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五十八章 瓮中捉鳖

第五十八章 瓮中捉鳖

“哈哈哈哈~”金刚炮欢呼着冲着前方不远处的山洞跑去,我们紧随其后。

    “等等!”临近洞口,我喊住了金刚炮“有脚印。”

    山洞位于一处峭壁之下,四周皆是乱石,唯独洞口光滑平整,高宽丈余,不似天然成就,而洞口处的雪地之上,出现了野兽的足迹。

    “蹄子的,不咬人,太好了,咱给它来个瓮中捉鳖。”金刚炮听到我的呼喊,蹲下来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见野兽足迹为蹄形,开心的掏出了神龟炮率先走了进去。

    野外生存训练为我们特种部队训练的必修科目,野外观察未知的野生动物是否对人有危险性主要得看足迹,大型猫科动物的足迹一般为梅花形,见到这类的足迹最好还是远远的躲开。其他的蹄形足迹一般为食草动物,相对安全。

    进入山洞之后,我们放下背包,抖了抖身上的雪花,顶着风雪跋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遇到可以歇脚的地方,今天晚上不用挨冻了不说,弄的好还能吃上久违的肉。我开心的掏出神龟炮压了几发子弹。由于子弹的弹匣弹簧不像部队制式枪支那么有弹力,所以平时都是不装弹的,以免压坏弹匣弹簧,造成记忆性变形,影响送弹。

    “老于,这么黑,狍子啥的能看的见吗?”山洞比我们想象的要大的多,我和金刚炮在黑暗中摸索出老远,并没有见到想象中的山鹿和狍子,而洞穴内已经完全没有光线了,虽然我和金刚炮依仗着法术可以看清东西,但如果真的有猎物的话应该也不会蹿进这么远。

    “先回去吧,让她自己在那儿我不放心。”我俩行动之前我让白狼守护洞口,顺便保护着慕容追风。

    还好,我俩回来时,她和白狼都在,而且山洞之内竟然还多了一堆枯枝。看样子在我和金刚炮捕猎的时候,慕容追风也没闲着。

    燃起篝火,烧开雪水,我和金刚炮将被风雪打湿的衣服放在火旁烘烤,然后冲上咖啡,点上烟。享受着这难得的舒适,慕容追风坐在一堆枯草之上喝着热水,本来金刚炮也给她冲了一杯咖啡,可惜她并不喜欢。

    “老牛,数数子弹还有多少发。”装备都是金刚炮背着的,而我则主要负责背负给养。

    “二百六十多,你打长虫用了不少,我在路上打兔子也用了一些。”金刚炮这些天来遇到兔子就打,可惜神龟炮终究不如 54 手,没有准星,离的远了准确度不够,所以他所谓的打兔子其实也就是吓唬兔子。

    “行,省着点用,我再出去弄些树枝,这些烧不到天亮。”我说着起身走了出去,而金刚炮则帮慕容追风脱下鞋子,凑近了火堆。

    趁着天色还未全黑,我就近寻了些枯枝,而白狼则不知从哪里撵出一只猪獾,让我一枪穿了头。

    我抱着大堆的枯枝,白狼则费力的拖着猪獾回到了山洞,金刚炮一见猎物,大喜过望,掏出军刀洗剥好了就串棍上火。

    “老于啊,这家伙能有二十多斤吧?”金刚炮美滋滋的给野味上着佐料,金刚炮的厨艺可比道法厉害不少,这一路上都是他作饭。

    “差不多吧,白狼拖着都费劲,把獾油接着,治烫伤挺好用。”我点烟倚卧。

    “小兄弟,跟着我们这么受罪,你后悔了没有?”我冲不远处抱膝呆坐的慕容追风说道。她不喜欢我们把她当作女人,所以我们对她的称呼并没有变。

    慕容追风摇了摇头,最近这几天她的话越来越少,独自发愣的时间越来越长,不过我感觉这是件好事情,不是说宁静致远嘛,让她静一静或许还能想起点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香味出来了。

    “老牛,手艺见长,口头嘉奖一次,继续努力。”我打开包裹掏出他的高度白酒扔给了他。金刚炮的几瓶子白酒是他的最爱,临行前死缠硬磨的非让我给背上。

    “那是,不是我吹牛,我这手艺回去开个小饭店都行。”说他胖,他马上给你喘上了。

    “香味是从里面传来的。”猛一抬头,只见慕容追风手指洞穴深处说话了。

    我和金刚炮同时回头,漆黑的山洞一片死寂,不过的确有种特殊的香味从深处飘溢了出来,香味浓重而怪异。

    “老于,怎么有股子膏药味?”金刚炮伸着鼻子嗅闻。

    山洞深处飘出来的香气与麝香类似,金刚炮说膏药味也没说错。我低头想看看白狼的反应,谁知道这一低头给我吓了一跳,本来趴在我旁边的白狼竟然耷拉着耳朵,茫然的向山洞深处跑去。

    “白狼,靠。”我焦急的冲它下达命令。

    白狼听到我的声音,回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山洞深处,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跑了回来。

    “老牛,差不多了咱就吃,吃完换地方。”怪异的香气令我感到不安。

    “换啥啊,不就是股子香味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嘛,再说了,咱怕啥啊?哎呀我地妈呀,老虎!”

