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八十三章 玉屋地精

第八十三章 玉屋地精

“人影?”我眉头一紧。“在哪里?”

    “刚才我一扭头发现那边好象有个人影,光屁股的小孩儿。”金刚炮手指西北方向的丛林。

    “你怎么不说光屁股的大姑娘”我揶揄了金刚炮一句,掏出香烟“你先睡,下半夜换我。”

    “你先睡吧,我和追风说会儿话。”金刚炮最近和慕容追风越来越近乎,我看在眼里很是好笑,猛然想起慕容追风大限将至时日无多,心情不由得又暗淡了下来。

    一天之内负重行程百余里使我疲惫不堪,也就不再推辞,枕着背包很快就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看了看表凌晨一点,睁开眼只见金刚炮和慕容追风已经斜靠在一起睡了过去,白狼也因为白天受到了惊吓,伏在我的身边睡的很沉。

    “草”,我冲着睡的口水横流的金刚炮暗骂一声。这家伙守夜没一回不睡觉的。

    摸出香烟点上一支,顺手抓向身旁干将,谁知道一抓之下竟然抓了个空,转身寻找,本来就在我身旁的干将已经没了踪影,只剩下个空荡荡的剑鞘。

    “老牛,你拿我的剑了没有?”我摇醒了金刚炮,急切的问道。

    “我又不是没有,拿你的干啥?”金刚炮睡眼朦胧的站了起来。

    “那我的剑怎么没了?”我冲金刚炮大吼“你回回睡着守夜啊?”

    金刚炮因为自己的失职令我丢失了干将也着急起来,站起身左右的寻找了半天,最终也未发现干将的踪迹,这才真正的慌了神“我快十二点的时候还去撒尿了,那会儿还在啊。会不会是白天那光屁股小孩偷去了?”

    “这里不可能有人的,再说了就算是有什么修道的禽兽也不敢来偷我的宝剑啊。”干将之上正气夹杂着些许戾气,正是邪物的克星。

    “白狼,嗅,嗅。”我抓起剑鞘命令凑到我身边的白狼闻嗅,片刻之后白狼坐了下来,见到它准备好了,我轻喊一声“去。”白狼昂起头就蹿进了丛林。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说着打开了背包。

    “我跟你去。”金刚炮掏出自己的暮血。

    “看着东西和慕容追风。”我抓出九阳拂尘,别上神龟炮追着白狼跑去。丛林虽然茂密,但是我和金刚炮的观气之法可以令我们很容易互相寻找,也就没有走散迷路的后顾之忧。

    捏着凝神诀快速的跟着白狼在林中穿行,迎面而来的树枝树叶令我吃尽了苦头,终于在追出十余里之后发现了前方干将发出的灵气。干将在我手里已经数年,它的气息我自然熟知,细看之下才发现在干将旁边竟然还有一道淡黄色的灵气。

    “什么东西敢偷你大爷的法器。”我暗骂一声加快了速度。

    片刻之后,我和白狼终于跑出了丛林,来到一处宽阔平整的草地,视野顿时开阔。眼前两里之外出现了惊人的一幕:一个四五岁大的孩童正拖拽着我的干将费力的向前跑着。

    “没有邪气,也不是人。什么东西?”我捏起观气诀没发现那孩童身上有邪恶的气息,奇怪的是他也不是人类。

    我变化指诀,捏起风行诀追了上去,自己当年的撞树经历令得自己不敢在密林之中轻易施展风行诀,开阔平整的地势自然就另当别论了。

    几个起落,我从颈后拿下九阳拂尘,大喝着冲前方奔跑的孩童扫了下去。前方的孩童见我赶至,惊恐的回头看着我,双肩一耸刹那之间便没了踪影。

    我拂尘扫空,身形落地,拿起跌落在地的干将。环视左右搜寻先前的那个盗剑孩童。先前的那个孩童的确如金刚炮所描述的那样,身无寸缕光着屁股,身高三尺有余,面白体胖,很是喜人,尽管如此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它绝对不是人类。一来荒山野岭不可能有人家,二来它头上没有人类的气息。

    找寻半天没有发现线索,正准备回去,一低头发现白狼双爪用力,正在地上刨挖着什么。而旁边一株奇异的植物的叶子正在瑟瑟发抖。

    我停下脚步端详着眼前的奇异植物,没错,它的确在发抖。捏起观气诀再看,只见被白狼刨挖开的地方露出了淡黄色灵气。弄了半天偷盗我干将的就是它啊,禽兽修道有年可以变幻人形这我知道,植物能变化人形倒是头一回见。

    我看的有趣,定住白狼,掏出神龟炮鸣枪示意,很快的金刚炮和慕容追风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可要了命了。”金刚炮肩扛手提累的满头大汗 “咦,找着啦。”

    我略一点头“老牛,你来看看这什么玩意。”我手指眼前这株会发抖的植物。

    “棒槌!”金刚炮凑上前来一看,大喊了一嗓子吓的我一个激灵“老于,这是大人参,我小时候在林场子见过,这么大的得用红绳子拴住。”

    “你喊棒槌什么意思?”我看着正在到处找红绳子的金刚炮。

    “一喊棒槌它就跑不了了。”金刚炮没找着红绳子,解下了本命年辟邪的红腰带。

    “你快省省吧,我都蹲这儿半个钟头了也没见它跑了。”我伸手阻止了正在抽腰带的金刚炮“真是人参?”

