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二卷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大胆放肆

第五百三十四章 大胆放肆

于司空的公子与湘东王萧绎闹市争妻不是一件小事情,消息自然传的很快,侍中将军府最先得到了消息,因而徐绲很快便率领一干家将策马而来,在见到迎亲队伍竟然调头回返之后,徐绲的脸皮都绿了。

  随后是皇家的卫队自远处疾奔而至,最后是我的父亲和家人,家父是文臣,而且年纪已经大了,只能乘轿。

  “风儿,怎么回事?”老迈的父亲下轿之后快步向我走了过来,由于走的急了,一个踉跄几乎跌倒,我急忙晃身上前扶住了他老人家。

  “父亲大人!”我跪下的同时忍不住泪如雨下。父亲今年已经古稀有二,不惑之年得子视若心头肝尖,但是我在徐昭佩进宫之后不辞而别入山修道,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隔世再见,岂能不伤感落泪。

  “为父自有计较,你且起来。”父亲心疼的看了我一眼,转而向湘东王走了过去。

  “老臣见过七王爷。”父亲位列三公自然不需要向湘东王行跪拜礼,但是弯腰见礼却还是要的。

  我甩手摆脱了家丁的搀扶,转头愤恨的盯着萧绎。

  “免礼。”萧绎面色阴沉的等了许久方才抬手让父亲平身,这一幕让我看在眼里忍不住心生愤恨,他是故意的,皇家的大批亲兵到来令他底气大壮。

  “敢问七王爷,犬子可曾有冒犯之举?”父亲出言试探。萧绎是萧衍的第七子,因而父亲称之为七王爷。

  “哼。”萧绎冷哼不语,他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我杀死了他的两名偏将,也没有证据证明那几个口吐鲜血的差役是被我打伤的,自然不能说我什么。

  “既然如此,老臣辞去。”父亲再度施礼,不过这次没有等萧绎抬手,便直起身走了回来。

  “随我回去。”父亲走到我的身前出言吩咐道。

  “父亲大人,徐氏昭佩是我早已定下的亲事,而今转嫁他人,我来送她一程有何不可。”我坚定的摇了摇头。

  “来人,把这个不孝子给我带回去。”父亲皱眉说道。父亲为官多年,识大体顾大局,他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与我有关,我闯了这么大的祸。能将我安全带回去已经很难了。

  “我不回去!”我愤然瞪退了几名试图上前的家丁。

  “放肆!”父亲厉声高喝,与此同时向我连使眼色,我侧目回望,发现皇城方向黄色旌旗招展,看来已经惊动了皇上。

  司空位列三公,主掌梁国经济民生大计,司空的公子与自己的皇子发生了矛盾,皇帝自然紧张,匆忙出宫从中斡旋也是人之常情。

  “那就让皇上来评评理。”我愤然高喊。而今的政局我是有所了解的,皇帝已然老迈,皇位之争最激烈的是湘东王萧绎和其弟武陵王萧纪,家父与武陵王萧纪走的比较近,而侍中将军徐绲则站到了湘东王萧绎的一方,这才导致了他单方面的毁约将徐昭佩嫁于萧绎,这其实一桩政治联姻。作为皇帝的萧衍此刻并不站在任何一方,自己的两个儿子都手握兵权,他一直维持着其中微妙的平衡。

  “绑起来,带回去。”父亲再度冲家丁下了命令。

  “谁敢?”我再度愤怒环视,不过这次没将家丁瞪退,他们害怕父亲多过害怕我。

  我想了想也便任由他们捆绑,我真想干什么,这些麻绳根本就捆不住我。

  捆绑完毕,几个家丁便试图将我驾到马上,就在此时,我悄然延出一股灵气冲着萧绎袭了过去,这一缕灵气是冲着他的脸皮去的,直接将萧绎从马上砸了下来。

  “保护王爷。”我第一个发出了喊声。我自然是故意的,我此刻已经被捆住了,萧绎从马上摔下来可跟我没关系,但是我第一个发出喊声无异于承认这事跟我有关,我要**裸的气死他。

