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六十八章 再驭天雷

第六十八章 再驭天雷

先前的那些大树尽管坚硬异常,干将挥砍之下还是可以应剑而倒,惟独最后这一棵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干将砍下,树身不但传来金石之声,还有火星迸溅而出。干将虽可入木三分,但拔出之后,树干之中流出的绿色汁液竟然快速的将树身上的砍痕修补如初。见到这个情景,我真的抓狂了,怒喊着将干将如柴刀般挥舞着狂砍了半天。怪树没倒,我累趴下了。

    呆坐在地喘息了半天,灵机一动,既然能够流出树汁证明这棵怪树的确是树,是树就怕火。翻身站起从周围找寻了不少枯枝落叶,堆放在怪树四周燃起了火。

    我掏出军刀切割了一块儿熊肉翻烤着,几包压缩饼干对于两人一犬来说根本撑不了多长时间,说不定现在他们已经断粮了。想到此处顿时感觉没了胃口,将熊肉放在一边,开始从远处搜寻枯枝,到了后来看着能拖动的枯树也给砍了拖回来。

    增强的火势的确有了一定的效果,怪树的树叶在大火的焚烧之下纷纷掉落,树皮也被烤焦爆裂,到最后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在火焰之中显得分外翠绿。

    看着眼前翠绿晶莹的枝干和焚烧时发出的怪异香气,我竟然有种似曾见过的感觉。再一沉吟终于记了起来,当年紫阳观众弟子随三圣真人前往东海碧游宫参拜通天祖师时曾在海边见过此树,据引路童子介绍,此树名为碧珊桐,为东海特有的仙种。

    看来这座五行阵果真是截教祖师通天教主所布了。可惜当初没有向引路的童子探听一下此树所惧何物,不然今天倒能省不少事了。

    就在此时,湖心孤岛之上竟然传来了神龟炮的枪声,轰然之声不绝,慌忙之中来不及细数,不过估计一梭子全扫出去了。一声安全,两声危急,这一梭子全打出去是什么意思啊?

    不过肯定不是好事,难道是饿疯了在杀我的白狼?我临走前交代过如果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千万要给白狼的痛快,难道这一梭子就是金刚炮给白狼的痛快?

    我胡思乱想的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眼前的这株碧珊桐硬如金石不说,还能对伤口自我修复。烧了这么久也没见有什么切实的效果。

    面对着眼前的这株软硬不吃的碧珊桐,想象着湖心孤岛此刻可能发生的惨像,我彻底忍耐不住了,后退几部抽剑出鞘,上举向天!

    左手捏起法诀,口中念诵真言“告知凌宵,妖孽祟世,事清原明,雷公诛邪,陈文玉速速领命,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情急之下,我再次施展出了御气驭雷之术。尽管此时我的御气修为已经今非昔比,但灵气毕竟还停留在深蓝层次,仍然无法调动天地灵气,只能靠自己的些须修为来施法引雷。

    不过这次比上一次还是要好受不少,灵气的流失还不足以令我昏厥。看着天际隐约出现的黑云,我挥出灵气为即将出现的天雷指引明了雷击对象,正是面前的这棵碧珊桐。

    雷鸣之声终于响起,伴随而来的还有孤岛之上的一声枪响,金刚炮在孤岛之上发现了我所处之地的气息骤变,猜想到了我或许正在施展某些霸道法术,急忙鸣枪向我报平安。“ TMD 你把我的犬杀了,你肯定安全了……”我暗骂着鸣枪示意的金刚炮,浑身灵气通过右手上扬的干将聚于上空。

    令我吐血的事情再次发生,本来凝聚在头顶上空的雷云,竟然不听我的蓝气调遣,慢慢的移到背阴山后,这才响起了雷声。轰隆之声响起,倒把后山藏匿的几只红色灵气的猴子劈的乱叫奔逃。

    见到自己费尽辛苦招来的天雷竟然不听调遣,我急忙收气散法,呆坐于地,望着雷云慢慢的散尽。

    祖师就是祖师,通天教主布下的阵法自然不会被人轻易破去,不然的话孤岛上的嚣黑麟早就破了。看来我倒真的是低估了眼前的这株碧珊桐。

    砍不断,烧不坏,甚至连雷都不劈它,这下,我彻底没招儿了。

    现在的情形如果我再绕到对面去破那五行火阵,时间肯定不够了,等我跑过去估计金刚炮早被饿死了,一想到金刚炮我就联想到了白狼可能遭受的悲惨命运,忍不住的内心一阵悲切。

    伤心了半晌,终于勉强爬了起来。施展驭雷诀几乎耗光了自身的灵气,身体格外的虚弱。必须补充食物,不然如此寒冷的天气,冻也冻死我了。不管情况怎么危急,只要我活着他们就有希望,为了他们,我也必须活着。

    蹒跚着走近尚未熄灭的火堆,拣起地上的那块熊肉,简单的燎烤,强迫自己吞咽了下去,爬进先前的草窠蜷了起来。

    傍晚时分,我被冻醒了。山顶的积雪已经被先前的大火烤化不少,我低头拾起昨晚遗失的子弹,压上一发,鸣枪向金刚炮示意我仍然安全。

    山顶的大树被我砍倒之后,映向孤岛的绿色木气消散了不少。但碧珊桐之上的木气因为被我烧掉了树皮和枝叶,反而更显翠绿。

    我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再次走近这株碧珊桐,不管它再怎么神异,它终究还是树。山顶之上那二十几棵大树应该就是它的后代,但是由于并非孕育自东海有些先天不足,所以干将还是可以砍的断的。五行之中金克木这是常识,可是为什么连干将这种神兵利器都砍不断它,难道干将自身的金属灵气不够?

