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气御千年 > 气御千年第一卷 > 第五十三章 是个疯子

第五十三章 是个疯子

真冷啊!

    早上起床竟然发现窗外下起了小雪。

    “老于,要不今天歇一天吧。”金刚炮躺着不愿起来。

    “越等越冷,这才是小雪,要是大雪封了山,那可真完了。”我掀开被子穿起了衣服。

    “那我再睡会儿,这才六点,你起那么早干啥?”金刚炮赖床。

    “哎~”我猛然想起现在的作息已经不用那么规律了,从部队时每天六点准时起床,所以到了六点自然就醒了。

    我穿着上衣半躺在床上点着了烟,思绪又回到了远方的部队。

    “老牛,你再睡会儿吧,我听说这里的羊杂汤不错,我先下去吃点饭。”我掐灭烟,穿上了裤子。

    “等等我,我也去。”听见有好吃的,金刚炮也不瞌睡了,一骨碌爬了起来。

    “老牛,一会儿咱俩得分头行动了。”羊杂汤的确不错,三块钱一大碗,大片的羊下水和羊血用滚烫的老汤一浇,正适合寒冷的天气里暖身子。

    “为啥?老板再给添点汤。”金刚炮吃的额头直冒汗。

    “我去买个手摇的简易的发电机,不然咱俩的手机撑不了几天。你去买点香烛纸钱什么的,再帮我买件黄色的大褂。”

    “买香烛和褂子干啥,咱俩的东西够沉的了。”我俩每人一个大号的登山包,金刚炮主要背的装备和工具,而我则背的给养和药品。

    “鬼魂什么的咱能来软的还是别来硬的了,毕竟是人家地头。我本来想买件道袍的,估计这里没有,买件黄大褂关键时候凑合着吓唬吓唬鬼。”

    “行,老板再来一碗!”

    中午时分,金刚炮终于回来了。

    “走吧,趁着有太阳。”金刚炮扔给我一包东西,背上了背包。

    “香烛太少了,我草,你这是纸钱吗?”金刚炮买的纸钱大小和人民币类似,上面竟然还印着‘地府银行’,随便一张面额就好几亿。

    “没有别的啦。你就凑合着吧。”金刚炮紧了紧背包。

    “这就是你给我买的黄大褂?”我把金刚炮给我买的大褂抖了出来,一看差点没气死,这家伙竟然给我买了套死人穿的寿衣!

    “一共屁大点的地方,有就不错了。”金刚炮一脸的无辜。

    “妈的,我要穿上这个就不是吓鬼而是吓人了。”我一把将那件黄色寿衣扔在床上,背起了背包“走吧!”。

    “两位要登山吗?需要向导吗?”旅社老板在金刚炮说完那句‘不用找了’之后殷勤起来。

    “不用了,谢谢。”说心里话我们的确很需要向导,但是我们去的地方却不是一般向导敢导的。

    “两位,很便宜的,从这里到槐树沟十块钱就行。”旅社老板极力推荐着。

    “行啊,人呢,我们瞧瞧。”金刚炮扔了一张人民币过去。转过身来“老于,十块钱能走到哪儿算哪儿。不行咱就让人家回来。”

    我点了点头,人生地不熟的有个熟悉环境的人领领路也好。

    “黑疯子,别拖地了,出去干个活。”老板冲里屋吆喝了一嗓子。

    片刻之间,从里屋出来一个人。身材瘦小,穿着个破的露出了棉絮的棉袄,头发脏的都打绺了,长长的遮住半拉脸,露在外面那半张脸的确是够黑的。“大叔,今天给我几块?”听声音应该岁数不大。

    “三块,马上给你。”旅社老板说着塞给他几张一元纸钞。“把这两位客人送到槐树沟就行了。”

