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五十九章 武德三年

第五十九章 武德三年

事已至此,发脾气也无济于事,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了。

    中国有句俗话叫“随遇而安”,我们现在就够“安”的了,金刚炮把猪獾又给架火上了,

    很快肉香四溢,平时不喝酒的我也抓过酒瓶子灌了几口。獾肉没有杂味,入口香浓劲道。有天大的事情也得先吃饱了再说,下一顿还指不定啥时候呢。

    慕容追风把我们困进来后,又啥事都忘了,看着火上的肉坨子不停的吞口水。金刚炮砍下一条獾腿递了过去,慕容追风畏畏的看着我不敢伸手接。无奈之下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冲她挤出点笑容,她才一把抢了过去啃吃起来。

    “老于,你笑的真够假的。”金刚炮喝了半瓶子白酒,说话也直了。

    “草,她把咱给困这么个山洞里,前途凶险,生死未卜,我能笑出来就不容易了。”我把一块儿流着獾油的肉块塞进嘴里抽空说道。金刚炮这家伙烹饪技术的确过硬,这么大的猪獾被他烤的外焦里嫩,里外入味。

    “你看她那样儿,像是故意的吗?”金刚炮指着狼吞虎咽的慕容追风。按理说内心有鬼的人总是心虚的。不过看她那副吃相倒真看不出她有心虚的意思。

    “老牛,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上她啦?”酒喝多了不好,我现在说话就不太靠谱了。

    “才没有呢。老于啊,我这辈子苦啊,从小就挨欺负,到了十几岁了还穿带补丁的裤子,家里穷没办法,你看我那俩哥哥虽然傻可是却疼我,抓个知了掏个鸟蛋也都给我留着。小时候不懂事不知道好坏,可是等我长大了,我发现这社会上的人怎么都那么坏,谁都想祸害我。相比之下还是我那俩哥哥好。所以啊,我就总结出一条经验,彪子都是好人!”金刚炮喝多了,大发感慨。

    金刚炮这家伙脑袋少根筋,运气也不好。泡妞被人家下套抓奸,参加工作又被杨军给利用了,所以我也理解他。

    “草,我是坏人吗?”再香的肉我吃几口也就够了,擦了擦手拧开一瓶矿泉水。

    “你对我老牛有情有义,所以哥们才豁出命了跟你走这一遭,老于,你以为你掉那黑不溜秋的臭水里,我往下跳时不害怕吗,实话告诉你我怕的要命,可是我还是跳下去了。你要再掉进去了,我保证……”

    “行了,你就别咒我了,快吃吧,我先睡会儿,到十二点了叫醒我。”我说着点上烟,睡前抽烟不好,可是改不了这习惯了。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火早就灭了,山洞里却并不觉得冷。环视左右,旁边放哨的金刚炮正靠着慕容追风睡的四仰八叉,白狼见我醒来,亲热的摇着尾巴靠近了我。

    “ TMD ,都睡觉让我的犬放哨,欺负人家不会说话呢。”我一脚踹醒了鼾声如雷的金刚炮。

    “什么情况?”金刚炮一骨碌爬了起来四处摸家伙。

    “吃也吃了,睡也睡了,该走了!”我掏出瓶子喝了几口水,矿泉水还剩不少,加上吃了一半都不到的獾肉,给养不成问题。而山洞里空气流通,呼吸也还顺畅。

    “再睡会儿,天还没亮呢。”金刚炮又想趴回去。

    “咱被你的“好人”困山洞里了,天亮不了了。”我点上烟,开始收拾东西。

    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开始行动了。

    山洞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深,越走越心寒,因为我们已经陆续的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老于,这里着过火!”金刚炮指着头上,通道顶部有烟熏烤过的痕迹。黑糊糊的很是明显。

    “这些是小事,我现在在想昨天晚上的老虎哪儿去了。”胆战心惊的走了十几分钟,根本没发现老虎的踪影。

    “走吧,小心一点,前面似乎有股灵气!”我掏出干将递给了金刚炮,虽说山洞漆黑一片,但是我和金刚炮现在在黑暗中看东西已经不需要光线了,我隐约的感觉到前方有股不太明显的灵气。

    “是那只老虎吗?”金刚炮拔剑出鞘。

    “距离太远,现在看不出来。”我说着又向前走去。

    再行百余步,山洞四周的石壁开始出现人工开凿的痕迹,石壁逐渐平整,脚下出现了砖石,前方洞顶竟然透出一丝光亮。

    见到光亮,我和金刚炮心中一喜,快步上前,走近一看,心中瞬时又凉了半截,原来光亮是从洞顶处的裂缝之中洒下来的,而裂缝宽约数寸,根本不可能从这里逃脱。

    “老于,这里有道门。”金刚炮率先灰心收回目光,环视左右后惊叫出声。

    我低头向前方望去,只见前方六丈之处,赫然出现了一道黑色半掩巨门,捏诀凝神却发现看不到门内气息,所以我判断巨门应该为铁制。不过在两扇巨门的缝隙之中却透出一股黄色灵气。

