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六十二章 通天座下

第六十二章 通天座下

“外星人?”我眉头一皱,退后几步俯视水晶棺。

    “咦~这是什么东西?”尽管早有心理准备我还是被棺中之物吓了一跳。水晶棺中竟然有具怪异的尸骨。头骨狭长额头突起,的确有点像外国三流科幻片中的外星人。不过手足枯骨之上皆长满了动物鳞甲,头顶镶玉三山冠,脚底蟒纹高底靴,身裹一席金丝八卦道袍,右手枯骨抓着一柄未出鞘的血红色长剑,还真让金刚炮猜着了。

    “这是什么?”金刚炮瞅着棺材里的怪异尸骨,尸身早已腐朽,只剩下了森然的骨架。

    “人,死了以后才变成这样的。”虽然尸骨怪异,但是隐约还有人形。此外我还观察到水晶棺底铺垫的挑丝云锦有明显的褶皱,再有就是尸骨头顶的道冠略显歪斜,脚底的道靴已经撑裂。所以我判断这具尸骨应该是死后由于某种原因产生了变异。

    “这个我要了!”金刚炮一把抓起棺中血色长剑,拔了开来。剑身狭长通体血红,寒气逼人。金刚炮顺势挥舞数下,寒风疾起,气温骤降,瞬时令众人如坠冰窟。

    “好东西!”金刚炮话音未落,身后背包铿锵之声传来,我扭头一看,发现干将已经无形之中出了鞘。阳气顿时大盛,将身侧的阴寒之气压制了下去。

    神兵通灵,真有其事!

    我示意金刚炮将手里的血剑还入剑鞘,干将这才停止铮鸣自动归鞘。

    我和金刚炮面面相觑,先前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把我们惊呆了。动物之间争强斗狠之事不希奇,宝剑之间出鞘争锋我们还是头一次遇见。看刚才的情形,明显的还是干将更胜一筹。

    我一把抓过金刚炮手里的血红长剑,走开几步,抽出剑锋“暮血”亦是古篆。捏诀观气,寒气萦绕,剑波流水,不似凡品。

    “这把剑叫暮血,什么来历不清楚,等出去找个图书馆查查,你先用着吧。可别再用来砍石头了,好剑可不是用来干那个的。”我将手里的暮血扔给金刚炮,顺便叮嘱了几句。

    金刚炮大喜过望,他虽然不懂剑,但暮血的寒气他还是见识过的,知道不是俗物。

    “老于,你看他这套行头多帅,估计你能穿,我给你弄下来。”金刚炮心情大好,寻摸着帮我也弄点什么。

    “死人穿过的我不要。”我行至墓室右侧去看那只金毛兕鼠,兕鼠见我行至,睁眼点头。我见它无碍,放心不少。

    “他的骨头怎么这样的啊?”金刚炮没听我的,还是趴进棺材开始脱死人的衣服。

    我一转头,只见金刚炮手里抓着半片道袍碎片手指水晶棺。我急忙上前几步俯视水晶棺,只见棺中尸骨之上的道袍已经被金刚炮扯烂,露出了胸部的骨骼,整个胸腔的肋骨竟然是连在一起的,与某种蛇类生物的骨骼挺类似。

    “可能跟这里的阴阳并处有关,这里位于昆仑龙脉之上,传说中昆仑山是神仙所居之所,正所谓‘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这个死牛鼻子吩咐徒弟把自己偷偷的葬在这里,试图借昆仑之龙气尸解成仙,可是他犯了个大错误。”我低头点烟深吸两口“那就是这块福地洞天本不属于他的,他福缘浅薄生受不起,尸身才会出现兽变!”

    “不属于他属于谁?”金刚炮好奇的追问。

    “应该是它!”我手指趴卧在墓室一侧的金毛兕鼠。“这只兕鼠修行多年,乘风道人之时它就已经修行有成了,乘风道人甚至以‘似有仙’形容它,可见它道行高深,过了百多年以后,唐朝的那帮道士来折腾它,它不可能没有还手之力,可是它并没有那么做,老老实实的让人给折腾了个半死,所以它才是德深福厚的那位。这块儿阴阳并处的福地只有它才能受用。”

    “可是它吃老虎啊”金刚炮对我的推断表示怀疑。

    “把你栓个几百年,别说老虎了,老鼠你也吃了。”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那帮道士都厉害的能请天雷了,可能不是它不想反抗,而是反抗不了”金刚炮低声嘟囔着。

    “你今天怎么老跟我抬杠啊?请个陈文玉还被他们说成了无上道法,咱们的驭雷真言你给我念一遍”我有点生气了。

    “告知凌宵,妖孽祟世,事清原明,雷公诛邪,陈文玉速速领命,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金刚炮现在大有进步了,御气十三诀的真言也都记住了。

    “看见没有,他们嘴里的雷神陈公,到了咱们截教就直接叫名字了,只要有了法诀和真言咒语能请动天雷的人多了去了。”我转身欲行。

    “请雷还得不怕死。”金刚炮嬉笑着补上了一句。上次我贸然施展驭雷诀差点没命丧当场,金刚炮借机嘲笑我。

    “老于,就这么走啊?”金刚炮见我和白狼走向兕鼠挖开的坑道,拉起慕容追风跟了上来。

    “你要乐意可以在这里住上几天,反正我得出去,人在这里呆久了就成棺材里那东西了。”我转向兕鼠“汝修行不易,日后须广积善缘,果腹之物当避孕残之流,好自为之。”

