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孤峰石城

第五百八十一章 孤峰石城

一路疾掠的同时我在脑海之中努力的想要将诸多线索串联起来,先前村落发生的那些事情极可能与铜鼎天书有关,因为只有铜鼎天书记载的法术才有可能有那么大的威力。

  村庄里的迹象表明了是拥有着呼风唤雨能力的黑族和能够驱使万兽的黄族联手血洗了红族的一个隶属部落,至于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我自然不得而知。

  此外修习飞升之术的白族在这场战争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我也不清楚,不过根据客栈老板娘先前所说的那个黄族人**白四娘的情况来看,白族很可能不是黑族黄族一伙的。

  背着一个濒死之人,我自然会将风行诀催到极限,金刚炮此时处于淡紫灵气和紫气的临界点,掠行速度堪堪与我相等。

  三百里,不到一个更次便疾掠而至,眼前出现了一处宏伟而险峻的城池。

  说它宏伟是因为这座城池全部是由巨石堆砌而成的,三面城墙高达二十几丈,城墙上建有门楼,根据门楼的大小可以推算出巨石城墙的宽度至少达到了五丈,如此厚实的城墙甚至超过了梁国的都城建康的城墙。整个石城的规模与现今的小镇相仿,人数无法详细统计,但是一瞥之间感觉这里的居民应该超过了三千。

  说它险峻是因为这座城池是建在孤峰上的,地势与华山的地势有点雷同,城池后面是陡峭的悬崖,悬崖下有着大量的水气,应该是一条江河。城池的左右堆积着大量的石块,百丈之内没有任何的树木,之所以做如此安排很可能是出于城池的安全考虑。

  “最厉害的是个深蓝灵气的老头。”金刚炮开口说道。在我观察城池具体情况的时候他观察的是里面的人体气息。

  “把他放下来。”我转头示意金刚炮将我身后的红衣男子放下。

  金刚炮点头答应,抬手解下了我背后的红衣男子。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这个年轻人已经彻底油尽灯枯,如果不是我使用封魂诀强行留住他的魂魄,恐怕他此刻早就断气了。

  “告诉他们,我们不是敌人。”我双手托起了红衣男子冲金刚炮吩咐道。

  金刚炮闻言高喊着向百丈之外的城池走去,我托着红衣男子与他并肩而行。

  从金刚炮喊出第一嗓子的时候城里的人就发现了我们,城墙之上的卫兵立刻警觉了起来,快速向城门区域集合。

  缓步前行的同时我仔细的观察着城墙的情况,发现城墙上虽然有着大量的人体气息和说话的声音却并没有亮起照明的火把,这种情况说明这里的人时刻处于战争的警戒状态,不燃烧火把是担心敌人会借助火光的照明而进行远距离的袭击。

  “这些人比美国人聪明。”金刚炮抽空说了一句。

  “别废话,继续喊。”我并没有接他的话茬,金刚炮的这句话是根据我们在特种部队服役时掌握的军事秘密而言的,m16步枪是美国的现役步枪,这种枪支上面带有照明装置,在夜间可以照明寻找目标。不过这个照明装置是个画蛇添足的东西,因为在夜间敌人可以根据灯光找到枪支使用者的位置,我们的教官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灯光左侧二十公分是心脏,灯光上方十公分是脑袋,一打一个准儿。’

  在我们距离城门百步时,城墙上传来了叫喊着,但是对方说的是蛮语,我和金刚炮压根儿听不懂,无奈之下只好停止前进,让出时间容对方去找主事之人。

  “你们是什么人?”没过多长久,城墙上就有人用汉语喊话。

  “我们路过了你们的村庄,发现你们的村庄受到了攻击,你们还有一个同伴活着。”我急忙抢先开口,这种时候不能让金刚炮说话,他说起来啰嗦。

  “让他与我说话。”城墙上的人喊道。

  “他身受重伤没办法开口。”我皱眉说道。对方在怀疑我们的动机,而我现在根本无法证实自己的到来是善意的。

  “放下吊索。”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不再盘问,而是让手下放下了绳索。或许在对方看来我们只有两个人,即便是奸细也翻不出大浪。

  我和金刚炮见状急忙走上前去抓住了绳索,墙上众人呼喝用力将我们三人拔了上去。

  城墙上说话的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壮年男子,同样是身穿红衣,而其他手持兵器的人则穿着普通的蛮人服饰。壮年男子看到那濒死的年轻人顿时失态的将他抱了起来,呼喊着跑下了城墙,由于他喊的是蛮语,因而我们听不懂他都喊了些什么。

  “那人是他弟弟。”金刚炮的观气寻宗已经大有火候。

  “跟他走。”我急忙转身试图跟他下去,那个年轻人的魂魄已经被我封住了,他们无法将之唤醒。

  守城的众人见状急忙回身冲那已经冲下了城墙的中年人高声呼喊,奈何对方情急之下根本没有回应,众人犹豫了片刻最终让出了路径,任凭我和金刚炮走下了城墙,即便如此对方也并不相信我们,派出了几个壮实的蛮人跟在了我们的身后。

