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七十三章 涂山九妤

第七十三章 涂山九妤

我和金刚炮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

    最终还是我硬着头皮说话了“你认识我们?”

    轮椅上的白衣女子面有失望神色,“真人你不记得我了吗?”

    听到她的这句话,我猛然反应过来,她很可能认识乘风道人。难道她也是一千多年前的人物?

    “姑娘你是不是认识乘风道人?”我正容反问。

    “你不是他吗?”白衣女子樱唇微启,言语之中失望之意更浓。

    “乘风道人早在一千多年前就驾鹤西去了,我们三人只是路过此地的游人。”我前真后假的说道,眼前的女子言语之间并无恶意,这一点我倒确信。

    “你身上有他的神识?”白衣女子眼光锐利,一言中的!

    我点头默认,上前一步“姑娘,我们三人实在无意冒犯你们,先前那位老者也是被我们误伤的,你撤了幻象放我们出去吧。”眼前的女子虽然灵气亦是白色,但无形之中就能将金刚炮掷出的炸药移出数十丈,自然道行不浅,能文来就别武斗了。

    “三叔擅违祖训,损伤一目,怨不得你们。”白衣女子衣袖略抬,片刻之间眼前的景物发生了变化。

    金刚炮记忆中的村庄瞬间消逝,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有着隋唐遗风的古代楼阁,虽然略显残破,却整洁非常。而白衣女子先前出来的地方正是这一片木楼中最大的一栋。

    “多谢,就此别过!”我拱手为礼。眼前的女子虽然从气息之上看不出道行深浅,但凭我的直觉我和金刚炮应该不是她的对手。

    “等等。”就在此时金刚炮上前一步冲着白衣女子说话了“刚才谁扒她衣服了,把人交出来,不然老子今天端了你的窝。”慕容追风先前的话语令金刚炮火冒三丈。

    “这位姑娘衣裳不整,花容蒙尘,是这几位帮她沐浴更衣的。”轮椅上的白衣女子微一抬手,身后人群中走出几位上了岁数的妇人。

    “那个……那个……那算了吧,老于咱走吧。”金刚炮本来以为慕容追风被人家给侮辱了,谁知道出来的是几个老娘们,他也知道自己多心了,嘟囔着很是尴尬。

    “且慢!”我们转身欲行,身后的白衣女子叫住了我们“我们涂山一族向来重礼厚仪,今日多有冒犯,万请暂留仙驾,盘桓数日。容白九妤略尽地主之宜!”

    “老于,她啥意思?”金刚炮听不懂白衣女子的留客意图,歪头问我。

    “她想留咱住几天。”我苦笑不已。这个自称白九妤的白衣女子看来应该是这群狐狸的首领,不用说本体也是只狐狸。谁敢答应狐狸的邀请啊,可是不答应又怕她翻脸。

    我呆站着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踌躇着拿不定主意。

    “两位真人莫要多心,虽然二位真人不承认自己是道门中人,但九妤却无半句不衷之言,万勿推辞啊。”白九妤说的情真意切。

    “那个灰狐狸把我们领进圈套,还设计害我们,我们怎么知道你跟他不是一个心思?”金刚炮心眼直说话更直。不过也好,他说的也正是我顾虑的。

    “三叔施展定身之法困住二位真人并无加害之意,先前亦被我严厉斥责。实不相瞒三叔此举本意亦是为了我,因而九妤实在是脱不得干系。”白九妤乘坐的木制轮椅脱离了身后众人,来到距我们三尺之地停住,上下打量着我“敢问真人是否也是观气一门?”

    我无言的点了点头。很奇怪,站在我身边的白狼竟然对这个白九妤并无敌意。

    “真人道号可否告知九妤?”距离近了,看的更加真切,白九妤的美丽绝对不属于人类,因为她太过完美了。

    “我们观气一门现在已经没有门人了,我和他可以算是最后的门人,因而我没有道号。”我手指金刚炮回答了白九妤的问题。

    “敢问真人俗家名讳?”这个白九妤似乎对我很感兴趣,一查到底。

    “姓于名乘风,姑娘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先走了。”我被她看的有点发毛,急忙找借口准备开溜。

    “真人执意要走,九妤亦不强留,不过二位真人法袍有损,仆仆风尘,此处恰好有温泉一处可供沐浴,不如稍事休息,留得午时再走,可否?”白九妤执意挽留令我难以拒绝,不过更难以拒绝的是她那句‘温泉一处。’这么长时间没洗澡,我和金刚炮都臭了。

    “那就多有打扰了。”盛情难却之下我也不客气了。

    白九妤面露喜色,乘着木制轮椅退入人群“二位真人请先随族人前去沐浴。九妤行动不便,在正厅设宴恭候。”

    “哈哈哈哈~”看着白九妤走远,金刚炮忍俊不住,大笑出声。

    “你笑什么?”我皱眉问道。

    “老于,我看这狐狸精是看上你了,问东问西的,就差问你有没有老婆了”金刚炮越说越离谱“你妈不是催着你谈女朋友吗,你要把她领回去,你妈还不得哭啊?”

    “你要把她领回去,你妈能笑吗?”我气急败坏的指着慕容追风丢下一句。说完命令白狼原地守侯,跟随引路的男子前往温泉。

    金刚炮也想跟着前往,被我制止了,让他在外面陪伴慕容追风,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更何况我们此刻防的还不是人!

