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六十一章 什么玩意

第六十一章 什么玩意

我一剑砍下,金刚炮哈哈大笑。

    “进哪儿去了?”我一睁眼发现自己这一剑砍偏了,竟然硬生生的将厚重的铁门豁出一条裂缝。

    见到干将如此锋利,心中狂喜信心倍增,再次扬手,缠绕在兽形铜环之上的锁链应手而断。

    “老于,你这把剑一准儿是真的!”金刚炮蹲下端详着落在地上的锁链断茬。自从三槐市场的林掌柜对九阳拂尘作出了价值千万的评价之后,金刚炮就对其退避三舍,历次对敌中都使用着这把干将古剑,他没想到的是干将实际上比九阳拂尘要贵重的多。

    我持剑上前,走近兕鼠,兕鼠惊恐的退后几步。

    “恃此神兵,解汝桎梏,不得放肆!”我手里的干将伸到了兕鼠眼前。虽然我判断兕鼠并不凶戾,但是还得先吓唬吓唬它。

    兕鼠惊恐的望着我手里的干将,连点其头。

    我也不犹豫,瞪大眼睛就是一剑。这一剑我得看着来,不然断的还指不定是锁链还是鼠头呢。

    兕鼠颈上的锁链应手而落,我剑不入鞘,转视兕鼠以防它卸磨杀驴。

    身上的禁锢一除,兕鼠抖擞金毛,冲天长吼,声如钟鸣暗含悲切,声音在近乎密闭的墓道里显得格外响亮,我们一干众人捂住耳朵还是被震的脑袋发晕。

    终于,吼声停了下来,兕鼠再次四足弯曲,趴卧于地,不停的冲我们点头。

    “吓死我了,还好这家伙有点良心。”兕鼠初获自由后的癫狂表现令金刚炮多少有点担心。

    “被困了这么多年再获自由,发泄一下也很正常。”我本想模仿古代剑客来个干净利索的入鞘动作,想了想还是不敢,这要插歪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最终还是对准剑鞘慢慢的插了回去。

    “此门之内可有出路?”我转视趴卧在地兴奋的瑟瑟发抖的兕鼠。

    兕鼠连连点头。

    “来,搭把手!”我肩膀顶上铁门的左侧,转视金刚炮和慕容追风。二人见状,连忙上前帮忙推顶。

    “咯吱~~~”就在我们三人龇牙咧嘴的蚍蜉撼树之时,右侧铁门被兕鼠用前爪轻轻的推了开来。

    “这个,它劲大,进去看看吧。”原来铁门左死右活,我推错了对象,连忙说话分散二人注意力掩饰自己的窘态。

    一行人挤进铁门。

    “老于,这家伙比你**多了。”眼前的景象令金刚炮目瞪口呆。

    墓室并不宽敞,只有几丈见方,正中一具白色水晶棺。殉葬之物分列左右,左侧为木制书架,年代久远已经堆塌,卷轴之类散落一地。右侧为平整石台,各种道教器皿放置有序,虽然沾满灰尘,但刀剑之形仍然隐约可见。

    “那里躺着的人应该是哪个门派的掌门,肯定有门人弟子,死后有殉葬的东西也就很正常了。”我用手指着水晶棺说道。

    “这里没有路啊。”金刚炮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通往外界的路径或是地道之类的通道。

    我微一皱眉,转而望向趴卧在一旁的金毛兕鼠。兕鼠似乎晓得我的询问之意,急速蹿出,在墓室正北的一壁石墙之上一阵手脚并用的抠挖,砖石飞溅,片刻之间露出一巨大圆形坑道,坑道之中虽无光亮,但外界的冷气还是吹了进来。这条坑道很可能是这只兕鼠之前的出入之所,后来被那一干道士给堵塞了起来,不然石壁之中也不可能出现灰色砖石。

    坑道挖通之后,兕鼠并没有蹿出,而是折回墓室,站立于放置器皿的石台旁边,巨口侧张,叼起残存肩头的锁链猛然甩头。

    鲜血飞溅之中,贯穿双肩的锁链被它硬生生的拽了出来。左右双肩两个茶盅大小的窟窿鲜血喷涌,锥心的巨痛令兕鼠四足跪地,浑身颤栗。

    “老牛,云南白药全拿出来!”我大吼着快步上前。此时我已经完全确定这只兕鼠没有害人之心了。

    金刚炮快速的解开背包“老于,云南白药在你包里啊。”

    我一耸肩卸下背包翻出云南白药,搓了搓被冻僵的双手,刚准备给这只金毛兕鼠敷药却发现片刻之前还喷涌着的鲜血竟然止住了。

    我手持药瓶不解的看着眼前奇异的一幕,真成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老于,你这边怎么这么冷?”反应过来的金刚炮跟了过来。我一回头竟然发现这家伙浑身冒着白气。

    “怎么了?”我问道。

    “你到我那边去,那边热的要命。”金刚炮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兕鼠,转身跑了回去。

    我走到石墓另一侧,这里的温度相对来说要比右侧高出不少,不过也没金刚炮说的那么玄乎能热的要人命。

    “难道这就是阴阳并处?”我眉头一皱。天地之间,阴阳互生互克,有阳无阴,有阴无阳,正如日月交替,此消彼长。这里怎么会出现阴阳并处的情况?

