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七十八章 工兵本色

第七十八章 工兵本色

听到民警的翻译,我眉头不由的一皱,老喇嘛怎么知道我和金刚炮是来帮助村民的。

    “老于,那老蛤蟆活不长了。”金刚炮目送着老喇嘛离去,半晌之后收回目光。

    “人家那叫喇嘛,你能不能别乱说话。”我无奈的瞪了金刚炮一眼。这一干村民之中如果有懂得汉语的,听金刚炮这么糟蹋人家心目中的圣人,还不得跟我们拼命啊。

    我们说话的工夫,一个村长模样的中年汉子冲我们走了过来。抬头冲我们说了一句什么。我急忙转头看那懂得藏语的民警。

    “哈木村长问你,是不是来帮助他们的。”民警成了我的专用翻译。

    听到这句话,我不由得暗暗叫苦,本来只是答应谢所长来看看的,谁知道一来就让那老喇嘛弄了个骑虎难下。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回话:“是派出所的谢所长请我们来帮助大家的。”

    民警翻译完,村民之中响起一阵欢呼,兴奋的上前簇拥着我们向村子走去,就连一直不受待见的一干警察也沾了我们的光,被村民前呼后拥的拉进了村子。

    藏族待客之道非常热情,不管你同意不同意,就开始作饭煮茶的忙活开来。

    我们一干人坐在村长家的地毯上,金刚炮随手卸下背包往地上一放。

    “别放包。”谢所长见状急忙出言阻止,可是已经晚了,金刚炮已经随手将背包放在了屋子北侧的角落里。

    村长和围观的众人见金刚炮放下背包竟然显得非常高兴,快速的说着什么。

    “放个包怎么了?”金刚炮被搞迷糊了,瞪着牛眼看向谢所长。

    “你今天晚上得睡这儿了。”谢所长笑道。原来藏族蒙族群众有个规矩,客人进门放包表示今天晚上在这里住宿。而包放在哪里就要睡在哪里。

    “我又没把背包放厕所里,怕什么。”金刚炮倒不以为然,大大咧咧的蛮不在乎。

    片刻之后,酒席上桌,荤菜居多,很是丰盛,但我心中有事儿一点胃口也没有。

    “还是先干正事儿再吃饭吧。”我抬头提着建议。这要吃了人家的饭办不成事儿,那多尴尬啊。

    翻译过后,一干藏民却并不同意。无奈之下我们在民警的指导之下勉强的吃了一点,随后逃也似的跑了出来。

    “他们吃饭怎么这么多规矩?”金刚炮被先前饭桌上的繁琐礼仪搞的头大。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藏族吃饭规矩太多,我也同样不适应。

    跟谢所长等人回到村前公路岔口,捏诀观望发现的确有股淡淡的灰色气息自公路下方传出。

    我挥手示意谢所长和一干村民在此等候,和金刚炮走到一侧。

    “老牛,你感觉这下面是什么?”我皱眉问道。眼前的这条公路以前是座小山,因为施工需要被直接凿穿了。那股灰色气息则不偏不倚的被压在了沥青路面之下。

    “我感觉灰气并不常见,按理说不应该是活物吧。”金刚炮说的并不肯定。灰色气息的确并不常见。

    “我感觉像活物,地气呈青色,路面之下应该有石头。再往下我看不清楚,但是我感觉应该有活着的东西。”古老的道术到了今天有很多地方不适用了,就像眼前的这一片沥青就严重妨碍了我观气诀的施展。

    “要不先挖开看看?”金刚炮也是眉头紧锁。

    “公路能随便挖吗?”我摇了摇头走了回去。“老谢,你问问他们,先前的那个老喇嘛有没有说是什么东西在作祟。”那老喇嘛虽然灰气缠身,但我始终感觉他应该是有些道行的,不妨先听听他的判断。

    “郭日,郭日……”民警一翻译,村长立刻就回答了。

    “郭日是什么意思?”我冲懂藏语的民警望去。谢所长所在的这个乡就叫郭日乡,但是郭日在藏语里是什么意思我还真不知道。

    “郭日在藏语里的意思是圆头,是个形容词。”民警及时的做着翻译。

    “他们村死的都是什么人?”不详细的做完了解,我可不敢随便动手。

    “老人和孩子,一年死了三十多个了。”这一点谢所长张口就来。

    “男的多还是女的多?”我继续追问。

    “全是男人!”谢所长苦笑不已“要是有男有女还不叫邪门了呢”

    “他们怎么不搬家?”金刚炮递给谢所长一支香烟。

    “藏民也都很敬重祖先的,死后也都土葬。祖坟如果不在这里他们早走了。”谢所长点燃香烟“天葬水葬在这里并不常见。”

    “老于,你的地图上的那道灰色气柱会不会跟这里的灰色气息有点啥关系。”金刚炮一语惊醒梦中人。

    乘风道人留下的寒鼠地图之上的第五道气息的确为灰色,而灰色气息也并不常见。会不会是眼前的公路上厚厚的沥青遮掩住了大部分的灰气?

