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六十三章 师姐师弟

第六十三章 师姐师弟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叫我干嘛?”我翻了个身重新闭上了眼睛。不对啊,慕容追风一直迷迷糊糊的,而且一直以黑疯子自称,今天怎么叫起了真名,嗓音也对不上号啊。想到此处我一骨碌爬了起来“你刚才说什么?”

    “你出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跟你说。”慕容追风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山洞,中性嗓音已被柔糯所取代。

    “她终于清醒了。”我暗道一声,抓起九阳拂尘,看了看胡噜震天的金刚炮,跟出了山洞。

    “别叫他,你跟我来。”慕容追风以背对我,说完扭腰挥袖,腾空而起,飘落于百丈之外的一处无雪巨石之上。凌空之势正是慕容追风自创的袖舞青风。

    “护,袭。”我定住跟出山洞的白狼,令其护卫金刚炮,转身捏诀跃起,数个起落,落于慕容追风所立巨石下首。

    “汝欲何为?”我想当然的说出了古语。

    “我听的懂你说什么,你的古语说的并不好,别卖弄了。”清醒过来的慕容追风毫不留情的就给了我一棒子。

    “你是谁?”我傻兮兮的问了一句,事发突然,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知道我是谁,何必明知故问。”慕容追风言辞刻薄。虽然还是身着破旧棉袄,呆滞的神色已经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冷傲和一丝神伤。

    “你是乘风道人的六师姐慕容追风?”我进一步确认,在这千里无人踪的深山之中,我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更愿意相信活生生的事实。

    “九师弟道法高玄,连陈朝皇帝都称之为真人,你竟然称呼他为道人?”慕容追风脸有怒意,出声责问。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我称呼自己还用讲那些俗礼吗?”我背手而里冷哼出声。不管她是什么人,对我不客气,我也没必要给她好脸色。

    “小兄弟,九师弟的神识在你身上苏醒了几成?”慕容追风被我不客气的顶了一句,竟然放软了语气。不过这回抡到她喊我小兄弟了。

    “很多事情我都回忆起来了,但并不是全部。”每个人都吃软不吃硬,慕容追风语气一软,我就不好意思恶语相向了。

    “你艺成辞别的那天晚上,师傅把你我二人叫进观气轩所嘱托的事情你还记得吗?”慕容追风走下巨石,靠近了我。

    “观气轩是哪里?”我退后一步反问道。观气轩是什么所在我的确一无所知。

    “哎~~~”慕容追风大失所望,轻叹出声。

    ‘这个三圣真人不会想当月老给乘风道人和追风道姑牵红线吧?很有可能,截教并不禁止媒妁婚配,不过追风是个侏儒,估计乘风道人肯定不乐意……’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越想越感觉有道理。

    “那个,三圣真人嘱托你们干什么?”我试探着发问。天气寒冷,脚已冻的麻木了。

    “三师兄和五师兄……算了,还是等师傅亲自跟你说吧。”慕容追风临时话风一转“你的聚气术倒有几分火候,气呈深蓝着实不易,你几岁开始学道的?”

    “二十一岁,三圣真人还活着吗?”一听不是男女之事我心中一轻,不过紧接着脸又红了,其实我的聚气术练的差强人意,气呈深蓝是因为偷吃了那颗紫阳凝元丹,不过这事儿可不好意思跟她说,赶忙岔开了话题。

    “算是吧。”慕容追风对我的问题给了个摸棱两可的回答。

    “什么叫‘算是吧’?”我想追根究底。

    “你二十一岁学道,能有今天的修为,已属上乘了。”慕容追风并不接我的话茬。

    “我有些问题……”我猛然想到一事,支吾着想提出自己的疑惑。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当年我本体已残,无奈之下阳魂离体施用延灵诀封存苦修所得真元灵气,只为了禀承师命,寻九师弟再回山门主持大计,奈何凡体不堪驱用,施不得五岳借气寻灵之法,只能大海捞针逐城问讯,后来得知九师弟居于陈将军的府邸,我火速赶往,孰料九师弟已因故赶赴昆仑,我紧追不果,行至山前村落时,附体本魂出现异动,等我再次附身于人,却发现先师已尸解化仙,瑶池有位了。”慕容追风眼神迷惘,风动黑发,言语之间颇显孤寂“而我因为情急之下,误附应星榜眼,神识受损,只能在太阳太阴皆虚之时才得片刻清醒。”

    今天是腊月初一深夜,正是没有太阳,没有月亮的时候,看来慕容追风所言不假。

    “三圣真人已经化仙去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东方天际已露微白,我急切的追问道。

    “昆仑为仙山之祖,师傅驾鹤归位于此,九师弟有朝一日若得到消息,自当进山叩拜,而我之前所居的村子也就是现在的小镇则是入山必经之路,我神识不清,走不得远,只能在此等候,谁知道这一等就是二十五个甲子……”慕容追风抬手捋着被风吹乱的发丝,神态萧索。

    “这么多年你不停的施展延灵诀,那不是害死不少人!”我眉头微皱。

    “犬豚之属,死不足惜!”慕容追风回答的轻松而自然,竟然没有一丝愧疚。看来外界对截教的恶劣评价并不全是污蔑,截教弟子行事也的确有其偏激之处。

    “呵呵,看来这些年你也没白等啊,现代的语言你学的倒好”我言含讥讽,本来对这个慕容追风还有点恻隐之心,谁知道她竟然如此心狠手辣。

    “你说什么?”慕容追风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说……”

    “我怎么在这里啊?”慕容追风一脸的愕然。

    “没事,小兄弟,快点回去睡吧。”我叹气转身,走了回去。

    天亮了,风停了,难得的好天气。一行人拍打着满身的狐臭味背包上路。北行三十里,一冰封的湖面出现在了面前。

    金刚炮搬起石头砸过之后确定冰面结实,可以供人行走。

    “你昨晚没睡好吗?”金刚炮看着哈欠连天的我。

    “还行,快走吧。”我下半夜基本就没捞着睡觉,不困才怪。

    冰封的湖面东西相对狭窄,约有五里左右,南北较长,肉眼望不到尽头。再走数里,我从怀里掏出寒鼠地图“老牛,你看这上面的标的地势应该就是这里,这片白色应该是指的这片水域,可是怎么到现在咱也看不到那股蓝气啊?”

    金刚炮捏诀左右环视了一下,的确没发现有蓝气的存在,到最后甚至连凝神诀都念上了,也没发现这附近有什么异常的气息,倒是发现了右侧山峰之上有几只红色灵气的猴子。

    “老于啊,你这地图都一千多年了,还准吗?”金刚炮掏出烟递了一支给我。

    “应该准吧,再走十里就彻底过了蓝色气柱标注的范围了,过去看看吧。”我说的并不确定。

    湖面上行走令我感觉非常的不塌实,不止一次的捏诀观察水下气息,以防止出现意外情况,不过水下倒是一片宁静,连条有点道行的鱼我也没发现。

    “汪汪~~~”跑在前面的白狼忽然之间吠叫了起来。

    我和金刚炮抬头眺望,远处的水面之上出现了一座并不大的岛屿,我竖起拇指一量“正前方三公里,看看去……”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三章 师姐师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