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意料之中

第五百四十六章 意料之中

“这主意好。”金刚炮走过来从货架上拿下了一把七尺长刀。

  “你要唱大戏?”我伸手指着那把长刀,刀是仿制关二爷的青龙偃月刀打制的,也不知道是哪家戏班子定做的,连刃口都没开,吓唬人可以,杀人不趁手。

  “那用啥?”金刚炮弓身作势,一抖之下刀头竟然掉了,还真的是道具。

  “用这个!”我拿起两把菜刀递给了他。虽然徐绲很快就会到来,但是我们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太短了吧?”金刚炮伸手接过菜刀左右打量着,他一时之间还没有醒悟过来我其实是在逗他。

  “那你自己挑吧。”我探手拿过一把长剑,甩手试了试,发现并不趁手,不但重量不足,长度也不合适,南北朝时期的剑类兵器都比春秋时期的短上一些。

  马蹄声在我们十丈外停了下来,徐绲到了。

  “我用这个。”金刚炮扔掉菜刀抓起了一把厚重的单刀,这类重兵器一直是他的最爱。

  “走吧。”我随手抓过一把长剑转身向徐绲等人走去。

  古时的将军大臣都养有家将门客,徐绲是侍中将军,权力很大,养的家将很多,骑马的家将不下三十人,后面跟着上百的家奴。

  不过这些人见到我们之后都没有主动出手,只是勒马侧望,实际上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我在先前都是认识的,而今却反目成仇了。

  “于乘风,跪地受缚。”徐绲身披将一品将军甲,胯下四蹄踏雪黑鬃马,手持铸铁狼牙棒。

  我抬头看着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曾几何时他在我心里一直是岳父一般的存在,而今却成了这幅光景。

  “你喊我什么?”我伸手拉住了准备冲上去动手的金刚炮转而冷视着马上的徐绲。徐绲喊我的名字证明他知道我不是妖孽附身。

  “你这以下犯上的妖孽,人人得而诛之,将他拿下,如果反抗,就地诛杀。”徐绲被我看的心虚,抬手冲家将下达了命令,众人齐呼“得令”策马亮刃上前拼杀。

  我冷视着这个背信弃义攀龙附凤的小人,如果不是他将徐昭佩改嫁他人,我的命运不会如此多舛,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才是罪恶的魁首,始作的俑者。

  即便如此我仍然没有冲上去迎敌厮杀,只是松开了拉着金刚炮的手,这些人有一些我是认识的,他不仁我不义,我自然不需要留情,但是我不想沾上他们的血。

  金刚炮跟我相处多年,彼此之间早生默契,知道我松开手是让他过去动手,因为大叫一声挥刀冲了上去。

  这些家将都是练有武术的,但是武术在道术面前根本就是不值一提,金刚炮知道我不想动手,因而独自一人阻住了宽达十余丈的街道,频施幻形诀将那些策马冲上来的家将逐一斩杀,普通的单刀在灵气的催使之下轻易的砍断了形形**的兵刃,挥砍头颅自然更是不在话下,因而片刻之后那些乘马的家将纷纷成了断头残尸。金刚炮侧身让过徐绲的狼牙棒,转而袭向了身后那些家奴,他的目的简单而明确,那就是将徐绲杀成光杆司令,而这也是我先前的计划。

  在金刚炮与徐绲家将厮杀之际,我身后的守城兵卒纷纷壮着胆子冲我杀来,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想在徐绲面前杀敌献功,领导不在的时候都没有工作热情,领导一来纷纷想表现表现。本来这种心理也无可厚非,但是他们挑错了对象,我生平最恨的就是从背后捅刀子的小人。

  冷笑过后愤然转身,手中长剑砍挑削刺,将那些敢于向我下手的兵卒逐一砍杀,这次我并没有就此停手,而是径直冲进了人群大肆杀戮,将那些尾随在后的兵卒彻底撵散方才收剑回返。

  此时金刚炮已经将徐绲的家将家奴杀了个干干净净,暴跳如雷的徐绲正在挥舞着狼牙棒左右挥砸,奈何金刚炮有幻形法诀,徐绲哪里砸的着他。

  “您年纪大了,这玩意拿着太沉了,我给你轻快轻快。”金刚炮坏笑着挥刀将徐绲的狼牙棒头砍掉了,狼牙棒变成了三尺长棍。不过由于狼牙棒是铸铁铸造,因而金刚炮的单刀也在砍断狼牙棒的同时折断了,虽然有着灵气的催使,却耐不住单刀材质的粗劣。

  “您年纪大了,得多运动运动,不能总是骑马,前列腺容易出毛病。”金刚炮随手撇掉断刀,气凝右拳将徐绲的坐骑一拳击毙,徐绲落地翻滚,转而爬起身与金刚炮再度厮斗。

  其实在古时,女子十三束发,男子十五戴冠,这个时候就可以结婚生子了,徐绲虽然有徐昭佩这么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儿,他本身的年纪却并不大,只有四十几岁,正当壮年,金刚炮所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在气他,羞辱他。

  “老牛,够了,我们去皇宫。”我沉吟片刻出声喊住了金刚炮。不管怎么说徐绲都是徐昭佩的父亲,徐昭佩如果看到她的父亲如此受辱,心里肯定不会好受。

  “得令。”金刚炮模仿着徐绲那些家将先前的语气大笑高喊,转而晃身掠回。

  “徐绲,看在你女儿的面上,我留你一条性命。如果再度纠缠,我就在进宫之前先去一趟徐府。”我冲歇斯底里喊叫着冲上来与我拼命的徐绲森然说道。

  徐绲停住了,他也应该停住,不然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去一趟徐府,那些为徐昭佩准备出阁礼仪的奴仆,为徐昭佩穿上嫁衣的婢女,甚至是那些承做喜宴的厨子我可能都会杀掉。

  见到徐绲停了下来,我和金刚炮信步从他身边走过,这一刻我是有着回手挥剑的冲动的,但是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我不杀他不是因为我动了恻隐之心,而是担心徐昭佩会伤心难过。

  “我会调集四门兵马围剿你们。”徐绲的喊声从背后传来。

  “去吧,现在就去。”金刚炮嘿嘿坏笑,转而掏出怀里的米糕吃的津津有味。

  “你能洗洗手吗?”我皱眉指着不远处茶楼外的一汪清水。

  “一会儿还得脏,不用洗。”金刚炮支吾着。

  “呵呵,老牛,你发现没有。”我抬手指着皇宫方向。

  “有龙气遮掩,我刚才没看仔细,还去不去?”金刚炮扔掉了手里的米糕。皇宫方向出现了三道不明修为的修道灵气,对方很可能采用了某种类似于我紫阳观隐气诀的法术隐藏掉了自身的修为。

  “意料之中。”我微笑前行,萧衍身为一国之君,智商肯定不会很低,自然应该想到我会在伤情痊愈之后回来找他算账,三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寻找帮手了。如果不是有恃无恐,他也不敢悬赏抓捕我了。

  “他们隐藏了修为,可能设好了圈套在等着咱。”金刚炮跟了上来。

  “意料之中。”我点头笑道。

  “你能不能说点别的?”金刚炮撇嘴摇头。

  “你说这话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走吧,看看去……”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四十六章 意料之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