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六十九章 涂山残裔

第六十九章 涂山残裔

“什么熊?”金刚炮愕然的看着我。

    “在山顶上杀的,我拖了半截子回来好当干粮。”我放下鱼肉,踩了踩冰面感觉问题不大。费劲全力拖回来的死熊放岸边上可别被别的动物拣了便宜。

    “你杀的?”金刚炮瞪着大眼难以置信。

    ……

    ……

    “老于,那半截呢?”金刚炮左手抓着一半烤熟的熊脑袋,右手抓着酒瓶子。

    “扔半路上了,我实在是拖不动了。”我垫着毛毯半卧在石床之上。石屋虽然并不密封,可是却比我露宿雪地不知好了多少。

    “改明儿我上去一趟,拖下来烤成肉脯,留着路上吃。”金刚炮拿着熊脑袋恶心的吃相令我不敢多看。

    “你能不能把那脑袋给扔了啊。”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要么熊掌给我。”金刚炮指着趴在地上咬嚼着熊掌的白狼。

    “靠,它吃的是我的,你的那只让你给好人了……”金刚炮一口一个追风的叫着使我嗅到了什么,玩笑似的打趣着。

    困乏交加,没过多久我就睡过去了。再次醒来石屋之外人喊狗叫热闹非凡。原来金刚炮趁我睡着的时候上山拖下了那半只黑熊,正跟屠夫似的剥皮剔骨。

    “老牛,你这速度挺快啊。”天气晴朗,初升的太阳照的我睁不开眼。

    “快拉倒吧,你都睡两天了。”金刚炮手持军刀割下那条熊鞭挑逗着白狼,惹的白狼不停的冲他吠叫。

    原来我困乏之下竟然一觉睡到了第三天的清晨。

    “什么东西,这么香?”一股浓烈的香气被我鼻子捕捉到了。

    “自己看!”金刚炮冲石屋右侧努了努嘴。

    我调头一看惊的几乎掉了下巴“你,你,你……”原来金刚炮竟然把沙锦珠剩下的那半只巨壳当成了大锅,架在两块石头之上煮起了熊骨,慕容追风蹲在旁边添着柴火。

    “你啥啊,都死几百年了,这叫废物利用。”金刚炮说着递过一瓶矿泉水“雪化的。”

    “她可是咱截教前辈啊,你竟然……”我对于金刚炮亵渎前辈真人的本体还是有点看不过眼。

    “那行,你别吃哈。”金刚炮手里拿着剥下的熊皮,比画着什么。

    “这个……她当年肯定是犯了作风上的错误,所以才被困在这儿的。应该也不能算是咱截教的了……”我嘟囔着转身开始帮忙。出来这么长时间了,饮食除了烤还是烤,今天这锅肉香浓郁的炖熊骨我可不想错过。

    孤岛之上盘衡了几天,恢复了体力,凑齐了足够的给养,终于再次上路了。

    “你笑个屁啊!”我没好气的冲旁边正一脸奸笑的金刚炮骂了一句。熊肉只吃掉很少一部分,大部分被金刚炮烘干制成了肉脯,加上雪水补充的饮水,所以我现在背负的背包空前沉重,压的我龇牙咧嘴。

    “聪明反被聪明误啊。”金刚炮故作轻松的抖了抖肩上的背包“装备我背,吃喝你背这可是你定下的规矩……”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踩着冰面望北直行,傍晚时分终于走出了青湖,踏上了实地。

    继续北行,天气愈发的冷了。

    寒风吹袭,把我和金刚炮冻的不停的跺着脚,幸亏先前我用熊皮给慕容追风简单的缝制了坎肩和熊皮靴子,不然到了现在就够她受的了。

    “老于啊,快到了吧。”金刚炮捧着一杯热水,喘气成霜。今天晚上运气不好,没找到歇脚的山洞,只得窝在避风的崖壁之下,生火驱寒。

    “快了,再走个三两天应该就到了”我借着火光翻看着手里的地图。黑暗之中视物需要使用灵气,而先前我再施驭雷诀使得灵气大损,因而现在能不使用灵气的地方就不用。

    “这都快一个星期了,怎么还得个两三天?”金刚炮嘟囔着“你可千万别再把我们领陷阱去了哈。”

    “这回应该不会,地图上标注的地势应该为相对平缓的平地,估计翻过这几座山就到了。”地图上的十七处气柱,有好几处灵气颜色相同,惟独这第四道气柱为白色,如果不是寒鼠皮略显微黄,还真不容易辨别这道白色气息。

    “那两句话怎么说的?”金刚炮起身为火堆添柴。他已经知道了每处气息皆会有两句路引。

    “涂山残裔徙千里,十二甲子尾为三”我念出了另外一张寒鼠地图上的文字。

    “啥意思?”金刚炮掏出已经脏的不成样子的毛毯扔给了慕容追风,为了照顾慕容追风,我和金刚炮的毛毯全给了她,晚上睡觉时我抱着白狼驱寒,就苦了个金刚炮,一晚上冻的添好几次柴火。

