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八十四章 回魂三籽

第八十四章 回魂三籽

“你这是干什么?”阵中的老妇再次冲我叩拜行礼使我莫名其妙。

    “真人不记得老身了吗,当年若不是仙长,老身怎能有子啊?”老妇跪倒在地,不停叩首。

    “哈哈,老于,她能有儿子还幸亏你帮忙啊。”金刚炮抓住了她的话柄,嘲弄的看着我。

    我瞥了他一眼,将手中的干将举了起来“当年截教的那位道长是不是拿的这件兵器?”

    “正是!”老妇眯眼看来,点头称是。“剑柄上的睚眦口衔灵石,我记得很清楚。”

    原来将这株老参的参籽移出一颗的就是乘风道人,难怪老妇会认错人。想到此处我抬头再问“当年嚣黑麟为什么把你移到这里来?”

    “老身本诞于金庭山阴麓,受仙山灵气滋养,八百年即幻化人形。所结籽实亦为天地灵物,千年三籽可肉骨回魂,百年三籽能补元壮体。嚣道长当年将老身移至此处所为何事,老身实在不知,嚣道长只是将老身所结籽实摘了去,之后便一去不归。”老妇虽然被困在这里,看样子却并不怎么怨恨那个嚣黑麟。

    “你的参籽除了先前你所说的功效之外还有什么用吗?”嚣黑麟和沙锦珠早已经死在了青湖孤岛,他临死前为什么要把这颗老人参移到这里来?

    “千年籽实服一粒,一年之内不需炊食五谷,百年籽实一粒则可驱饥七日!”老妇说到自身的神异之处,微露自诩神情。

    “他为什么没把你移到别的地方?”我脑子里还有一点疑问。

    “老身虽为草木,但生性高洁,只能居于五行齐备,避风温暖之处。先前嚣道长本欲将老身带入一孤岛,老身苦苦哀求,言之入则必死,嚣道长才改变了主意长将老身移至此处,此处正北有一处炎火,令得方圆百里四季温暖,老身方得残喘至今。”

    “老于,炎火是什么东西?”金刚炮傻站了半天,终于憋不住的插嘴了。

    “火山。”我转视金刚炮。

    事情到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当年沙锦珠被通天教主困在青湖的孤岛之后,嚣黑麟关切之下,将这株灵参从师门金庭山移了出来,本想带进青湖,采摘参籽供爱人和自己果腹,后来得知灵参在孤岛之上无法存活,无奈之下就将她种在了这里。

    我围着石台转了一圈,发现在圆形石台周围贴地三寸处围绕了一圈淡紫色的藤条,经千年而不腐,捏诀观望紫气萦绕,不问可知自然是当年嚣黑麟布下的禁锢。

    “你的孩子偷我的宝剑法器是不是想砍断这根藤条,救你出去?”我抬起头来。

    老妇微微点头“当年嚣道长随意攀折的一根藤条,施法之后就起了变化,将老身困在了这里,幼子能够幻化人形之后也曾觅过刀斧利刃,孰知全伤它不得。他今日盗剑之举老身也实不知情,望真人念在他灵智不全,留他性命,若真人能破得禁锢,老身当以己代之......”

    “你们娘俩挺可怜的,我们不挖你儿子,更不挖你,你往后退一下。”金刚炮被老妇的舔犊之情感动了,抽出暮血走了过来。

    我的本意和金刚炮是一样的,因而见到他想斩藤破阵也没有阻拦他。

    金刚炮扬起暮血,凝气挥砍,可惜还没砍到藤条就被弹了回来,连试几次终于垂头丧气的退了回来“我这把不如你的,你来吧。”

    我信心满满的抽出干将,谁知道也一样被反弹了回来,根本就接触不到藤条。

    “老身命该如此,二位真人莫要强求了。”阵中的老妇见我和金刚炮都破不了阵法也很是沮丧。

    “我还不信这个邪了,老于你们让开。”金刚炮说着就打开背包掏出了一颗手榴弹。

    “你又想干什么?”我一把抓过金刚炮手里的手榴弹,拧紧了引信木盖。“你想连她两个一起炸死吗”

    “那你说怎么办?”金刚炮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掏烟点火。

    “你别着急,我们再想想。”我冲阵中的老妇说了一声,也坐了下来。

    眼前石台的阵势应该是嚣黑麟当年随意布置的,藤条之上让他输入了自身的紫色灵气,乘风道人当年的修为应该和嚣黑麟互在伯仲,所以才能轻松的入阵取籽。而我和金刚炮根本就没有乘风道人当年的道行,慕容追风倒是可以,可惜她疯疯癫癫的,紫气根本不受控制。看来修道之人紫气的确是个大门槛,紫气以下只能算是入了门,只有冲破紫关才能算是登堂入室。