  众多亲兵呼喝着将萧绎围了起来,我看在眼里黯然冷笑,再度延出灵气自上而下将刚刚爬起来的萧绎再度砸趴在地。

  “来人,将他拿下!”萧绎终于怒了,站起身指着我冲兵卒高声喊道

  “七王爷息怒,犬子何罪之有,要将他捉拿?”父亲上前一步高声问道。父亲虽然是文臣,却也不是轻与之辈,徐绲的单方面悔婚已经令得父亲颜面大失,心中难免有气,而今萧绎无凭无据要缉拿我,父亲自然不会束手旁观。

  “今日的蹊跷之事,他脱不得干系。”萧绎气急败坏的抬手整理着已经散乱的发髻。

  “哈哈,可有凭证?”我再度上前愤然怒视,与此同时灵气再度破体而出,将萧绎的挽发金冠砸了出去。

  我的这个举动震惊了众人,我从说话到萧绎的金冠被砸飞之间并无任何的停顿,这一刻所有人都疑惑的盯着我。先前他们一直以为我有帮手,但是现在他们知道是我一个人在搞鬼,而我一个弱冠的贵公子有这样的能力自然令他们惊愕难解。

  “本王今日要先斩后奏。”萧绎气愤的翻身上马抽剑出鞘。

  我见状第四次延出灵气,这次攻击的是他的坐骑,灵气所至,高头大马顷刻倒毙,萧绎反应还算迅速,关键时候跳了出去,没有被马匹压在下面。

  “王爷,你说马头结实还是人头结实?”我回身冷笑。既然都知道是我我也就不装了,我就是要明着告诉他,我能在无形之中杀了他的马,也能在无形之中杀了他。

  “你……”关键时刻,萧绎的理智压制住了自己的愤怒,识趣的闭上了嘴。

  “你这祸事闯大了。”父亲转身摇头面露愁容。

  “父亲大人放心,孩儿自有应对之法。”我摇晃着挣脱了家丁的束缚,捆在身上的绳子我没动它,这是我清白的证明。

  “老爷,今天早上少爷在牛头山……”李清凑到了父亲的耳边小声耳语,不问可知,说的是我早上在牛头山上赤身裸体应对天劫的事情。这家伙开始只是叙述所见所闻,后来竟然说我是被邪物冲身。我摇头苦笑权当没有听到,我而今有紫气护体,哪个邪物敢来冲我。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父亲听了他的胡言乱语竟然连连点头,看着我的眼神也不对了。这一幕令我暗自皱眉,我今日的举动言语与前世实在差距太大,也难怪他老人家会起疑。

  “皇上驾到。”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太监的喊声。这尖锐而悠长一嗓子令我眉头大皱,这家伙如果去了现代,超女冠军就是他的。

  皇上驾到,众人自然要跪接,我在父亲的拉扯之下心不甘情不愿的跪了下去,萧衍这个老家伙没几年活头儿了,跪一下就跪一下吧。

  萧衍很快就乘着黄辇到了近前,众人齐呼万岁迎接圣驾,我微微抬头,一瞥之下撇嘴冷笑,还万岁呢,两年零八个月。

  我这一瞥之下除了发现了皇帝之外,还发现了他身边的一名身穿大红袈裟的老年僧人,正是当朝国师。萧衍在位的时候崇尚佛教,因而国师便是和尚。我微眯双目凝气细观,发现此人修为是淡紫灵气。

  淡紫灵气虽然并不厉害,但是却可以发现我延出体外的灵气,也就是说有他在场,我不能再度贸然出手。

  “免了,起来吧。”与父亲同龄的萧衍倒是没什么架子。

  众人谢恩之后一一平身,我站起身之后发现国师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这时候我才想起自己先前犯了一个不小的错误,寻常人在双手被反绑的情况下要想站起来只能先起一腿,而我刚才是双膝同时离地站起来的,这个动作引起了国师的怀疑。

  此外紫气以上的修道者都可以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实力威压,我先前并没有捏起隐气指诀隐藏实力,国师肯定感受到了什么。

  “于爱卿风寒好些了吗?”皇帝萧衍走下了黄辇。今天是萧绎大喜的日子,文武百官都被邀请入宫同喜,父亲自然不会去参加,因而找了个偶感风寒的借口没有进宫,所以皇帝才有此一问。