    想到此处我快速的从后颈摘下九阳拂尘,九阳松虽然为天地至阳,可是它与碧珊桐都是同归木属,本属相同自然也克它不得。

    俗话说福至心灵,我猛然间想到了手里的九阳拂尘丝本来是千年灵鹤羽!

    当年乘风道人远赴昆仑盗取九阳松的返回途中,恰巧碰上了昆仑的护山仙鹤和三阴辟水撕咬争斗,乘风道人将三阴辟水救下后,侥幸拾获了两根灵鹤羽,被他视若珍宝,制成了拂尘丝。

    昆仑山本为西王母杨婉妗的仙家福地,王母娘娘灵气属金,其护山仙鹤虽是禽兽之身,但灵气亦归金属。而且久居福地,其羽毛自然也为纯阳至金之物。

    想到此处我手持九阳拂尘扫向碧珊桐,不出所料,拂尘丝拂中之处,翠绿的树干之上皆被割出了细微的伤口,看来是有效果的,可惜拂尘丝非常蓬松,攻击面积偏大,力度不够集中。

    我一见有戏,收回拂尘,凝思半晌,终于想出了办法,将拂尘丝编织在一起,制成了一条鹤羽短鞭。

    简单擦拭了一下十指之上淋漓的鲜血,也不迟疑,来到碧珊桐前挥鞭就扫。

    数鞭抽下,碧珊桐终于倾倒。

    望着倒伏于地,瞬间化为朽木的碧珊桐,我内心狂喜,急忙凝神观望,果然笼罩在青湖孤岛上的木气已没了踪影。五行平衡已被打破,阵破了!

    我急忙鸣枪告知金刚炮,片刻之后,一声枪响传来,阵真的破了!

    短暂的休息之后,我砍树伐木制作了一副拖架,将黑熊尸体放置其上,准备拖将下来留做日后干粮,谁知黑熊体形巨大,加上我左臂有伤,身体虚弱,没走几步就受不了了,无奈之下只好舍弃了一半,咬牙瞪眼的拖着向山下走。

    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在第二天凌晨回到了山下,看了看开始结冰的湖面,我就近寻了一处避风角落,生起篝火,蜷缩着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是晚上,湖心孤岛之上竟然亮起了火光。眼见金刚炮安然无恙我放心不少,可是猛然间想到,此刻孤岛的篝火之上或许正炙烤着白狼,我就心痛欲裂。

    试了试已经冰封的湖面,发现似乎勉强可以行人,心急火燎之下急忙捏起风行诀冲湖心孤岛飞奔过去。

    临近孤岛,借着岛上传来的火光,果然看见金刚炮正在火堆旁翻烤着什么东西,而慕容追风和白狼却已经没了踪影。

    “牛金刚,我的犬呢?”人未到声音已经先到了。

    金刚炮见我浑身破破烂烂的从还未冻结实的湖面掠来,欢喜异常“老于,快来吃肉。”

    我快步登上孤岛,见火堆之上果然是个肉坨子,不由得怒火冲天“ 的,你真把我的犬杀了啊?”

    “没有啊,你的狗好好的呢。追风正去喂它去了呢”金刚炮手指岛后“你临走时和它说啥了,为啥你走以后它不停的围着岛子转圈?”

    我这才想起,临走时我冲白狼下达了定位守护命令,为了怕它见不到我疑虑,我只能让它执行点任务,不然它见不到我会以为我把它遗弃了。

    “你烤的什么东西?”听到白狼安全无恙,我心情大好,闻到了篝火处传来的香气。

    “鱼肉!追风拾到一块灵骨,我用那个蛤精的分水刺作了个大鱼钩,钩住条大鱼让我用枪给打死了,这两天就吃它呢。味道还行。”金刚炮说着起身用刀割了一块儿鱼肉给我。感情昨天听到的激烈枪声不是杀犬而是杀鱼!

    “白狼,靠!”我高喊着呼唤白狼,见不到它我心里总感觉不塌实。

    很快,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岛后奔来,后面跟着慕容追风。白狼见到坐在地上的我,欢喜的扑过来撒着欢。看着它并不干瘪的肚子我放心不少,看来我不在的这几天,金刚炮并没有虐待它。

    “你不怕有毒吗?”我狼吞虎咽的吞吃着大块儿的鱼肉,有了盐巴佐料的食物可比半生不熟的田鼠好吃多了。

    “她说没毒!”金刚炮回头指着坐在白狼旁边的慕容追风。

    我一听这话真是哭笑不得,疯子的话他也信?

    “我草,正事忘了,老牛跟我出去拖熊!”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八章 再驭天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