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六十五章 黑麟遗骨

第六十五章 黑麟遗骨

“怎么了?”金刚炮抬头望着我。

    我抓起身旁的一段枯枝当着他的面扔到了湖水里。

    “ TMD 这是什么鬼地方,水怎么没浮力啊?”金刚炮气的大骂。

    “别忙活了,造好了也是艘潜水艇。”我苦笑着坐了下来。“老牛啊,你发现没有这座小岛上好象没有活着的动物啊。”

    “嗯,走这一圈我连个虫子也没见着。”金刚炮还剑入鞘,一屁股坐到了我旁边。

    “我分析这里可能是个阵法,人和动物进的来出不去。只要这座小岛上有活物在,阵法就启动,咱这回恐怕凶多吉少了。”我拍着金刚炮的肩膀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老于,你别吓唬我啊,蛤精和那个人就是被饿死的吗?”金刚炮牛眼大睁。

    “那个蚌精名字叫沙锦珠,有了道行的蚌类和乌龟王八几百年不吃东西也饿不死。不过她旁边的那个人恐怕是主动找来陪葬的,应该是她的相好的,他弄不好就是饿死的。”我悲观的猜测着,其实嚣黑麟到底怎么死的我并不知道。

    “这阵能破吗?老于,我还没结婚呢,这么死了亏点。”金刚炮苦中作乐的笑道。

    “要是能破,当年沙锦珠和嚣黑麟早就破了,也不用等到今天了,我咎由自取,倒是连累了你们。”望着不远处正用树枝逗玩着白狼的慕容追风,我内心充满愧疚和自责。

    “连累个屁啊,咱俩你就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倒是害了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和你的狗了,老于,咱俩能不能想个办法把她们送出去啊?”金刚炮递过一支烟,烟草是我背负的最多的东西,而干粮和饮水已经所剩无几了。

    “能把她们送出去咱俩也能出去了。”我摇了摇头。“不过也不是一点希望没有,前几天晚上你睡着的时候,慕容追风清醒了一次,还跟我谈了很久,我推断她每个月的初一晚上能清醒那么一阵子,咱俩可以把干粮和水都留给她,让她撑上一个月,等她清醒了施展着风行诀或许能带着白狼出去。”

    “那就这么定了吧。”金刚炮心情好了一点,他虽然脑子少根筋,可是人品的确不坏。

    “我说的是或许啊,我现在想的是乘风道人路引上的下半句‘贬禁青湖紫为蓝’,这座小岛不知道被哪位道法通神的家伙布置了克制灵气的禁锢,就算你本身是紫色灵气到了这里也只能施展出蓝色灵气的法术,而蓝色灵气是不足以凌空飞渡的。”

    紫色灵气以下的各色灵气皆为自身灵气,而一旦突破紫关,则可以调用天地灵气,虽然现在的我灵气已呈深蓝,但深蓝和淡紫的那道天堑我今生恐怕都无法逾越了,想到此处,不由得万般不甘,翻身站起,捏诀念咒观望左右。

    “老于,你想干什么?”金刚炮见我不但捏着观气诀还加上轻易不肯施展的凝神真言,很是疑惑。

    “是阵总有破解的方法,不到最后不能放弃,你没结婚不甘心,我连紫气玄关都没过,也不甘心!”湖心小岛是个阵法这一点我非常的确定,只要是阵法总有阵眼和辅阵,如果能够凭借气息的不同找到阵眼或许可以设法进行破坏。

    可惜的是想法总是和现实有差距,我捏诀念咒的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在这小岛之上有什么特殊的气息散发出来,临近傍晚时分,偶然的惊鸿一瞥却有了意外的收获,右侧山峰的山颠隐约发出了一丝异常气息,我急忙让金刚炮替下疲惫不堪的我。

    “山顶有一块儿地方气呈绿色,中间搀杂着不少黄色土气,不知道是不是个山洞,太远了看不真切。”金刚炮捏诀远望。

    “绿色?”我眉头一紧“再看看左侧山峰。”

    “左边也有黄色土气,不过山顶那块儿地方,灵气有点偏红。”金刚炮转身再望。

    黄土在平原地带是很常见的,但是山顶处有黄色土气就不对了,因为一般的山峰顶部都是石头,而不应该是泥土。这一点只要学过初中地理的人都会明白。

    “五行之中,绿为木气,红为火气,我们脚下这个小岛很明显的灵气泛青,青为水。而我们先前经过的兕鼠居住的黄府洞天为土气,我推断前方可能会有一处山峰呈金属之气。”我点上烟坐在地上拿起一根树枝比画着。

    “你直接说啥意思。”金刚炮听的头疼,也懒得推理。

    “我怀疑这是一座以山为局的五行大阵,四座山峰分属金木火土,而咱脚下的则为水。五行之属互生互克,维系着阴阳的平衡,阵法的运作。如果能破坏掉其中一处辅阵,打破五行之气的平衡,咱兴许就可以出去了”我扔下手里的树枝,得出了结论。

