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四十八章 信步皇廷

第五百四十八章 信步皇廷

历朝历代的皇宫不管面积大小,大体上皇帝处理日常事物的地方,内廷是皇帝休息的场所,内廷东侧住着储君太子,因而一般来说太子都被称之为东宫太子,内廷西侧住着嫔妃,内廷后面则是后huā园,那是皇宫众人娱乐赏景的地方,

    梁朝的国都定在了建康,建康就是今天的南京城,在梁朝之前吴、东晋、宋、齐四朝已经定都于此,与后来的陈朝一起被后世并称为六朝古都,由于之前有四个朝代在此建都,因而皇宫的规模密麻麻错落有致,如果不是位于外廷的萧衍的龙气为我指引了方向,我甚至有mi路的可能,

    由于我选择的路线是从西侧进入,因而最先掠过的便是嫔妃们居住的地方,梁朝也遵循着汉朝的嫔妃制度,皇后,贵妃,婕妤,嫔等一共有一百二十一人,历朝历代的皇帝基本上都遵循这个原则,也就是说皇帝的大小老婆不能超过员可以有三个老婆,凡夫俗子都是一个,匹夫之勇里的匹夫指的就是只能有一个老婆的凡夫俗子,用以嘲笑别人的素质低下,这些是从周朝建立起来明君基本都遵循这个原则,至于是老婆,因为皇宫里还有大量的婢nv丫鬟,这些人是没有名分的,

    由于有着大量nv人的居住,因而整个皇宫的西侧充满了胭脂水粉的香气,与现代的化学香气不同,这的体香,整个皇宫的nv子有上千之数,完璧之人占了绝大多数,有其心而无其力,估计也只能看看了,

    此时正是午后,大量的嫔妃宫娥在户外百无聊赖的晒着太阳,不过她们却并没有发现我,因此我此刻已速度掠向了萧衍所在的外廷,

    我之所以如此急于离开这片后宫区域是因为那些嫔妃令我想起了徐昭佩,不久的将来徐昭佩也将是她们其中的一员,在深宫大院之中默默的消磨青chun,缓缓的逝去年华,

    随着距离的拉近,萧衍发出的帝王龙气隐约可见,而那三名隐藏在他身边的修道中人的气息也逐渐现出了端倪,这些人虽然使用法术隐去了本身修为,但是他们所使用的方法明显没有紫阳观的隐气诀玄妙,因此我仍然可以观察到三人紫高手,

    我掠至外廷正殿前方凌空定住了身形,仰天声在宫廷之内回响jidàng,

    我之所以发出啸声是因为我终于彻底醒悟了,我的存在以及我的使命很可能是四教祖师都知道的,最察,所以佛祖才会有‘事不过三,此次他若再有差池,且看道君如何自处?’这句话,我先前一直在想截教人才济济,同时具备慈悲肃杀之心的也不止我一个人,祖师为什么单单挑上我了,现在我终于醒悟了,祖师选中我除了看重我本身的心xing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是紫阳观的弟子,紫阳观的观气五术可以根据人体气息看出这个人的yin德是否有损,金刚炮的气息判断出他yin德有损心xing不正,才得以在关键时候以裂地三尺救下了黄眉真人xing命,

    观气术可观yin德缺损,那些yin德大失,为可以出手灭杀,杀掉该杀的人也是功德,这也是我日后的修行方向,萧衍找来的这三名紫气高手其中两名yin德有损,其中一名yin德大亏,这一个我可以杀掉,另外一个要惩戒,那个淡紫高手我可以不动他,

    时至此刻我才终于开窍了,终于悟出了道中玄妙,要想白日飞升,必须做到三点,第一是潜心修道,第二是以心悟道,第三是替天行道,前两世我一直试图倒转乾坤,殊不知道转乾坤才为天道,强行逆转是永远行不通的,以无上修为加以改变才是正途,

    “嘿嘿嘿嘿~”位于宫外的金刚炮听到我的啸声,急忙回声附和,这也表示他开始动手了,

    皇宫之中的巡逻守卫听到啸声纷纷向皇宫大殿靠拢护驾,不过在他们靠近之前,从大殿之中已然高手,

    这三名紫气高手都是南方人氏,这一点可以根据他们清秀的五官和不高的身材判断出来,梁国地处南方,自然会在本国之内寻找护驾高手,

    三人之中有一高一矮两个使剑的道士,年纪都超过了五十,淡紫灵气的所有者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僧人,手里拿的是一根熟铜棍,

