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浴血百丈

第五百六十九章 浴血百丈

追兵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围成圈子之后人员自然而然的分散,我微一环视,发现正东位置的一名淡紫灵气道人阴德丧尽,恰巧此人携带的长剑上刻着他的道号。心思微动便决定从他那里突围。

  “跟着我。”我冲金刚炮高喊一声,转而冲着那名道人冲了过去,人未到灵气先至,搜魂诀爆然施出,径直将那名为钱清明的道人阳魂抓出,随手抛扔了出去之后再度前掠。

  金刚炮在我话音出口之际就紧密的跟了上来,我们先前服役于特种部队,金刚炮自然也明白长僚配合,因而此时并不是单纯的跟随,而是在跟随的同时抵挡从背后下手的敌人,为我免去后顾之忧。

  无需近身便可将人魂魄抓出,这令得众人大为惊恐,下意识的后退了数步。我和金刚炮趁机闪掠前扑。

  “司马上人,快布下屏障留住清明道友的魂魄,容我们出手将其还阳。”马凌风急忙出声喊道。他喊的是那个无极观的驴脸老道,这也正是我将对方魂魄搜出而不绞碎的原因,我的目的就是引起混乱阻延他们的追捕。

  冲出数十步之后,左侧的一名红衣僧人挥舞着禅杖截了过来,九环禅杖直袭我的三阳魁首。

  “静玄大师,快退下,让贫道拿他。”身后杂乱的声音之中再度传来一声急切的喊声。

  这一声喊声自然还是出自其中一名巅峰修为的道人之口,他虽然不会观气术,但是肯定还有其他窥探对方修为的方法,知道那名红衣僧人不是我的对手。

  他虽然出于好意,但是却在无形之中帮了我的大忙,搜魂诀搜杀阳魂必须知道对方的姓名或者法号,他这一嗓子无疑为我再施搜魂诀提供了便利。

  由于情势危急我已然来不及观察这名僧人的阴德是否有亏,但是根据他冲着我的脑袋抡禅杖这一点来看,他也并不是一个慈悲之人,因此再施幻形诀闪过禅杖,暗念搜魂真言,右手再探,顿时将对方阳魂扯出。

  “走!”我延出灵气将手中的魂魄再度抛扔了出去,与此同时回身击飞了一名缠斗着金刚炮的中年道人,拉着杀心大起的金刚炮再掠十丈。

  “吕上人快留住静玄魂魄。六师妹,快去帮忙。”马凌风见到又有阳魂出窍,急忙招呼慕容追风过去帮忙,紫阳观众人此刻成了救死扶伤的红十字会,已经顾不上上前缠斗,单是使用封魂诀还阳魂魄就忙了个不亦乐乎。

  十丈之后我们再度被众人截住了,正对着我的是一名不足三十岁的年轻道人,手持宝剑英姿飒爽,一身紫气修为也着实扎实,就在我暗暗皱眉之际却猛然发现此人心理素质不好,还没动手已经在那哆嗦了。

  “纳命来。”我见状刻意瞪眼高喊急速的向他冲了过去,其实我并不知道他的姓名道号,冲过去也只能以空拳对敌。

  对方一见我气势威猛,不由自主的便萌生了退意,但是碍于周围有着大量的同道中人,只能硬撑着抽出宝剑斜刺了过来。

  “处平子莫要退缩,师叔前来助你。”就在此时身旁传来了一声暴喝,与此同时那个一头白发的老年道人挥舞着拂尘向我和金刚炮扫了过来。

  “多谢相助。”我由衷的向他道了一声谢,转而侧身避过他的拂尘探手之间将那年轻道人的阳魂再度搜了出来,如果不是他及时报出这年轻道人的道号我的搜魂诀还真的无法施展。

  “老狗,快去追。”我反手将那魂魄撇于远处。

  “围住这妖人,休要走脱了他。”白毛道人气急败坏的冲众人吩咐了一句,转而冲着那迷茫摇曳的阳魂追了过去,幸亏此时是晚上,如果是白日里阳魂离体之后很快就会被阳光给同化掉。

  此时三个紫气巅峰的紫气上人都被暂时拖住了,而紫阳观的众人也忙于出手封魂暂时腾不出手过来围困,因此我和金刚炮承受的压力大为减轻。其实以我现今的修为搜扯有着淡紫修为的魂魄并不费力,但是搜扯紫气阳魂的成功率却并不高,之所以能连番得手是因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好不容易争取了些许宝贵的时间,我哪里还舍得耽搁,拉着金刚炮急速外冲。

