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坐山观火

第五百六十四章 坐山观火

这条孽龙生性本恶,我和金刚炮将它放出来是错误的,利用尾随在后的追兵将它除去,此乃第一雕。

  那两条有着淡紫灵气的截教异类弟子是众人追踪我们的向导,利用孽龙将它们除去,第二雕。

  鸣鸿刀重归金刚炮所有,此乃最大的收获,为第三雕。

  快速的穿戴整齐,追兵的气息已经出现在了五十里外。金刚炮的淡紫灵气仍然无法将鸣鸿刀带出这里的无形屏障,我见状撇嘴伸手将他推出,二人立刻望东疾掠,一口气掠出了六七十里,然后躲藏在一处高地的石后,俯视着位于低处的龙潭。

  我先前对那条孽龙说的是有人押送两条紫气异类送给它吞噬并不是随便一说,那两个异类既然是向导,自然是走在前面的,因此猛然看去自然像是众人押着它们两个过来,孽龙如果吞噬掉了它们,则必然引起争斗。

  片刻之后,追兵赶到了龙潭。果然不出我所料,有两个身穿黑色道袍的异类道人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由于距离太远,无法清楚的看到它们的样子,只能根据它们的气息判断它们是由某种狼类幻化而成的。

  身穿黑色道袍的异类道人走在最前,随后是几个截教的弟子,最后才是大部队,那三个有着巅峰修为的老东西自重身份走在了队伍最后。

  “看他们那熊样,分明是看不起穿黑袍子的。”金刚炮忍不住冷哼开口。他所说的黑袍子指的是截教的异类弟子。阐截道三教虽然穿的都是道袍,但是颜色会有微弱的差异,尤其是截教的异类弟子,通常都是穿着黑色道袍。

  “凡事总得有个原因,截教不成器的的确太多。”我摇头叹气。我们截教祖师通天教主是鸿钧老祖最小的徒弟,生性率直不喜城府,喜怒俱形于色,有点好大喜功,也同样不太喜欢规矩的束缚,收录弟子不论品德优劣,单看悟性好坏,有教无类的授徒原则搞的整个截教有一半弟子都是异类修道。

  祖师这么做的好处是截教的教众最多,由于祖师挑选的都是聪慧的徒弟,所以门人弟子的成就在前期也很突出,但是凡事都有利弊两面,由于缺少严厉教规的约束,门人弟子都不太守规矩,行事过于偏颇,善恶单凭一时心性,动辄灭人满门事小,施术逆天篡改阴阳事大,更有甚者公然入世上朝逼封,蛊惑君王指掌民生,到现在已经搞的乌烟瘴气天怒人怨了。

  思想觉悟的低下还导致了另外一个严重后果,那就是截教金仙的数量比阐道两教要少很多,那些悟性奇高生性聪慧的截教门人不是因为施法逆天被天雷震毙,就是因为沉迷酒色导致元阳损缺,至于因杀戮而导致福缘骤减无缘仙门的也大有人在,因而截教虽然紫气高手众多却鲜有金身证道者,大部分都死在了天庭的大门外,这就像是三个老师同时教学生一样,老大老二虽然学生不多,却出了不少硕士博士,老三虽然学生很多,可是大部分都让他给教到中专去了,没几个成器的。

  作为截教弟子,我是不应该腹诽祖师的,但是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佛教讲究众生平等,虽然看不起截教却也不会当面表现出来,而阐道两教则一直对截教有着鄙夷之心,那三个有着紫气巅峰修为的道人和那些紫气高手与截教的众人刻意拉开距离就是最直接的表现。

  不过也难怪别人瞧不起它们,连我这个截教门人也看不起它们,这些截教门人十个倒有九个阴德有损,前面带路的那两个异类弟子更是德操大亏,子嗣之气布满了无数的红色分叉,这表明这两个由狼幻化人身的截教弟子在突破紫劫之后违背祖训与人类的女子有过行房敦伦之事,这可是祖师严令禁止的不韪大罪。

  就在前面的已经停下后面还没有跟上的空当,潜伏在龙潭之中的孽龙猛然从水潭之中蹿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中一个黑袍道人吞进了腹中。

  孽龙一击得手并没有任何的停顿,龙头俯仰之间再次旁若无人的袭向了另一个异类弟子。

  孽龙之所以敢如此嚣张还是受了我的误导,它此刻心里想的应该是‘这俩家伙说话真算数,还真把这两个紫气异类给我送来了。’如若不然,它不会也不敢这么放肆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吞噬这两个异类道人。

  另外那个异类道人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快上许多,就地翻滚躲过了孽龙的獠牙利齿,身形疾晃,在瞬间现出了原形,原来是一只体长五米的白鼻苍狼。

