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八十九章 同门相残

第八十九章 同门相残

穿过弯曲的墓道,眼前出现了一处并不宽阔的墓室,这次我们终于看到了棺椁,同时也看到了青龙。

    棺椁上方数十条铁链凌空吊着一具濒死的青龙,先前微弱的灵气正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

    “老于,它死了吗?”我和金刚炮先前已经见过龙的骨架,所以对眼前凌空吊着的青龙并不感觉惊讶,只不过先前见过的是龙骨,而眼前的这具则是濒死的活龙了。虽然龙身并没有腐烂迹象,但是已经是皮包骨头,非常干瘪,灵气也是若有如无了。

    “没死也快了。”眼前的青龙身长与我和金刚炮先前见到的那条四爪青龙大小差不多,应该也是由蛇类动物修炼而成的。数十条手臂粗细的大铁链穿过了它背后的脊骨,将它吊在了半空,四只龙爪无力的下垂着。身下是那具棺椁。龙头下方有一湾浅浅的清水,清水旁还有几只寒鼠在饮水。饮完之后急忙的钻出墓室,并不愿在此处久留。

    我紧握干将,走到龙头处,凝神端详着已经干瘪不堪龙头,龙头上的双角已经被人斩断了,四条龙须也没了踪影,龙目紧闭,一动不动。

    “谁下的狠手?”金刚炮对眼前残酷的一幕感到气愤“杀人不过头点地,它真的犯错了直接杀了也就行了,至于这么折磨它吗。”

    “人。”我森然回答“除了人,没谁能坏到这种地步。”

    慕容追风所说的炎火化龙指的可能就是眼前的这条濒死的青龙,她让我们快来是什么意思?那句三十又指的什么?

    “三百多年了,它只靠喝水活着?”金刚炮手指龙头下方的那一小池清水,那是青龙唯一能够接触到的东西。

    “它还吃那些进来喝水的寒鼠”。我联想起了先前水池边的那几只寒鼠作着猜测。寒鼠能发出寒气维持着那些尸体不腐烂,并以此为食,而龙头下的那一池清水则是这里唯一的水源,寒鼠不可能不喝水,这条被囚禁的青龙很可能就是靠着吞食那些进来喝水的寒鼠苟延残喘的,这样看来外面那些尸体是给寒鼠备下的干粮,而寒鼠则是有人为这条巨龙预备下的果腹之物。

    “追风是不是想让咱俩来救它?”金刚炮虽然反应迟钝可是并不彪傻,猜测到了慕容追风的用意。

    “可惜咱来晚了,它可能已经死掉了。”我们进来这么长时间,这条青巨龙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如果不是还残存着一丝灵气,我几乎就可以断定它已经死了。

    “我试试”金刚炮说着走到龙头处,捏诀散出灵气靠近了龙头。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濒死的青龙感应到了金刚炮的气息,猛然之间睁开了双眼,鼻翼微抖,似乎在闻着什么。

    我和金刚炮被它猛然间的睁眼吓的后退了几步,见它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又壮着胆子靠了上来,只见青龙虽然睁着双眼,但是眼眶内空无一物,竟然没有眼珠子,看来已经被人挖了双眼。

    青龙冲我和金刚炮站立的位置侧首闻了半天,猛然间昂头发出一声悲切的龙吟之声,在空旷的墓室中回响震荡,我和金刚炮头一次听到真龙发出的吼声,只感觉头脑发蒙,几乎被震晕过去。

    还好,龙吟之声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停了下来,被吊在空中的青龙侧着龙头望着我们,尽管它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知道它是在望着我们。

    的,连舌头都给它割了!”金刚炮站立的位置正好能够观察到龙嘴,巨龙张嘴吼叫时,他注意到龙嘴之中并没有舌头。

    “你能不能听到声音?”我拉住抽出暮血准备上去砍剁龙身铁链的金刚炮,转身向巨龙发问。由于明朝距今时间并不长,言语差距也不大。所以我也无须画蛇添足的说什么古语。

    听到我的发问,被困的青龙竟然慢慢点头,看来它并不聋,而且能够听懂我们的话。

    “你认不认识慕容追风?”金刚炮凑过来接过了话茬。

    青龙听到慕容追风四个字,身形微抖,连连点头。

    “你认不认识于乘风?”金刚炮问起了个没完

    青龙再次点头。

    “牛抽风你认不认识?”金刚炮这话一出,青龙缓缓摇头。

    “老牛,没有叫牛抽风的,之前我是在跟你开玩笑的。”我转着圈子打量着眼前的这条青龙,走至龙尾处,我呆住了!

