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六十六章 灵骨轻舟

第六十六章 灵骨轻舟

“啥意思?”随后而来的金刚炮一时之间没弄明白我的意思。

    “嚣黑麟为道教弟子,死后尸骨之中含有灵气,能在这片湖水中漂浮起来。咱做个船,把他的尸骨捆在船身之下,兴许能带着咱们出去。”我喜出望外的大喊着。

    “呼啦~~~~~~~”我话音刚落,湖水深处窜出一条不知名的怪鱼,巨嘴一张把漂浮在水面上的那块儿指骨给吞了下去,摇头摆尾的又沉回水底。

    “这个能……哎呀娘啊”金刚炮还没来得及欢喜就被不远处的那条怪鱼吓的退后几步,面无人色。

    刚才窜出的怪鱼体长三丈有余,通体鲜红,巨口獠牙,嘴生双须,如果不是通体红色,倒有几分像鲶鱼。

    “它怎么吃死人骨头?”金刚炮回过神来,手指湖面。

    “可能是尸骨之中含有残存灵气,对它的修行有所帮助。”我推测着。

    “那咱要是用尸骨造船,它还不把咱一起吞了啊?”金刚炮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先把船造出来,其他的问题等等再说。”我转身走向前几日被金刚炮放倒的巨树。

    理论永远要比实践容易的多。本来想象中很容易的事情真正操作起来就困难重重了。从早忙到晚,造出的船不但非常的短小,还跟筛子似的,浑身是孔。

    “老牛,歇会儿吧,咱这技术造不出船来。就算造出来了,那具尸骨的那点浮力也撑不起咱们三个。”我一屁股坐到地上。肚子里没食,干活格外的累。

    “老于,你见过独木舟吗?”金刚炮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子,指着岸边那颗还未被我们砍伐的大树回头问道。

    “太窄了,坐不下三个人。”我明白了金刚炮的想法,他是想利用剩下的这颗大树做一支独木舟。

    “坐的下你就行了。”金刚炮想干就干,提着暮血就冲大树走了过去。

    “老牛,咱兄弟死也死在一起,我不会走的。”我着实被金刚炮感动了,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关键时候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做的到的。

    “你别想美事了,我是想把你送出去破阵。”金刚炮说话的工夫已经放倒了那颗大树。

    “万一我破不了呢?”我掏出军刀上去帮忙。

    “那你就逃命去吧,别忘了隔三差五的给兄弟烧点纸钱,撒点小酒,有好吃的也送点下来。”金刚炮嬉笑着故作轻松。

    “……”

    独木舟做起来相对容易些,两头一砍,中间一挖就成了。燃起篝火烘烤了一晚上排除树干自身水分,然后将那具尸骨绑缚在独木舟周围,基本上就完事了。

    “还有七瓶矿泉水,八包压缩饼干。还有一大堆的咖啡,就这些玩意了。”金刚炮说着扔过水和饼干“垫吧垫吧,好上路。”

    “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啊,说的跟要杀头似的”我把饼干扔了回去,拧开瓶子喝了几口润了一下喉咙。

    “可惜慕容追风神志不清醒,我道法又不如你,不然我就去了,你以为湖里那三位大哥是吃素的吗?”金刚炮递过一支神龟炮和一袋子弹,“子弹我已经压满了,十六发。”

    我接过神龟炮别在腰间“五六里的距离枪声可以听的见,一声代表安全,两声代表危急。”

    “行,我记住了,一声安全两声危急”金刚炮连连点头。

    我转身召过白狼,看着白狼的饥渴的样子,我心疼不止,把瓶里剩下的水喂给了它。右手在孤岛上指了指“护,袭,游赛!”

    看着勉强迈开步子的白狼慢慢走远,我眼眶红了。

    “草,至于嘛。”金刚炮对我的流泪大不以为然。

    “老牛啊,它跟了我四、五年了,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捞着好日子过,在死水塘里如果不是它咬住三阴辟水的尾巴,兴许我就没命了……”

    “行,行,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照顾它,你就放心吧。”金刚炮焦急的催促着。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要是实在撑不下去了,就把它……,不过一定得给它个痛快。”话一出口我就感觉自己成了个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但是我不能自私的为了自己和白狼的感情而令金刚炮和慕容追风饿死,我的心在滴血!

    “老于你放心,我牛金刚就算饿死了,也绝对不杀你的狗!”金刚炮终于知道了我流泪的原因,拍着胸脯向我保证。

    “谢谢你老牛,记住了,不管怎么口渴,不要喝湖里的水。”我擦干泪站起身来,带上两件法器。扔给金刚炮一包东西“这里是那具尸骨的手指脚趾和牙齿,你去岛对面引诱着那三条巨鱼,给我争取点时间。”

