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无以正名

第五百三十七章 无以正名

马凌风的风行诀不在我之下,因而不管我如何突闪,他总能如跗骨之蛆一般的将我逼回原位,如此三番,叶傲风等人已经急速靠近,人影依稀可见。

  “停!”我无奈之下只好冲马凌风出言休战。

  “妖孽,你还有什么话说?”马凌风闻言倒也停住了身形,反背双手,半脸米粉,半脸傲气。

  “我如今也跑不掉了,不如等叶傲风和公羊倚风以及温啸风过来之后,咱们再作计较。”我快速的在脑海里思考着对策。

  “也好,留你一时三刻倒也无妨。”马凌风面带疑惑傲然开口。其实他之所以同意暂时停战也是为了他自己考虑,他担心将我逼的急了我会做出狗急跳墙的反扑,等到他的三个同门来到我就插翅难飞了。

  我见他同意,便不再试图逃跑,抱着徐昭佩坐在了屋顶,附身下望,发现老父已经被家丁搀入了轿子启程回返,这一点让我心中稍安。

  “收回你们的破铜烂铁。”马凌风回剑入鞘,转身俯视着下方的亲兵,护驾亲兵一直擎着长矛拉着弓箭戒备着我们,这一点让马凌风感觉到了不快。

  萧衍闻言沉吟了片刻,转而抬手示意众人暂时收回了兵器。他虽然不认识马凌风,但是他已经看出了马凌风是我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他自然懂。

  “真人若能将他拿下,救回王妃,本王定有厚赐。”萧绎骑在另外的一匹战马上抬头高喊。

  “哼!”马凌风轻蔑的看了萧绎一眼并未答话。马凌风虽然在后期走了弯路,但是他始终视金钱如粪土,并不追求奢华的生活,他的目标是修真证道,后来成了萧绎的国师也是为了跟我作对,并不是为了追求荣华富贵。

  “哼!”与马凌风的冷哼相比,萧衍的冷哼要低的多。他之所以冷哼是因为萧绎说的话逾越了礼数,在古时,“赏”是可以随便用的,“赐”则是皇上专用,萧绎在情急之下说出了赐,就说明他在内心无数次的想过这个字。

  对于这种皇家官场的勾心斗角我是非常厌恶的,一个大老爷们天天就知道算计别人有什么意思,别说给我个四品将军,就是给我个一品骁骑将军我也不会留在官场。

  我的目光并没有在那些令我厌恶的面孔上停留太久,怀中的徐昭佩可比他们好看的多了。徐昭佩与后世的王艳佩模样是完全一样的,与白九妤的娇静顺柔不同,徐昭佩的美是高贵逼人的那种,美艳不可方物。与她在一起没有内心的平和与安宁,更多的是激情和火热。

  激情与平静,火热和安宁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极端,王艳佩可以给予我热血沸腾的激情,而白九妤则可以给我宁静淡怡的安宁,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都是我喜欢的,因而她们二人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同等重要,分不出厚薄深浅。

  前世的徐昭佩从进宫之后便没有再见过我,我在法术大成之后偶尔会进入皇宫探视她,但是从没有正面相见,而徐昭佩也知道我在暗中关注着她,但是她却一直故意的伤害我,纵色声马放荡形骸,因而我在潜入皇宫的时候经常会撞见令我七窍生烟的一幕。

  即便如此我却并没有怪她,我知道她这么做是在报复我,她怪我没有与之私奔,将她拱手让给了别人。她就是通过这种伤害自己的方法来间接的伤害我,因为她知道我在乎她。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重新选择的机会的,但是我有了,我既然回来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无论如何!

  叶傲风等人很快的便从其他三个方位包抄了过来,见到我抱着徐昭佩坐在屋顶之后顿时面露喜色,转而分别站立于左右屋顶,与马凌风一起对我形成了四面合围。

  “叶傲风,你有没有想过今天如果杀不了我,后果将会是什么?”我抱着已经晕过去的徐昭佩站起身转视叶傲风。他是今天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在场的众人只有我和他心里是明白的。

  “你这妖猴没有明日了。”叶傲风眼中的充满了欢喜而嘲谑的神情,欢喜是因为他发现我并没有恢复紫气巅峰,在四人的合围之下绝无生理。嘲谑是出于胜利者对于失败者的一种蔑视。

  “叶傲风,紫阳观的观气五术可窥阴阳辨是非,我是异类吗?”我抬起左手指着自己的三阳魁首。七窍修行和异类修行瞒不过观气术。

  “你这妖猴修行日久,精于变化,”叶傲风转视马凌风,“大师兄,此妖不除,日后紫阳观道法必定外泄。”

  马凌风闻言面色再度阴冷了下来,抬手抚上了剑柄。他身为掌教大弟子,自然知道道法外泄的恶果。

  “呵呵,大师兄,有些事情我即便说了你也理解不了,但是有一点我想提醒你,我不是妖猴,七窍修行的紫气修道者是可以散功自爆的,你想玉石俱焚?”我冷笑开口。异类修道与人类修行的最大区别就是人类修道者可以散功自爆,而异类没有这个能力。

  “你敢威胁我们?”公羊倚风冷笑开口。

  “七师兄,你的浴火成矛现在只是初具雏形,之所以迟滞不前是因为你的阴跷一脉并未打通,虽然你的火气出阳跷,但是阴跷也必须通畅,不然你凝出的火矛无法持久。”我转视公羊倚风。公羊倚风的御火成矛是他苦心研习多年才创出的绝迹,在法术大成之前他在黑暗中摸索了很久。

  “此妖不除,紫阳观威矣。”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公羊倚风并不领情,反而率先扬起了手中的长矛,他此刻还达不到御火成矛的境地,使用的还是真实兵器。

  “等等,容我说最后一句。”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现在说什么他们也不会相信,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偷学了紫阳观法术的妖孽。

  “说!”马凌风率先拔出了干将。

  “你们今天放我离去,我三日之后必定去紫阳观面见三圣真人。如果再度相逼,我就逼出本身巅峰修为,叶傲风,届时老子第一个杀你。”我嘿嘿笑道。

  每个人都有潜能,农夫只要不怕死就能变成人肉炸弹。屠夫只要不怕死就可能去抢银行,我而今巅峰修为仍在,只是本体无法承受,如果我将紫气彻底放出,他们四人无人是我对手,但是我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那就是本体可能无法承受凌冽灵气的冲击而导致筋脉尽断无法御气。

  我的这句话并没有威胁住他们四人,四人面色急剧的变为阴冷森然。

  “杀了他。”马凌风沉声下达了命令,其他三人立刻施展凌空术疾掠而至。

  千钧一发,时不我待,心念所至,气海大开……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七章 无以正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