    趴卧着的兕鼠听到我的话猛然睁眼站起,快速的蹿至我们跟前再次跪地不停的叩首。

    “截教门人,不拘俗礼,珍重。”看到这只兕鼠如此知晓恩德,我内心大慰。

    “呼~~~”兕鼠听到我的言语,猛然间大啸一声,蹿进了先前它挖开的那条坑道,竟似要为我们引路。

    “老于啊,这只耗子太懂事了,可惜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坑道并不宽敞,我们只能弯腰前行。

    “它哪有名字啊,你帮它起个呗。”看着前放隐约出现的光亮,我心情大好。

    “这容易,我最擅长起名字了,我想想哈……”金刚炮捏着下巴上长出的几根胡子。“把我改的射钉枪叫成了神龟炮,你真是太擅长了你。”我笑谑道。猛一低头,发现坑道地面有新掘的土石和滴落的鲜血,心中一酸,笑不出来了。

    “它是只兕鼠,毛是黄的,咱就叫它黄兕鼠怎么样?”金刚炮终于憋出一个他自认为贴切的名字。

    “黄兕鼠,黄四叔?草,你怎么不喊它四大爷。”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弯腰行进了十几分钟,一行人终于钻出了坑道,回到地面。出口处在正北一座峭壁之下,外面仍在下雪。

    “速回,珍重!”我对站在一旁正左右观望的兕鼠说道。为了抠挖堵塞坑道那些历年沉积的沙石土块,它肩头伤口已经迸裂,正缓缓滴血。

    听到我的话,兕鼠再次跪卧于地,叩首为礼,转身钻回了坑道。

    “拜拜,有工夫俺们回来看你哈~”

    “汪汪~~~~~~”

    我站在山脚,环视左右,发现兕鼠所居山峰的背阴竟然为陡峭悬崖,崖顶云雾缭绕,猿雀难登,而山峰左右皆为深涧,涧底传来滔滔江水。

    我转头看了看正抓起一团白雪啃化着雪水的慕容追风。她的确没有骗我们,黄府洞天果然是唯一出路!

    我点上烟掏出怀里的地图对比着眼前的山脉和气息,捏诀前望竟然没有发现寒鼠地图上标注的第三道气息。

    地图上黑黄过后,还标注着一道蓝色气息,距此应不足百里。路引为“通天座下锦珠蚶,贬禁青湖紫为蓝。”

    “老于,往哪儿走?”金刚炮搓着冻的通红的手。

    “应该往前,地图上的气息现在看不出来。”我放好地图,迈腿向前。

    “草,你一说应该我就知道你又迷路了。”金刚炮嘟囔着跟了上来。他的确了解我,每次我不敢确定时都会说应该,前几天还把他“应该”的走了不少冤枉路。

    一行人自中午走到深夜也没找着歇脚的地方,傍晚时分雪停了,可是风却大了。吹的我们东西不辨,举步维艰。

    “老于啊,我走不动啦。”金刚炮靠着一颗大树有气无力的喊住了我。

    “你这体力怎么还不如个娘们。”我指着前面踽踽而行的慕容追风。

    “她没背东西啊”金刚炮真累了,哼哼着就想坐下。

    “我可背着呢,怎么没像你这么累?”我指着身后的背包。

    “快拉倒吧,你一开始就跟我耍心眼,我背的全是装备,一点都不掉秤的。你倒好,背的全是吃喝,越背越轻。”金刚炮总算是找着了借口。

    “行啊,你就别耍赖了,我能背这么轻松还不全亏了你。”我一把将他拉了起来。这一路上金刚炮的饭量能顶我们仨,干粮饮水他消耗的最多。

    “快点走吧,看看能不能找个避风的地方生堆火,再把那半只猪獾给烤上。你蹲这儿一会就能冻死你。”我威逼加利诱的终于令金刚炮跟上了队伍。

    “老于啊,再有一个月就该过年了吧,你想家吗?”金刚炮被冻的狠了,开始想家了。

    “不想。”我那时候二十四岁,金刚炮二十五,在父母眼里还是个大孩子,想家是很自然的,不过我打肿脸充胖子似的不承认。

    “苍天有眼哪!”金刚炮没接我的话茬,猛然间撒丫子就跑。

    我抬头一看,金刚炮正冲着不远处的一处山丘跑去,那里隐约有个不大的山洞。

    我拉着慕容追风,唤上白狼走近土丘的小山洞时,金刚炮正吆三喝四的挥舞着木棍往外撵一窝子黄鼠狼“对不住了哈,你们再找个窝去吧……”

    白狼见到猎物蹿上前去准备捕捉,忽然之间就站住不动了,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又跑回了我身边。这家伙第一次捕猎就逮了只黄鼠狼,差点没让屁给熏死,所以在它记忆里这种长尾巴小动物是不好惹的。

    走近了我才发现这个山洞的确是小了点,只有几步深浅,不但低矮,还有股子狐臭味。不过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能避风就行了。

    卸下背包,拾够柴火,热水烤肉,半晌过后,终于缓过了气。

    “举杯邀明月,那个,后半句是啥来着?”金刚炮抓着白酒瓶子回头问我。

    “对影成三人。不过你的明月在哪儿呢?”我手抓獾肉抽空回答,今天是腊月初一哪有什么月亮。

    “明月在心中……”金刚炮暖和过来,心情甚好。

    一阵喧闹,疲惫的众人吃饱喝足之后很快就都睡着了。

    “于乘风~”耳畔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我睡眼朦胧的睁开了眼,只见一个人影站在我的面前“谁呀?”

    “我,慕容追风!”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二章 通天座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