    “兄弟,刚才那位小姐是什么人?”我冲不远处等候的年轻人问道。温泉很小,水温也不是很高。但是我却泡的浑身舒畅。

    “那是我们族长。”年轻人随口应道。

    “那么年轻就当上族长真不容易啊。”我用温泉水冲洗着头发,一直没机会理发,头发长的几乎遮住了眼睛。

    “她一千多岁了……”

    “啊?……”

    简单洗完澡,发现引路的年轻人手里托着个大木盘,上面整齐的叠放着一件白色袍子“真人,你的衣服该浆洗一下了,这是我们族长送给你的。”

    我讨厌别人喊我真人,我现在的这点道行还配不上那俩字。“喊大……还是喊兄弟吧”眼前的家伙虽然是年轻人模样,可是岁数肯定比我大,本来想让人喊大哥的,想了想还是改了口。

    “我有换的衣服。”我说着掏出自己另外一套衣服穿戴整齐。

    和金刚炮轮番洗完澡,先将慕容追风和白狼安置在一处干净的场所,才由年轻人引着我们进了偌大的正厅,白九妤已经在那里相候了。而令我和金刚炮意外的是,先前那灰色老狐狸此刻正幻成人形跪于正厅中央。

    “三叔起来吧,乘风真人来了。”白九妤仍旧靠在木制轮椅上,见到我们的到来,冲跪着的老者柔声说道。

    “黑三常先前多有冒犯,万望恕罪!”老者上前拱手作揖向我和金刚炮赔罪。左眼处已经缠上了麻布,看来先前那一枪是打瞎了他的一只眼睛。

    “这个,没关系,没关系。”我和金刚炮被他搞的一愣。真的斗起来谁胜谁败还不好说呢,他怎么转变的这么快啊?

    “多谢真人不记前仇!”黑三常面露喜色,一旁轮椅上的白九妤也冲我们微笑示谢。

    黑三常言罢,快步走向正厅北侧一尊玉石雕像前跪倒,轻声说着什么。距离太远听不真切。

    “真人宽怀,九妤本应拜谢,奈何肢体有疾,行不得大礼,真人莫怪!”白九妤说完玉臂略抬“真人请入席!”

    我这才注意到在正厅南首,已经放置了一张老式八仙桌。走近一看,上置八碟素菜面点,说心里话做的实在是不怎么地,菜肴并不精致,面点也不太成型。

    “想必真人已经知晓,我等并非七窍,平日饮食皆以血食为主,不擅烹制,真人海涵。”白九妤手指杯盘面有愧色。只有人才有七窍,白九妤隐示自己并非人类。

    “白族长客气了,我们二人皆为截教门人,不拘形体之别。”我客气的还礼。截教门人也的确有不少异类修道者,三圣真人三弟子龙骛风便是其中之一。

    “请!”白九妤笑意更浓,抬手邀客。看的出来我的这几句话很令她高兴。

    我和金刚炮也不客气,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白九妤所乘轮椅无声的靠到近前,居于下首做陪。

    “那个,叫他一起来吧。”金刚炮手指着仍然跪在雕像前的黑三常。

    “甚好,九妤足不能行路,手不堪持壶。就由三叔代为陪客吧。”白九妤说完将黑三常请了过来。

    黑三常略带羞愧的走了过来,也不说话,抓起酒壶为我和金刚炮斟满,自己再倒一杯“两位不记前仇,使得黑三常没做出有愧先祖的恨事,我敬你们一杯。”说完一饮而尽。为人倒也爽朗。

    我和金刚炮连忙跟着喝光了杯里的酒。酒是绿色的,度数不高,入口醇和,应该是珍藏的佳酿。

    菜品面食虽不精致,但酒是好酒,连我这不会喝酒的人也勉强的凑合了几杯。轮椅上的白九妤只是象征性的进了一点面饼,然后微笑着看着我们吃喝。

    黑三常得到了我和金刚炮的谅解,心情甚好,也不管眼上的伤处。不断的冲我和金刚炮劝酒,后来看我实在顶不住了,就冲金刚炮去了,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的不亦乐乎。

    “小兄弟,你可别逞能啊,这酒可是大周皇帝的琥珀醉,是我亲手给偷出来的……”黑三常似乎有点喝大了,胡言乱语起来,对白九妤的皱眉熟视无睹,我看在眼里不禁偷笑。

    “我草,你这是皇帝喝的,我这儿还有主席喝的呢。”金刚炮说着把我包里的茅台掏了出来“来,你尝尝这个。”这回儿抡到我皱眉了。

    茅台可不比古酒,现代酒的酒精度数都高,我包里的这瓶子茅台是高度的,等到瓶子空的时候,人也放倒了。

    完了,看这情形金刚炮一时半会儿是醒不了,别说午时了,子时估计也走不了了。

    “真人莫怪!”白九妤微一挥手将醉的一塌糊涂的黑三常的大尾巴掩了回去,脸色微露怒意。看来电视上演的狐狸喝多了露原形是真有其事。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白九妤终于开口了“九妤有些话想对真人说,不知真人可否移驾?”

    正好我也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她,所以听到她的提议,我略一沉吟便点了头。

    白九妤笑露贝齿“真人请随我来……”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三章 涂山九妤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