    “大胆妖孽,擅闯皇宫,还不速速落地受缚!”高个子道士率先开口,

    “通名,”我斜视着这个高个子道士,他的yin德受损最重,我在考虑是不是真的要杀掉他,

    “落云山仝追风便是贫道,”高个子道士神情十分的倨傲,说话的同时蔑视的环视左右僧道,由此可以判断出这三个人并不是一条心,之所以来到皇宫很可能是冲着国师的位置来的,

    “原来是道教落云山的道长,呵呵,紫云追月如雷贯耳啊,”我森然冷笑,紫云追月,鸿鹄掠影,御气风行三种凌空法术分别是道教落云山,阐教无极观,截教紫阳观的凌空绝技,移动速度远超其他mén派的轻身法术,

    “妖孽见识倒不浅薄,有贫道在此,你,他的意思很明显,我不管跑到哪里他都能追上我,可惜他并不知道我的御气风行诀并不输于他的紫云追月,而且我的修为比他拦不住我也追不上我,不过我压根儿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这个仝追风我是一定要杀掉的,别的不说,他的名讳就惹了我的反感,这个麻杆儿竟然跟我的师姐重名,

    “有仝真人在这里我是无法走脱了,敢问另外两位是何人哪?”我呵呵一笑假意奉承,其实我他们废话,但是我总得知道对方是谁,属于哪个mén派的,

    “无量天尊,贫道龙虎山张秉正,”矮个子道士还比较讲礼貌,知道来句无量天尊,江西龙虎山是正一教的祖庭,直系嫡传弟子都姓张,mén下法术以符咒为主,茅山派就是他们的分支,

    “阿弥陀佛,贫僧九华山明净,施主放下屠刀,莫起杀戮之心,”年轻僧人夹棍合十,

    “呵呵,你看清楚,我拿的是屠刀吗?”我冲年轻僧人扬了扬手里的半截米糕,

    “阿弥陀佛,”年轻僧人无言以对,再颂佛号,

    “敢问大师,你的师兄弟之中有没有一位**禅师?”我皱眉问道,这个僧人既然来自九华山,而且是明字辈儿的和尚,那就应该是**的师兄弟,

    “贫僧有师兄弟六人,并无法号**者,”明净摇头回答,

    “大师是否来自幽冥寺?”我进一步追问,幽冥禅院在这时候还叫幽冥寺,

    “正是,”明起了眉头,不过最终还是点头承认,

    “来如此,”我忍不住连连点头,明净的话并没有完全出乎我的经在后世成就了佛位,成了佛位的人是没有前生今世的,关于他生前的所有事情都成了虚幻,这种情况就像是一个人进入了机要部mén,他之前的资料都要被消除掉是一个道理,

    **既然不在了,金身太岁肯定也不在了,成佛登仙的人一旦正位,他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这个理论与十年前叶傲风在王yàn配的坟前跟我所说的法实相,涅盘无名,不实不虚,亦真亦假”是完全对应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明净抬头之间发现了皇宫外金刚炮正人之下忍不住轻颂佛号,

    “明净大师,这里有贫道二人坐镇,可保真龙无恙,你且前往阻止这妖孽的帮凶肆意为虐,”仝追风转头冲明净说道,

    “道长慈悲,贫僧且去,”明净心悦诚服的冲仝追风合十为礼,转而手持铜棍向外掠去,

    我看在眼里冷笑不已,这个明净还算的上是个好人,不过这个仝追风就不手谴走免得他抢了自己,这个明净就让给金刚炮去连连手,剩下的这两个我得揍他个一死一伤,

    “妖孽,报上你的姓名,免做无名之鬼,”仝追风chou剑而出,上前叫战,这个傻子不会观气术,没有发现我的修为在他之上,时至此刻还在狂吹大气,

    “乘风子,”我沉yin,我之所以没有前缀是因为我如今已经不是紫阳观的人了,我如果报出紫阳观的名号,会给紫阳观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秉正道友,请为贫道掠阵,妖孽接招,”仝追风冲身边的张秉正jiāo代了一句,然后不待对方有所反应便凌空而起向我扑来,

    其实我早已经等待着这敌之策,指诀变化,口颂真言“杳杳冥冥,yin阳同生,生则为形,亡者为气,九幽诸魂现真形,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仝追风何在?”

    我施展的是生扯阳魂,其实我这是在进一步证实自己先前的推测,如果惩恶真的是我未来的使命,那我根本就不会折损十二年阳寿,

    真言念罢,右手屈指前伸,御气搜魂……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四十八章 信步皇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