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九十五章 黄粱一梦

第九十五章 黄粱一梦

只见金刚炮跟没头苍蝇似的在潭边乱撞,每当即将走出潭边石堆时就会被一道无形的屏障弹回去。

    我快步走到金刚炮身边“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好象有堵墙挡着我。”金刚炮手指眼前。

    “没有啊。”我在石堆和树林之间往返穿梭了几次,并没有遇到金刚炮说的那种情况。

    “你看!”金刚炮说着又向前冲了一次,结果还是被弹了回去。

    我仔细的观察了片刻,甚至连凝神诀都用上了,也没发现气息有什么异常,是什么挡住了金刚炮的去路?

    “老牛,背包卸下来。”我冲金刚炮说道。

    金刚炮听话的将背包放了下来,再向前走,果然没有了阻力。我抓起他的背包向前方凌空一扔,结果又被弹了回来,看来问题出在背包上。

    “老于,你干啥啊?”金刚炮见我扔他的背包,不放心的跑了回来“那个宝刀还在里面呢。”

    我苦笑着打开他的背包,掏出了被他包好的鸣鸿刀“老牛,这把刀你带不走了。”

    “为啥?”金刚炮冲我惊呼道。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将手里的鸣鸿刀凌空向石堆外一扔,结果被弹了回来“因为它被人布阵困在了这里,咱们带不出去。”

    “嘿嘿,你别忽悠我了,是不是你搞的鬼?”金刚炮用手指着我嘿嘿的笑着。

    “不是我干的。”我正色回答“你还记得昨天晚上我们见到的情景吗,潭水上空的鸣鸿刀刀魂化成的大鸟怎么飞也没飞出去,到最后还是落进水里了。”

    “真不是你?”金刚炮仍然对我心存怀疑。

    “你可以捏诀看一下,这里分明有道屏障,可是咱们根本就看不出来,我有那么高的道行吗”我苦笑着冲他伸了伸手。

    “追风也拿不出去吗?”金刚炮说着拉过慕容追风,将鸣鸿刀塞到她手里,慕容追风吃力的抱着走向那道无形屏障,照样被弹回来。

    “别说慕容追风现在不清醒,我怀疑就算她清醒了也不见得能带的出去。”我和金刚炮的观气法诀可以说百试不爽,惟独看不见眼前的这道无形屏障,这说明布置这道屏障的人道行非常高,甚至可能已经超越了紫气,跨入仙人的境界了。

    “这咋办?”金刚炮哭丧着个脸,求助似的看着我。

    “老牛,咱真的带不走它。”我无奈的伸了伸手“等咱俩突破了紫气玄关,一起联手或许还有希望能把它带出去。”

    “你只要到了地头儿,突破紫气玄关是手拿把取的了,我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金刚炮坐在地上抱着鸣鸿刀跟哄孩子似的摩挲着“老于,等你过了玄关能不能帮我来给它拿出去?”

    “够戗,这道无形的禁锢太厉害了,我怀疑可能是东方朔本人布下的。”我摇头不已“他可是东华帝君的弟子,真正的仙人。”

    “你不是说,过了紫气玄关就算是登堂入室了吗?”金刚炮还是以为我不肯帮忙。

    “我登堂入室算什么,人家早就上了炕了,我哪是人家对手。”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再说我能不能破那紫气玄关还不一定呢,到时候说不定被雷劈死了呢。”

    “真的拿不走吗?”金刚炮开始接受残酷的现实了。

    “拿不走!”我连连摇头,再一看金刚炮那副可怜兮兮的神情,不由得心里一酸“老牛你放心,等我有了能力一定来帮你把它拿出去。”

    “那得多长时间?”金刚炮抬头看着我。

    “五年吧”我壮着脑子说了个时间,一见他那副失望的神情连忙又改了口“三年差不多了。”

    “还能再早点吗?”金刚炮抱着鸣鸿刀不舍得撒手。

    我连连摇头,心道“三年我都吹了牛比了”不过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免得泄了他的气,总得让他有点盼头。

    “没人能拿走它吧。”金刚炮终于提着鸣鸿刀走到了潭边。

    “应该,绝对没人能拿走,你放心吧。”我催促着婆婆妈妈的金刚炮“早晚是你的,快扔回去吧。”

    金刚炮最后看了几眼鸣鸿刀,一闭眼扔了出去。

    “走吧。”我一把将金刚炮扳过身来,领着他走进了树林。慕容追风和白狼随后跟了上来。

    “刚才怎么没听见水声?”金刚炮走在树林中频频回望。

    “刀重,沉的快。”我随口敷衍着,金刚炮先前那一下子扔偏了,鸣鸿刀笔直的插进了水潭上方的悬崖之中。怕他再下水耽误时间,就没告诉他。

    一路上金刚炮长吁短叹的很没精神,我也理解他的心情,变着方儿的逗他开心。

    “老牛我记得乘风道人的地图上还有一处好象也是兵器,到时候咱俩给拿出来先给你用着。”地图上第十四道气息应该也是件兵器

    “真的吗?”金刚炮一听兵器顿时来了精神。

    “真的,你放心好了。”我郑重的冲他点了点头。

    “啥兵器?”金刚炮凑过来递了支烟给我。

    “好象是扇子。”

    “草......”