    金刚炮刚说不怕,马上来了个他怕的。不知什么时候洞口处竟然进来了一只花斑老虎,正缓缓的冲我们走来。

    “戒备!”我一紧张就习惯说军事术语,金刚炮离慕容追风比较近,一把拉起慕容追风靠近了石壁。我则掏出神龟炮和白狼靠在了另一侧的石壁。

    “老于,你不开枪还等啥?”金刚炮的神龟炮落在了火堆旁边,一伸手从背后抽出了干将。

    我挥手制止了金刚炮的呼喊,眼前的这只老虎应该是雄性,毛色鲜亮,个头不小。可是它的动作似乎有点怪异,动作呆板,步幅沉滞。最主要的是老虎也应该是怕火的,而此刻我们这里正火光闪亮,人声嘈杂,它怎么还敢进来。

    我右手的戒备姿势一直没变,金刚炮也不敢有什么动作,眼睁睁的看着这只庞然大物一步步的走近。

    “老于,它干啥去了?”金刚炮手指山洞深处,一脸的迷惑。

    “可能进去瓮中捉憋了吧?”老虎走近我们并未停留,而是径直向山洞深处走去,甚至连白狼发出的几声吠叫也置若罔闻。

    “你可拉倒吧”金刚炮也知道我说的是玩笑话,拉着慕容追风回到火旁。

    “看它那样子可能是被什么迷惑住了。”我想起先前白狼的怪异举动做着猜想。

    “五气正常,谁能迷惑它?”看来在我紧张的时候,金刚炮还抽空给这位虎兄弟看了看气。

    “走,换地方。”我说着开始收拾东西,金刚炮则赶忙把烤的半生不熟的獾肉装进了袋子。

    “把干将给我,别弄脏了。”我一把抓过干将,放进了我的背包。

    “小兄弟,走啊。”我和金刚炮匆忙的收拾完东西准备离开这渗人的地方,见慕容追风仍然呆站在原地。

    “得从这儿走!”慕容追风手指山洞。

    “啊?”我和金刚炮异口同声。这个慕容追风一路上少言寡语的,关键时候怎么蹦出这么一句。

    “老牛,拉上她,走!”我领着白狼率先迈步。这时候可不能听她疯言疯语的。

    “轰!~~~~~~”

    就在我即将走出山洞之际,山洞出口竟然从西向东移出一道巨大石门,将洞口封了个严实!

    “你干什么了?”我猛然转头,只见慕容追风手携紫气,摁向石壁的某处,旁边呆站着金刚炮,一脸的惊愕。

    “我记得这地方,你们得从这里走……”慕容追风缩回手,讷讷着。

    我快步上前,一把拉开慕容追风。只见石壁之上,竟然有一个暗灰色的阴阳八卦形的突起。看来这山洞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牛金刚,她刚才怎么弄的?”我冲着仍站在一旁发呆的金刚炮吼道。

    金刚炮张着个大嘴,惊的话都不会说了,伸出右手顺时针转了转。

    我转身伸出右手,抓住了那石质的阴阳形突起,逆时针的转了几圈,竟然轻飘飘的,毫不着力。

    “老于,她刚才旋转时,右手是带着紫气的。”金刚炮这才回过神来。

    “打开!”我上前一把抓住慕容追风森然道。我不管她到底有什么用意,总之这座山洞肯定不是什么清净之所,先前白狼和那只老虎的怪异举动就足以证明这一点。解铃还需系铃人,紫气我是发不出来,金刚炮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如今之计只能让慕容追风出手。

    “开什么?”慕容追风一脸的茫然。

    “少给我装糊涂,把石门打开,不然我不客气了!”我大声吼道。关键时候可不能讲什么怜香惜玉。

    “我不会啊。”慕容追风被我凶狠的眼神吓的带起了哭腔。

    我可不管那一套,抓住了她的右手左右旋转了几下石门机关,竟然毫无反应。

    “老于,老于……”金刚炮见我情绪失控,抓着我的手将我拉到一边“她可能真忘了,你逼她也没用啊,再说真逼急了,她翻脸了你也打不过她啊。”

    “转眼就忘,她是彪子吗?”我气愤的甩掉金刚炮的手。

    “那你感觉她不彪吗?算了,算了,咱不是还有不少干粮和水吗,先往前走走看看。”金刚炮递过一支烟。

    “老牛啊,让你跟着我冒这么大的险我已经很过意不去了,这前面明摆着有什么脏东西,咱能躲着过去,何必硬上?”我抽了一口烟,情绪稳定不少。

    “你不常说‘明知山里有老虎,也要上去抓吗’,这里正好也有个老虎,听说那玩意浑身是宝,咱不正好给它来个瓮中捉鳖吗?”金刚炮劝解着我。

    “拉倒吧,人家那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再说了,现在这情况,还指不定谁是鳖呢……”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十八章 瓮中捉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