    “是啊,是啊,我认识它的籽。”金刚炮手指着植物的果实。“你怎么发现的?”

    “就是它变成了小孩儿偷了我的干将。”我笑着蹲了下来。眼前的这株人参此刻抖的更厉害了,看样子金刚炮没看走眼。

    “太好了,太好了。”金刚炮激动的叫嚷着“八仙里的张国老不就是吃了一棵大人参成仙的吗,咱俩的运气来了。”

    “别胡说了,八仙之一的张果得道最难。他最早是只大耗子,后来因为救了人投胎为蝙蝠,蝙蝠再成人,修炼了三千多年才成的仙。电视上演的都是假的。”我笑着冲金刚炮解释着。张果的修道历程在《八仙前传》之中有着清楚的记载,并非像电视上演的那么简单。

    “不管那么多,先挖出来再说。”金刚炮说着拿出军刀,小心的挖了起来。

    “娘啊,有我的胳膊粗。”金刚炮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人参四周的浮土,看到了人参的上部根茎。

    “小心点哈,别弄断了。”我凑上前来叮嘱着,说实话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活生生的人参,尽管知道它不能令人白日飞升,内心也很是好奇。

    “真人切莫动手!”就在我和金刚炮聚精会神的挖掘之时,西方树林之中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女声。

    “我草,谁呀?”金刚炮站起身来,左右张望没发现人影,大声质问了一声。

    我捏着观气诀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凝望了数眼,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的气息发出。

    “幼子无礼,潜盗真人法器,真人息怒。”树林之中声音再次传来。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说完捏诀跃起,向出声之处扑去。钻入树林发现林后为一壁石崖,崖下有一圆形石台,呈阴阳八卦形状,石台正中站立着一***老妇,弯腰驼背,赤着双足,簪挽白发,龙钟之态尽显。

    老妇见我到来,赶忙跪地作揖“幼子无礼,冲撞了仙驾,望真人念他根浅叶疏,不懂世故,就放过他吧,老身愿以身相替!”

    “你是什么人?”老妇眼前的石台类似于某种阵势,掩盖住了她的气息,再者她虽然年老终究还是女身,我也不便盯着她看,赶忙低头。

    “真人明鉴,老身并非七窍,本体乃是玉屋地精”阵中老妇躬身再礼。人参也叫地精,看来眼前的老女人也是一棵年久成精的人参。

    “先前那个孩童是你的儿子?”听到老妇的哀求我马上心软了,以身代死的亲情令我心中怒气渐消。

    “真人快快住手啊。”老妇没有回答我的话,翘首望向林外。看样子金刚炮又开始了挖掘。

    “老牛,别挖了,快过来。”我冲着金刚炮吆喝了一嗓子,片刻之后金刚炮和慕容追风领着白狼跑了过来。

    “呀,这是咋回事?”金刚炮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孩儿还不快回来。”老妇冲林外殷切的喊道。

    言语之间,只见先前偷我干将的孩童,怯怯的跑了过来,惊恐的看了我们一眼,缩身钻进了石台旁的泥土之中,再次化为了参形。

    “哟呵,你是它妈啊?”金刚炮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瞪着大眼很是惊奇。

    “正是!幼子无德,冲撞了真人。”老妇女冲着金刚炮又跪了下去。

    “你先穿上衣服,这样成什么体统。”金刚炮假装斯文的说着从背包拿出了他的一件棉袄扔了过去,谁知扔到石台外围就被弹了出来。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这座石台真的是一处小型的阵法。

    “多谢真人厚意,老妇被金庭山的道长移至此地并施了道法,外不可入,内不得出,苦矣。”石台上的老妇人言语悲切,泪如雨下。

    “你出不来,怎么能生孩子?”金刚炮拣起衣服,指着石台之下的那株人参问道。

    “真人明鉴,老身百年结籽一回,一次三粒尽在此处。”老妇站起身来,手指石台之上堆积的参籽。

    “我说它。”金刚炮再次指着台下的那株人参。

    “老身老眼昏花,夜晚视物已然模糊。台下幼子为千年前偶行此处的一位截教仙长念老身独居此处,孤苦无依。特施仙法将老身籽实移出一粒,方得此子。”说完台中老妇拱手北拜。

    “他为什么不直接把你救出去?”金刚炮掏烟点着,我一把抢过抽了几口。

    “金庭山嚣道长为阐教门人,那位截教仙长好似不愿与其有所纠缠,既有子嗣承绕膝下,老身已然心满意足,怎敢再奢求其他。”老妇说的情真意切,看来看重子嗣血脉的并不只有人类。

    “你所说的嚣道长是不是嚣黑麟?”我说话之间抬头走近了石台,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阵法困住了她。

    “正是。”台上的老妇见我走近,眯眼相望之后,竟然再次跪地,冲我磕头不已......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三章 玉屋地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