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六十四章 受困青湖

第六十四章 受困青湖

众人踏着冰面走近前方湖中孤岛,岛不大。

    “老于,这个岛不会再是啥玩意变的吧?”金刚炮被先前死水池里的三阴辟水吓的不轻,懦懦着不敢上岛。

    “你见过脑袋或者是硬壳上长树的动物吗?”我起脚登岸,慕容追风和白狼紧随其后,湖中孤岛面积不大,也就四五平方公里左右,呈规则方形。和常见的沙滩不同,岛上少有沙石,巨石倒是不少。几颗不知名的参天大树长在岸边,由于天气寒冷树叶已经掉光。

    “说不定……哎呀娘啊。”金刚炮还想说什么,忽然之间感觉冰面产生了震动,随之而来的是破冰的喀嚓声,金刚炮惊叫着蹦了上来。而本来还坚固的冰面竟然逐渐的开始破裂融化。

    “这怎么搞的?”金刚炮愕然的看着眼前令人惊讶的一幕,片刻之前还可供人行走的坚实冰面竟然快速的在我们面前融化了,甚至波及到了整个湖面。片刻之后湖面的所有冰块儿融化的一干二净,湖水青蓝,深不见底。

    “好象咱被困住了。”我环视左右幽深的湖水,一时之间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怪异的现象。

    “怎么还用好象啊。”金刚炮抱起岛上的一块大石头扔进了湖水,过了许久才有气泡从湖底返了上来。“草,这么深。”

    我们一路走来,冰面都坚实的很,为什么一登上这座湖心孤岛,冰面就融化了呢?要说是无意之间触发了什么机关陷阱也不太可能,因为我们也没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啊。

    “完了,完了,黄鼠狼专咬病鸭子,老于,你看。”金刚炮左手捏着观气诀,右手指着前方不远处的水面。

    我微眯双眼,抬头一看,暗道“要命。”原本平静的湖水之中竟然出现了三股绿色灵气,正在水中快速游戈。根据水面之上的灵气虚影来看,很象是某种大型鱼类。

    “别担心,天无绝人之路,先四处看看。”我安慰着金刚炮的同时也安慰着自己,天无绝人之路那是相对的,按照我们目前的情形来看,绝不绝的还真不一定。

    金刚炮勒紧背包顺着岸边向西行去,慕容追风不太喜欢我,所以蹦跳着跟上他,神色轻松,疯子的烦恼的确比正常人要少很多。

    我收回目光,领着白狼向北直行,试图横穿这不大的孤岛。

    虽然前几天雪大风疾,可是孤岛之上却并无积雪,丛生的杂草已经枯萎,却并未倒伏,我踩着杂草和脚下的怪石摸索着爬上了小岛上的一处山丘,左右观望,发现这座小岛正处于湖水中央位置,东西距岸边约四五里,南北还是一望无际。别说水下还有着未知的危险,就算没有其他因素,这么远的距离,我们游不到对岸就得被冻僵,更何况还带着个不知道懂不懂水性的慕容追风。泅渡一途绝对走不通了。

    我再次叹气转身准备折返,金刚炮的声音从岛后传来“老于,你快来看,这里好象有几间破屋子。”

    “我马上就到。”我高声回应,刚准备起身跟他汇合,猛然之间发现身边的草丛之中露出一处平整的石碑,我上前蹲下,用手拨开了石碑旁的杂草,勉强辨认着石碑之上的两个象形古字。上面的古字我勉强识得,应该是个‘青’字,下面的那个字结构相对复杂,我实在不好确认,但根据字体左侧的水形图案我猜测可能是个‘湖’字。

    “青湖?”我心猛的一坠,这里就是贬禁截教那位前辈的青湖!

    “老于,快来啊。”金刚炮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站起身来,带着白狼向岛后跑去。

    岛屿背阴处地势相对平缓,距岸边不远处的一处枯草平地之上隐约可辨的出现了几间简陋房屋,根据其墙上滋生的苔藓,我判断应该为石头搭建。

    “这里怎么会有房子?”见我到来,金刚炮急忙发问。

    “我怎么知道。看看去吧。”我说着冲石屋走去。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不想跟金刚炮说了令他担心。如果我推测的不错的话,这里就是那位截教前辈‘锦珠蚶’的受贬之地,能困住这位通天教主亲传弟子的地方,自然也能困住我们。

    和常见阳宅有所不同,岛上的石屋门冲西北,两扇石制窗户左右各一。我捏诀观望发现石屋右侧隐约的有一丝灵气,但却不属于活物。我叫上金刚炮,小心翼翼的推开石门进入石屋。

    石屋之内相当整洁,除了年代久远附着了少许灰尘之外,内部的布置还保持着当年的景象。石屋之内,正中一张圆形石桌之上摆放着一套茶具,我感觉应该是铜制,因为壶身已经生出了铜绿,下面四墩石凳。靠近墙壁处一张石床,上面却并无御寒被褥。床对面一张石几,上面摆放着梳洗容妆之物,一看就是女人物品,除此之外别无多余累赘的装饰和杂物。