    “你 TMD 真黑啊你,这么欺负人。”金刚炮毫不留情的骂了一句,因为他的两个哥哥都是彪子,所以对智商有障碍的人很是同情。

    “兄弟你不知道啊,他是个流浪汗,如果不是我同情他,让他在这干活,他早饿死了。”旅社老板嘟囔着辩解。

    “走吧,小兄弟。”我冲着在一旁傻站着的“黑疯子”说了一句。

    黑疯子也不答腔,转身就走,我拉起旁边正准备跟旅社老板开吵的金刚炮跟了上去。

    下午,起风了。

    黑疯子走的并不快,我和金刚炮很轻松的跟在他后面。最高兴的当属白狼,重新回到山野之间,兴奋的汪汪直叫,转了一圈回来,嘴上已经叼了只肥大的野兔。

    金刚炮一看白狼嘴里叼着的兔子,大喊一声“晚饭有着落了”上去就想从白狼嘴里往外夺,白狼好长时间没吃血食了,哪舍得松口。一人一犬就这么你拽我咬的闹腾着。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我快走几步赶上了前面的黑疯子。

    “不记得了,人家都叫我黑疯子。”看来黑疯子的确是个疯子。

    “你冷吗?这个给你。”我发现黑疯子跟我说话时身体竟然在打颤。便摘下了围巾套在了他脖子上。

    黑疯子也不说话,加快速度向前走去。

    “哈哈,老于你看有六七斤,有你的狗跟着,咱的伙食有保障了。”金刚炮拽着还没死透的野兔耳朵兴奋的跑了过来,后面跟着个委屈的白狼,冲金刚炮汪汪的叫着表示不满。

    “你真不要脸,跟我的犬抢东西吃。”我笑骂一声,抓过金刚炮手里的兔子扔给了白狼,白狼一口叼起,看了金刚炮一眼迅速跑远。

    “那咱晚上吃啥?我可不愿啃方便面……老于,你看!”正在叫嚷着的金刚炮忽然住口,指着前面行走的黑疯子。

    “我早看出来了,怪可怜的。”走在前面的黑疯子此刻正冲着下午的阳光,头顶上现出的主命气竟然为坤气,也就是说黑疯子是个女的。

    “一个女的干这活多遭罪,一会儿到地方了,咱多给她几个钱吧。”金刚炮还是很有同情心的。

    我点了点头,一个疯癫女人的命运肯定是悲惨的,给她点钱虽然改变不了她的命运,也总比一毛不拔强。

    跟着黑疯子爬过一座山梁,眼前是一条不大的溪流,黑疯子领着我们从上游的狭窄处绕了过去,一片光秃秃的槐树林子出现在我们眼前。

    “老牛,那股黑气就在前面,让她回去吧。”我捏诀看了看,回头对金刚炮说道。

    金刚炮快步追上还在前面走着的黑疯子,拿出几张百元大钞“回去吧,到这儿行啦。”

    看了看金刚炮手里的钞票,又转身看了看我,没接金刚炮手里的钱,转身离去了。

    “老于,你看人家的职业道德,还不要小费呢。”金刚炮由衷的赞叹着。

    我长叹一口气“走吧,看看前面到底是什么。”

    夕阳已经快要落山,冬天天黑的特别早。

    “老于,要不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明天天亮再走。”金刚炮提着建议。

    “哼,槐为木鬼,树木之中阴气最重的就属它了,你晚上在这里休息更危险”我半真半假的吓唬他。

    “也对,这里连个遮风的地方都没有,咱走!”金刚炮说着率先冲着林子走了过去。

    穿过茂密的槐树林天彻底黑了,一条深不见底的山涧出现在了我们眼前。金刚炮拣起一块石头扔了下去,半天之后才隐约的听到回响,竟然还带着水声。

    “真深啊,老于,咱看看能不能绕过去吧。”金刚炮说着向上方走去。

    我随后跟上,刚才捏诀看了一下,浓烈的黑气正是从山涧底下散发出来的。能绕路最好还是别硬上了。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原地,上方的山涧距离更宽,山势也更加陡峭,无奈之下只得回返。

    “走吧,白天跟晚上对咱俩来说没什么大区别。”我把干将扔给金刚炮,自己手持浮尘向山涧下面走去,白狼紧跟着我。

    “也许是咱俩多想了,这里距离外面的小镇并不远,要是真有什么怪东西的话外面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金刚炮嘟囔着跟了上来。