    “这个你不能看,快给我!”我低头苦苦思索,耳畔传来了金刚炮的大嗓门,一抬头发现金刚炮正从慕容追风手里抢夺着什么。

    我上前几步一把抓过,原来是本丝绢材质的古书,信手一翻,赶忙扔了出去“你也不能看!”

    原来慕容追风随意从脚下散落的古籍中拿出的那本竟然是描写阴阳互补之术的床帏春宫图,刻画细腻露骨,某些部位使用细描手法画的相当逼真。也不知道用的什么绘画材料,历经千年仍然鲜艳如初。看来这个道士活着的时候应该修炼过阴阳采补的邪术。

    “那个……”金刚炮指着散落一地的古籍试图辩解。

    “别这个那个的了,快领着好人去那边看看去,有什么看的上眼的就拿走,这里我来处理。”我放下背包蹲了下来。

    “你不是说拿死人东西伤阴德吗?”金刚炮记性倒好,这话我的确说过。

    “这个例外,拿!喜欢的全拿走!”我随手抓起一本纸质古书,年久脆化到手就成了粉末。

    “太好了,我去看看有没有趁手的家伙”金刚炮美的屁颠屁颠的拉着慕容追风去了。

    修炼邪术,偷葬昆仑,毁人道行,占人巢穴。这样的恶道,不拿他的拿谁的?

    我低下头翻看着散落一地的古籍,古籍材质各异,纸张写就的根本就拿不住,到手就碎,几捆竹简也被我抓成了粉末。惟独一些丝绸质地的还保存了一些,可是还是阴阳采补的内容居多,看的我脸红气喘。

    “呀,哈,嘿……”右侧摆放着刀剑器皿的石台附近金刚炮大呼小叫的干着什么,我也没工夫搭理他,埋头翻找着自己感兴趣的古本典籍,终于一本《观星秘法》映入我的眼帘,我一把抓起,翻看数页,记载的竟然是根据天上星辰的变化推断世间百事的卜卦古籍。我如获至宝,小心的放进背包。再翻片刻见实在没什么入的了眼的了,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站起身来,发现金刚炮手持一柄暗红古剑正冲石台砍了下去,我慌忙大喊。

    “喀嚓!”我喊晚了。

    “ TMD ,怎么全是木头的!”金刚炮扔下手里的半截断剑嘟囔着。

    我快步上前,只见石台之下散落了一地的木质断剑,弄了半天金刚炮这一会儿大呼小叫的就忙活着干这个了。

    我快速蹲下拾起一支,捏诀一看,顿时哭笑不得“你都干了什么?”

    金刚炮被我说的猛然一愣“我想看看有没有和你那把一样厉害的,谁知道这些破玩意拿着挺沉,全是木头的!”

    “我的九阳拂尘也是木头的,你怎么不把它也砸了。你再捏诀仔细看看这些木头。”

    我捏诀细看之下,发现这些断剑的材质应该是生长了多年的桃木所制,气呈淡紫,似乎是观星御剑一门的厉害法器。埋藏了这么多年没有损坏,让金刚炮三下五除二的就全给砍断了。后来看完那本《观星秘法》我才知道被金刚炮砍断的这十一把桃木剑原来是观星一门的重宝:十二飞仙剑。

    “气息不弱,可是这么容易碎有啥用?”金刚炮狡辩着。

    “很多东西不是越硬越好的,这些桃木剑再硬也经不起你砍石头啊”我懒得跟他说理,低头寻找着,看看有没有“幸存者”。

    “都砍了?”桃木剑长短不一,找了半天,一支完整的也没有了,我抬起了头。

    “好象是。”金刚炮大大咧咧的笑着。

    “这些桃木剑气息这么盛,驱邪逐鬼肯定好用,你倒好,全给砍断了。”我惋惜着站了起来。

    “你早说啊。”这回抡到金刚炮惋惜了。

    “这儿还有一把!”站在旁边的慕容追风懦懦的伸出了手,一支巴掌大小的桃木剑出现在了她的手掌之上。估计是女孩子心性,看着小巧可爱,觉得好玩给偷留下的。

    “以后它就是你的法器了。”我一把抓过,气呼呼的放到了金刚炮的手里。

    “啊~~~?”金刚炮用两指捏起了手里的小木剑。

    “走吧,你也就这命。”我说着背起了背包,叫上白狼。

    “这个送给你了,我老牛还不信这个邪了。”金刚炮说着将手里的小木剑塞给慕容追风,大步的走向停放在墓室中间白色水晶棺。

    “老牛,你想干什么,别乱动棺材。”我大声喝止着。

    “好东西一般都在棺材里,兴许有把宝剑也说不定呢。”金刚炮说着运起硬气功,将水晶棺盖掀了出去。

    “咦,这是什么玩意?老于,过来看外星人。”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一章 什么玩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