    走到傍晚时分,终于见到了三阳松林,一股充盈的灵气迎面而来。三阳松和普通松树略有不同,树干平直,倒有点类似于梧桐的树干。每颗树之间的距离都差不多,由于松针四季常青,遮挡了不少寒风,使得树林之中暖和了许多,加上脚下平整,行进速度大大的加快,晚上生火时已经走出了一百多里。

    “老牛,按照这个聚气速度,你很快也能达到蓝色灵气了。”三阳松林灵气充盈,对修道之人的确大有裨益。

    “那个不着急,你先来看看这玩意能吃吗?”金刚炮手里提了一只大号的松鼠,也不知道从哪儿捉来的,还是活的。

    我一把抓过金刚炮手里的松鼠,顺手给放了“你怎么老盯着鼠类是个事儿啊?”

    “那家伙是个笨蛋,见了人都不跑的。”金刚炮见我放跑了松鼠也没表现出什么不乐意,收拾着地下散落的松针就开始生火。

    “那是因为它从来没见过人类,所以不知道害怕。”我也开始伸手帮忙。

    这片松林也不知道多少年没人来过了,地上掉落了一层厚厚的松针,片刻之后篝火燃起。

    “这个好吃。”金刚炮拾了几颗掉落的三阳松子,每个都有花生仁大小,正剥食的津津有味。

    说话之间,从松树上方掉落一物,落在我们面前。金刚炮信手拾起“好大的松果。”

    金刚炮手里的松果大约有香瓜大小,里面松子饱满,金刚炮随手磕出松子,塞给了慕容追风。

    “咦,又一个。”金刚炮抬头上望“老于,你看是它扔的。”

    我一抬头,发现先前被我放生的那只松鼠正在三阳松顶掰拉着松果,掰下之后并不食用,而是扔给我们,片刻之后已经有数十枚之多了。

    “多谢仁兄义气,下次抓到你还放生。”金刚炮笑闹着冲树顶的松鼠作了个揖。

    松林避风,篝火温暖,和金刚炮闲聊了几句,便睡了过去。

    微风吹拂着衣角,脚下群山巍峨,白九妤先前赠送的金丝道袍穿在身上使自己显得玉树临风,俊郎飘逸。久未修剪的长发披在肩头,随风而舞。

    低头俯视自己掌心发出的紫色灵气,不由得壮志在胸,长啸出声,音惊飞鸟,声震群山。

    “恭喜师弟紫灵归位,再回山门。”慕容追风出现在旁边冲我微笑。

    我微笑点头,并不作答。

    “老于,你现在能去帮我拿刀了吗?”金刚炮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

    “区区小事,待本真人前去给你取来。”我说完捏诀而起,御气凌空。白狼紧随着我驾起云头。

    凌空飞渡之际,竟然发现前方凌空站立着数人,凝神一看竟然是老五叶傲风和一个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无染寺的灰衣秃驴竟然也和他们站在一起。

    我毫不迟疑,抽出干将上前挥砍,三人一见是我,面露惊恐,急忙仓皇逃窜,我紧追不舍,只见三人收了法诀钻进了先前的那座明朝古墓。

    “休想毁坏三师兄法体。”我大叫着追进洞门,只见洞门之内竟然是一处香气扑鼻的闺房,白九妤躺卧在席梦思大床上,酥胸半露,眉眼如春,吐气如兰正在冲我招手“真人快来,九妤已候多时了。”

    “本真人绝不是携恩图报的小人,先前允诺之事也自当助你完成。”我急忙转身,非礼勿视。

    “于乘风,你喜欢我吗?”身后声音有了改变,我猛一转身,只见王艳佩竟然出现在了床上。

    “大姐,你给我搞清楚,喜欢你的不是我而是他,不对,他喜欢的也不是你而是她。你跟那唐平都干了什么,给我说清楚。”我心存气愤。

    “什么也没干啊”王艳佩竟然出口否认。

    而我脑海之中隐约的浮现出了王艳佩与唐平在宾馆之内的种种丑态以及当日我指使三阴辟水冲了唐平阳魂的情景。还是三阴辟水对我忠诚。

    “于乘风你心胸狭窄,小肚鸡肠。当日我神识未明,再说尚未铸成大错,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远赴西藏其实也是为了找你,你难道一点都不了解我的心意。”王艳佩梨花带雨,柔声燕呢。

    “那个,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我现在还有正事要做。”我说着捏起移行幻影法诀, 转瞬之间就来到了存放三师兄遗体的墓室。

    墓室内热浪滚滚,人声嘈杂,三个奸贼正准备冲三师兄的遗体下手。我指诀一变“看本真人的御气除魔。”

    正准备大开杀戒时,只觉背后一疼,不由得大喝回头“何人偷袭本真人?”

    “偷袭个屁啊,快醒醒,着火啦......”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九十五章 黄粱一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