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七十四章 认祖归宗

第五百七十四章 认祖归宗

“告诉大师兄没有?”齐御风转身走出了房门。

  “大师兄让你去处置。”温啸风侧身让出了位置,转而冲我招了招手。

  我苦笑摇头跟上了二人,不知道金刚炮这家伙又搞出了什么妖蛾子。马凌风现在和他死不对路,所以才会把皮球踢给老二齐御风。

  三人离开观气轩,微一张望便发现金刚炮的气息在山半腰,三人急忙拾阶而下。

  紫阳观所在的山峰周围全是山洞,这里是入门弟子修行居住的地方,山洞外还有一间木制外屋,为的是遮挡寒风和雨水,金刚炮正在位于路边的一座山洞外搬移着土木。这座山洞的外屋已经被金刚炮给分解了,原本住在这里的几个老年道人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面露惊愕,而其他山洞的门人也纷纷围在周围侧目观看。

  齐御风见状并没有立刻上前阻止,而是转头看了我一眼,他知道我和金刚炮关系非同一般,由我出面比较妥当。

  “四师兄你在干什么?”我上前几步皱眉问道。有外人在场我自然不能喊他老牛。

  “天机不可泄露,嘿嘿。”金刚炮一脸的神秘。

  “别嘿嘿了,你让他们住哪儿啊?”我急忙上前拉住了他。紫阳观现在有三千多人,山洞早就住满了,天寒地冻的拆人房子这不是糟践人嘛。

  “你们别管了,我一会儿就完事了。完事儿我就把屋子给他们重新盖上。”金刚炮很是不以为然。

  “各自回去,莫要耽误了晚课。”齐御风见状皱眉挥手遣散了众人,他也想看看金刚炮到底想干什么。

  三人一脸疑惑的站在旁边,金刚炮自己在搬运着木料,这家伙在分解的时候的确想过重新组合,因而木料堆放的很是整理,搬走木料之后便开始使用铁锹挖掘,很快的便露出了房子下面的一处平坦的巨石。

  金刚炮扫走巨石上的浮土,转而挥舞着鸣鸿刀从巨石上开始刻画。

  时至此刻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拆房子了,因为在后世,这块位于路边的巨石是裸露在外的,金刚炮想要从这上面写下书信,然后让慕容追风从后世知晓我和他现在的情况。

  理论上说他的这个办法是可行的,至于到底行不行谁也不知道,因为之前没谁这么干过,不过我倒是希望他的计划能够成功。

  金刚炮当年在部队交笔友都是我给他代笔,由此可见他的水平有多“高”。写下几行字之后便停了下来,我低头过去一看,发现他写的内容是‘老婆,我和老于回来了,都很好,师傅又把我们收了,不过把其他门派都得罪了,以后弄不好得打仗。’

  “这么写行吗?”金刚炮抬头问道。

  “家书都是报平安的,你这是吓唬人的,后两句刮了。”我皱眉说道。

  “刻的太深了,刮不掉了。”金刚炮摇头说道。

  “算了,就这样吧,埋上。”我皱眉摇头。

  “你不说点啥?”金刚炮拿过了铁锹。

  “不用了,埋吧。”我沉吟片刻摇头说道。

  金刚炮见状也不磨蹭,三下五除二的将表面的土层回填,随后开始重新组装山洞外的木屋,半个时辰不到便将木屋重新拼凑了起来。

  一切完成之后四人开始结伴上山,没走多远后面就传来了“哗啦”和“哎呀”。古时的木屋都是卯榫结构,金刚炮拆屋子将卯榫都破坏掉了,重新组装肯定不牢固。

  众人惊恐的回身掠下,一看之下暗暗叫苦,这几个老年道人都是和师傅一辈的老人,此时都被倒塌的木屋压在了下面哀叫不已,四人见状急忙出手搬开了木板木柱将几个老人从下面拖了出来。好在这些人虽然修为不高,却也多多少少有些灵气,虽然被砸的鼻青脸肿,筋骨却没什么大碍。

  “你等着师傅扒你的皮。”我气愤的看着一脸无辜的金刚炮。

  “九师弟,你回去休息吧,我来处理。”齐御风开口说道。

  我见状也没有过多的停留,转而上山回返观气轩,我现在还是生面孔,这些事宜让他们三个去处理比较合适。

  观气轩还是观气轩,房间也还是那个房间,躺下之后并没有任何的不适,直至半夜起来小解找不到电灯才想起此时是南北朝,如此一来下半夜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本来想披上衣服出去走走,但是想到自己此时并不为门人熟知,最终只好作罢。

  次日辰时,收徒大典开始,收徒不同于开派,收徒并不需要邀请宾客观礼,三圣真人身着大紫道袍泰然居中,由负责礼仪的老年道人逐步唱喏,弟子跪拜献茶,随后是师兄弟见礼,最后是落座正位,如此这般大典就算结束了,随后便是举派同庆,设宴请酒,七位师兄师姐敬的酒我自然是得喝的,而三千门人也纷纷前来敬贺,这里面有很多与三圣真人一辈的老道,虽然不是紫阳观的核心弟子,却也是资深门人,多多少少也得喝点,而那些平辈的,晚辈的也纷纷过来敬,热情的无以复加,这些人敬酒就是为了拉关系了,因为他们都知道我的修为与三圣真人同为紫气巅峰,与我亲近自然能受到一定的裨益,因而巳时开始的宴席一直持续到了子时方才散去,到最后我是怎么回到观气轩的我都不知道了。

