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八十二章 齐吕申许

第五百八十二章 齐吕申许

我皱眉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老妪,发现她的年纪应该在六十五六,样子与寻常老年妇女没什么不同,她挡在中间,我只能停下来,一时之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挡住我。

  吕平川见她挡住了我的去路,皱眉用蛮语问了一句,那老妪急忙用蛮语急切的说着什么,一会儿指着躺在玉床上的年轻人,一会儿又抬手指向东北,到最后直勾勾的盯着我,用双手的食指做了一个十字架的形状。

  蛮语我是一点都不懂,自然不知道这老太婆指天画地的说了些什么,她最后做的那个动作我也不明白,只知道她肯定不是想表达红十字会或者耶稣。

  吕平川听完她的话,眼睛里立刻有了光彩。

  “吕族长,她说了些什么?”我皱眉问道。这老太婆到最后直盯着我就表示这件事情跟我有关系。

  “小道长,这里不是待客之所,请随老朽前往正殿。”吕平川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抬手邀客。

  “哦。”我点头同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此时并不担心这些人给我设圈套,只是不明白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走出草屋,金刚炮正在紧张的踱着步子,见我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走吧,吕族长邀请我们去正殿。”我冲金刚炮招了招手。

  金刚炮闻言急忙拿起我们的行礼,二人跟随着吕平川一行人望北侧大殿走去。

  大殿是栋三层石质建筑,呈宝塔形状,二层三层是什么所在我不清楚,只知道一层是议事大殿,大殿正北供奉着一尊三丈高的巨大石像,石像是一座涂彩仿真人物像,身穿宽大的布袍,须髯垂胸皆为纯白,挑眉瞪眼神情凶煞,头上白发左右双分,额头左右各有一处巨大的肉瘤凸起。

  “吕族长乃炎帝之后?”我收回视线出言问道。这个石像无疑是炎帝像,先前在陕西155团执行任务的时候我曾见过羌族祭祀炎帝的活动,所造石像与眼前的这座十分相似。

  “小道长博才。”吕平川间接承认了,转而抬手示意我们在左侧就座,他本人也并没有登上正中的族长座位,而是陪在了我们下首。这是极重的礼遇,他一做出这个动作我就知道他要有求于我。

  我笑了笑没有开口,这时候我是无需说话的,他会主动开口。

  果不其然,吕平川等到族人为我们端上茶水之后便再度开口,

  “小道长,可否将先前经过详说于老朽知晓?”吕平川抬茶敬客,他所用的礼节都是最传统的礼节。

  我端茶回礼,将先前的经过简单的向他重复了一遍。他儿子现在还无法开口,他自然想知道事情的经过。

  吕平川听完我的叙述之后久久没有开口,面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片刻之后冲众人下达了戒备的命令,并派出了六支队伍前往支援隶属于本族的六个小部落。

  “吕族长,若无旁事,我们兄弟二人便要告辞了。”我出言说道。他当着我们的面调动下属族人令我非常的不适,我们是外人,不应该知道这些。

  “小道长,请问先前背负犬子前来耗时几许?”吕平川终于话归正题。

  “一个更次。”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吕平川问这个话肯定有他的目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女大夫先前跟他比划着说的应该是他儿子受伤的时间在今天白天,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背负着一个人在一天之内行进三百里。

  “二位道长如此年少,法术便高玄如斯,老朽极为钦佩。”吕平川由衷的出言称赞。

  “惭愧,惭愧,敢问吕族长,贵族乃炎帝之后,缘何久居这偏远蛮荒?”我略微谦逊并趁机岔开话题。这个吕平川和他受伤的儿子所表现出的礼节礼数都是装不来的,这需要长时间的养成和熏陶。

  “实不相瞒,先祖乃炎帝十四子伯夷,当年举族迁至此地乃是为了借助此地丰饶铜脉和烈焰地火为禹帝冶炼治水青铜器皿,而今已然在此繁衍生息,也未曾感觉此处如何偏远。”吕平川点头说道。

  吕平川的一席话令我茅塞顿开,腾冲一带的确是火山密布的地方,我和金刚炮先前曾经遇到过很多火山,吕平川所说的烈焰地火指的就是火山的岩浆。此外云南也是中国历朝历代的铜锡主产地,在这里冶炼青铜器的确是最佳地点,先前孙麻杆发现的巨大烟囱也应该是古人冶炼青铜时残留下的产物。

  伯夷这个人我自然也不陌生,舜帝最先想禅位给他的,结果他坚辞不受并推荐大禹,大禹继位以后伯夷就成了他治水的得力助手。此外根据史书记载,伯夷一支在后来绵延出了齐,吕,申,许四姓分支。眼前的这些红衣人是姓吕的,而先前白四娘被孙麻杆发现的时候身上携带的佩玉上的‘齐’字应该是她的姓氏,如此看来另外两个族群应该分别姓申和姓许。