    “五六里呢,你千万要快点啊。”金刚炮掂量着手里为数不多的灵气尸骨叮嘱道。

    看着快步走远的金刚炮和跟随在他屁股后面的慕容追风最终没了踪影,我才将独木舟扛到水边,点上烟等待着金刚炮为我创造合适的下水时机。

    水面之下的红色灵气终于有了波动,看来金刚炮已经投下了诱饵。

    一条游过去了,又一条,三条。

    “走!”金刚炮的怒吼声从岛屿另一侧传来。我咬着香烟,飞速的将独木舟推进水里坐了上去。拿起船桨就划了出去。

    独木舟吃水很深,但勉强能浮起我,在部队时学过划橡皮艇,所以对划船也并不感到生疏,下水之后,疯狂的左右抡划着双桨向对面冲去。

    六里,五里,四里,三里……湖畔的景象越来越清晰,体力也越来越跟不上了。我大口的喘着气,命令着自己的双臂重复着左右抡划的动作。

    “轰轰~~~”就在此时,身后竟然传来两声枪响,金刚炮鸣枪示警了。这两声枪响在我听来就像是地狱的丧钟“糟了,大鱼冲我来了。”脑子里猛然显出了这么个念头,怒喊一声,再次加快了抡划的速度。

    中国有句老话叫“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的情况,连续几天的饥饿大大的削弱了自己的体力,所以尽管自己拼命的抡着桨,行进速度还是慢了下来。

    “还有不到一里地了,撑住了。”我暗自为自己鼓着劲。

    “咣~”独木舟右侧猛然一震,紧接着整个舟身就开始向右倾斜,不问可知右侧舟底的灵气骨骼已经被怪鱼撕掉了。

    “慌则气乱,乱则必死……”我身体左斜,努力的稳住舟身平衡,勉强的划着已经倾斜的独木舟向岸边冲去。

    没等我缓过神来,左侧舟舷又是一震,一个硕大的红色鱼头出现在了独木舟左侧。

    “我 的。”我大骂一声,掏出神龟炮就是一梭子,血中见红,怪鱼沉入水下。看来这些怪鱼并没有多大的道行,只不过凭借着青湖的特异湖水恃水逞凶罢了。

    击退怪鱼,抓起船桨又是一阵猛抡,“还有一百米。”百米的距离我判断的最为准确,因为在部队时曾经无数次的跑过。如果是在陆地上我仅需要十几秒,而现在这一百米的距离却令我双手发抖,冷汗直冒。体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再划数下,独木舟尾部传来喀嚓之声。另外一条怪鱼赶来了,豪不犹豫的将独木舟尾部的灵骨给吞噬了。

    我回手几枪将怪鱼打退。右舷后尾的灵骨一失,平衡更加难以掌控。无奈之下站起身来,脚踏舟头。猛抡船桨,将独木舟晃晃悠悠的又划出几十米。

    “还有五十米,再划几下,我就可以使用风行诀了。”想到此处,心中暗喜,高兴的感觉刚浮上心头,倒霉的事情就来了,一条较前两条大出许多的怪鱼巨口大张,一口咬住了独木舟的尾部,猛甩脑袋,试图将我摇进湖水。

    “ 的,这么个甩法也不怕脑袋散黄。”我暗骂一句。将船桨扔出,舍了独木舟,御气腾空向岸边掠去。

    危急关头我将船桨扔出,是受到了某些武侠电影的启发,妄图凌空借力。谁知道现实并不是那么回事,腾空以后才发现我的速度根本追不上前方的船桨。

    “武侠片害死我了!”眼看着岸边就在眼前,而那十几米的距离在此刻的我看来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带着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我急速的坠了下来。

    眼见即将落水,一条怪鱼竟然从水中跃起,试图将我拖进水中。见到眼前的情形,求生的**再次燃起,谨慎的调整了一下坠落的姿势,右脚一踩怪鱼脑袋猛然借力,再施风行诀,堪堪的跌落进了岸边的雪堆之中。

    精神的放松令自己感到浑身无力,躺在积雪之中一动不动,甚至听到金刚炮的问讯枪声也没力气鸣枪回应。

    半晌之后,我终于缓过神来,挣扎着坐了起来,抓起身边的积雪没头没脑的啃吃着,冰冷的雪水慢慢的使自己冷静了下来。

    我站起身来,发现浑身上下已经彻底湿透了,湿漉漉的衣服粘在身上格外的冷。我掏出烟盒点上一支,开始打量着面前的这座山峰。

    我下水时选择的是右侧,也就是说我选的是五行之中属木的那股气息。我五行属水,自然不想去左侧山峰来个水深火热,所以我挑选了看来相对容易的木属灵气。

    我回过神来,捏起观气诀试图确认一下木属灵气的具体位置,谁知道自己捏诀加念咒的折腾了半天,竟然看不出一丝特殊气息。

    为什么在孤岛之上能看到的绿色木气,到了跟前却看不到了呢?难道是当年的布阵之人设了屏障?

    算了,大体位置我还记得,先凭着记忆上去找找看吧。

    想起孤岛上的金刚炮和慕容追风,我更是不敢有丝毫的耽搁,不过肚子饿的咕咕叫,总得先找点东西吃。

    算了,白狼还在岛上呢,金刚炮虽然保证不杀它,可是真的饿的狠了那可不好说,还是先上山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湖心孤岛,掏出神龟炮压上一发子弹,叩响了扳机……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六章 灵骨轻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