    眼前的这条青龙尾巴竟然并不完整,其缺损的位置和当年三师兄龙骛风突破紫气玄关时,被天雷劈中的位置竟然完全一样。

    “你是不是三哥龙骛风?”我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吓的正在喋喋不休的金刚炮一个激灵。

    被困青龙听到我的话,再次昂首龙吟,连连点头!

    “三哥,我是小九子,你别动我来救你!”刹那之间灵台一片清明,我高喊一声将体内灵气冲它散出,以证明自己的身份,虽然没有了紫气,但是我的水属灵气是假不了的。

    青龙感觉到我的灵气,已无眼珠的双目竟然留出了眼泪。千年之前龙骛风和于乘风的感情相当深厚,龙骛风一直戏谑的喊于乘风为小九子,而于乘风则尊称他为三哥,所有的师兄弟,除了老八之外,于乘风和龙骛风感情最好。

    “老于,你都说的啥啊?”金刚炮还没反应过来,见我又喊又叫的很是不解。

    “他就是三师兄龙骛风,慕容追风就是让咱来救他的,最后那句三十不是三十,而是三师兄的前两个字。”我说着抽出干将开始砍剁铁链。

    “我草,怎么弄这个德性了。”金刚炮说着上前运起硬气功扛起了龙骛风。龙骛风本体沉重,加上瘦骨嶙峋,金刚炮龇牙咧嘴的坚持着。

    我情急之下,干将疾挥,将穿在龙骛风身上的铁链如数砍断,金刚炮慢慢的将龙骛风放了下来。

    “三哥,快吃了它!”我急切的掏出贴身珍藏的那两颗千年参籽递到了它的嘴边。

    龙骛风鼻翼微抖闻了闻我手中的参籽,龙头微摇竟然不吃。

    我情急之下,捏起一颗,强行塞进它的嘴里,当回手再捏另外一颗的时候,龙骛风已经扭过头去,死活不接了。

    它执意不开口,我好将剩下的那颗参籽揣回怀里。站起身打量着穿在它脊骨上的铁链。一共三十六根,正好锁住了龙骛风的天罡气穴,令它施不得法术。

    “三哥,谁干的,你快告诉我。”我气愤之下冲龙骛风大喊。

    龙骛风吞食参籽之后半晌没动,身体的气息缓慢的恢复了一些,不过主命气却依然细若游丝,看来千年参籽对于已为青龙之身的龙骛风并没有续命神效。想到此处不由得心中大是酸涩。

    龙骛风趴在地上不动,我和金刚炮也不敢打扰,站在一旁守侯着。

    “老于,你感觉谁能把它折腾成这个德性?”金刚炮伸手掏出了我兜里的香烟。他也看出来龙骛风已经回天乏力了。

    “不管是谁,我都会要他的命!”我气愤之下,已经丧失了理智。

    “快拉倒吧,都死好几百年了,你要谁的命去?”金刚炮点燃一支香烟塞到我的嘴里,自己也抽出一支,看了几眼又塞了回去。

    “等我紫灵回位之后,我要用五岳借气之法找他们的后世!”看着眼前奄奄一息的龙骛风,我狂怒不已 “不管他投胎到谁家里,我都会把他的魂魄揪出来!”

    就在我指天骂地的时候,龙骛风终于有了动静,龙吟一声身形翻滚,幻出了人身,可惜灵元不续,只幻出了上半身。

    “三哥,谁害的你,你快告诉我!”我上前一把抱住了龙骛风。“你快告诉我,说啊,你快说啊......”

    “老于,你忘了他已经没办法说话了吗。”金刚炮看到这一幕,同样悲伤不已“你看看他在地上写的啥?”

    我这才想起龙骛风已经有口难言了,急忙低头看他在地上写的字迹。龙骛风虽然元气将绝,但是毕竟本体强悍,因而虽然虚弱,石板之上的字迹却依旧入木三分。

    看完龙骛风写在石板上的字后,我不禁呆坐在地,龙骛风写的竟然是:“傲风子。”

    “老于,傲风子谁,怎么听着这么耳熟。”金刚炮听到我的喃喃自语插嘴问道。

    “观气门九大弟子之一,老五叶傲风!”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八十九章 同门相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