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九十六章 直 - 10

第九十六章 直 - 10

“哪儿着火了?”我睡眼朦胧的站了起来,只见眼前一片火光。篝火引燃了松树下多年积累的松针,眼看就要烧到跟前了。

    “老于,快跑啊。”金刚炮一把将我的背包扔了过来,拉起慕容追风撒丫子就跑。

    我急忙背起背包,转身叫上白狼跟着金刚炮开始逃窜。

    “什么时候着的火?”我捏着风行诀追上了金刚炮和慕容追风。

    “你吆喝着御气除魔的时候。”金刚炮谑笑的看着我“你这说梦话的毛病怎么老是改不了。”

    “怎么着的火。”我望着身后剧烈燃烧的山火问道。本来冬天刮北风比较多,可是今天恰巧就刮起了南风。风助火势,火借风威的跟着屁股就烧了过来。

    “松子不是生的么,我想给你俩烘烘,谁知道起风了...”金刚炮转头看着身后。“为啥树干不着火?”

    “三阳松虽然没有九阳松那么坚硬,一般的火也是烧不着的”屁股后面的山火跟的并不很紧。我抽空喝了几口水。“你这回祸闯大了,这要把昆仑山给烧了,你等着挨枪子吧你”

    “你还有脸说我,破五土掠阳阵的时候,自作聪明的造个土炸弹把整个山都烧了的好象不是我吧?”金刚炮揭我老底。

    “快走吧。火烧上来了。”我岔开话题,背起背包调头就跑。

    难得的一段比较平坦的路程变成了火烧屁股的急行军,连撒泡尿都得猛跑一段才敢解腰带。还好火势不是很急,众人还勉强支撑的住。

    中午时分,眼前出现一片沼泽。

    “你这引路的水平可不一般哪。”金刚炮看着身后逐渐熄灭的火势开了腔。

    “我哪知道三阳松林有一段是长在沼泽地里的。”沼泽地里的积水已经结了冰,脚下还算塌实。

    “幸亏咱挑了冬天进来,要是夏天我可不敢走,万一这臭水里有个蟒蛇啥的可就要了命了。”金刚炮点上了烟。

    “快走吧,记得捏着聚气诀。”我说着领着白狼向前走去。

    “老于,等等等等,我跟你商量个事儿。”金刚炮跑过来拉住了我。

    “什么事?”我转头望着他。

    “你看前面都是冰,咱可不可以做个滑雪板,这样能节约时间。”金刚炮手指前方一望无际的冰面。

    “我也想过了,咱俩可以,你的好人会滑吗?”我看了看金刚炮身边的慕容追风。

    “咱可以做个雪橇让你的狗拉着......”金刚炮指着白狼。

    “那你得跟它商量,跟我商量没用。”狗拉雪橇那都是好几只同时拉的,白狼虽然壮实可是真的让它独自拉雪橇肯定也不会轻松。

    “让你拉雪橇没啥意见吧?”金刚炮低头冲白狼装模做样的说了一声。“老于,它默认了。”

    “草!”

    掏出干将放倒一颗三阳松,滑雪板和雪橇制作起来并不困难,没用多长时间就成了型。

    “老于,你看看它拉的一点都不遭罪的。”金刚炮指着雪橇前面的白狼。白狼和慕容追风感情很好,也乐意拉着她。再者雪橇在冰面上阻力也很小,白狼拉着雪橇一溜儿小跑很是轻松。我和金刚炮对视一眼,挥起雪杖就滑了出去。

    有了雪橇和滑雪板,前进速度大大的加快了。

    中途众人坐在一颗倒伏的三阳松上简单的吃了点干粮,刚准备起程,半空之中响起了螺旋桨的声音,片刻之后一架直升飞机从我们头顶上方快速的飞过。

    我和金刚炮好奇的站起身来打量着,由于我们处在三阳松的遮掩之下,直升机并没有发现我们。

    “兰州军区的!”金刚炮惊讶的看着我“直-11。”直-11是目前我国部队配备的最先进的军用直升机。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对于半空中出现的直升机我也感觉纳闷,这里这么偏僻怎么会出现直升飞机。

    “肯定不是旅游的,下面还挂着航炮呢。”金刚炮掏烟点着“老于,你还记得马面当时给咱上的课吗?”马面真名叫马建,是我们的战术教官,教装备操作的,由于脸形狭长,我们背地里都喊他马面。

    “你说的没头没脑的,他给咱上的课多了,你说的是哪一节?”我站起身来。

    “直升飞机的那一节啊,我记得那玩意好象最多只能飞三个钟头”金刚炮对感兴趣的东西记得相当清楚,而我当初则只是瞎子听雷的混过了那几节课,毕竟我们属于陆军,接触直升机的机会很少。

    “它飞几个钟头关咱什么事情?”我系好滑雪板准备上路。

    金刚炮一把拉住我“咱们部队配备的直-11直升机一个钟头能飞三百公里,三个钟头差不多能飞出一千公里,这里离外面差不多也有那么个数了。”金刚炮掐灭烟头“这帮家伙飞到这里怎么再飞回去?”