  “他用的是我们紫阳观的观气搜魂诀,不要说出姓名和道号。”马凌风在远处出声高喊。封魂诀封定紫气阳魂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毕竟紫气阳魂比寻常魂魄要更加难以封定,因而紫阳观的几位弟子此时都是一头大汗手忙脚乱。

  “大师兄你看错了,他用的不是我们紫阳观的法术。”齐御风在百忙之中出言喊道。其实他也知道马凌风没有看错,但是马凌风的话在无形中将责任揽在了紫阳观的头上,这对紫阳观十分的不利。

  围困我们的众人在听到马凌风的喊声之后立刻闭上了嘴,别说姓名了,连出招时的助力之声也不敢发出了,只是一味的闭嘴猛攻。

  如此一来我和金刚炮顿时再度落入了劣势,再次发出了双拳难敌四手,猛虎不敌群狼的感慨,由于包围圈的缩小,我和金刚炮的幻形诀已经难以发挥神出鬼没的效果了,只能正面近身搏杀,几个回合下来我和金刚炮已然挂彩。金刚炮见血之后也不再与我靠背迎敌,而是大叫着挥舞着鸣鸿刀冲进了敌群,先断其兵,后斩其首,身中数剑茫然不觉,只是一味的与对方拼命。

  当双方都杀红了眼的时候是没有谁怕谁的概念的,这么拼下去倒下去肯定是我和金刚炮,我情急之下除魔诀暴击而出,将两名阻挡在我和金刚炮之间的紫气高手轰飞,快速闪身上前与金刚炮会和一处。

  “别受刀魂影响,凌空!”我冲金刚炮怒声高喊。金刚炮此刻眼睛都是红的,浑身上下散发着骇人的杀气,这是刀魂影响了神智的征兆。

  金刚炮听到我的怒喊,稍微恢复了些许神智,转而踏地凌空向半空蹿去,我们的风行凌空术相当玄妙,半空作战可以甩掉不少对手。

  见到金刚炮凌空而起,我自然不会有所迟疑,紧随其后蹿了上去,蹿到金刚炮旁边之后移山诀暴施而出,死死的抓着金刚炮的腰腹部位,扭腰甩肩暴然怒吼将他扔向了东方百步之外的松林。

  这一次我是竭尽全力的,脱手之后金刚炮犹如离弦之箭向着松林飞去。

  就在我暗自欣喜之际却发现一道飘渺的鸿鹄虚影向着松林边缘快速的移了过去,后发而先至,等到对方身形落定我才发现先前的那道虚影是那个有着巅峰修为的驴脸老道所化,他的身法也在无形之中表明了他就是无极观的掌教司马超群,因为普天之下除了他没谁能将鸿鹄掠影施展的如此登峰造极。

  这一刻我知道完了,我和金刚炮今天走不了。

  金刚炮眼见司马超群挡住了去路,鸣鸿刀后提凝势,只待冲到近前便出刀挥砍,可惜的是没等他近身出刀,司马超群便微甩袍袖将他反挥了回来。

  司马超群的修为乃真正的紫气巅峰,道袍袖摆挥出灵气的同时已然封点了金刚炮四处天罡气穴,他的动作虽然随意快捷,我却已然看了个真切,情急之下急忙斜掠过去承接金刚炮。

  未曾想另外一名巅峰高手此时也已经腾出了手,猛的自下方疾冲而至,拂尘疾挥阻止了我的去路,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刚炮快速的落进人群。

  “快走!”金刚炮高喊着将手中的鸣鸿刀向我撇了过来,抛过鸣鸿刀的瞬间身形已然落地,几名道人急忙上前以刀剑逼住了他。

  由于金刚炮气穴被封,扔刀之际已然没有灵气可以御使,因而鸣鸿刀在半途便开始下坠,我见状急忙舍弃了眼前的对手卸去了凌空之势,急速下坠的同时施出移山诀在鸣鸿刀落地之前将其抓回了手中。

  鸣鸿刀的刀柄上还留有金刚炮的体温和手臂之上渗出的汗水,入手的瞬间便感觉鸣鸿刀柄上的金属细刺在吸收我本身的精元血气,鸣鸿刀是嗜血魔刀,需要以血气催御,这些我先前都是知道的,因此我对这把吸噬主人血气的魔刀并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不过此时此刻我已然顾不得这些了,灵气急灌之下持刀落地,快速的向着看守金刚炮的那几个道人冲了过去。

  “哪里去?”就在此时,右侧猛然斜掠出了一道人影,手中拂尘快速的袭向了我的下盘右膝。

  “滚开。”我不消下望也知道冲上来的是那名白毛道人,双腿左右平抬避过对方的攻势,鸣鸿刀猛然下劈,砍向了白毛道人手中的拂尘。

  白毛道人晓得我手中鸣鸿刀的厉害,因而急忙抖腕避开了鸣鸿刀的挥砍。

  “交出逆天神器,留你全尸。”

  “你今日走脱不得了,还想做那困兽之斗吗?”

