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三十五章 不可一世

第五百三十五章 不可一世

“啊?你,你,你这个……”我话刚说完,父亲便惊愕的伸手指着我连连后退,不远处的家丁急忙过来扶住了几欲晕倒的父亲。

  我先前所说的这句话前半句是利诱,后半句则是**裸的威胁。而这种话当着皇帝的面说出来已经不止是口出狂言那么简单了,这是不折不扣的大逆不道。

  我这句话一出口,父亲知道他保不住我了,所以他才震惊愕然。不过我此时也根本不需要父亲的保护,我敢说出这样的话,就有把握自己承担后果。

  “于笠博,你的公子可不是池中之物啊。”萧衍并没有接我的话茬,而是面色阴冷的看着我身后的父亲。

  这一幕令我眉头大皱,萧衍虽然老迈,行事却丝毫不乱章法,他不冲我来而是冲着父亲去了,这一点是我先前所料不及的。他所说的不是池中之物指的就是龙,暗喻我有不臣谋反之心。

  “老臣罪该万死,生出了此等大逆不道的逆子。不过皇上明鉴,徐家毁弃婚约之后,犬子便得了那失心之症,神识错乱,举止失常。今日卯时起床之后更加尤甚,不向老臣夫妇请安便策马过市,奔赴牛头山赤身裸体,对天叫嚣,老臣忠孝犬马已有四十余载,中年得此一子,万望皇上留我于家一息血脉,老臣带他回去寻医救治,等到神识清明了,再亲缚金銮向万岁请罪。”老父跪倒在地为我求情。父亲的意思是说我已经疯了,想借此为我开脱。

  萧衍卧坐在黄辇上面色阴沉,久久不发一言,显然是在内心斟酌怎么处理我,同时也在考虑我父亲所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就在此时,萧衍身边的国师走到了他的身边,俯身上前低声耳语,我凝神倾听发现对方使用的是传音之术,我此刻同样只有淡紫修为,根本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

  片刻之后,萧衍再次开了口。

  “于爱卿,令郎的确有疾,但他得的可不是什么失心疯,他是被妖孽附了体。”萧衍用那双已经浑浊的老眼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哎呀!”萧衍的话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了父亲的惊呼声,等到我转过头去,父亲已经惊厥的晕了过去。李清的叙述本来就让他惊魂不定,而今皇上再次证实,难怪父亲会如此惊恐。

  萧衍的一席话令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了呼声,先前的诡异事情而今终于得到了皇上的证实,我是妖孽缠身。

  这一说法令我哭笑不得,哭的是那个狗屁国师法术不精,只能看出我的命魂有异却看不出是什么导致的,竟然说我是妖孽。笑的是我成了妖孽之后,不管做什么都不会连累到父亲家人。

  “皇上,你考虑好了吗?”我上前几步开口问道。

  “国师,将他拿下。”萧衍见我贸然上前,急忙冲身边等候已久的国师下达了旨意。

  萧衍的举动再次令我哭笑不得,其实我说话时之所以要向前走上几步,是为了让惊恐的家人过去搀扶晕倒在地上的父亲,我如果留在原地,他们都不敢过来,而我也不能回身搀扶,不然我也就不是妖孽了。没曾想我这几步竟然让萧衍警觉了起来。

  “慢着。”我急忙抬手示意跃跃欲试的国师不要着急动手,“皇上,如果国师拿不下我怎么办?”

  萧衍皱眉看着我,并没有开口。有皇上在场,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吵吵。

  “这样吧,如果国师能胜了我,我今日便留在这里任凭刀刃加身。如果国师胜不了我,我也不与皇上为难,我带走徐昭佩,三日之后以魏国三公头颅相赠,如何?”我皱眉说道。其实我之所以这么说还是为了自己的家人,我如果一走了之,难保萧衍不会迁怒父亲。而魏国则是梁国的敌人,所以我才有此一说。

  “拿下!”萧衍并没有接我的话茬,而是面无表情的再度抬手。

  “阿弥陀佛!”伴随着法号的吟唱,国师已然向我掠了过来,身形很是迅捷,袈裟随风激荡,倒也有几分大德高僧的风范。

  我森然冷笑,再度前移三尺,免得随后的灵气对撞伤了尚未走远的家人,落地站定,便凝神等待着国师的掠近。

  运转灵气凝神迎敌的同时,我快速的打定了主意,打是一定要打的,而且必须速战速决,时间拖延的太久恐怕会生出变故。

  打定主意之后,快速的左手捏诀凝聚灵气于右掌和右脚,凝气于右掌是因为国师在掠行过程中摆出的攻击姿势是左掌在前右掌在后,这就说明他擅长使用右掌。

  果不其然,国师掠近之后快速的出掌击向我的左肋,他之所以攻击左肋是因为皇上让他将我拿下而不是让他将我杀死,所以他不敢出手攻击要害。

  他的这种心理给了我机会,快速的出掌与之对撞,按理说同为淡紫灵气谁也沾不得便宜,但是我此刻脚踏实地,而他则是身在半空,因此双掌相接,我还是将他震了出去。与此同时早已经凝聚着灵气的右脚快速蹬地而出,急速上前追上了正在倒退的国师,右手改掌为拳,除魔诀暴击而出,直轰国师的下腹气海。

  对敌斗法犹如下棋博弈,也如同两军对垒,并没有一成不变的章法。寻常人斗法都会先行试探,然后留有狠辣的后招。但是我却并不遵循那条潜规则,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愿意墨守成规,对敌斗法也是如此,因而我一上来就是杀招,走的就是险路。

  国师后退的速度自然比不上我全力追击的速度,当凝聚着灵气的右拳撞上国师的气海重穴时,我知道自己赢了,当追着口吐鲜血的国师补上第二拳的时候,我知道这个老和尚以后当不了国师了,因为气海受创必然修为尽失。

  两拳制敌,趁着众人惊魂未定之际身形疾转,快速的掠向了萧衍的黄辇。

  “皇上,你错过了一统九州的大好机会。”我坏笑着在萧衍的脑袋上点了点。轻而易举的撂倒了国师令我大感惬意。

  “啊。”萧衍惊慌大叫。

  “别啊了,我说话算数,三日之后送上魏国三公人头为皇上压惊。”我左右开弓震飞了扑上来救驾的几名亲兵,转而身形疾转,踏地借力凌空而起,扑向了徐昭佩的凤轿。

  “昭佩,我回来了。”我使用移山诀裂开凤轿,抱起了轿中的伊人凌空再起。

  “放开我,你放开我,父亲快救我……”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徐昭佩竟然面露惊恐的大声叫嚷了起来。

  这一幕令我眉头大皱,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我今天的所作所为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不可思议的,徐昭佩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萧衍先前所说的我是妖孽附身估计她也听到了,所以她才会害怕。

  不过不要紧,离开了这里之后我会将前生今世发生的事情无一遗漏的说给她听,她会明白的,她会欢喜的……

  就在自己脑海之中万念齐涌之际,一股暴戾的杀气悄无声息的从上空袭了过来,这股暴戾的杀气令我在瞬间心跳加快了数倍,这股杀气我太熟悉了,这是我的干将发出的杀气。

  但是在前世这把无上神兵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我的兵器,它最初是属于紫阳观掌教大弟子马凌风的……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五章 不可一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