    “老于,这好象是个女人住的地方。”金刚炮上前几步,抓起石几上的一把梳子端详起来。

    “应该是的。”我转身冲另一侧走去,这里曾经住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我并不关心,我唯一关心的是这位曾经被贬禁的截教前辈是否已经逃出升天。如果连她都逃不了,那我们这几个后辈估计更是凶多吉少了。

    走进石屋右侧的房间,我瞬时惊呆了。本来还不明白乘风道人路引上的‘锦珠蚶’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明白了。

    我缓坐于地,哆嗦着手掏出了香烟,慢慢的点燃。脑子里一片空白了。

    “老于,怎么了?”金刚炮把手里的玉石梳子放回石几,扭头见我神情有异,转身走了过来。

    “呀,这是蛤吗?”金刚炮从我身侧迈过去看了一眼,转身又蹦了出来。我们这里方言统称有壳的蚌类为‘蛤’。

    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右侧石屋只有一方形石制书桌和一石椅,石桌之上摆放的着砚台和毛笔等文房物品,尤其是那只翠竹毛笔,虽然年代久远狼毫已朽,却依然能看出翠竹的通体莹绿,自然不是凡物。

    石椅旁边一只磨盘大小的巨蚌只剩下了两扇光滑巨壳。不问可知,这自然也就是乘风道人路引里提到的那位‘锦珠蚶’了。通天教主的亲传弟子都被困死在这里,我们这三人一犬估计也没多大活头了。瞬时之间只感觉天昏地暗,万念俱灰。

    “老于,你看这里还有堆骨头呢。”金刚炮不晓得问题的严重性,缓过神来又蹿了进去。

    我扔掉烟头,站起身来。走进石室,果不其然,在巨蚌的右侧竟然还躺卧着一具人形的尸骨,看其形体骨骼应该为男性尸骨。

    我眉头又紧,怎么这个因罪受贬的蚌精还带着家属来蹲监狱吗,这恐怕不太现实吧,不过这具男性尸骨却是假不了的.

    我重新点上烟在石室里寻找着,希望能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蛛丝马迹。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蚌壳旁边的一柄长剑上找到了线索,这把剑并非金属所制,看材质倒有点像绿玉翡翠,刃尖也并不锐利。制作精细,打磨圆润,给人感觉不太像兵器而有点像法器。剑柄处阴面镌刻着“悯天”,阳面刻有“金庭山嚣黑麟”皆为古篆。

    而躺卧在蚌壳不远处的尸骨腰间也发现了一柄分水刺式样的短兵器,是玄铁打造,三道刃尖锋利无比,影映心寒。手柄处也刻有古字,阴面为“追魂”,阳面则刻有“幻水岭沙锦珠”

    古代男女可不像现在的人那么开放,认识个三两天就混一块儿去了,古人尤其是道门中人对待男女之事非常的慎重,像这种交换兵器的做法跟交换定情信物没啥区别了。

    “看来这个蚌精和她身边躺着的这位应该是情侣关系”我冲着金刚炮开了腔。

    “这个蛤和这个人能那个什么吗?”金刚炮蹲在人形尸骨旁抬起了头。

    “她修道有成,早就可以变化人形了,她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死后散法显了本身。”我起身点烟。

    “老于,这个也不是人。”金刚炮手里拿着一根尸骨面露惊愕。

    “别胡说了,金庭山是道教道行天尊的地盘,道教可不收异类为弟子。”我转身准备离开这里,因为我已经猜到了这里的情形是怎么回事,目前还有更要紧的事情等待我们去解决。

    “你别不信,你看。”金刚炮说着把手里拿着的那根腿骨扔了过来。

    我一扬手接过金刚炮抛过来的尸骨,入手轻盈,直若无物。

    “人的骨头能这么轻吗?”金刚炮拍了拍手。

    “这就是你不懂了,普通人的骨头和修道之人的骨头并不一样,修道有成的人骨头都轻,甚至有的只有几两几钱,身体越轻代表俗气越少,离得道就越近。”我恭敬的把骨头放了回去,刚才在石屋外发现的那道灵气正是从这些尸骨上散发出来的。

    “好好的人竟然喜欢上个截教的妖精……”金刚炮话没说完就憋了回去。估计他也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刚才的言语跟和尚骂秃驴性质差不多。

    我瞅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石屋,再次回到了外面,最头疼的事情来了,得想办法离开这里啊。

    “老于,弄点东西吃吧,吃完了咱好出去。”金刚炮饿了。

    “怎么出去?”我没好气的道。

    “你别以为我没脑子,办法我早想好了,砍树造船。”

    我点头同意,如今之计也只能把外面的那几颗大树给放倒了。

    简单的吃过干粮,众人再次来到水边,金刚炮掏出他的那把暮血“是骡子是马遛遛就知道了,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凝上灵气。”我走近水边顺口叮嘱了一句。

    暮血没有令他失望,三剑就放倒了一颗一抱粗细的巨树,金刚炮大喜过望,挥剑砍着树干上的树枝。

    我将抽完的烟蒂弹入湖水,转身想过去帮忙,却发现了一个令我吐血的情景:烟蒂沉了!

    我急忙转身抓起一根枯枝扔入湖水,却发现效果同上。

    “老牛,别砍了,没用了……”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四章 受困青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