  “劳皇上惦记,老臣已无大碍。”父亲再度跪倒谢礼。

  “这位是令郎吗,而今已长的这般大了,于爱卿有此虎麟佳嗣,福缘不浅哪。”萧衍走过来扶起了父亲。

  我疑惑的打量着这个老朽之态已经显现的皇上,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老臣中年得子,管教无方,过于溺爱……”父亲急忙借机请罪。

  “于爱卿言重了,不过令郎已然成人,总不能总在羽翼之下,是时候历练历练了。这样吧,选时不如撞日,朕今日便封他为东郎将军,协辅皇城。于爱卿你看如何?”萧衍呵呵笑道。

  “老臣万谢圣恩。”父亲急忙跪倒谢恩。

  时至此刻我终于知道这个老家伙想干什么了,他来到这里之后并不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因为他一看这些人就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他身为皇上自然不能有所偏倚,更何况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所要迎娶的女人是我的未婚妻,所以他才会给我来这么一招儿,赏我个官职。

  他赏我的官职是个握有实权的四品将军,主管东门防卫。让我一个世家公子出任武官自然荒谬,但是他有他的用意,他将徐绲的权力分了一部分给我,一来让我不要再闹腾了,二来也削弱了徐绲的权力,免得皇城城防全在徐绲的掌握之中,而徐绲毁约在前,自然也不能说什么。

  这个老东西太狡猾了,一句话摆平了所有的事情,不偏不倚,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逆子,还不叩谢皇恩。”父亲见我皱眉而立,急忙出手拉扯。

  我举目远眺,看着队伍中的那顶凤轿,徐昭佩此时就坐在那里,但是她并没有露面。而我之所以不能跪下谢恩是因为一旦谢恩了我就得老老实实的回去,这说白了也是一场交易。

  “年轻人要胸怀大志,景云公主年幼,待得她束发成年,朕还要为她谋一佳婿。”萧衍竟然亲手帮我解开了身上的绳索。

  他这话意思更明显了,‘小伙子,我的儿子抢了你的老婆是我们不对,我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你还不行吗’

  他的这番话令我仿佛吃了一个巨大的苍蝇,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皇上能做到这个份儿上,可以说给足了我于家面子,我如果再不满意,那就是不知道大小。但是我千辛万苦的跑回来不是为了当驸马睡公主的。

  “皇上大恩于乘风感念在心,但是草民已经与徐昭佩定下了婚约,岂敢妄自毁约,做那攀龙附凤的无耻小人。”我跪倒在地高声回禀。我以草民自称就表示我不接受他的赐封,后半句则是在无形之中将徐绲和萧绎骂了个狗血喷头。

  “逆子,放肆!”父亲反手就是一巴掌。

  我并未躲闪,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子,这一巴掌令我心中既坦然又伤心,坦然是因为我这次回来也不会一直留在家里,这一巴掌能微微消除我心中的沉重内疚。伤心是因为父亲年纪大了,这一巴掌很是无力,打在脸上并不疼痛。

  “你待如何?”萧衍转身走向了黄辇,不悦之情溢于言表。

  “将徐昭佩许配与我,我助皇上拓疆千里。”我昂首站起。以我的智谋和道法,别说帮助他拓展一千里的疆域,就是帮他统一中国也不是什么难事。特训大队的枪械维修与制造我学的比谁都好,南北朝的历史我也是烂熟于心。

  “哦?”萧衍转头笑道,与此同时传来了哄堂大笑,而萧衍并没有阻止众人对我的嘲讽,这就说明他对我生出了怒气,把我的话当做了吹牛。

  “少年有此壮志实属难得,不过湘东王与徐将军之女的婚事是朕同意了的,无法更改。”萧衍转身坐上了黄辇,抬手示意起驾。

  “皇上,草民还有后半句。”我冷然说道。

  “讲。”萧衍皱起了眉头。在他眼里我不但狂妄自大还不识抬举。

  “如果将徐昭佩许配与我,我助皇上平定天下。如果皇上一意孤行,恐怕大梁亡国之期不远......”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四章 大胆放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