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四十一章 造化弄人

第五百四十一章 造化弄人

人在昏迷之中是没有时间概念的,经过了三次间歇性短暂苏醒之后,我终于平静的睁开了眼。

  最先感觉到的是满嘴发苦,这是人参的味道,也就是说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金刚炮一直在给我灌参汤,气血两虚的情况下大补气血的人参是对症的。

  随后发现自己在一栋破旧的房屋里,前后窗户上的窗栏糊纸早已经损坏殆尽,而今是用几块木板挡死的,房梁上布满了残败的蜘蛛网,由于天气十分寒冷,蜘蛛网上已经没有了蜘蛛,只剩下了沾满了灰尘的蛛网随着窗户缝隙中刮进的寒风微微摇曳。

  有着前三次苏醒之后立刻昏迷的教训之后,这一次我努力的保持着内心的平静,但是随后发现的几件事情却再次令我的心情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我率先发现的是身体里有灵气流动,这就表明我的修为仍在,虽然灵气极其微弱,但是有种子就不怕没收成,假以时日必然可以伤情尽愈紫气加身。这一点对我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在这种狼烟四起兵荒马乱的年代,如果道术尽失,我将寸步难行。

  随后发现的两件事情都是坏消息,一是自己现在是躺在炕上的,长江以南的区域鲜有土炕,也就是说我目前很可能是在北方,这里离梁朝的都城建康已经很远了。

  另外一个不好的发现是墙角堆积的大量人参残渣,那些是人参煎熬过后留下的废物,根据大量的残渣来判断我服食过的人参不下百颗。人参的药性十分的霸道,如果服用过量会造成体热脾虚的反作用,即便我此时迫切需要进补,一天之内也不能超过一颗,这些金刚炮自然应该知道。因而根据这些残渣来看我很可能躺卧了两三个月了。

  金刚炮此时并不在屋里,身下的土炕已经冰凉,这说明金刚炮已经离开很长时间了。在这一刻我心里最先想到的是金刚炮不应该把我独自一人留在这里,可是转念一想便开始为金刚炮担心了,希望这个他不要遇到什么危险.

  自己此时虽然已经苏醒,但是仍然无法行动,连转头都非常吃力更别说翻身下地了。而今能做的只有等待,耐心的等待金刚炮回来。

  等待的过程分分秒秒都是煎熬,这种煎熬有一半是来自生理上的,我非常的口渴,大量服食人参导致了我口干舌燥,此刻只感觉喉头发苦,舌苔发干,连喘气都带着人参的燥气。另外一半煎熬来自心理上,我担心金刚炮的安全,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还有就是这个死胖子肯定又把我交代的差事办砸了,他把徐昭佩给我弄哪儿去了。父母有没有因为我的胡作非为而受到萧衍的迁怒也是我担心的一个问题。

  由于窗户外并没有光亮透入,因而我判断此时外面应该是晚上,周围十分的寂静,偶尔会有猫头鹰的怪叫和野狼的狼嚎,这些都说明我目前所在的这处房屋应该处于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此外土炕是南北走向,门是向西开的,这就表明我所在的这栋房子是个东厢房,有厢房自然就有正房,由此可见这是一处废弃的大型建筑的一部分。

  好不容易挨到天亮时分,门外终于传来了脚步声,随后是搬动顶门石条的声音,紧接着就是金刚炮带着一股寒风冲了进来,左手提着两只死兔子,右手抓着一株黄色的植物。

  “老牛。”我欢喜的冲他喊道。由于许久未曾开口,我的声音十分嘶哑。

  “哎呀我操,你可算醒了。”金刚炮扔掉手里的东西扑打了身上飘落的雪花。这一刻我的心情再度沉重了少许,根据金刚炮身上飘落的雪花来看外面正下着大雪,十二月是没有这么大的雪的,看来我真的在这里躺了许久。

  “给我拿点水。”我冲金刚炮说道,此刻的干渴已经超出了我的忍耐限度。

  “我怕你醒了口渴,早给你放这儿了。”金刚炮从我头后的窗台上端过了一只粗瓷大碗。

  “我的眼睛又没长在头顶。”我将碗中带着冰渣的清水一饮而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真凉!

  “咋样?”金刚炮随手捏了个指诀,意思是问我修为废没废。

  “问题不大。”我皱眉说道。

  “太好了。你等着哈,我给你炖兔子,”金刚炮高兴的眉飞色舞“赶快把伤养好,咱哥俩出去大开杀戒!”

  “大开杀戒?杀谁,杀师傅还是杀那些师兄弟?”我再度叹气。

  “杀叶傲风啊,算了,这些事儿等吃完饭再说。这里有的是狍子和鹿,不过那些玩意你吃了上火,我给你整回两只兔子。”金刚炮说着从炕上站了起来。

  “徐昭佩呢?”我问出了我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那天…这事儿…”金刚炮的神色立刻变的紧张了起来。

  “什么这个那个的,有话直说。”我不耐的出言追问,情绪过度紧张之下忍不住连连咳嗽。

  “老于啊,我说可以,你可得挺住啊。”金刚炮摇头叹气。

  ‘你可得挺住啊’这句话表面上是一句安慰的话,事实上是最他妈吓人的。医院里的医生如果跟病人家属说出这句话,那基本上病人就快完蛋了,因而金刚炮这话一出口,我立刻紧张的晕了过去,

  再度苏醒后,发现金刚炮正坐在我的旁边啃吃着兔子头,屋外寒冷凛冽,屋里弥漫着肉香。

  “徐昭佩是不是出了意外?”苏醒之后我再度追问。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整个儿提了起来。

  “没出什么大事儿。”金刚炮放下了手里的兔头,用衣襟擦着手上的油腻。

  “是不是她嫁人了?”我平静的看着金刚炮。从金刚炮的这句话中我已经猜到了徐昭佩并没有生命危险,最大的可能是她嫁给了萧绎。

  “嗯。”金刚炮无奈的点了点头,他知道瞒不住我。

  “把整个经过给我说出来。”我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人在极度伤心的情况下会有心凉的感觉,我现在的感觉就是这种,一股无名的寒气从心脏弥漫出来,急速的蔓延全身,整个人如坠冰窖,竭尽全力九死一生,最后我仍然没有救下她。

  “也没啥经过,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全怪我,你让我给她带出去,可你没说给她送哪儿啊。”金刚炮支吾着。

  “你将她送到了哪儿?”我猛然睁开了眼睛。金刚炮再傻也不会傻到将徐昭佩送入皇宫的地步吧?

  “我施展了观气寻宗。”金刚炮懦懦的看着我。

  “观气寻宗?”我微一沉吟便猛然觉醒,“你又把她送回了徐府?”

  “啊,我以为那儿最安全,再说我也不知道你俩这辈子都发生了啥事,这事儿你可不能怪我。”金刚炮再度后退。

  抓起兔头扔向金刚炮之后,我又晕了过去……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五百四十一章 造化弄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