    “哎~解铃还需系铃人哪,可惜那个嚣黑麟死了......”金刚炮嘟囔着自言自语。

    “你把悯天拿出来试试。”金刚炮一句解铃还需系铃人给了我点启发,悯天是嚣黑麟生前所用的兵器,或许还能有点效果。

    “什么天?”金刚炮没明白我的意思。

    “就是嚣黑麟的那把剑。”我伸手比画着。

    金刚炮这才醒悟过来,从背包之中翻出了悯天“这玩意也没刃啊。”

    悯天并非金属所制,看材质倒有点像绿玉翡翠,刃尖也并不锐利,所以金刚炮对它实在没什么信心。

    “你上去试试吧,不行的话咱也没办法了。”我指使着金刚炮上前砍藤条,对于悯天是否能砍断藤条,我的信心并不比金刚炮多多少。

    天下之物相生相克,水柔可托巨舟,蝼蚁可决高堤。悯天虽不锋利,但终究是有道之人的法器,挥舞之下,紫藤应手断裂,金刚炮大喜过望的摩挲着手里的悯天“这个以后就归我了。”

    紫藤断裂,禁锢一除,台下那株人参马上变成人形,扑上石台抱住了老妇,可能他成形时日不长,还说不出人语,只能发出呜呜之声。

    母子二人抱头痛苦不已,我和金刚炮看着心酸,连慕容追风也跟着掉泪。

    半晌过后,老妇止住哭泣,推开怀里的孩童,于石台之上跪了下去“多谢真人饶我幼子的性命,老身先前允诺自当兑现,望真人切莫反悔。”老妇说着耸身现了原形,一株玉叶琼枝的人参,上结三粒金黄参籽,灵气充盈。

    孩童一见母亲现出原形,伸手挡在我们面前,虽然面有惧色,眼神却坚定异常,似乎想要保护他的母亲。

    “我们说了不害你们”金刚炮见眼前孩童模样可爱,伸过头去瞪着大眼“小东西,喊叔叔,我有好东西给你吃...”

    “你快拉倒吧,他比你爷爷岁数都大。”我瞅了一眼金刚炮,转身走向石台“快起来吧,你们母子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我们不会分开你们的。”

    老参听我这么说,转瞬之间变回人形,又要下跪,我急忙将她搀扶起来“别再跪了,再跪我们可生气了。”

    近距离的观察才发现她和白九妤的情况并不一样,她的肌肤呈现植物的纹理。

    “真人大恩,老身无以为报,就以这些俗物略表谢意吧。”老妇说着将石台之上的参籽捧了起来。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哈。”金刚炮怕我拒绝,急忙蹿过来接过了参籽。先前听完老妇说起参籽的神奇之处,他的眼珠子就没离开过那堆东西。

    “这里还有三颗。”老妇说着解开发簪,取下了那三粒金黄色的千年参籽,哆嗦着手向我递了过来。

    “这个我们就不要了,你们留着吧。”我推辞着。这种参籽千年才得三颗,能救垂死之人,说心里话我是想要的。但是人不能只为自己考虑,权衡之下还是拒绝了。

    “真人不要推辞,老身在此地已经一千多年,此地灵气已绝,固此老身才如此衰老,如今得了自由,当另觅灵气之地息身。此物我们母子留着也无甚用处,真人就不要推辞了......”

    我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伸手拿了两颗,我们这一路上说不定会遇到什么事情,这两颗千年参籽对我们的确有用。剩下的那一颗我坚决没要,如果这几颗千年参籽真的像她说的对她们没用的话,她也不会一直哆嗦着手了。

    “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我重新背起背包。

    “此处灵气已绝,我们母子想回金庭山。”孩童扶着老妇下了石台,也许是受困太久,她几乎无法行走了。

    “你们这么虚弱怎么回去?”金庭山远在浙江,距这里几乎有万里之遥。她们一个老妇,一个孩童实在是令我不放心。

    “有劳真人牵挂,我们地精之属虽无神通仙法,但是地行之法是会的。”老妇再次冲我躬身致谢。

    “老牛,悯天拿出来。”我冲金刚炮说道。

    “干什么?”金刚炮打开背包掏出了悯天。

    我接过金刚炮手里的玉剑转身递给老妇“这是嚣黑麟的法器,本是金庭山之物,烦劳你带回去吧。”

    谁知道老妇看着我手里的悯天竟然面有难色“真人明鉴,我们母子本是愚物,地行之时带不得东西。”

    “就是就是”金刚炮见状一把又夺了回去“这么多年了,估计人早死光了,带回去给谁啊?”

    我想想也对,冲母子二人拱手道别。孩童搀扶着老妇刚行数步,老妇又转过身来“真人此行何往啊?”

    我伸手北指“昆仑主峰。”

    谁知道老妇听我说要往北走,竟然连连摆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为什么?”我眉头一紧,急忙追问。

    “老身虽然受困于此,却可以吸纳山岳灵气于百里之外,感知北方炎火之下藏有阴物,极是凶险......”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八十四章 回魂三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