    “老谢,实话跟你说吧,这种情况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我转头跟谢所长露了底“目前的情况很可能在这条沥青路下面隐藏着什么,除非挖开路面,否则我们没办法下手。”

    “挖公路?”我话刚说完,谢所长眼珠子就瞪的溜圆“那可不行!”

    “那没办法了。”我两手一伸“你以后还是天天来抓人吧。”我说着拔腿就走。

    “等等”谢所长一把拽住了我,沉吟片刻“兄弟,挖公路我真的不能干。”

    “老谢,除非挖开,否则我发现不了什么。其实就算是把公路挖开了,我也没把握一定能……”

    “我们警察不能干,但是我们可以不管”谢所长打断了我的话,撇了撇旁边的另外几个警察,低声说道“等到晚上我们帮你们去两侧路口警戒,至于你带着他们干了什么我可以装不知道。”

    我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让警察挖公路也的确不太现实。

    “兄弟啊,你能不能给我透个底,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谢所长一脸的苦笑。

    金刚炮抢先一步接过话茬:“我们怀疑这下面藏着什么东西,修公路的时候把压在它上面的山丘移走了,所以就开始死人了。我们想挖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山丘移走了跟死不死人有什么关系?”谢所长被金刚炮说的一头雾水。

    “下面的东西散发出的气息对人有害,如果不是那个老喇嘛在村口挡住了一部分,死的恐怕就不止这几个了。”我沉声说道。看来佛教的和尚喇嘛还是心怀慈悲的多。

    “行啊,你看着办吧,反正我也不懂,全靠你了。”谢所长听我说完,转身冲懂藏语的民警小声说了几句,留下了他,转身欲走。

    “那铲车谁的?”金刚炮拉住了谢所长。

    “乡里雇给我们所里用的……”

    “留下,我会开!”金刚炮奸笑着。

    “……”

    铲车最终留下了,谢所长拉着司机等人一溜烟的躲开了这是非之地。

    我看着他们走远,转身对村民说明了我的意图,众人欢喜非常,簇拥着我们三人重新回了村子。休息着等待晚上谢所长封锁公路岔口。

    傍晚时分,消息传来。我和金刚炮引领着众人来到了村头公路。村里的藏民听说我们是来帮忙驱邪的,纷纷驾着自家的马车前来帮忙,一时之间,公路上人喊马嘶热闹非凡。

    金刚炮不愧是工兵分队出身,大型铲车操纵的很是娴熟,片刻之间就将路基上的厚厚沥青拱了开来。灰色灵气顿时浓烈不少。

    “老于,这是铲车不是挖掘机,只能铲这样了。”金刚炮将铲车熄火,跳了下来。

    “老牛,你没猜错,这里的确就是地图上标住的第五道气息。”我面色凝重。

    “看来咱观气的不但看不透铁,还看不透臭油,呵呵”金刚炮笑道。臭油是沥青的通俗叫法。

    由于铲车失去了作用,剩余的工作只能由人来完成了。我指挥着众人有条不紊的抠挖着,眼见土中弥漫的灰色气息越来越浓烈,因为担心这些恶性灵气对众人产生伤害,我和金刚炮手持干将和九阳跳进坑里,散出自身灵气为众人保驾。

    藏民身体强壮,加上关系到自身的安危,所以工作效率很高,很快挖出了一个五丈见方深约丈余的大坑。

    “老于,你感觉这下面是活物吗?”到了现在我和金刚炮也没有感觉到地下有明显的活物气息。

    “最好不是活的,不然咱可麻烦了!”我摇头说道。如果真是某种活着的生物,就凭它散出的气息就能要人命这一点来看,肯定不是一般的棘手。而我和金刚炮修行的法术明显的对付阴魂鬼魅更擅长一些。

    众人呼喝不止,干的热火朝天。寒冷的冬天竟然还有光着膀子的,看的我和金刚炮直咧嘴。

    午夜时分,在一位村民的叫喊声中,我们终于挖到了青石。

    “下面有洞!”我和金刚炮疏散了村民,仔细的观察了片刻。青石为先天形成,并无雕琢痕迹,但是在镐头的撞击之下却有回声传来,看样子这下面应该是座天然形成的洞穴。

    “石层多厚?”我看向金刚炮。金刚炮工兵出身,这些他擅长。

    “二十工分左右,少量炸药就可以炸开!”金刚炮趴卧在地,用拳头锤击了几下地面,根据回声判断出了石层厚度。

    疏散众人,金刚炮取出少量炸药,设置了爆破点,然后飞也似的爬了出来。

    伴随着轻微的轰隆之声,我和金刚炮爬起身凑前一望,坑底石层已被炸开,露出了黑黝黝的洞口。

    “活的?”金刚炮收回了视线。

    “活的!”我苦笑点头。“活的也得下去啊。”

    石层被炸开以后,我们能够真切的感觉到洞穴之内有着活物的灵气。

    冬天风大,片刻之间洞穴内的浑浊之气就被抽了个干净,我们取出绳索,栓到铲车之上。

    “把火生大点,围着火堆别乱跑。”金刚炮冲着村民吆喝了一嗓子,跟我对视一眼,顺着绳索滑了下去……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八章 工兵本色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