    “头一句话的意思好象是有人迁徙过来住在这里,不过后面这句‘十二甲子尾为三’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我说着收起地图抽出了烟。

    “真的有人就好了,咱多给他们些钱,让他们给我们包顿饺子。”金刚炮想吃面食了。肉吃多了也腻味,这些天天天吃熊肉,熊肉性温,吃的我跟金刚炮浑身燥热,天天早上一柱擎天。幸亏是三九严寒天气,不然非憋出病来。

    “昆仑山应该不会有凡人。”我捏起烟嘴长吸一口“这里这么危险,谁敢在这里住。前几天在山顶上我捏诀看了,没发现这附近有人。”现在的我捏着法诀已经可以观察到数百里之外的人类气息。

    “没凡人兴许就有神仙呢。老于,你说真的有神仙吗?”金刚炮半卧下来,一本正经的问我。

    “那得看你怎么给神仙这个词下定义了,中国古代文化博大精深,很多法术和咒语都是很神奇的,通过道法的修习,很多人或者是禽兽都可以延长寿命,并获得各种超自然的力量,如果这类人算做神仙的话那还真有神仙。”我提起水壶冲了一杯咖啡。

    “佛和菩萨也算神仙吗?”金刚炮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瞪着大眼很来精神。

    “又算又不算,这个说起来就复杂了。咱们属于截教。和道教,阐教的修行法门其实都差不多,不过佛教跟咱们可不一样了,咱们讲究的是延年益寿,认为身体是修行的根本,比较看重对自己身体的修炼和净化。而佛门则认为万法皆空,什么都是假的,包括自己的身体都是假的,唯有佛法才是真的,所以他们认为身体只是皮囊,没什么用处。归根结底:佛门比较看重来世,而道教比较看重今生。佛门认为身体是成佛的障碍,而道教则认为身体为修道的基础。佛门认为除了精神什么都是假的,而道教则认为世间万物都是真的。佛门讲究万法皆空,而道教则崇尚大道自然……”

    “呼呼呼~~~”我正说的兴起,金刚炮的呼噜声已经响起。我的长篇大论成了对牛弹琴。

    次日天气依然晴好,一行人抓紧时间翻越了两座山头,一片密林出现在了眼前。

    “前面好象有村子啊!”金刚炮指着远方树林之中隐约出现的楼阁形的建筑高兴的喊道。

    “别高兴太早,那地方没人气。”我错指散法,皱起眉头。昆仑山中怎么会出现村落?

    “走吧,兴许太远了看不清楚。”金刚炮率先迈开大步向前走去,我满心疑惑的跟在后面。

    “老于,快看好东西!”才走不远,金刚炮一脸兴奋的指着不远处。

    我抬头一看,只见前方密林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一丝不挂的**女子。肌肤雪白,长发披肩,***着身体,浑身上下一点御寒的衣服都没有。正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们。虽然距离不近,但那双清澈的眼睛仿佛就在眼前,看的我内心猛然一悚,头皮开始发麻。

    “喂,你怎么在这里?”金刚炮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汪汪~~~汪汪~~~”白狼猛然之间竖起了耳朵,冲不远处的**女子冲去。

    “白狼,靠!”我急忙把白狼招回来。再抬头时**女子已经没了踪影。

    “老牛,有点邪门啊。”荒山之中出现**女子,实在有点怪异。再加上白狼的狂躁表现,更加令我起疑。

    “我捏诀看了,她头顶发出的是白色人气。你就别疑神疑鬼的了。”金刚炮说着紧了紧背包手指西北“她被你的狗吓着了,是冲那儿跑的,咱看看去。”

    我一脑子问号的跟着金刚炮在树林之中穿梭,白狼则在我身边不安的闻嗅着什么。

    猛然之间,树林中再次出现了人的身影,这次是个穿着衣服的中年男子。在前方警惕的看了我们一眼,转身就跑。我急忙捏诀望去,他散发出的果然是人类独有的白色灵气,而白狼也在此刻再次紧张的吠叫起来。

    “他们跑什么,让狗吓的?”金刚炮纳闷的看着白狼。

    “兴许时间长了,没见到外面的人有点害怕。一会儿见了面客气一点。”可能我前几天真的看错了,这里还真的有一处人类的村落。

    “你就想这么客气?”金刚炮看见我拿出神龟炮正填压着子弹,一脸的愕然。

    “以防万一。”我始终感觉哪点地方不对劲,刚才那中年男子身上穿着的衣服怎么令我有种眼熟的感觉。

    再行数里,走出密林,视野顿时开阔不少,一座村落出现在了眼前。

    “太好了,这里不但有人,还是咱现代人呢。”金刚炮欢呼雀跃。眼前的村落是座现代人的村落,房屋坐落有序,屋顶之上覆盖着红瓦。村子正中竟然还有一座二层小楼。

    “太好了,我要洗澡。”我闻了闻自己这一身的臭味。刚才捏起观气诀观察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异常。深山之中出现村落也不是什么怪事,很多少数民族都居住在偏远的深山之中。

    “我要喝可乐!”金刚炮欢呼着率先冲不远处的村落跑去……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九章 涂山残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