  城池中的建筑相当的规则,中间是一条宽敞的青石路,左右是一排排整齐的房屋,房屋也是由青石堆砌而成的。石路的尽头是一座高大的石楼宫殿,古朴坚固。此时已经是深夜,城中人大部分都已经睡下了,由于中年人的呼喊十分的急切,所以很快的城中各处就亮起了火光。

  中年人并没有携带着年轻人前往后面的石楼,而是抱着他跑进了城西的一座茅草屋,这也是村中唯一的一间非石质建筑,根据草屋里传来的草药气息来看,这里住的应该是他们部落的大夫。

  果不其然,当中年人跑到草屋跟前时,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匆忙的将二人迎了进去并关上了房门。

  我和金刚炮吃了闭门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呆在原地大为别扭。

  “咋办?”金刚炮坐在屋外的石墩上卷起了烟卷。

  “等等看吧。”我也坐了下来。这个年轻人已经回天无力了,不过只要我不收回封魂灵气,他暂时还死不了。

  屋内很快就亮起了大量的火烛,随后是瓶罐咣当的声音,不问可知那族内的大夫正在出手医治。

  金刚炮卷好烟卷儿晃着火捻子点燃,这一动作令得那些跟在我们身后的蛮人大为惊恐,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别抽了。”我厌恶的换了个逆风的石墩。随着灵气修为的逐渐精纯,香烟这种东西已经彻底戒掉了。

  “抽不了几天啦。”金刚炮摇晃着已经见了底的烟袋子。

  就在二人说话的功夫儿,从远处走来了一群红衣人,为首的是一个深蓝灵气的瘦高老者,根据气息显示这个人应该七十多岁,身上红色长袍的袖口衣领处以金丝绢边,不问可知应该是族长一流。

  众人走上前来,那几个蛮人立刻向他们鞠躬问好,后者停下脚步以蛮语跟对方交谈了几句,转而冲我和金刚炮走了过来。

  “族人无礼,请莫怪罪,二位从这里稍待片刻,容老朽进去看望一下犬子再拜谢二位恩情。”老者冲我们弯腰致谢。

  “不敢当,不敢当。”我和金刚炮急忙站起身回了一礼。这个老者在儿子生命垂危的时候竟然还不忘礼数,这一点令我和金刚炮大出所料。

  “给客人端来茶水。”老者直身向屋内走去,临走还不忘吩咐从人给我们上茶。这些旁枝末节无一不显示这个红衣老者是个极重礼仪的人。

  “老丈可是此族族长?”我明知故问道。这时候必须明知故问,不然对方会对我产生怀疑。

  “老朽吕平川暂主族事。”红衣老者停下脚步转头回望。

  “吕族长,贫道粗通岐黄之术,或许可尽绵薄。”我说着将腰间的蛮刀解了下来放到了石墩旁的石几上。

  “如此有劳了。”红衣老者说完便迫不及待的走进了草屋。这个姓吕的族长子嗣之气旺盛,子女众多,我和金刚炮送回来的那个年轻人很可能是他的小儿子。儿子受伤,父亲自然急切,能保持不失礼数已经很难了。

  “从这里等我。”我冲金刚炮交代了一句,转而跟着那吕平川进入了草屋。

  草屋只有两间,里屋很小,估计是族内大夫的卧室,外屋很大,到处放着瓶瓶罐罐和各类晒干的草药,中间是一处石台,石台呈青黄色,竟然是一块天然的暖玉。那个濒死的年轻人此时正赤身裸体的趟在玉台上,老妪正在为他缝合伤口,旁边有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做助手,拧线穿针配合的很是默契,由此可见二人先前肯定是做过类似的手术。

  先前的中年男子见到父亲进来,急忙用蛮语焦急的说着什么,看的出来这个中年人对自己的小弟弟还是很有感情的,不然的话不会哭鼻子抹泪儿。

  “尽力而为吧。”吕平川摇头叹气面露悲伤,通过他的这句话我可以判断出中年男子那几句蛮语说的是这个年轻人伤重不治了。

  此时我不由得对这个平百川再度高看了一眼,因为即便在悲伤之际他仍然没有忘却待客之道,以汉语说话,以表示对我的信任和尊重。

  外科手术的发源地其实是在中国,华佗为关云长刮骨疗毒已经算是比较成熟的外科手术了,因而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能够缝合处理伤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手术仅进行了不足半个时辰,大部分伤口已经被缝合,其余部分由于没有皮肤可以连接,只能进行简单的包扎。

  “吕族长,我将令郎唤醒,他有话要对你说。”我一直等到大夫忙碌完才开口说道。

  吕平川闻言茫然的点了点头,任何一个父亲在见到儿子这幅惨象的时候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我见状侧身上前准备将其唤醒交代后事,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就在此时,那个白发老妪走过来挡住了我……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一章 孤峰石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