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五十章 无耻可笑

第五百五十章 无耻可笑

正一教乃道教第一大派,名气大,弟子也多,不过这个张秉正算是彻底给师门抹了黑了,竟然不战而逃。

  “张秉正,给我站住。”正一派的轻身法术也只是泛泛,虽然先跑了片刻,但是仍然被我轻松的追上了。

  “你待怎地?”张秉正被我截住之后转头南望,距离我们三十几步就是皇宫大门,门口的战斗很是激烈,金刚炮嘿嘿哈哈的吆喝个不停。

  “你这赖皮真是丢尽了正一教的脸面,竟然不战而逃。”我冷笑出声。

  “贫道是担心你我斗法伤了当今圣上,这里敞亮,你且划下道来。”张秉正抬手高喊。我低头打量着这个五十岁左右的矮道士,别的且不说,就这家伙的厚脸皮我就得佩服的五体投地,畏战逃跑他竟然能说的如此义正言辞,大义凛然。

  “我修为要略胜于你,你且施出看家本领,别说贫…我没给你施展的机会。”我将贫道二字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前后两世都是道士,以贫道自称已经说的习惯了,可是而今紫阳观已经不认我了,确切的说我也算不上道士了。这一念头令我心中很是酸凉,我现在是真正的有家难回,不但紫阳观不认我,家门也回不去了。

  “既然如此,莫怪贫道无情。”张秉正面露喜色,转而快速的抬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黄色符咒向天抛洒,与此同时口中念念有词大颂真言。

  各门各派的真言在念诵的时候都不是很清晰,一来是为了保密,二来是念诵真言的人地域有差异,这个张秉正一口的江西话,我听了半天一句也没听懂。

  不但没听懂他念的什么,连他的动作我也没看明白是什么意思,他一直不停的从怀中掏出黄色纸符四处扔撒,念几句咒语扔一把符纸,那情形就跟死了爹的孝子一样,哭几嗓子扔一把纸钱,我看在眼里大感好笑,便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

  平心而论正一教我是不想去得罪的,因为他们的祖师是四大天师之首的张道陵,与吕纯阳一样都是正儿八经的大道金仙,留下的《道书二十四篇》中记载了大量威力巨大的符箓和法术,我要是伤了正一教的弟子,正一教众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束手而立,任凭他先行出招,这其实已经算得上是对正一教的尊重了,如若不然我早使用幻形诀上去踹他了。

  中国的成语之中有一句养虎为患,这句成语是怎么来的我不太清楚,不过这次我倒是真的坐失良机养虎为患了,张秉正作法结束之后,那些先前被他抛扔出去的符纸竟然凭空凝结化为了一只体型巨大的吊睛白额大虎,体长两丈,高达六尺,昂首翘尾,虎嗷震天。

  我皱眉打量着这只由符纸幻化的老虎,老虎虽然为符纸幻化,但是与真的老虎绝无二致,只是气息略有不同,它发出的紫气与张秉正相同,这就表明它是张秉正使用自身灵气托符咒之功幻化出来的,和他有意识上的联系,张秉正可以利用思维控制这只老虎的行动。

  平心而论,张秉正的这个法术比辰州三老使用元神控制金甲僵尸要玄妙不少,一来他用的是意识而不是神识,随时可以安全抽身。二来符咒幻化的老虎可以无数次的出现,不像金甲僵尸那样一旦损坏无法修复。

  白额大虎被幻化出来之后张秉正并没有立刻令其攻击,而是不停的让它张着大嘴连连发出虎啸,他这么做的用意不排除有震慑我的成分,但是我感觉还是炫耀的成分大,‘皇上,你快出来看哪,我变出了大老虎。’

  我这个人喜欢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法术幻化自古以来都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各种神话小说也只是不懂道法之人写就,只能写到变出了什么这一步,至于是怎么变成的却搞不懂了,其实作为修道中人,每个人都知道“调和龙虎,捉坎填离”这一句话,“调和龙虎,捉坎填离”是道教全真,正一两大分支的金丹纲要,龙虎指的是阴阳二气,坎离指的是火心,水肾。“捉坎填离”的意思就是以肾水调和补充心火,以达到完美的平衡。

  张秉正是正一教的弟子,调和龙虎的法门自然修习过,但是根据他幻化出的这只老虎来看他的修行也只是一般情况,因为心火属龙,肾水为虎。修炼金丹大道的正一弟子最初可以凭借肾水之气幻化出老虎,修为再高深一点的便可以凭借心火之气化出青龙,等到金丹大成则龙虎具现。

  张秉正幻出的吊睛老虎体型巨大,爪牙锋锐,一条五尺长尾犹如九节钢鞭,比寻常老虎还要利上三分。而且由于其本体是由符咒幻化,以灵气内衬,所以可以凌空追击且无惧刀剑砍刺,对付寻常道人也算是拿的出手了。