    “你说了跟没说一样,出不去就破不了,破不了就出不去,还是个死胡同。”金刚炮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这才想起,我们现在已经被困在了这里,出不去怎么去破阵,暗骂一声,扔掉烟头。

    天黑了,一行人回到先前的石屋,我们拿出毛毯给慕容追风裹上,也没心情再点篝火,呆坐在石屋之中一筹莫展。

    “老于,这个阵是谁布的?”金刚炮抓过我的背包开始清点剩下的给养。

    “以前截教和道教之间并不敌对,到了后期因为我们截教的授徒相对宽松,对门下弟子约束的也不严,引起了道教的不满,两家开始逐渐交恶,到最后甚至势成水火……”

    “我就问这阵是怎么来的,你给我讲历史干嘛。”受困于此,金刚炮的心情肯定不好。

    “这个沙锦珠是截教弟子,而这个嚣黑麟则是道教门人,俩家伙不知道怎么搞一块儿去了,到最后很可能是通天教主觉察到了,布阵囚禁了这个倒霉的蚌精。”我力求简捷的说完我的分析。

    “你怎么知道是通天教主,而不是太上老君或者是元始天尊?”金刚炮递过香烟,帮我点着。

    “道教和阐教到最后合伙欺负截教这是不假,不过他们还不敢对通天教主的亲传弟子下手,按照史书记载,通天教主性情也比较乖张而随性,他的徒弟自己关起来可以,要是被别人关起来,他肯定得找人算帐。就像大人打孩子,自己打可以,别人打可不行。”尽管嘴巴已经抽的发苦,但我还是接过金刚炮递过来的烟。

    “还有十二瓶矿泉水,二十几包压缩饼干,牛肉干和火腿还有一些,呀,你怎么还私藏了一瓶茅台。”金刚炮翻数着我的背包,猛然之间见到我包里的一瓶好酒。

    “我是准备办成了事,咱俩庆功用的,一直藏着没让你知道。喝了吧,这功是庆不了了。”我苦笑回答。现在这情形别说庆功了,命都保不住了。

    “别灰心啊,吃的这不还剩不少嘛,还不算很糟糕。”金刚炮递过一包牛肉干。剩下的食物比金刚炮想象的要多不少,所以他很高兴。

    我摆摆手没接金刚炮手里的牛肉干,示意他拿了一包压缩饼干给我,我唤过白狼,撕开喂给了它。

    金刚炮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我和白狼的感情不输于他,这一点他清楚。

    一连几天,我们不停的在小岛上搜索寻觅,可是仍然是徒劳无功,食物饮水越来越少,情况也越来越严峻了。

    手机自从过了死水池就没了信号,所以金刚炮的求救计划也只能落空。

    “老牛,你后悔了吗?”为了节省饮水,我的嘴唇已经干裂。看了几眼慕容追风手里的矿泉水,赶忙扭头转移视线。

    “没啥后悔的,家里房子也有了,我二哥有了媳妇也能给我老牛家留个后了,我临走时还给家里留了几万。该尝的尝了,该试的试了,倒是你倒霉了点,死了还是个处男。”金刚炮靠在石床上,有气无力的开着玩笑。

    “都是我害了你们,人家布的阵法本来不是针对咱们的,我却愣头愣脑的带着你们钻了进来。”我苦笑摇头,我家里可就我一根独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如果就这么死了,这个不孝子的帽子可不好摘了。

    “草,都是那玩意害的,我去砸了它。”金刚炮猛然站起,疾行几步走进右侧石屋。

    换做平时,我一定会阻止金刚炮的鞭尸恶举,不过现在一是没了力气,二是没了心情,让他出出气也好。

    谁知我想象中的噼里啪啦之声并没有响起,片刻之后金刚炮竟然抱着沙锦珠的一扇巨壳走出来了“老于,你看这玩意能不能做个船?”

    “修道畜生靠的是一口灵气,死后留下的本体尸骨不见得有什么用处。”我站起身来。

    “我试试去。”金刚炮抱着巨壳走了出去。

    半晌过后,远处传来了一声“草。”

    我再次苦笑,靠着白狼卧了下去。白狼食量本来就大,这几天没怎么进食,肚皮早已饿的瘪了,紧贴着肋骨。我看着心里一酸。

    “老于,你说为什么这家伙的骨头这么轻,而那蛤的那么沉呢?”金刚炮走了进来,指着石室里的那具人形尸骨。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修道的人的骨头和普通人不同……”说到此处,我猛然打住,跳了起来,蹿进石室抓起一块儿人骨就跑到了湖边。

    “老牛,有救了……”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五章 黑麟遗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