  时至此刻我更加能够断定这四个部落所使用的法术是铜鼎天书,因为大禹九鼎极有可能就是在这里冶炼铸造的,铜鼎上的律法和法术也是一并熔铸在铜鼎上的,伯夷很可能会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一些保命的法术,因为如果没有法术根本无法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下生存下去。此外他也担心自己的子孙学全了法术会为非作歹,因此便将四种法术分别传给了四个部落的先人。

  “呼呼呼呼~~~”金刚炮不喜欢我们这样沉闷的谈话,坐的久了竟然打起了呼噜,响亮的呼噜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吕族长,贫道师兄弟此次前来是为了寻药炼丹,偶遇令郎垂危便义气施援,如今已然将令郎送回,贫道也就不再久留了。”我抬手推了推金刚炮,金刚炮哼唧了两声茫然无觉。其实我推他这两把也根本没有用力,我的目的不想将其推醒,而是做出离开的姿态让吕平川说出正题。

  平心而论我非常想知道自己的这些猜测是否正确,但是我不能出口询问,不然的话就是居心叵测。

  “小道长仗义出手将犬子送回,吕氏一族自当给予酬谢,万请小道长在此盘桓数日,容老朽略尽绵薄谢意。”吕平川开口留客。金刚炮的鼾声在此时起了巨大的作用,包括吕平川在内的所有人都对我们露出了欢迎的神情,金刚炮能在这种场合睡着,就表明他心中无愧。

  “吕族长,实不相瞒,令郎的情况恐怕已然回天无术,贫道冒昧施法暂留他的魂魄就是想让他与众人辞行,贫道法术低微救不得令郎性命。”我摇头说道。吕平川一味相留肯定有他的用意,如果他想让我救他儿子的性命,那就真的是强人所难了。

  “小道长慈悲,族医先前便发现犬子被人施法留住了魂魄,如若不然万不能苟延至今。然族医有回生之道,只要道长能将犬子魂魄留至十月……”

  “吕族长,你这是在为难贫道。”我离座站起打断了吕平川的话,我还以为那女大夫先前比划个十字是什么意思呢,弄了半天是十月份,现在才是阴历的二月,等到十月黄瓜菜都凉了。

  “小道长莫急,是老朽无状了,但今日天色已晚,便在这里歇息一日,明日再走也不迟的。”吕平川面带惭愧。

  “吕族长,实不相瞒,以贫道现今修为要留令郎八月阳寿实是不能,并非贫道狠心袖手。”我摇头说道。封魂诀如果能长时间的封定魂魄我当年早就用它来留住王艳佩的魂魄了,即便我现在修为较之先前大有长进,却也只能勉强封定一个对时。

  “小道长厚意,是老朽得寸望尺了,万望暂留一晚,也容我等为二位道长准备些干粮食水。”吕平川再度出言相留。

  “老于,咱就呆一晚呗。”金刚炮醒的还真是时候。

  “如此这般便叨扰了。”我沉吟片刻开口说道,我和金刚炮这半个多月睡的不是山洞就是草窠,今天就让他睡个安稳觉也好,此外我们携带的干粮已经耗尽了,的确需要补充。

  “如此甚好,敢问二位道长是哪一教的道人?”吕平川面露喜色。

  “我们师兄弟二人乃通天座下。”我出言说道。

  “震岳,快给二位道长准备肉食酒水。”吕平川急忙吩咐先前那红衣男子给我们准备晚饭,吕平川自然知道截教门人不戒荤腥。

  “多谢吕族长,敢问族长,族内可有沐浴之所?”我出言问道,这半个多月以来我一直没有洗澡,蛮荒之地的湖泊大多寄生有蚂蝗,金刚炮不怕那东西,我却打心眼里讨厌。

  吕平川闻言急忙命人将我们带到了一处石滩水池边,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竟然还有温泉,想来也是,温泉大多集中在火山地带,这里有温泉再正常不过了。

  “老于,你不想学铜鼎天书?”金刚炮趁机在温泉里搓洗着自己的衣服。

  “不想。”我摇头说道。铜鼎天书记载的法术虽然玄妙,我却并不垂涎,一来随着我灵气修为的增长,本门法术也会越发厉害,根本无需去学习他人法术。二来铜鼎天书记载的法术好像有一定的缺陷,吕平川的灵气已经蓝的不能再蓝了他都没有试图冲破紫气玄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二章 齐吕申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