  “嗷~”张秉正驱使着老虎叫了半天皇帝也没敢开门观看,令得他甚感失落,因此便不再犹豫,驱使着吊睛老虎凌空扑击。

  符咒幻化的老虎行动极其迅疾,风行诀竟然躲避不及,无奈之下只好施展幻形诀晃身避开。

  “妖孽休走,看本真人降服于你。”张秉正见状顿时面露喜色,高声叫嚷示威。

  我冷笑的看着这个资质庸俗的正一道士,这家伙的确不是个东西,如果不是我先前为他让出了足够的施法时间,别说老虎了,老鼠他也变不出一只来,而今得势立刻便猖狂了起来。

  连续施过三次幻形诀之后我仍然拿不定注意是否下手,其实破这个家伙的法术很简单,那就是釜底抽薪,吊睛老虎是由于他的肾水灵气幻化而成的,只要破了他的肾水,法术也就破了。我之所以一直没有下手是因为如果伤了他的左右双肾,他这个人就不能算是个男人了,他虽然阴德有失,貌似还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

  “你若自认不敌,可出声认输。”张秉正急切的催御着老虎左右扑咬上下翻腾。他之所以要这么喊其实还是为了自己的国师之位,他知道我的修为要高他不少,如果将我逼急了他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我若攻你左右双坎,你将如何?”我再度晃身避过吊睛老虎转而阴声说道。张秉正的法术类似于让一个小孩子驾驶大坦克,不明真相的人通常会跟坦克硬拼,其实根本用不着这么麻烦,把小孩子从坦克上拉下来就行了。

  “多谢承让,贫道有要事在身,你若不忿可去龙虎山寻我。”张秉正见我一语道破他法术的缺陷顿时眉头大皱,转而收回法术向皇城外掠去。

  这一刻我是彻底服了他了,自己技不如人还说的跟赢了似的,这家伙的脸皮比汽车轮胎还厚。

  张秉正的轻身法术很是一般,因而刚刚落上城墙便被我晃身追上。

  “去你妈的吧。”我猛然起脚将正在下蹲借力的张秉正给踹下了城墙。

  皇城的城墙高近十丈,张秉正被我踹下之后急忙提气轻身,但是由于先前未经借力,因此还没等他提起灵气便成了自由落体,“啪叽”和“哎呀”同时传来。

  此时城墙外已经乱成了一片,弓兵本来就是远程攻击的兵种,等到敌人到了近前他们就失去了优势,金刚炮此刻在弓兵阵营里犹如羊群猛虎一般追杀着那些弓兵,明净和尚每次试图阻止金刚炮都会被金刚炮以幻形诀闪开并继续屠杀,因而明净和尚每每都是晚到半步,只能不停的冲着倒伏的尸体阿弥陀佛。

  “明净禅师,本派掌教神谕,召贫道即刻回山有要事相商,那妖孽已经被我打成重伤,你可接手续功,保护皇上周全。”张秉正毕竟是紫气修为,摔一下摔不死他,一跃而起舍命狂奔的同时冲着明净和尚扬声高喊,或许是先前落地磕掉了门牙,此刻说话有点漏风。

  我站在城墙之上看着远遁逃跑的张秉正,此人的脸皮之厚已经近乎无耻了,无耻的令我感觉到了好笑,因而只是远远的看着并没有过去追赶,磕掉门牙也算报应了。

  “多谢张真人。”不明所以的明净冲着张秉正高喊谢礼,转而舍弃了金刚炮向城墙之上掠了过来。这家伙还以为张秉正给了他个莫大的便宜,殊不知我根本无有损伤,此刻神足气满,正是巅峰之时。

  “呵呵,秉正,秉邪还差不多,临走还想着害别人。”我昂首等待着自下而上掠至的明净。张秉正临走的那番话明显是抱着瞎子过河的心理,自己掉进去了也不吭声,等着后面的也掉进去。

  “阿弥陀佛。”明净和尚掠到了我身侧十米外,在他凌空上掠的过程中我并没有阻止和攻击他。

  “老牛,差不多了,走吧。”我并没有搭理明净和尚,我一直不太喜欢和尚,虽然这个明净品性并不坏,但我仍然不喜欢他。

  “哈哈,大爷走啦。”金刚炮听到我的喊声,转身捏诀凌空踩着兵卒们的脑袋向城墙奔来。

  “阿弥陀……”明净的第二声佛号念了半截就停住了,倒不是他主动住口的,而是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绕到了他的脑后将他击晕了,淡紫和紫气巅峰差距太明显了。

  “这个秃驴咋整?”金刚炮落到我的身边伸手指着昏迷在地的明净。

  “这个别动,咱给皇帝送礼去。”我从怀中掏出了半块米糕转身向大殿回掠……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五十章 无耻可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