    “呵呵,你就别自我安慰了,人家为什么只把咱送到槐树沟而不肯再往前走了呢?”我没他那么乐观。

    我和金刚炮摸索着下到涧底,果然有水!浓烈的黑色魂气正是从我们面前的那池泛着蓝光的死水塘散发出来的

    “老于,这水里一定有东西!”金刚炮指着面前魂气浓烈的水面。

    “牛真人,你太厉害了,连这都看出来了。”我点上烟讽刺了他一句。别说我俩懂得道法,就是不会道法的普通人看到这片笼罩着黑气的死水也会毛骨悚然。

    “还是等天亮吧,太阳出来以后怎么着也会好一点。”金刚炮也点上了烟。

    “你感觉太阳能照到这里吗?”我指着头顶让他看。这条山涧上窄下宽,呈八字形状,这死水塘则位于八字那一撇的下方,太阳根本就照不到。

    “那怎么办?”金刚炮猛抽几口。

    “位置对了,路引上的阴渊应该就是指的这个死水塘,暗无天就更好解释了,这里根本就见不到太阳。”我作着分析。

    “这也能叫渊?”金刚炮指着挡在我们面前并不宽阔的水塘。

    “这么多年了,地形不可能一点没变化,再说了一年之中水位的多少也不都一样啊”我之所以选择冬天进山,当初考虑的是冬天里蛇虫鼠蚁会少很多,相对来说比较安全。再者冬天里所有的动物都已经繁殖完成,我们捕杀猎物也没什么顾及,不然抓住个兔子一开膛发现还怀着一肚小崽那心里可就难受了。没想到好心有好报,冬天里雨水少,所以面前的这塘死水的水面也应该是一年之中最窄的。

    “如果没有我和你的狗就好了,你的风行诀应该可以一下跨过去。”金刚炮看着眼前长约百米,宽约七丈的水面。

    “别说废话,你有没有看见水面中间的那块突起的石头。”我捏诀远望发现魂气萦绕的死水塘中间位置有一快圆形的石头露出了水面。

    金刚炮捏诀看了一下,蹲下拣起一颗小石子扔了过去,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是石头,老于,你是不是想……”金刚炮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

    “这个死水塘里一定隐藏着某种危险的东西,下水实在是太危险了。”之前我捏诀观察到这片死水塘的浓烈黑气之中竟然还搀杂着一缕暗红灵气,按理说魂魄不应该出现这种颜色的气息。

    “够戗!我风行诀不一定能落那么准,何况还背着东西。”金刚炮对自己的道法还是有着自知之明的。

    “现在快到子时了,等时辰到了阴魂出来可就难搞了。把东西全部给我,我先来!”我说着唤过正在水塘边闻嗅的白狼。

    “草,我先来吧。这么冷的天我可不愿意下水。”金刚炮也不客气,一耸肩卸下了背包。

    “行!记住了,风行诀起步时灵气下沉发力,腾空后灵气赶紧收回气海,不然下坠的力道就大,身体就重!”我接过金刚炮的背包叮嘱了几句风行诀的要领。

    “草,爷爷来啦。”我话音刚落,金刚炮也不磨蹭,怒喊一声气聚双脚,一弯膝就蹦了出去,中途眼见灵气不续之际,那块突出水面的圆形石头正好到了脚下,金刚炮右脚猛然一点,再次聚气借力,大呼小叫着跌到了对岸的杂石堆里,躺那‘哎呀,哎呀’的直叫唤。

    “老牛,没事吧?”我大声叫喊。

    “屁股有事!”金刚炮扯着嗓子。我放下心来,金刚炮使用风行诀屁股落地的时候多。只要没跌坏胳膊腿,他那肥硕的大屁股应该有足够的缓冲作用。

    我后退一步,右手抓起两只沉重的背包,左手抱起了白狼。

    “老于,小心点,那块石头好像不是很结实。”金刚炮哼哼够了爬了起来。

    我连退几步,将灵气聚到双脚,助跑几步施出风行诀跳了出去。

    “老于,小心啊,石头沉啦。”金刚炮竟然在此时喊了这么一句。

    “啊?”我心中猛的一凉!

    我身在半空,俯身一看,刚才还露出水面的石头此时竟然没了踪影。我身负上百斤的重量想不借力蹿到对岸已经不可能了,危急之时,怒喊一声将右手的两只背包扔向对岸,本来还想将白狼也撇出去的,结果已经没有时间了,眨眼之间我和白狼就跌进了冰冷刺骨的死水塘……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三章 是个疯子 的精彩评论