    听到这里,我听出门道了。“你怀疑这座山里面有基地可以给他们补充燃料?”

    “我倒没想那么远,我就说这么个事儿”金刚炮说着站起来,给白狼套上了雪橇,吆喝着向前滑去。

    这家伙无意之间的几句让说完就忘了,却把我弄了个一头的雾水。先前从上空飞过的直升机为军用的直-11,标有兰州军区的标记。如果金刚炮说的没错的话,他们很可能在这座山里有着补给站。

    天黑之时,我们终于走出了三阳松下的这片沼泽,先前的那架直升飞机再次快速的从我们头顶飞过,金刚炮挥舞着双手大声的跟人打着招呼,直升机并没有发现我们,快速的飞走了。

    “呵呵,你还想让它捎咱一程啊?,”我笑着打趣“飞机是从着火的地方飞过来的,弄不好是军队派来查看火情的,你这罪魁祸首是不是想自投罗网?”

    “草,他们真敢下来抓我,我就杀人劫机。”金刚炮拍了拍身后的56冲,装出了凶狠的模样。

    “把人都杀了,你会开吗?”我笑着卸下滑雪板,拿出干粮和水分给了他们。

    “理论上是会的,马面教过了。”金刚炮伸手比画着驾驶飞机的姿势,那架势怎么看怎么有开车的味儿。

    “你蹬扒个屁啊,你家飞机有刹车啊?”我们的确学过直升飞机的驾驶,不过也仅仅限于纸上谈兵,而且我们当年学习的是直-6,都老的掉了牙了。

    “职业习惯,很容易就改过来了。”金刚炮接过我递过去的压缩饼干啃了起来,和慕容追风说说笑笑的,没过多久就把直升机的事儿忘到脑后了。

    由于眼下并没有合适的歇脚地方,吃完东西,摸黑又上路了,

    “老牛,这一片松林的灵气这么浓,你怎么一点进步没有。”我看着走在前面的金刚炮“我让你捏聚气诀你为什么不听?”

    “你TMD当我三只手啊”金刚炮挥舞双臂做着滑雪的姿势“你捏给我看看。”

    先前一段路为了争取时间,我们几乎没有停歇,白白浪费了聚气的大好机会,金刚炮还是个红毛,不过红色灵气已经非常纯净,看来突破蓝色灵气用不了多久了。

    爬过一道山梁,我掏出地图寻找路径。

    “那两句话咋说的?”金刚炮捏起观气法诀,向前方瞻望。

    “不识山中为何物,非阴非阳非五行。”

    “前方不到两百里有金黄色气息,不属于活物。”金刚炮说到这里,念上了观气凝神真言,片刻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好象金黄色灵气息周围还有不少人,我看不清楚。”

    我一听急忙收起地图,捏诀远望,果然发现在那道金黄色灵气周围有着人类气息,由于距离太远,看不出具体的人数。

    “老于,那两句路引说的啥意思,我怎么没听明白?”金刚炮错指散法,转头看着我。

    “别说你了,我也看的糊里糊涂的,字面意思是前面山里有东西,不是死的不是活的,也不属于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中任何一类。”我按照字面意思给他翻译。

    “到底是啥?”金刚炮追问。

    “我哪知道啊,“不识山中为何物”的意思就是乘风道人也不是那是什么。”山顶风大,吹的我们几乎站不稳。“快走吧,先找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天亮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运气不错,没过多久我们就找到了一处山洞歇了下来,一夜无话。

    由于先前太过劳累,第二天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时分了,简单休整再次上路。

    太阳落山时,我们已走出了一百多里。

    “老于,时间不够了。”金刚炮掰着手指计算了一下“还有二十天,咱能走两千多里吗?”

    “能!”我安慰着沮丧的金刚炮。

    “你别骗我了,咱不要命的走,一天也就两百来里地,前头还有好几处气息不是善茬,追风是够戗了。”金刚炮曾经看过乘风道人留下的地图,知道后面还有几处危险的关卡。

    “孺子安心,本真人曾经掐算过,你们一定可以及时赶到!”无奈之下,我装出乘风道人的语气说了一句。我实在不想欺骗他,可是不管做什么事情最怕的就是失去信心,所以我只能哄骗着来了。

    金刚炮看我神情有异,以为是乘风道人清醒指点,高兴的连忙点头。其实他也是粗心,乘风道人是观气门人,怎么会掐指算命?

    我见收到了效果,急忙装做恢复正常“老牛,我刚才怎么了?”

    “没什么,咱快走吧。”金刚炮神采飞扬的拉着慕容追风又迈开了步子。

    “于乘风啊,你可真是个神棍!”我在内心暗骂自己,领着白狼跟了上去。

    午夜时分,情况出现了。

    “老于,你听见了吗?”金刚炮手指北方“山后面好象有狗叫。”

    我挥手制止金刚炮说话,侧耳仔细的听了一会儿。“是狗叫,还不是一般的狗。”

    “那是啥狗?”金刚炮一把转过步枪。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应该是军犬或者警犬......”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九十六章 直 - 10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