了。

  “你到现在还迷糊着呢,那个女的要嫁给你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家伙闯了祸还茫然不知,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他,可是不怪他也怪不到对方头上,因为人家也没有强迫他。思前想后还是得怪金刚炮,这家伙哪儿不好坐非要做坐那块炙热的青石上,衣服不烫坏怎么会出现一连串的误会。

  “送个衣服送个鞋我就得娶她,哪家的规矩这是?”金刚炮很是不以为然。

  “那两个女子给我们送衣服就是试探我们的心意,你穿了人家的衣服,穿了人家的靴子,还站着跟人家吃饭,还告诉人家你没结婚,人家能不误会吗?”我再度叹气。

  “啊,那咋整?衣服是你扔给我的,你赶快给我想个招儿。”金刚炮目瞪口呆,他终于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

  “没招儿,等着当新郎吧……”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三章 如此巧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