  就在此刻身后与左侧三丈开外传来了两声森然的声音,不问可知是司马超群和另外一名巅峰高手已然围了过来。

  这两声抑扬有异的声音在我听来犹如丧钟暮鼓,三人之中那白毛道人的修为最低,却也跟我在伯仲之间,另外两人的修为都在我之上,而且司马超群的鸿鹄掠影已经登峰造极,三人围攻于我,我定然逃生无门。

  “死也要拉你陪葬!”鸣鸿刀的暴戾邪气令得我的心神大为激怒,此时脑海里想的是无论如何也得拉一个垫背的,因而怒吼之后便猛然施展幻形诀向那白毛道人闪去。

  “跪下!”就在我挥刀欲砍的之际,猛然感觉灵气在玉枕穴产生了阻碍,与此同时双膝委中穴也被人同时封住,穴道被封,顿时落地扑倒。

  虽然我没有回头,但我却知道封住我一处气穴和两处穴道的人定然是司马超群这个老驴脸,因为只有他才有如此之快的身法和修为。

  “鸿鹄掠影果然玄妙,今日若不是有司马掌教在此,这妖人定然走脱了。”白毛道人走过来踢走了我手中的鸣鸿刀。

  “古上人言重了。”司马超群微做谦逊。

  “区区雕虫小技也敢在司马掌教面前放肆。”另外一名巅峰道人陪着司马超群走了过来。

  “你可服气?”司马超群走到我的面前低头俯视。

  “老牛,你服气吗?”我努力的想要站起来,哥俩个今天算是栽到家了。

  “老不死的以大欺小,还有脸问我们服不服?”金刚炮扬声叫骂

  “跪下。”白毛道人见我试图站起,走过来将我再度踹倒。

  “操你妈!”我忍不住高声叫骂,这家伙是在刻意羞辱我。

  “啪啪啪啪,古上人好精妙的腿法呀!”就在此时人群之外响起了一连串响亮而缓慢的鼓掌之声,随后自人群之后缓步踱进了一个头顶通天冠,身穿灰布道袍的垂髯老道。

  “弟子拜见师傅!”紫阳观众人立刻对来人行跪拜之礼,来人正是紫阳观掌教三圣真人。

  我和金刚炮见到三圣真人之后急忙将头低了下去,金刚炮此时是什么心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此刻内心一片的苦涩,师傅就在眼前,我却无法向他求助,因为他不认识我。

  “凌风子,为师离山之时准你专诸众事,你果然没令为师失望啊。”三圣真人冷哼开口却并没有停步,也没有让他们起身,而是自顾的走入了场中。

  “司马掌教,贫道稽首了。”三圣真人走过来冲司马超群稽首为礼。

  “贫道回礼。”司马超群急忙回礼,二人都是一派之主,同样都是声名显赫的大派,彼此之间自然熟识。

  “古劲松,这两个晚辈犯了什么过错,令得你拳脚相加啊?”三圣真人同司马超群见礼之后语气立刻转为了严峻,他没有称呼对方的道号,而是直呼其名,这表示他对古劲松先前的所作所为并不满意。

  “此二人偷盗逆天神器,为四教公敌,先前以妖法残杀我等同道十余人,此等滔天恶行,人人得而诛之。”古劲松的回答也并不客气。

  “说此二人偷盗逆天神器可有凭证?”三圣真人冷然问道。

  三圣真人的话令我内心大为惊愕,他的言语之中竟然有着维护之意。不过微一转念便再度转为悲伤,师傅维护的是金刚炮,不是我。

  “神器失窃之后不久,此二人便出现在了圣地之外,宁元寺光觉亲眼所见二人所携之物与神器彷如,不是他们还能是谁?”古劲松愤然说道。

  “神器失窃之后贫道也曾到过圣地之外,贫道是否也有偷盗之嫌哪……”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九章 浴血百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