  我之所以喝醉并不是控制不住自己,而是有着另外两个原因,一是自己的确非常高兴,我终于认祖归宗了,这是大喜之事。二是自己如果不喝醉就难以拉近与众人的关系,尤其是几位师兄师姐,他们在将我抬回观气轩的时候心里想的肯定是这家伙也不是那么可怕的嘛。

  次日清早按照惯例去给三圣真人请安并申请挂牌,挂牌跟今天的开公司可不是一码事,挂牌是指达到了紫气的门人向掌教申请外出并在大殿右墙上悬挂留有自己气息的木牌的举动,这张木牌留有自己的气息,师门如果有要事要召集外出的弟子就可以将木牌焚烧,在外面的弟子自然就能感受到师门的召唤并快速回山。

  “意欲何往?”三圣真人对我申请下山并没有感觉惊愕,只是沉声问我想去哪里。

  “西南蛮荒。”我躬身说道。古时候的礼节非常繁琐,弟子与师傅说话是不能坐着的。此外我之所以想去西南蛮荒之地有三个原因,一是我不想留在师门给紫阳观带来麻烦,昆仑山我是不能去了,因为白九妤的族群在那里,我和金刚炮一旦外出,势必引来众多敌人的追杀,届时恐怕会误伤了白九妤的族群,我已经失去徐昭佩了,不能再失去白九妤。第二个原因是西南边陲地势险恶蛇虫四出,我和金刚炮在那里修行相对安全,灵物也不匮乏。第三个原因是最飘渺的原因,那就是我想寻找一把趁手的剑形兵器,西南蛮荒之地至今无人敢轻易涉足,以我精妙的观气之法或许能过去捡个漏。

  “何时回返?”三圣真人听说我要去蛮荒之地顿时皱起了眉头,片刻之后抬头问我回返的日期。

  三圣真人这话一出口,我顿时感觉无比的亲切和温暖,三圣真人从来不问弟子下山干什么,也不问什么时候回来,这次破例问我说明师傅关心我。

  “每逢接引,定回紫阳观受恩。”我跪倒开口。我所说的接引是指神役接引。修道中人在达到地仙,天仙,金仙之境的时候上天都会派下神役接引上天受封,至于去不去当然得看修道者本人的意愿,如果自我感觉日后还有提升的空间便可以拒绝接引继续修行。我这句话用了一个“每”字,就表示我并不满足于地仙修为。而回到紫阳观受恩则表示不忘本,因为上天派神役接引的时候都会有霞光吉兆,天香异象,这些对于修道者所属的门派来说都是很光荣的事情,这表示本门法术是非常精妙的,也有利于坚定同门派其他修道中人的修道之心。

  “甚善,甚善,甚善。”三圣真人接连说了三句很好。徒弟有志气,当师傅的自然高兴。徒弟不忘本,师傅自然更高兴。我先前所说的那句话拿到现代来就是‘我如果有了成绩,喜报都会送到紫阳观。’

  “师傅,弟子想要四师兄同行。”我见三圣真人心情很好,急忙趁热打铁。

  “他如此浑噩,怎能同行?”三圣真人皱眉说道。金刚炮拆房子挖地的事情三圣真人自然是知道的,那几个被砸伤的老道士不可能不跟他告状。

  “弟子与四师兄患难生死,已有默契,万望师傅应准。”我铁了心的坚持。金刚炮是绝对不能留在紫阳观的,不然的话能闯出天大的祸来。

  “起来吧。”三圣真人沉吟片刻抬手示意我站起来,这一抬手也就是间接应允了金刚炮同我随行。

  “多谢师傅。”我兴奋的道谢之后站了起来。

  “为师偶得雌雄双剑,雄者已赠于凌风子,雌者性阴不合你用,你权且带上,聊胜于无。”三圣真人拿起了身边的莫邪。

  “多谢师傅,此剑还是赠于八师兄吧,弟子自有自保之道。”我摇头拒绝并趁机为温啸风求剑。温啸风是个风流骚人,用雌剑也无所谓。

  “路上小心。”三圣真人点头开口。

  “师傅珍重,弟子告退。”我弯腰告辞。三圣真人说出‘路上小心’就表示他想结束谈话了。

  三圣真人点了点头没有开口,只是抬手示意我可以离去。

  回到观气轩,金刚炮已经火烧屁股的在打着转了,见到我急忙问我有没有顺便帮他请假,在听闻三圣真人已经应允他下山之后高兴的一蹦三尺,连喊够意思。

  金刚炮很怕三圣真人,因而连道别也不愿去了,我几番催促他就是不去,我无奈之下只好随他,反正他在三圣真人眼里已经是个混账了,混账不辞行也说的过去。

  辞别众位师兄师姐,二人挂牌下山……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七十四章 认祖归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