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沥血苦战

第五百三十九章 沥血苦战

可惜的是我的怒喝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当自己刚刚将干将握在手里之际,公羊倚风的长矛就从正面刺了过来。

  此时的我内心已然升起了怒气,旋身避过急速刺来的长矛之后,左手急探抓住了长矛的矛身,紫气疾输倒灌将公羊倚风握着长矛的右手震开,抢过长矛之后干将连挥,将公羊倚风的丈余长矛削成了数截一尺左右的短棍。

  “别再逼我了。”我愤愤的将手里的短棍扔向了公羊倚风,转而调头疾掠,经过一连串的剧烈搏斗之后我的体力和灵气都几乎消耗殆尽,而今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他腿上有伤行动不便,快拦住他。”叶傲风高声喊道。

  伴随着叶傲风的高喊,四人再度施展幻形诀占据了四处角落拦住了我的去路,转而纷纷施展移山诀移来诸多重物从远处冲我扔砸。

  四人的目的很简单,消耗我的体力和灵气,让我油尽灯枯。

  事实上四人的策略也的确见效了,几个回合之后我便感觉灵气不续,尤其是两处伤口一直没有来得及包扎止血,失血过多更是令得我神识逐渐恍惚。

  “贫道看你还有多少血可流。”马凌风愤怒的盯着我手里的干将。

  “大师兄,我的身份一时之间解释不清楚,但是你也看到了,先前我已经数度留情,如果我想杀你们,此刻你和老七老八早就扑地身亡了,不要再追了。”我将手中的干将倒插入地,转而再度从西南方向突围。干将我今天是带不走了,不然的话马凌风肯定会穷追不舍。

  此外我之所以选择向西南方向突围是因为阻挡在那里的是温啸风,他的修为在四人之中最低,而且他年纪最小,相对而言比较容易对付。

  “妖孽,哪里逃!”温啸风高喊着迎着上来.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嘴里虽然喊的响亮,动作却并不凌厉,凌空出击之时悄然让出了左侧空当,与此同时悄然向我努了努嘴。

  温啸风的这个动作让我心中大暖,一时之间竟然有了落泪的冲动,他此时并不认识我,但是他知道我先前已然手下留情,作为回报,他想放我一条生路。

  此时自然容不得我跟他多说什么,身形疾动,快速的从他左侧空当掠了出去,在青砖街道上猛然借力快速的冲着眼前的一座钟楼蹿了上去。

  一掠之下心头大惊,自己右腿上的伤势已经严重影响了自己的踏地借力,本来可一跃百丈,而今在十丈的位置凌空之势便枯竭了,无奈之下只好探手抓住了钟楼的一角翻身跳进了钟楼三层。

  钟楼在古时是城中最高的建筑,每日敲钟十二次来为城市里的居民报时,我所在的钟楼共有十二层,除了顶层有一口巨大的铜钟之外每一层都是空旷的,因而自己落入三层之后快速的穿楼而过向西疾奔。

  就在自己心中暗喜之际,身后尖利的破风声传了过来。不用回头我也知道这是叶傲风使用御金之术刺来的青铜剑。

  青铜剑是从背后刺来的,我如果继续前掠背后的徐昭佩肯定会被其刺中,因而我只能选择横移,横移避过叶傲风刺来的青铜剑之后,马凌风等人已经趁机追了上来。

  “老八,你自上方攻击。”马凌风冲温啸风喊道,与此同时横移数丈,将四角合围变成了三角合围。温啸风先前故意放我一马已经被马凌风察觉了,因而不再相信他。

  “大师兄,五师兄说他是妖猴变化,可是他分明是七窍修行,他如果是妖孽的话,为什么不对咱们下杀手?”温啸风并没有执行马凌风的命令。

  “他偷学我紫阳道法,今天绝不能放他走,道法如若泄露,紫阳观日后如何立足?假仁假义之举无非是蛊惑人心。”马凌风愤然的看着温啸风。

  “他已经这样了,要杀你杀,我下不去手,我回去告诉师傅去。”温啸风说着运转灵气就要离去。其实温啸风并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他之所以不再动手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先前对他手下留情,他不想恩将仇报。二是我此刻身负两处重伤,七窍缓自渗血,发冠被公羊倚风挑走之后披头散发,情形甚是悲惨,这些令得温啸风动了恻隐之心。

  “你还是紫阳观弟子吗?”马凌风厉声喝止。

  “他对这女子一往情深,宁死不曾将其解下,他若肯放下背负的女子,你们拦他不住。”温啸风说完头也不回的向北掠去。

  “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马凌风气的暴跳如雷。温啸风临走时的那句话无疑是在提醒我让我放下徐昭佩独自逃生,因而马凌风才会破口大骂。

  温啸风的话令我内心极为感动,他之所以不再冲我下手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佩服我的勇气和执着,正如他所说,我如果肯放下徐昭佩此刻早就逃之夭夭了,他们根本就拦不住我。

  不过此刻说这些已经为时过晚,先前的剧烈斗法已然耗尽了我的灵气,失血过多已经令得我的肢体逐渐失去了知觉,是身后传来的徐昭佩的体温令我强打精神撑到了现在,此时即便是没有三人的围攻我也很难从布满数条街道兵卒的包围下逃生了。

  温啸风走后马凌风等人并没有再度对我发起攻击,他们都是明眼人,知道只要将我困住,用不了多久我就会自行倒地。

  我此刻的心情是极为复杂的,现今的情况我已经万难全身而退了,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念头令我感觉到了极度的悲哀。不过此时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供我怨天尤人,我必须在自己倒下之前作出决定。

  我最先想到的是孤注一掷杀死叶傲风,不过这个想法很难实现,因为马凌风和公羊倚风肯定会竭力保护他,我要想杀叶傲风就必须先放倒他们两个,可是以我而今残余的修为,已经万难将三人逐一杀死,况且骨子里我也并不想迁怒于马凌风和公羊倚风,他们做的事情无可厚非,并没有太大的过错,因为他们并认识我。

  不过不管怎么说叶傲风这个人是必须除掉的,如果将他留在这个世界,肯定会是个极大的祸患。而今之计要想杀他只剩下了一个方法,那就是散功自爆,可是散功自爆会毁灭方圆十里的一切,不但叶傲风会死,徐昭佩也无法幸免,还有这诸多的皇公贵胄也一个也剩不下,回到南北朝炸死一片人难道就是我的使命?

  做出决定并承担后果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做不出决定,思前想后哪一条路也走不通,最糟糕的是自己此刻肋部和腿部的伤口已经没有鲜血流出了,这倒不是血止住了,而是鲜血已经流干,这种情况如果换成普通人早已经丧命了。

  在晕死之前我终于做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决定,我要散功自爆,与叶傲风等人同归于尽。让徐昭佩与我同死并不是我的本意,但是我如今已经没有能力将她送到安全区域了。

  叶傲风自然也发现了我开始逆转灵气,紧张之下面皮抽动不已,我看在心里森然冷笑,这就是你逼我的结果!

  可是很快的我便发现叶傲风的目光并不是在看我,而是注视着东北方向。我警觉的皱眉回望,一看之下内心大喜。

  死胖子终于赶来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九章 沥血苦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