    “怎么有股子臭味,谁放屁啦?”金刚炮看看身后的慕容追风,后者连忙摆手否认。金刚炮把目光又转向了我。

    我摇了摇头,手指前方“从那里传出来的,看看去!”我说着拿出拂尘。

    走近巨门,用手一摸,果然铁制。“老牛,手电筒给我。”我隐约感觉铁门之上似乎有刀剑挥刻的字迹,但是观气诀终究有其弱点,那就是看不清铁类金属,所以需要光亮照明。

    金刚炮从背包翻出手电筒,我一把抓过照向铁门。

    “老于,写的什么?”金刚炮手持干将戒备着铁门豁口,见我半天没动静,不放心的回头问道。

    “武德三年,先师驾鹤西去。嘱托吾等暗葬昆仑山,以求尸解飞升。孰知墓成之后,妖孽潜赘福地,妄图借先师福德以避紫劫,吾等夜观星辰晓其鬼祟,御剑前来,施无上道法恭请雷神陈公毁其道行于前,以玄铁锁链困其本身于后。念其虽伏福地,不伤先师法体分毫,特留其一息,以警后人……”铁门之上的字迹并不清晰,加上古字毕竟难懂,所以我读的挺吃力。

    “你别咬文嚼字了,直接说啥意思!”金刚炮听的头疼,直接让我翻译。

    我将门上用剑挥刻出的字迹内容简单的冲金刚炮解释了一下,这家伙一听之下如释重负。

    “本来我还担心有啥厉害玩意,这下好了,咱可得好好谢谢那帮道士。”金刚炮一副痛打落水狗的小人嘴脸。

    “哼,这帮观星御剑的道士不见得是什么好人,这座山洞本来可能是他们说的那个妖孽的,后来这帮家伙来把人地盘占了,还找个借口把陈文玉招来用天雷毁了人家的道行。”我对铁门之上的言语并不尽信,真正有道行的人也不会把自己偷偷摸摸的葬在昆仑山了。

    “你的意思是说那帮道士说谎?”金刚炮一脸的不信。

    我点了点头:“路引上的那句‘盏冷之余三百里,黄府洞天似有仙’是乘风道人写下的,当年他走马观花的从上空掠过,发现地面上的山洞里有股比较纯正的灵气,而这股灵气在他看来肯定不属于邪恶的,否则他也不会用“仙”来形容了。”关键时候烟瘾又犯,急忙点烟猛吸几口“还有,乘风道人活着的年代在唐朝以前,也就是说那时候这股灵气就已经在了。”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乌鸦抢了鸟窝?”鹊巢鸠占金刚炮是说不出来,不过意思是对的。

    “老窝被人占了,人家也只是偷偷的摸了回来,也没有毁坏那个死了的道士尸体泄愤,所以我判断,这个他们所说的妖孽应该不坏。”我话音刚落,只感觉铁门里面的黄色气息有了轻微的波动。

    “怎么藏在地下,天雷也能打的着吗?”金刚炮终于知道了我敢放心抽烟的原因,放下干将,自己也点了一颗。

    “天雷可追及阴曹,何况区区的山洞,再说了,你感觉外面洞顶的那倒裂痕是怎么来的?”我嘴里说话,但是目光却没有离开过铁门的豁口,气息只有一股,并不强烈,可以确定里面的确有活物。

    “走吧,不是说里面的东西被锁链子捆着吗,进去看看去。”金刚炮叼着烟,倒提着干将,表情轻松。

    “你别忘了,还有老虎呢。”我谑笑着。

    “怎么把它忘了!”金刚炮急忙低头掏他的那把神龟炮。

    我转身冲慕容追风交代了几句,定住了白狼。闪身进了铁门。

    臭!恶臭!!!

    出乎我的意料,铁门之内并不是宽敞的墓室,仍然是一条墓道。

    整个墓道几乎被森森的白骨塞满。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气。

    “我草。”后面跟进来的金刚炮被突如其来的臭味熏的几欲呕吐。

    我急忙挥手制止了他的叫喊,因为那股黄色气息正是从前面不远处的白骨堆里发出来的。

    我伏下身子,右手紧卧九阳拂尘,缓慢的向前方走去。众多白骨年代并不相同,有一些在我轻碰之下就化成了粉末。我低头观察了一下,没发现有人类的尸骨。

    “老于……”在我身后的金刚炮似乎想起了什么,准备开腔。

    我急忙挥手制止,就在此时,伴随着地面的震动,一个巨大的黄色动物从白骨堆里蹿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只鲜血淋漓的虎头。

    “老于,低头!”金刚炮上前一步,掏出了神龟炮。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十九章 武德三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