  苍狼现出原形之后并没有退缩,而是前肢低匐后退抵地,呲牙咆哮作势威吓。

  五米和十丈的体型差距不是露露牙就能弥补的了的,那条青龙自然不会就此作罢,身形一抖,前爪疾挥而出,将那条白鼻苍狼径直挥扫了出去,转而仰天龙啸从水潭之中蹿了出来。

  时至此刻,那些紫气高手方才醒悟了过来,最先动手的是位于队伍后面的三个巅峰高手,三人在仓促之间纷纷自后面轻身跃起,抽出各自的法器冲着孽龙袭了过去。

  平心而论,这三名巅峰高手之所以要出手阻止孽龙吞噬白鼻苍狼并不是因为他们有着同仇敌忾的心理,而是孽龙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伤人令他们感觉受到了蔑视,此外这两条苍狼是他们追踪我和金刚炮的向导,它们如果被孽龙吞噬,众人的追踪计划必然搁浅。

  其实他们之所以如此穷追不舍无非是想要寻找到逆天神器,逆天神器发出的辐射可以帮助那些突破了紫劫的人更快的提升修为,在昆仑山紫气古城居住的都是各派的大弟子,也就是各派日后的掌教,说是守城其实是个人人想去的美差,要知道守城十二年所获得的裨益可以抵得上外界修行半甲子,这么重要的东西如果丢失,各派都会遭受损失,因此他们才会暂停内讧紧追不舍。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或多或少有点超出我的意料,我原以为那条孽龙必然会回身闪躲,没曾想它压根儿就没有躲闪,而是径直的袭向了那跌落在旁的白鼻苍狼,由于苍狼现出原形之后体型巨大,因而它并没有能够将其一口吞下,而是咬住了它试图将其拖回水潭。

  与此同时那三名巅峰高手手中的长剑已经刺中了它巨大的龙身,这些人所用的兵器都不会是凡铁俗物,因而坚硬的龙鳞并没有能够阻挡长剑的刺入,长剑进出之间,龙血四溅。

  孽龙敢于这么肆无忌惮的出水追食是因为在它看来这些人都是给他押送食物的,它压根儿没想到这些人会冲它动手,因此在受伤之后显得大为惊愕,加上身上的三处伤口虽然并不致命,却也是疼痛难忍,仓促之下只好撇弃到嘴的食物,快速的调头钻回了水潭。

  “成了,那家伙没救了。”金刚炮兴奋的叫嚷着。那只现出原形的白鼻苍狼此刻正躺在石堆中不停的抽搐,气息已经散乱,殒命伸腿儿也就在顷刻之间了。

  我皱眉冷笑并没有开口,对于现在的这个局面我并不是十分的满意,我料想的是这只孽龙与追兵大肆拼杀一番,搞的两败俱伤也便于我从中取利,没料到这条体长十余丈,腰围两抱粗细的大家伙竟然是个欺软怕硬的胆小鬼,见到来了硬茬便调头逃进了水里。

  虽然心中不满,但是对于这个结果我还是能够接受的,两条苍狼一死,这些人也就无法跟踪我和金刚炮了,我们正好趁机避避风头,在昆仑山潜心修行一番,将二人的修为巩固提高之后再出去干正事儿。

  “现在咋办?”金刚炮摩挲着鸣鸿刀抬头问道。

  “再等等。”我收回思绪开口说道。这条孽龙杀死了对方两个向导,这些人必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为队友报仇,我要等在旁边看看事情的发展趋势。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那些人几番努力也没能救活那只苟延残喘的苍狼,苍狼一死,众人便聚在一起开始商讨对策。由于距离太远,我无法听到他们的言谈,只能看到他们的动作。

  领头的自然是那三个紫气巅峰的高手,通过他们的动作和手势来看,三人对于接下来的行动产生了分歧,其中一人手指古城方向连连摇头,意思应该是收兵回去,而另外两个人则有不同的看法,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白毛道士脾气好像十分的火爆,冲着水潭不停的喊着什么,根据他的表情来判断,他是要杀死这条孽龙,至于他杀死孽龙是为队友报仇还是为自己挣回颜面只有他自己清楚了,毕竟一条孽龙在三个巅峰高手面前杀死了他们的队友,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最后一个发表意见的是个九十多岁的老道,长驴脸上都是褶子,他的情绪是比较平稳的,没有灰心也没有发怒,只是平静的看了看水潭,转而伸手指着东南和东北两个方向平静的说着什么。

  老驴脸说完之后众人连连点头表示同意,随后从人群之中走出两人冲着老驴脸说了几句什么,转而离开了队伍冲着东北和东南两个方向掠了开去。

  “哈哈哈,一群蠢驴在学乌鸦喝水。”金刚炮抬手指着龙潭方向大声笑道。那些道人和少许的几个和尚正在施展着各自的法术将水潭边的乱石扔进水潭,目的自然是将水潭之中的孽龙逼出来,可惜的是他们并不知道水潭虽然面积不大却深达数十米,要想填满没个三五天是想都不用想。

  “别笑了,那两个应该是出去搬救兵的,阴德损失严重,杀之无碍,一人一个。”我皱眉说道。

  “成,一炷香之后从这里会合。”金刚炮点头答应,转而兴高采烈的抓起鸣鸿刀前往东南方向追赶。

  我见状也不迟疑,身形一转,冲着东北方向的那道淡紫灵气追了过去……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四章 坐山观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